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城是《冰与火之歌》故事开始的地方,史塔克家族是读者和观众们先入为主的主角。冰与火中的“冰”与北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史塔克家族正是千百年来维斯特洛的北境守护,他们理应在故事的主线中占据一席之地。悲惨的命运从故事的开始便伴随着这个家族,这也为他们博取了更多的同情。

接下来,这个家族会发生些生么?四散的孩子们能否重聚?他们能夺回被波顿家族占据的临冬城吗?会不会有更加悲惨的未来等待着他们?

史塔克家族的命运被很多读者和观众关心

故事进行到现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冰与火之歌》的原著还有两部才能完成,从《群鸦的盛宴》到《魔龙的狂舞》用了六年时间,而《凛冬的寒风》的写作周期已经超过了这一时间间隔,照此推算,即便是最乐观的估计(《凛冬的寒风》已经接近结束,而且最后一部需要处理的问题已经大幅度减少),我们也至少还需要五年以上的时间才有可能看到《冰与火之歌》的结局。

这个时候,只有靠电视剧透露的线索来猜测故事的走向了。

由《冰与火之歌》改编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作为HBO近年来的扛鼎大戏,以每年十集的稳定速度为观众们立体展示了冰与火之歌的世界与故事。虽然越拍越离谱的剧情引发了无数吐槽,但由于剧集的进度已经超越了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已经将很多后续情节和人物结局透露给了编剧,所以不可否认的是,尽管细节千差万别,从《权力的游戏》中仍然可以窥探到原著在剧情大方向上的走向。

如今,原著党需要从剧集中推断剧情的走向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还没有开播,Reddit网站已经把这一季的剧情透了个底掉。根据以往经验和流出的剧照看来,这些剧透极为可靠。这样看来,除最后一季的六集篇幅还属未知外,整个故事的情节脉络已经大致清晰。

众所周知,在马丁老爷子最初的计划里,最后一部小说的名字原本叫做《奔狼的年代》(A Time for Wolves),可能是因为倾向性过于明显,后来才被修改为《春晓的梦境》。

这正是支撑史塔克家族的粉丝们,期待绝地反击的最强有力的证据。

现在,电视剧的走向似乎证实了这一点——复仇的大幕已经拉开,临冬城即将迎回真正的主人,凛冬将至,北境不会遗忘真正的君主,他们的姓氏是史塔克。

史塔克孩子们的现状

在人们的印象中,史塔克家族命运多舛,死伤惨重,但实际上,艾德·史塔克和凯特琳的孩子们只有大儿子罗柏死在了血色婚礼上,其他人都还活着,而且都在打怪升级的进阶之路上。

史塔克家的孩子们

至《魔龙的狂舞》结尾,史塔克家族的孩子们情况如下:

琼恩·雪诺:死于守夜人的叛变,但几乎一定会被复活,只是方法未知。

珊莎:以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私生女阿莲的身份潜伏在谷地,并被许配给哈罗德·哈顿做老婆。

布兰:在三眼乌鸦的教导下已经获得了绿先知的能力,通过鱼梁木看到了众多历史场景。

艾莉亚:在狼灵特殊能力的帮助下通过了慈祥的人对她的考验,顺利完成了第一个暗杀任务。

瑞肯:失踪中,有间接证据显示这个存在感很低的小儿子生活在食人族聚居的斯卡格斯岛。

总而言之,四散各地的史塔克孩子们每个人都是一支潜力股,在后续的故事中必将大有作为。

琼恩·雪诺:亚梭尔·亚亥再生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亚梭尔·亚亥将在烟与盐之地重生,并唤醒石头中的魔龙。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在这个恐怖的时刻,将有一位战士自烈火中拔出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持有该剑者便是亚梭尔·亚亥转世,而他将驱离黑暗。
——亚夏古书的预言

电视剧已经坐实了关于琼恩·雪诺的两大预测——第一他会复活,第二他是一个坦格利安。琼恩同样还是亚梭尔·亚亥转生最主要的候选人,这个预测很可能也是对的。

琼恩·雪诺和白灵

首先,琼恩是“冰与火之哥”。

作为一名坦格利安和史塔克的后代,琼恩是真正的“冰与火之哥”,他是亚梭尔·亚亥转世的可能性在所有人中是最大的。目前,这个预测最大的难点在于解析“烟与盐之地”。有观点认为,琼恩出生的极乐塔位于海边的沙漠里,符合烟与盐的特征;也有人认为琼恩在遇刺时伤口冒着烟,而波文·马尔锡流泪提供了预言中的盐。不过,或许关于烟与盐之地的最终答案还需要等待《凛冬的寒风》中琼恩复活的章节来给予揭示。

其次,琼恩是作者着力塑造的角色。

琼恩·雪诺是原著中的第一男主角,让他成为救世主是最众望所归的安排。虽然大家都说《冰与火之歌》中没有主角光环,但马丁的创作也必须遵从文学的规律,琼恩是前几部小说中注入心血最多的角色之一,他的成长有目共睹,如果就这样死掉,把前面的铺垫归零,显然是无法接受的。

琼恩的成长主要体现在伊蒙·坦格利安的“杀死心中的男孩”这句话上,由此而来的,是这个角色逐渐在道德和荣誉上向艾德·史塔克公爵靠拢。

Kill the boy and let the man be born

第三,琼恩是艾德·史塔克的真正继承人。

琼恩或许不是艾德的儿子,但却是最像艾德的孩子,这和他们拥有类似的成长经历有关。

艾德起初也不是临冬城的继承者,他的哥哥布兰登高大英俊,被认为拥有“奔狼之血”,如果不是惨死在疯王的手中,本身北境当仁不让的守护人选。作为次子的艾德从小被送往鹰巢城的琼恩·艾林门下做养子,虽然一直被当做亲生儿子一样对待,还结交了挚友劳勃·拜拉席恩,可终归是寄人篱下。这种既亲密,又疏离的微妙情感是以私生子之名,永远生活在真正的“史塔克”们之下的琼恩所同样拥有的。

在错误的春天,艾德因为害羞而无法启齿邀请心怡的亚夏拉·戴恩共舞一曲,还是在哥哥布兰登的帮助下才完成了这一心愿。琼恩也是一个害羞的男孩,在与耶哥蕊特的爱情中,他始终在感情与责任中纠结,采取主动的始终都是这位了不起的野人女子。

You konw nothing, Jon Snow

艾德和琼恩都是正派到有一些迂腐的人,他们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时,缺乏对复杂环境的考量,这也导致了艾德的身死和琼恩的遇刺。

贝里席大人曾经讽刺艾德的荣誉感是一件厚重的铠甲,只能导致自己行动困难。不过,一个真正的主角应该拥有这种荣誉感,最终率领人类战胜异鬼的人不可能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小人。

琼恩的初恋是“火吻而生”耶哥蕊特,这似乎注定了他与火焰的不解之缘。作为莱安娜·史塔克的儿子,琼恩·雪诺或许正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不朽神殿见到的那只绽放在长城冰墙上的碧蓝玫瑰。

珊莎:女王养成记

以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私生女阿莲·石东的身份在谷地学习政治厚黑学,已经逐渐改变过去“三傻”傻白甜的面貌,学会通过掌控人们的心理来达到目的。

在莱莎·艾林被杀的调查中,珊莎用眼泪骗过了罗伊斯父子;在小指头与公义者同盟的谈判中,她敏锐地察觉到了林恩·科布瑞爵士是贝里席大人的卧底。

“他操纵了这场会议”,当晚,阿莲躺在床上,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静静地想。她不明白,也不知怀疑因何而生,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线索,令人无法入睡。
——《冰与火之歌:群鸦的盛宴》
珊莎在谷地

珊莎已经上道了。犹记得当年为了嫁给乔弗里,很傻很天真地跑去找瑟曦,将父亲的秘密告诉了最恶毒的敌人的小姑娘,从现如今这个阿莲身上,我们看到了珊莎的成长。

目前已知的情节是,珊莎被小指头许配给艾林家族继承顺位上排名第二的哈罗德·哈顿,如果体弱多病的劳勃·艾林死亡,珊莎将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样她将获得北境和谷地的双重势力。

在《权力的游戏》中,珊莎这条线索完全跳过了谷地的情节,直接跑到了临冬城,取代了书中假扮成艾莉亚的珍妮·普尔,嫁给了拉姆斯·波顿。这段剧情侮辱了珊莎的贞洁,也侮辱了小指头的智商,不过它给了我们一个启示——珊莎的最终落脚点还是北境。

《权力的游戏》中珊莎已经回到了北境

相对于即将拥有整个世界作为舞台的琼恩·雪诺,珊莎的背景则要单纯许多。在维斯特洛首屈一指的权谋家身边学习的经历,必然让她向着政治的领域发展,而这正是琼恩所缺乏的。珊莎可能无法承担起拯救世界的重任,但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会是很好的北境守护的人选,在史塔克所有的兄弟姐妹中,她也是唯一的人选。如果谷地的婚事能够成真,那么最终,珊莎可能同时成为北境和东境守护。

在剩余的篇幅中,珊莎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避免成为小指头的玩偶——只有翻越贝里席大人这座大山,珊莎才能算是真正成熟。在新一季的电视剧里,珊莎在布兰的帮助下认清了小指头的阴谋,不知道小说中会如何处理这段情节。

布兰:梦之安魂曲

梅拉揉揉布兰的头发:“他是我们的王子。”
——《冰与火之歌:冰雨的风暴》

布兰·史塔克是我们能够在童话书中读到的那种王子——善良、勇敢,并且拥有超凡的能力。一个梦想着成为骑士的孩子,最后却落得双腿残疾,身体上的缺陷激发了布兰的潜质,他是史塔克家最强的狼灵,也是拥有预言能力的绿先知。

布兰

小说中,来到长城之外的布兰,在梅拉、玖健、阿多和冷手的帮助下找到了最后的绿先知三眼乌鸦。布兰的命运是接替三眼乌鸦成为新一代的绿先知,他的学习之路从吃下一碗鱼梁木子糊开始,随后,他便可以通过心树的视野观察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还能看到历史。

尚未成为真正绿先知的布兰就已经可以通过能力影响世界了。正是在他的引导和帮助下,臭佬重新变成了席恩。未来,布兰将获得更大的能力,他不需要树木也可以施展绿先知的能力,那时,他将会像电视剧里一样,从森林之子的洞穴里走出来,去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汇合。

血鸦告诉布兰:“迟早你无需树木,也可看得真切。”
——《冰与火之歌:魔龙的狂舞》
冷手、阿多和布兰在心树前

布兰的视角带给人们《冰与火之歌》恢弘的历史感,他的这条线索中包含了维斯特洛最早的故事——森林之子、先民与异鬼——远在在安达尔人出现在这里之前,和平与战争,生存与死亡就充斥着这个世界。

布兰的故事游离在所有的主线剧情之外,只在几处与琼恩·雪诺发生了交集,但也很快分开。这段剧情有两个作用:

第一,可以穿透时间的视野将被用来解释许多已经被时间掩埋的问题,比如电视剧中,琼恩的身份即由布兰的视角解开。

第二,森林之子和先民们曾在长夜之后与异鬼战斗,并将它们赶回永冬之地,他们或许有战胜异鬼的重要情报。布兰从绿先知和森林之子那里学来的知识,以及作为新一代绿先知掌握的情报,在即将到来的大战中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艾莉亚:刺客信条

艾德:“啊,艾莉亚,我的孩子,你有股特别的野性,你的祖父称之为奔狼之血。莱安娜有那么一点,我哥哥布兰登则更多,结果两人都英年早逝。”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作为唯一一名在每一卷小说中都有POV的角色,艾莉亚是受到作者本人(据说是马丁的老婆最爱的人物)眷顾的人物。和布兰一样,艾莉亚的故事也存在于主线剧情之外,相信在与北境其他线索汇聚之前,艾莉亚可以让自己的名单再缩短一些。

艾莉亚

目前,艾莉亚还在布拉佛斯接受成为无面者的训练。

无面者没有名字,没有身份,只有对千面之神的虔诚供奉和一个又一个任务。贾坤看出了艾莉亚身上刺客的潜质,但艾莉亚却不想忘却自己的身份。在进入黑白之院前,她把缝衣针藏了起来;在当“运河上的猫儿”时,她杀死了守夜人戴利恩;在眼瞎之后,她通过狼灵的本领通过了慈祥的人的考验,这其实是作弊;在化身为茉慈的任务里,她杀死了仇人“甜嘴”拉夫(《凛冬的寒风》试读章节的内容)。

一系列事件指向了一个方向,那就是《权力的游戏》给出的结果是准确的,艾莉亚不会成为无面者,她会以一名史塔克的身份走上复仇之路。

另外有一个电视剧的剧透——艾莉亚将会与她的冰原狼娜梅莉亚重逢——相信每个人都希望这也会成真。

艾莉亚与娜梅莉亚分别

届时,艾莉亚将会拥有无面者的本领,以及娜梅莉亚的狼群,这个组合将在凛冬的寒风中成为左右剧情的一个重要因子。

现在,艾莉亚的名单里还有几个人活着:瑟曦、伊林爵士、马林爵士、士兵邓森以及她叫不上名字的佛雷家的人。在电视剧里,艾莉亚已经干掉了马林爵士,根据新一季的剧透,她还将团灭人丁兴旺的佛雷家族。

在书中,艾莉亚想必不会如此痛快地大杀特杀,但她的存在一定还是能让读者们宣泄出一口恶气。

奔狼年代:史塔克家族的孩子们必将重聚

瑞肯在剧中已经惨死在拉姆斯·波顿手下,相信在马丁那里,这个史塔克家族的小儿子能够得到更令人信服的妥善安排,不过,电视剧的情节还是暗示了这个孩子可能不会在未来的故事里扮演特别重要的角色。

除瑞肯外,其他几位孩子都已经初现峥嵘,在奔狼的年代里,他们将在人类与异鬼的战斗中起到重要作用,在这一过程中,史塔克家族必将重振雄风。

史塔克家的孩子们登上《娱乐周刊》封面



欢迎关注老葛的公众号~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