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斐逊

托马斯•杰斐逊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人物之一。他出生于弗吉尼亚州的沙德维尔,毕业于威廉和玛丽学院(以“光荣革命”后英国双王命名)。1769年起,在弗吉尼亚的民众代表议院(下议院)担任了六年议员。1770年起,他开始建造他称为蒙蒂赛洛(Monticello)的个人住宅,如今这里是他的纪念馆。

杰斐逊是第二届费城大陆会议的代表。1776年6月11日,他被委托领导一个五人委员会起草《独立宣言》,杰斐逊是主要作者,两位助手分别是本杰明•富兰克林和约翰•亚当斯(亚当斯是华盛顿之后第二任总统)。《独立宣言》使杰斐逊获得了国际声誉。

1779年,杰斐逊担任了弗吉尼亚州长,任期两年。1782年再次进入国会。他提交了一份报告建议放弃英镑,使用美元(dollar)作为基本货币单位,这个建议经多年讨论之后被采纳。

1784年—1789年,杰斐逊继富兰克林之后担任了驻法国大使。当时法国正处在大革命前夜,无意同美国进行贸易。返回美国之后,华盛顿邀请他出任自己的第一任期的国务卿,他一直作到1793年12月31,他返回蒙蒂赛洛,建了几栋房屋和一个钉子工厂,并种植了一千棵桃树。许多人到这里来拜访他。

1796年,杰斐逊竞选总统,但落败于约翰•亚当斯,但根据当时的竞选规则,他自动成为副总统。1800年,他当选为总统,并获得连任直到1808年。作为总统,他于1803年与法国谈判购买了路易斯安那,使美国国土增加了一倍。1804年,他派遣刘易斯和克拉克向北美洲西部探险,他们在太平洋岸边建立了一个要塞,后来这里被称为俄勒冈地区,1859年其中一部分成为俄勒冈州。

卸任总统之后,他发起建立了弗吉尼亚大学,他亲自设计了校园、监督建设,并设计了课程、雇佣教员。杰斐逊希望人们能记住他做的三件事:使美国自由,使人们良心自由(信仰自由),教育自由(不受宗教干涉)。(Freedom for Britian,freedom of conscience,and freedom maintained through education。)

大种植园经济

华盛顿、杰斐逊、麦迪逊、门罗四位美国总统都是弗吉尼亚人,构成了所谓“弗吉尼亚王朝”。在美国早期,弗吉尼亚人对美国革命、联邦宪法的制定和联邦政府的运作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殖民地时期的弗吉尼亚统治模式被布尔斯廷称为“绅治政府”(或“邻里式共和政体”),即占据了大量土地的绅士家族(像华盛顿家族、杰斐逊家族这样的大种植园主)控制民众代表议院和政府,这是一个人民默认富豪名门执政,而富豪名门又不压倒人民的政治模式。

在美洲广袤的土地上,弗吉尼亚种植园主是18世纪的“公司城”,而不是富于田园诗意的乡村。种植园主必须既有经商的精明头脑,又有丰富的知识才能经营其农工商俱全的小天地,他必须对百余种不同作业的工本精打细算。大种植园绝非自然农业经济,那里有数百名奴隶、白人工匠、监工、管家和商人。他们生产作为经济作物的烟草,还种植粮食、制造工具和农具,织布缝衣供自己所需,也在当地与境外市场出售货物,有时还得用自己的船运送。

所以在18世纪的弗吉尼亚较为成功的大种植园主里,像威廉•伯德和托马斯•杰斐逊那样以见多识广、多才多艺著称的人物并不罕见。他们对自然发展史感兴趣,对医药和机械学有相当精神的知识,对气象学也很在行,他们还认为不能不懂法学。这些与其说是以遥远欧洲启蒙的抽象教导为榜样,不如说是弗吉尼亚的种植园主在日常生活中必然遇到的问题使然。

弗吉尼亚政治模式

大种植园经济反映到政治上,对议会选举进行了财产限制,只有“拥有不动产或动产,乃致其利益促其致力于公益者”方为选民,后来则只有直接拥有地产者方能参加选举。对“弗吉尼亚王朝”的研究表明,弗吉尼亚存在一个相互通婚密切的上流社会“四百家族”,从1680年到美国革命为止,被任命为总督参事会成员的91人名单上,一百年来只有57个不同家族的姓氏,其中9个姓氏占了1/3,另外14个也占了1/3。

从来没有哪一个统治阶级如此认真对待它的政治责任——随同权力而来的治理责任。弗吉尼亚人实行有限制的选举权,同时也制定了强制投票的法律。他们坚定不移地认为,治理社会是一种责任,如果说普通选民被要求去投票,那么拥有巨额财产的人被期望肩负更大的责任。

民众代表议院就是贵族统治集团的一个政治实习班。这个议会在殖民地时期不断加强,甚至控制了总督及其参事会。民众代表议院的花名册就是一份主要种植园主的名单。有关烟草价格、质量和税收、教育、宗教、与印第安人的关系等重大决策均由议会作出。人们正是在议会中得到了训练和审查,而后才被擢升到更高的职位。

民众代表议院从自己的议员中(几乎完全如此)选举弗吉尼亚州的各级官员,从总督、州长到参事、法官,公众权力属于少数特权者,而这种权力也带来了相应的,有时不胜其烦的责任。议院从一开始就规定,议员必须参加每届会议的开幕式,无故缺席或其理由不被认可则处以罚款甚至拘捕。1782年,杰斐逊受到指责辞去总督职位之后,又被本县选为议员。他倦于从政,且痛感公众忘恩负义,希望辞职。但议长给他的答复是“议员们认为本州宪法不允许接受你的辞呈”,并告诫说“贤能之士最好是治人而不是治于人,因为如果贤能之士从社会引退,则贪官污吏、无知之徒就有可能、确实很有可能得逞”,最后敦促杰斐逊“出席会议,以免招致被捕的责罚”。

最后的绅士政治

伟大的弗吉尼亚人同这个充满利益冲突的世界息息相关,他们具有强烈的经济和政治现实感,但没有特殊天赋去搞空谈哲学的抽象思辨,这却是他们最大的优点之一。弗吉尼亚的统治者们钦佩英国绅士的理想,其中最重的绅士准则是中庸。和某些绅士不同,他们不轻视贸易和劳动,也不赞许懒惰的贵族作风,同时他们也没有后来平均派民主主义者把满手老茧的劳动这理想化的倾向。弗吉尼亚人从布拉思韦所著《英国绅士》一书中得知,中庸必须在精神、肉体和财产上同样身体力行。

弗吉尼亚王朝是18世纪中期弗吉尼亚贵族统治的最后一枝花朵,而并非国民精神的第一支花朵。独立战争的动乱,英军的破坏,英国国教正统地位的废除,商业的凋敝以及烟草业的衰落,全都宣告的贵族统治及其体制的没落。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