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服,即是遮蔽、装饰头部的物品。在明代以及更早,首服大概可以分为四种:巾冠帽笠。其中,巾在明代男装中的地位最重要。

巾(帻)简单来说就是用来罩头的布,《长物志》:或自以意为之。巾的形制并不统一,有非常多种。在明代,巾,尤其是网巾和方巾的盛行可以追溯到明太祖的大力提倡。但是我并不是很喜欢宋明的高耸硬巾这种夸张的形态,而晚明的巾又越做越高,变成『头顶一个书橱』的这种夸张造型。其实在宋明,巾已经演变为一种帽子。宋明的皇帝和官员所戴的乌纱帽是唐代幞头的硬化版,而幞头又是来源于裹头布。在巾的演变过程中事实上已经顶替了冠原来的地位。韩国今有所谓制冠术,其实也就是制巾术。那么冠的情况又如何呢。在明代除了一些官方规定的冠外,比如题图的亲王用九缝皮弁(翼善冠、忠靖冠这种其实本质上都是巾了),事实上冠的用途并没有非常流行。在宋明,冠已经退化到用来装饰发髻的金属或宝石制小发冠的形式,而冠一般也是戴在阔大的巾内部,若隐若现,体现出一种独特趣味。《七类修稿》:『近世士夫私居,多用巾易帽,以为古雅,而贫贱者则以易办,亦皆载巾,以为可笑。不知古者士夫冠,庶人巾也......今人戴冠而不复加以巾,人反为亵,此尤可笑也。』则批判了当时这种戴巾不戴冠的风气,毕竟古来就有『衣冠』一说,巾只是用来蔽头的用品,冠才是正式装束中不可缺少的部分,然而当时却多巾寡冠,还觉得戴冠不戴巾者不合潮流,这在作者看来也是可笑的。

戴小冠和东坡巾的人像@一只龢术

既然巾只是用来罩头的布,那只要是一块布就行了。上文提到的『以为古雅』的一个例子就是幅巾了。幅巾(葛巾)是一种用一整幅布做成的大头巾,跟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头巾没有太大区别。然而宋明的士人却觉得这种头巾有古意,而经常把它跟(宋明)深衣穿在一起,成为『深衣幅巾』的固定搭配,在此之外则用途较少。

明代幅巾人像

在明代最有特点的巾种当属网巾了。网巾其实算不上一种巾,而只是用来收头发的罩子罢了。现在的道士使用的头罩也是这种类型,而据说当时就是因为朱元璋看到一个道士戴着这样的头罩,觉得方便实用,才在全国进行推广。网巾一般不单独戴用,而戴在冠和其它巾种之下,是一种通用的衬巾形式。

戴网巾和小冠的人像@撷芳主人

除了方巾和网巾以外,明代还有一种特色巾种便是山寨忠靖冠的云巾。这种巾造型诡异,有僭越之疑,但屡禁不止(这侧面反映出明代中后期服饰政策的宽松,僭越盛行,而明代早期还有因为穿靴子(平民不可穿靴)被跺脚的典例)。文震亨则对此颇为鄙夷,称之『最俗』。这类冠形巾也反映出明代巾冠混淆的现象。

《三才图会》中的云巾

明代另一种重要的首服便是帽了。被称为帽而不被称为巾和冠的首服,最常见的有两种,大帽和六合一统帽。大帽起源于宋朝,是一种主要用来保暖的有檐帽,而六合一统帽也就是瓜皮帽的帽形在清伪朝依然流行。但是帽这种首服总带有一种异域色彩,所以文人不觉得高雅,也就戴的比较少了。有的人提到大帽可能来源于笠,但其实朝鲜的黑笠跟笠的关系可能要近一些(不可跟朝鲜大帽混淆,后者是来源于明朝大帽),而大帽的帽顶装饰也对清的顶戴制度产生了影响。

最后,笠是一种有大檐的首服,在现在依然很常见。《长物志》:细藤者佳,方广二尺四寸,以皂绢缀檐,山行以避风日。这种首服的用途一直变化不大,就是用于野外的时候遮雨避日,是主要实用而非装饰性的器物。

明代大帽人像

总而言之,今人如果要蔽头,幞头,乌纱帽,网巾,方巾,大帽,随便拿块布裹头皆可。欲立异(且有髻)者亦可戴小冠,但冠形不可太夸张,显得突兀则不佳。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