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记得听谁说过:“所有现代(西方)哲学,都是德国哲学。”说实话,稍微翻阅一下关于西方哲学史的书籍,就知道此言非虚:现象学,是胡塞尔创立的,德国人;分析哲学,是弗雷格创立的,德国人;存在主义思潮,尼采引起的,德国人……所以对于没有时间对哲学进行系统学习而又希望在一些在意的人面前变成优雅的哲思者,在聊天的时候瞎扯一点德意志的古典派哲学,以表示自己是有内涵的人绝对是卓有成效的。

那么如何做到呢?首先,不要张口闭口提马克思,要知道哲学史上有三个法力无边的大法师:亚里斯多德 (Aristotle),康德 (Immanuel Kant),维特根斯坦 (Ludwig Wittgenstein)。不过在这里要注意,在你决定开始优雅之前,你得先决定自己的立场。你是存在主义的拥护者呢,又或者是分析哲学的崇拜者,还是现象学坚定的信徒?因此,以上三法师中,第三个维特根斯坦见仁见智,有的人认为是尼采 (Fridrich Nitzsche),有的人认为是胡塞尔 (E.Edmund Hussel),也有的人认为是法国的萨特 (Jean-Paul Satre),存在主义者记得多提萨特和尼采,现象学的就支持胡塞尔吧,而分析哲学的绝对级领袖正是维特根斯坦——不过分析哲学有点年轻了,慎选。

在你知道了这些厉害的人物之后,你还得明白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名词——毕竟仅靠一些普通人可能都有点印象的名字是吓不倒人的。

首先,得知道亚里斯多德写过一本巨著叫《形而上学》,其中提出了他著名的四因论:质料因、形式因、动力因、目的因。打个比方,你想雕一座石像,石头就是质料因,没有石头石像是不能完成的;而石像的模样是形式因,因为你弄出来的雕塑不可能没有形态;你挥刀斩石,你就是动力因,没有你的雕刻石头不可能自动变成石像;而你因为想要雕成这石像而挥刀,所以这石像最后的结果就是目的因。不过四因论以及亚里斯多德有一个大致了解就行了,这是用在话题开始的时候稍微扯一下表明自己是有内蕴的人用的:“最近我在作一些关于四因论的批判式研究,毕竟从批判哲学的角度来看,亚氏哲学有些东西未免显出独断的倾向。”

再者,我们刚才是不是提到了“批判哲学”?没错,学德国古典哲学决不能不学康德,而学康德就一定要知道他震惊世界的三大批判:《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康德的第一批判《纯粹理性批判》是他最重要的著作,但是对于初学者很深奥,非常晦涩(当然这也与康德本人奇怪的语言使用方式有关),所以记得避开三大批判本身的具体内容,就说康德的批判终结了莱布尼兹-沃尔夫唯理主义独断论的疯狂就可以了。不过,如果你对康德非常感兴趣,那可以再提提康德提出的四个二律背反——不用说具体内容,大概像这样就可以了:“我想你一定听说过伊曼努尔·康德有名的四条二律背反,他通过分立现象界与本体界而解决正反命题同时成立的悖论的方法虽然古朴,但是真是太精妙了!”

当然,谈论康德的时候也不能少了他在道德哲学上的贡献。康德是非常出色的义务学家,如果你想表现出对道德哲学以及政治哲学很有研究的样子,你在谈论康德的时候必须要对他的绝对命令作出一番评论:“康德的绝对命令诚然非常好,可是有一点,他把法,也就是命令摆到太高的地位了,可是谁来发出这个命令呢?”

谈完了康德, 你就可以很自然地引入到他的继承者们:费希特,谢林,黑格尔,叔本华;还有实证主义复兴的代表人物赫尔巴特以及老神棍施莱尔马赫。这些浅谈辄止最好,因为每一个人的哲学都有其不同之处,只要知道费希特有“道德哲学家”之称,谢林的哲学偏向于浪漫与艺术,黑格尔主义是德意志古典哲学体系的巅峰之作,叔本华是唯意志论与悲观主义的鼓吹者就差不多了(至于后面的两个人我不太想管,因为的确很冷门)。我觉得你最好是对老黑格尔派、青年黑格尔派和中派发一番评论以使你的指点江山的气质达到顶峰:“说起来有些有趣,也有些悲哀,在黑格尔逝世以后,他的哲学思想被一群居心叵测的人当成了自己的政权工具——那些顽固的家伙,死守着天主教的交易,却忘了黑格尔提出的时代精神;而那些年轻人,则以此为由大肆进行暴力革命……唉,还是中派最像是他的继承者,一直在勤恳地做学术研究。”

不过,如果你是唯意志论的支持者的话,你可以从叔本华入手,再谈到他惊世的继承者:弗里德里希·尼采。对于叔本华和尼采这两个经常被心灵鸡汤提到名字的人,一定不能落入俗套,就不能像面对贵族的莱布尼兹,只展现表面的一层,得把他们哲学的核心展露出来。要告诉对方:叔本华对(自然)意志持的是否定态度,正因此他也否认自杀的正确性,因为他认为那意味着承认自然意志的不可控制,是理性人自由人的耻辱;尼采有一本神作叫《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面提出了他神奇的永恒回归思想,也表现了他对叔本华自然意志说的继承和发展:他否认(如果你是以黑格尔主义的角度发表评论的话,你最好用“扬弃”这个词)了悲观的倾向,而构建了自己的“权力意志”,事实上这是很值得肯定的。如果你愿意,你还可以顺便说一下尼采提出的永恒回归的依据:时间无限,能量恒定,因此同样的事件必然会再次发生,也就是永恒地回归。

那么最后,如何收尾呢?话已经说得很大,要是落到后现代的那些鸡汤类或者是玩弄文字游戏的家伙身上,那可就太掉价了。我建议,可以提一提维特根斯坦的游戏悖论,并说这同样也是人的存在悖论,自己在看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关于人的存在的时候有所感悟。或者谈谈胡塞尔的现象学对康德现象界与本体界,现象与自在之物的区分的继承与发展。当然,你也可以提提哲学在以上那些人之后因为一些害群之马而落到很低的地位,而后来自然科学界有一位热心人士站了出来,光复古典派的理性主义,而这位仁兄的名字就叫赫尔曼·洛采。然后你示意后面是个很长的故事,下次再聊,这样,你就成功地在别人的心中留下了“优雅的德意志古典哲学支持者”的印象了。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