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杨雅萍    封面 | 《权利的游戏》剧照    编辑 | 太喜

第七季《权力的游戏》在龙妈“Shall we begin?”的话语中将回归的气氛推至巅峰,有谁能想到当初那个只能依附于哥哥的小女孩有朝一日会成为“暴雪降生丹妮莉丝·不焚者·龙之母·弥林女王·七国全境守护者·卡丽熙·打碎镣铐之人”,很多人都觉得她全靠美色和主角光环一路开挂,但其实能拥有如今庞大的军队,龙妈也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征服阿斯塔波时,本来龙妈可以听懂奴隶主们的语言(瓦雷利亚语),但她自己隐瞒了这点。开始时只靠弥桑黛的翻译与奴隶主沟通,直到将龙假意交换给奴隶主获得无垢者军队后,立刻用瓦雷利亚语命令无垢者反杀了奴隶主们,再之后解放奴隶,终于拥有了复国的第一块“根据地”和第一支军队。

这么一段情节,除了赞叹龙妈的聪明之外,是不是也有一种“看个剧都被教导要好好多掌握一门外语”的错觉,毕竟说不准哪天就派上了大用,而想要学好瓦雷利亚语,不如从知道它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开始。

神秘而陌生的“语言创造协会”

瓦雷利亚语是语言学家大卫·彼得森所创,当初《权力的游戏》制片方为了让剧集更完美而向“语言创造协会”(Language Creation Society )会员设立了一场竞赛,希望把马丁大叔在原著中写出的新语言创造出来,大卫从中胜出。

关于陌生的“语言创造协会”,它是由众多热衷于构造新语言的人们组成,成员们被称之为“conlanger”,每个人构造语言的目的各有不同,有的人为了“世界大同”,比如发明世界语的柴门霍夫,有的人是为了科(撩)研(妹),比如创造逻辑、哲学等实验设计用语的专业人士,还有一些人则纯粹是由于对语言的爱好。

除了建立组织,这些语言创造爱好者们甚至还通过人造语言来建立虚拟的“国家”,为之设置“国旗”、“国歌”、创造文化。他们之中最为著名的是托尔金,他是第一个创造系统性人造语言的人,不仅创造了神秘的中土文化和美妙的“昆雅语”,还创造了“昆雅语”几百年后的变种“辛达语”及“西尔凡精灵语”。


昆雅语字母表

另一个同样有名的是马克·奥克兰,他是《星际旅行 III:石破天惊》中“克林贡语”的创造者。这门语言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自己的字典、语言学院、克林贡语的大富翁游戏,以及克林贡语版本的《哈姆雷特》。

克林贡语版本的《哈姆雷特》封面及扉页,右边是瓦肯莎翁画像

创造一门语言 也要讲基本法

创造语言的第一步:创造语音。

毕竟这些语言都是从偶然间一个无意义的发音,逐渐发展出整个语言体系的,但是这个过程并没那么“freestyle”。想想看,如果你费半天劲搞出一堆语音,但人们根本发不出来,那这门语言让谁说,外星人么?为了方便别人接受学习,当然也能顺便减轻一下你的工作量,借鉴国际语音协会(IPA)制定的国际音标表就显得非常方便了。

元音音标表

图中竖行从左到右表示“舌位”,以之为标准划分的是前元音、央元音、后元音,横行从上到下表示的是“开口程度”,分别为“闭口”、“半闭口”、“半开口”,而黑点左右表示的则是不圆唇和圆唇,比如我们在描述“舌面后高圆唇元音”时,就是在说“[u]”。当然,这些概念其实并没什么大用,主要是来帮助大家更准确发音的,你只要根据元音表,选择自己所需就好。

辅音音标表

在辅音表中,左侧竖直方向表示的是发音方法,上部从左到右表示的是发音部位,其中空白部分是指人理论上能发出,但还没被发现的语音,而灰色空白则表示人类不可能发出的语音。与元音相同,你也可以从中选择自己需要的辅音。

非常有趣的一点是,语言中元音和不同辅音的比重会影响人们对“新造民族”的第一印象,类似于听到“吴侬软语”会让人联想到使用这种发音的人也比较温柔,而听到“东北话”会觉得这个人豪爽。

在克林贡语的创造中就非常鲜明的利用了这一点,马克·奥克兰选择了卷舌音、小舌音、咽喉音等人类较少使用的发音,这使得克林贡语听起来十分嘶哑刺耳,反映出克林贡人野蛮好战的特点。

创造语言的第二步:词汇。

看到这两个字,眼前仿佛一下子就浮现出了什么牛津英语词典、现代汉语词典、古汉语词典等等厚到能当砖头砸人的工具书们,难道新创一门语言也要造这么多词汇?

莫慌,尽管未来这门新语言发达后确实可能有一本同样厚的词典,但眼下只要从基本词入手就好,比如“我(们)”“你(们)”“他(们)”等人称代词、数词及其他一些常用词。

在扩充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门语言所预设的文化环境,比如对于《权力的游戏》里面的多斯拉克人,他们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大卫·彼得森为了符合多斯拉克人的生活环境,创造了至少14个形容马的词。

多斯拉克语字典部分内容

通过前人对无数种语言的分析统计可知,一门语言中的基本词汇大约有200个。唔,是不是感觉压力瞬间小了不少,有了这些后就可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充。小时候学外语时被教育的“词根记忆法”、“词缀记忆法”、“联想记忆法”之类的在这里正好能派上用场。学语言的方法反推回去,就是创造语言时的思路,你可以专门设计一些词汇派生的规则,在词根的基础上添加前缀、后缀,形成新词。

发音与词汇都有了,初期人们可能只是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但当情境中涉及到的人和事越来越多,比如你想邀请小明到你家来玩,怎么说清楚这个意思就戳到一个更高阶的新问题——语法,语法虽然复杂多样,但也有套路可循。

创制之初,需要先给语言规定好结构类型。世界上的语言结构大致分为四种:孤立语、黏着语、屈折语、复综语。尽管表格里的内容看上去十分不知所云不讲人话,没关系,这里还有许多栗子:

比如在汉语中想要表达“我吃饭”的意思,只有“我吃饭”这个语序是对的,如果你说“饭吃我”,含义完全不同,当“他吃饭”的时候,尽管主语从第一人称变成了第三人称,“吃饭”一词词形却没有因此改变,如果想很明确的表示“饭已经吃完”,用法则是“我吃了饭”,“了”作为虚词对于整个句子的表达十分重要。

而作为“复综语”的奇温久语,“näikìmlyìia”中n-表示谈话的主题,-ä-表示主语种类(单数的人),-i-表示现在时,-kì-表示被吃的东西的种类,-m-表示宾语的种类(单数的人),-lyì-表示吃,-i-表示动词的动作者有另一个人,-a-表示陈述语气,仅仅一个词就表达了“他在替她吃”的含义。

除此之外,语序也十分重要。“主”“谓”“宾”三者之间无论哪种在前哪种在后、无论它们看起来有多么别扭奇怪,事实上都有语言在使用,你也可以从中任选一种。

比如克林贡语就是采取“宾谓主”这种最为罕见的语序,希望能显得更像“外星人用语”,但由于这种方式和人们的习惯用法实在太不一样,即使是会克林贡语的人,也不会选择将它作为常用语。

另一方面,设定语法时还需要考虑这门语言中的词汇是否区分“性”、“数”、“格”、如何表示否定、如何构造各种各样的从句等等。

最后一步:创造文字。

如果上面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那么恭喜你触发了“语言创造”的隐藏剧情——创造文字,在这一阶段,需要考虑文字的书写工具、书写方法、表音还是表意、元音书写方式,符号的统一程度、字符串的和谐程度、文字或者语言的语义密度、符号的形状等内容。

不过在一门语言中文字并不是必须的,所以最终创造出怎样的文字就全看你的脑洞有多大了。

克林贡语字母表

“Valar morghūlis”

“Valar morghūlis(凡人皆有一死)”“Valar dohaeris(凡人皆需侍奉)”是《权力的游戏》中最为著名的两句高等瓦雷利亚语,也是大卫·彼得森(David J. Peterson)创制高等瓦雷利亚语的基础,现在就以之为例子,验收一下“教学成果”。

高等瓦雷利亚语是一种非常发达的屈折语,它的整体语法架构类似拉丁语。之所以称它“高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语言中的变化极为复杂,比如仅就名词而言,高等瓦雷利亚语就有四个“数”、四个“性”、八个“格”。

“Valar morghūlis”中“Valar”即为“vala”的“集数”。另外,高等瓦雷利亚语的词形变化规则也非常复杂,根据人称(第一、第二、第三人称)和词干结尾是否为元音或辅音而改变,比如“morghūljagon”在主语表示的数量发生变化时相应的变化:

Vala morghūljas.    有个人死了。

Vali morghūlis.      很多人死了。

Valun morghūlis.   一些人死了。

Valar morghūlis.     所有人死了。

表中提到的“月类名词”,指的便是高等瓦雷利亚语中的“性”,除了“月性”外,高等瓦雷利亚语中的“性”还有“阳性、土性、水性”,一般来说,月性名词多以元音结尾,阳性名词多以-s结尾,土性名词多以-n结尾,水性名词多以-r结尾。

但这些准则也有例外,比如所有的“微数”都以-n结尾,所有的“集数”都以-r结尾,不管它们的“性”是什么。“性”和语义之间没有确切的等同性,但也有一些关系,人类的话多是“月性”、“阳性”,昼行和夜行的动物分别出对应着阳性和月性,植物、金属等是土性,与液体有关的名词是水性。

随着《权力的游戏》剧情推进,“高等瓦雷利亚语”仍在不断完善,尽管对于“高等瓦雷利亚语”你可能还是一脸懵逼,但这并不影响到自己的创造。创造一门新语言就是在创造一个世界,而你便是这个世界的王,听上去多么酷炫,所以还等什么,哪怕你可能永远也用不上它。

彩蛋时间

(~d= verb + complement. ~x = adj+noun.~f = adv +verb)

Ni caid,wo zai shuod shenme renzaox yuyan?

[1] SoniaSaraiya.Meet Game Of Thrones’resident linguist. Ki fin yeni,A.V.CLUB,2014-06-12.

[2]从零开始,为幻想作品打造一门新语言,世记,2017-01-13.

[3] 酷到洗衣机.从“懵逼皆有一死(Mengbir morghūlis)”到高等瓦雷利亚语High Valyrian(名词篇),知乎,2016-05-21.

[4] Cosmodox.创造属于自己的语言,果壳网,2012-08-22.

[5]http://www.dothraki.org/

[6]http://dedalvs.com/

[7]http://wiki.dothraki.org/Main_Page

[8] http://www.zompist.com/kit.html

[9] 黄伯荣.现代汉语[M].高等教育出版社,1991.

[10]叶蜚声、徐通锵著.语言学纲要[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120.

[11]安玉霞.汉语语序问题研究综述[J]. 汉语学习,2006(06):44-51.

[12]Joseph H.Greenberg,陆丙甫,陆致极.某些主要跟语序有关的语法普遍现象[J].当代语言学, 1984(2):45-60.

[13] 彭楚南.孤立語、胶着語、屈折語、多式綜合語[J].语文学习,1957(06):37-38.

[14] 郭谷兮.世界语的由来、特点和发展[J].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80(01):124-127.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