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的正传与糟糕的前传

1977年,乔治·卢卡斯用一部《星球大战:新希望》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宇宙,这是一个拥有传奇色彩的舞台,上演了一出希腊悲剧一般的戏剧。它与随后的两部续集是一个席卷全球的文化现象的开端,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影响了整个电影世界的走向,驱动着一批又一批人们步入电影世界的殿堂。

彼得·杰克逊:“《星球大战》改变了我的一生。”
朗·霍华德:“当电影结束时,我一句话没说,走出剧场,又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买票,又看了一遍。”
詹姆斯·卡梅隆:“《星球大战》让我惊喜得要尿裤子。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天哪!谁做的?我告诉自己:我也要拍这样的电影!我就这样辞去了卡车司机的工作。“
拍摄于1977年的《星球大战》开启了一个电影的新时代

用现在的眼光看来,《星球大战》正传系列(正式说法是星球大战4-6)显然是简陋的,但它并不粗糙。充满想象力的故事情节和丰满的人物塑造使它在今天仍然能够让人们在观影时感到乐趣,毕竟,视觉效果只是服务于剧情和人物的塑造。

乔治·卢卡斯可能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1990年代后电影视觉效果的大跃进,让他重新燃起了塑造星战故事的愿望,星球大战的前传故事(即星球大战1-3)就这样在世纪之交开始了拍摄。或许是有太多的世界观需要塑造,有太多背景知识需要填充,我们甚至可以怀疑乔治·卢卡斯忘记了自己是在拍摄一部电影,而电影,最重要的莫过于塑造能够让观众产生共鸣的角色。

《生活大爆炸》中潘妮吐槽加·加·宾克斯
《诚实预告片》吐槽《幽灵的威胁》毁了史上最伟大的作品

星战1-3作为星球大战的历史铺陈是合格的,但是作为电影却是失败的。尤其在第一部《幽灵的威胁》中,乔治·卢卡斯试图从冗长的政治戏剧中提取出一些趣味的元素来平衡电影的情节,却只创造出了加·加·宾克斯这样惹人讨厌的角色,电影中缺乏对人性的记录,所有角色都只是为了服务剧情而存在。在《克隆人的进攻》里,阿米达拉和阿纳金的爱情故事十分蹩脚,在做作的台词和让人绝望的化学反应面前,这段核心剧情几乎成为了一场可笑的闹剧。

《幽灵的威胁》是如此的糟糕,以至于在不同的电影和电视剧中,我们都能看到对它的吐槽。它不仅影响了整个系列前三部影片的整体评价,也严重影响了第二部《克隆人的进攻》和第三部《西斯的复仇》的票房成绩。

六部星战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是前三部(尤其是第一部)作为电影来说并不精彩

回归人性的新时代星战电影

幸运的是,新时代的星球大战回归了人性,回归了电影最本真的故事叙述,再次点燃了人们对那个遥远的银河的热爱。星球大战系列的第7部影片《原力的觉醒》最终成功登顶北美影史票房第一名,证明了人们对星球大战的热情并未减少,只是太需要一个更好的故事。

北美影史top10影片走势图,可以看到《原力的觉醒》的逆天曲线

星球大战前三部以观众耳熟能详的人物作为主角,他们的故事早已定型,这禁锢了戏剧冲突的发展,让电影束手束脚,庞大的世界观和传奇的故事无从发展,人们只能接受业已成型的剧情设计,没有亮点,没有激情,也没有悬念。

《原力的觉醒》带来了一种良好的思路,那就是,传奇人物只是背景,以他们身边的小人物作为切入,重新把星球大战的世界从历史书的枯燥中解放出来。外传影片《侠盗一号》更是将这种思路贯彻到底,它的情节紧密联系《新希望》,但只在关键时刻才点明二者的关系,它专注于叙述一个关于救赎与牺牲的悲剧故事,让电影回归了星球大战本身的传奇,给这个世界重新涂上了血与肉。

于是,人们在《原力的觉醒》的一开始,就第一次在帝国突击队的纯白盔甲上看到了鲜血,看到了一个会害怕、会思考的突击队员。而在《侠盗一号》中,星球大战不再是动漫一般的演示过程,而是人物真的牺牲,它向人们展示了星球大战的残酷和新希望的代价。任何一位观众都应该承认,作为电影的角色,蕾伊和芬恩,琴和卡西安,都要比阿米达拉和阿纳金更加惹人喜爱,而不会说话的BB-8,更完爆话痨加·加·宾克斯。

《侠盗一号》紧密联系《新希望》,为观众展示了星球大战的残酷一面

事实上,星球大战系列故事的转型,并非基于星战电影本身,而是一种时代浪潮的体现。007从肖恩·康纳利和皮尔斯·布鲁斯南这样的绅士变成了丹尼尔·克雷格这样的硬汉,更受欢迎的特工还是硬桥硬马的杰森·伯恩,就连超人也脱去了外穿的内裤,从一个把坠楼美女救下的大众偶像,变成了弥赛亚式的钢铁之躯。老派的太空歌剧逐渐退出了银幕,重装上阵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赛博朋克和只比黑暗更加黑暗的宗教隐喻。

谁不听从时代的召唤,谁就会被淘汰。这年头,英雄不再是完美的偶像,而是挣扎的个人,你要是没点痛苦的回忆、纠结的生活和身份认同问题,你都不能被称为英雄,不管你是叫安东尼·史塔克、布鲁斯·韦恩、史蒂夫·罗杰斯还是克拉克·肯特。星球大战中并非没有这样的角色,汉·索罗就是一个优质的人选,这不,他也要拍独立电影了。

不忘情怀,但不能拘泥于情怀

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的走势告诉我们,情怀只是一种载体,千万别把它太过具象化了。当你滔滔不绝地叙述三个小时情怀时,曾经的一切美好都会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哈欠连天。

情怀的作用,是产生共情的道具,是故事的背景和世界观,绝不是故事本身,而只有对角色产生了共情之后,视觉效果以及其他的那些细节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因此,当琴和卡西安拼命逃亡时,死星摧毁杰达圣城才是让人感到震撼的场面;当蕾伊把千年隼称为“垃圾”的时候,即便是星战最深沉的那些粉丝们,也会由衷地露出微笑;当卢克·天行者和莱亚公主在两部影片最后时刻亮相时,才会得到动情的掌声。

《侠盗一号》(上图)和《新希望》(下图)剧情是完全的承接关系,是比前传更优秀的前传

星球大战的故事拥有这样的体量,可以把“反抗军从帝国的秘密基地获得了一份死星的图纸”这样一句台词变成一部长达两个小时电影。这是由7部正传电影,1部外传电影,外加数不清的电视剧、小说、动画和游戏组成的庞大世界,包含了一个帝国的崛起与衰落,无数角色的生离与死别,在这一切之上,则是观众们的想象和期待。

不拘泥于情怀,放手创造具有想象力的故事和有血有肉的人物,然后在关键时刻撩拨一下粉丝们躁动的内心,这正基于这些因素,《原力的觉醒》和《侠盗一号》才得以取得成功;也正是因为这两部影片的成功,让我们有了继续期待星球大战的故事的愿望。


欢迎关注老葛的公众号~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