【导读】随着工业革命带来的生产力大跃进,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得到了飞跃的发展,繁荣似乎已经成为常态,但经济危机却并没有消失,反而作为经济的一种内在性质而日益显现。在约翰·穆勒、卡尔马克思、克莱门特·朱格拉、里昂·瓦尔拉斯、威廉·杰文斯、西蒙·纽科姆、维弗雷多·帕累托等人的努力下,人们也开始认识到包括货币供给、投资、消费、公众信心等都会导致经济危机,但这并不意味着危机是不合理的刺激这些因素的“失误”导致的,相反正是这些因素在带来“繁荣”的同时也埋下了“萧条”的祸因。简言之,萧条与繁荣伴随,有繁荣就会有萧条,“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第一个经济周期理论被建立起来。

在约翰·劳的“纸币”试验后的一百年中,对经济危机的解释逐渐从单一的纸币,向利率、产业投资、社会消费等多种因素扩展。1820年之后,随着新一辈经济学家的崛起,一方面,包括公众信心、非理性和恐慌等超现实性因素也被纳入解释范畴;另一方面,数学开始与经济学相结合,现代经济学广为流行的数理经济分析工具开始形成。与此同时,美国和欧洲先后又于1837年和1847年爆发了波及范围更广的大规模经济危机。在共产主义运动日渐兴盛的大背景下,经济危机已经不在只是单纯的经济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经济周期理论“被发现”的各种条件已经成熟。

1 为什么繁荣会走向脱轨

约翰·斯图尔特·穆勒

自密西西比泡沫以来,人们总是能观察到,本来因市场需求催发的繁荣往往会招致争先恐后的投机,最终导致市场过热,使繁荣走向脱轨。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最初催发繁荣的需求是虚假的吗?显然,并不是这样,约翰·斯图尔特·穆勒于1826年在《纸币与商业困境》一文中使用“竞争性投资”的概念这一现象就行了解释:

当市场扩大时,商人很容易过高的估计自己政策情况下可能会得到的份额,因而会过多的投资。当所有的商人都这样做时,一旦这些增加的供给进去市场,那么短缺将很快进入过剩。

为了进一步解释,穆勒还对“职业交易商”与“投机者”进行了区分,指出:

“职业交易商”会观察未来供给与需求的信号,一旦预判价格会上涨,那么就会大量买入,而这种买入行为本身就会推动价格上涨,从而诱惑“投机者”来购买。这样就会形成恶性循环,促使繁荣脱轨。

2 为什么繁荣会被终结

卡尔·马克思

穆勒对繁荣走向脱轨的机制进行了解释,指出一定时期内的“竞争性投资”带来的过度供给会导致经济危机,但是为什么过量的投资会导致经济危机,而不是一次平稳的纠平呢?1847年,在欧洲发生普遍性的大危机后,出于对“革命时机问题的兴趣”马克思开始了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发生有规律的经济危机的内在机理的研究。马克思指出:

• 技术革新经常会创造经济繁荣;

• 技术革新的效应反映为资本家在生产过程中使用更多的资本,雇佣更少的劳动力的现象;

• 只有劳动才能创造价值,但是由于劳动力与资本比率下降,利润率也会随之下降;

• 当利润率下降后,债务亏欠将会不断加重,最终引发危机

尽管与现代经济学关于经济危机的解释有有所不同,但是马克思是最早建构有关资本主义经济如何发生的危机与萧条的系统性理论学者之一。人们也因此逐渐认识到,经济危机并不是独立的和短期的现象,而是伴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一种内在性质。

3 周期理论的发现——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

克莱门特·朱格拉

经过一百多年的探索后,人们对与经济危机的研究终于迎来了收获期。1862年,法国人克莱门特·朱格拉发表《论德、英、美三国经济危机及其发展周期》一文。文中,朱格拉利用时间序列数据,第一次将每个经济危机串联起来。朱格拉指出:

每一场经济危机并不是简单的相互独立事件,而是经济组织内部不稳定性的体现。这种周期性运动具有“上升”、“爆发”和“清算”等多个不同的阶段。每个周期的平均长度在9—10年左右。而且每个周期都应该包括繁荣和萧条。萧条的到来并不是说明经济出了问题,相反却是预示着经济处于正常轨道之上。有繁荣就必然会有萧条。

4 余论

约翰·劳的“纸币试验”一百多年来,尽管已经发现经济危机与多种因素相关联,但是主流观点仍然将“萧条”与“繁荣”分开来分析,认为“萧条”源于“不恰当”的刺激诸如货币供给、公众信心、技术创新等因素。而新一代的经济学家开始将繁荣与萧条的循环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注重分析繁荣向萧条转换的过程。尤其是,朱格拉指出“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各种导致萧条的因素,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会首先引发繁荣,繁荣时期的过量的投资则会将经济导向萧条,这一过程中公众的信心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繁荣的终结与周期理论的发现:

1822年6月14日,巴贝奇提交关于“计算机”的报告。

1826年,穆勒发表《纸币与商业困境》的论文,文中讨论了“短缺”向“过剩”以及“繁荣”走向“萧条”的转变机制。

1834年,里昂·瓦尔拉斯出生与法国诺曼底。

1835年,穆勒被录用为《伦敦评论》的编辑。

1832年——1836年,美元在4年内由5900万美元增长至1.4亿美元,美国经济进入繁荣,房地产价格飞涨,这引起了时任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一位坚决的反对纸币者)的担忧。

1836年7月,美国总统杰克逊签署法令,要求大多数土地交易必须采用黄金或白银支付,禁止用纸币进行房地产投机。

1837年1月2日,面对财政盈余的情况,美国国会着手实施议案,要求每隔三个月就从纽约银行提取900万美元至各个州。货币紧缩压力陡然上升,市场转向萧条。美国商人们开始向前中央银行总裁比德尔求助。

1837年4月1日,比德尔的努力失败,政府依然从纽约的主要银行提取了900万美元的款项,恐慌继续蔓延。

1842年,美国大部分地区的房地产价格跌至谷底。

1845年,穆勒著述《政治经济学原理及其在社会哲学中的若干应用》一书,该书将货币流通速度与一般增长和投机联系了起来。奥弗斯通勋爵发现1848年经济危机的早期信号。

1847年,遍及欧洲的经济危机再次发生。

1847年1月,采用分期方式购买股票的应付账款总额达到650万英镑,债务危机初现。

1847年夏,危机爆发。8月至10月间,英国供给破产了151家公司。危机蔓延至荷兰、比利时、纽约和德国。这次大危机启发马克思认识到:经济危机导致共产主义者对革命的探索,所以新的经济危机可能会点燃下一次革命的火种。由此推动马克思开始研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发生规律性经济危机的内在机理。

1848年,《政治经济学原理及其在社会哲学中的若干应用》一书出版。奥弗斯通勋爵将繁荣——萧条周期的不同阶段进行了描述:静止、增长、信心、兴旺、激奋、发展过快、震荡、压力、停滞,再次进入静止。

19世纪50年代,铁路股票出现新一轮投机热潮。此外,英格兰还出现了小麦投机热,美国出现土地投机热,欧洲大陆出现重工业投机热。

1857年,随着美国俄亥俄人寿保险信托公司纽约分布暂停营业,新一轮经济危机拉开序幕。马克思则深受鼓舞,在6个月的时间内著述了《资本论》书稿。

1862年,克莱门特·朱格拉发表《论德、英、美三国经济危机及其发展周期》的文章,认为经济危机并不是简单的相互独立现象,而是经济组织内在不稳定性、周期性重复发作的体现。朱格拉还确信,周期的平均长度在9——10年,而且萧条与繁荣是一体的,萧条的到来正说明经济处于正常状态。经济周期的概念正式被发掘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研究主题。

1864年,毛织品、船运业和各种新兴企业出现投机热,法国开始出现新的危机。

1869年,杰伊·古德尔与范德比尔特在铁路行业展开价格战,这表明铁路行业出现过剩,繁荣即将走向终结。同时,古尔德为了支撑自己的铁路事业,着手进行黄金投机,以迫使美元汇率下跌,刺激美国的出口。新一轮经济危机的导火索被点燃。

1871年,威廉·斯坦利·杰文斯出版《政治经济学理论》一书,第一次对“理性人”做了描述,并对边际分析方法进行了细致地说明。

1872年,包括古尔德的伊利铁路在内的89家提了公司的债券出现违约。全部364家上市铁路公司中,260家无任何红利可分。欧洲也出现类似的情形。铁路建设出现饱和信号。市场信心开始下跌。

1873年5月,危机袭来,许多奥地利银行陷入铁路股票的泥潭无法自拔。随后恐慌蔓延至比利时、意大利、瑞士与荷兰。9月8日,华尔街受到牵连。纽约仓库与证券公司出现违约。9月19日,铁路股票开始下跌,市场陷入恐慌。9月20日,美国总统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增加货币供给”。随后,美国财政部通过购买政府债券的方式向市场注入1300万美元。但是美国仍然陷入了大萧条,纽约的失业率一度攀升至50%以上。与此同时,杰文斯发展出利用太阳黑子运动来解释经济周期的理论,经济学中的“太阳黑子”概念形成(指某些现象无法直接影响经济,但是能够改变一般人的预期从而间接地对经济产生影响)。

1874年,瓦尔拉斯撰写关于应用数学方法解决经济问题的论文。

1875年,新建铁路里程跌至谷底,仅有1711英里。

1885年,西蒙·纽科姆出版《政治经济学原理》,介绍了流量与存量之间的差别,并提出了交易方程(后来欧文·费雪发展发展出来的货币数量论的重要内容)。

1889年,瓦尔拉斯出版《纯粹经济学要义》,认为经济学必须要用数学术语来描述,并提出了边际分析方法和一般均衡状态的概念。

1892年,瓦尔拉斯从洛桑大学退休,维弗雷多·帕累托接替瓦尔拉斯的教职。


注: 本文整理自《逃不掉的经济周期》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