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主教夸德拉致帕尔马公爵夫人

斯罗格莫顿大使明日动身去法国,但英国在苏格兰的战争准备,以及招募军队增援纽卡斯尔的诺福克公爵的工作完全不会因他此去而受到影响。我想,斯罗格莫顿能成行是拉莫特受法国驻英大使指派,去法国协调的后续成果,此人在我以前信中已经写过。愿上帝许以成功。

我听说法国人沉重打击了苏格兰的反叛势力,据说斯特灵桥已被摧毁,如果消息属实,叛军的交通就会受到极大阻碍。据悉,埃尔伯夫侯爵(勒内·德·吉斯,苏格兰太后和吉斯公爵的幼弟)的舰队损失惨重,大量残骸已经被冲上了诺福克海岸。有些侥幸在苏格兰靠岸的船只也已被敌人占领。同一时间,女王的舰队也有一艘船被毁,其他遭到重创。统领步兵的法国长官想在(苏格兰)沿海港口中寻找一个安全的驻地,法国人说,一些骑兵很快就会被派来,如果能通过海峡,侯爵本人也会回来,现在摄政太后病得很重,他的到来可能会至关重要。

正如我上周报告国王陛下的那样,诺福克公爵手头没多少部队,但听说到二月中旬,他会把他的军队全部集结起来,包括他现在已经有的1000骑兵,士绅们要根据各自的收入,提供军队中的大部分兵员,并在他们抵达集合地点以前,负担他们的一切支出。

人们对此怨声载道。

(诺福克)公爵写信给我,向我表达了希望大公的联姻能够实现的强烈愿望,而我的回信向他展示了此事成功的希望是多么渺茫。

荷尔斯泰因公爵阿道夫已经从女王那里接受了一笔钱,就像他从我们国王那里拿钱一样,据说他很快就会来这儿,虽然他表面上是作为她的雇佣军而来,但要娶女王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可以阻止法国人从丹麦把军队装船,投送到苏格兰。人们比以往更热衷于谈论女王与阿兰伯爵的联姻,无疑是因为大公的求婚看起来已经终结。殿下您清楚,我对此事寄予了多少希望,然而在我近来与女王的讨论中,谈到法国和苏格兰的同盟,她说她认为联姻不成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现在没人敢得罪阿兰伯爵,因为(苏格兰)女王病了,他距离王位只有一步之遥;第二是英国所有人都希望通过与伯爵联姻,把两顶王冠合二为一,如果没有苏格兰人的不拥护,这将是不可能的。我获悉,殿下您正在荷兰给一些船只补给,另有一些在西班牙武装,这会在英国引起很大恐慌。就我理解,蒙塔古子爵的外交使命就是重新签订女王与我们国王的联盟,塞西尔对我解释说,盟约会比以往对国王更加有利,因为英国人如今在欧洲大陆已经一无所有,他们只有在面临登岛入侵的时候才需要国王的保护,而这,他们认为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虽然我知道斯罗格莫顿访法更多是出于法国人的要求而不是女王的愿望,但它大大警醒了我,要知道斯罗格莫顿此行,有让英国人和法国的异端分子一拍即合的危险。六天前,他派出一个仆人打前站,还假装他是普雷纳的仆役。法国人对他救走阿兰伯爵,通过他败坏苏格兰局势时耍弄的伎俩印象深刻,我认为他就是个随时准备作恶的坏家伙。法国人无疑知道这一点,但他们希望抓住一切机会,尽量为派遣骑兵和其他部队拖延时间,也想让女王彻底打消把法国人逐出苏格兰的想法。在这一点上,他们是大错特错了, 因为英国人现在正史无前例的积极战备,我听说,钱已经被送到苏格兰叛军手中,这对女王来说是下了大决心,因为她对会浪费她钱的事深恶痛绝。一个商人告诉我,据他所知,已经送出10000克朗。殿下您会看到,如果这里的灾祸以新宗教得势而告终,那所有的邻国都将会被毁灭,无一能够幸免。

——伦敦,1560年1月21日

83. 主教夸德拉致国王

昨天,在财务主管帕里的陪同下,女王要派往陛下那里的使节们来拜访我,并以他们女主人的名义,请我给陛下写信介绍他们,我照做了,他们会带着我的信去见陛下。

(蒙塔古)子爵今天派人给我送来一张便条,上面抱怨他们除了给某人作陪以外,从来不允许他单独来找我,他还说,如果不是被强迫,他绝不会承担这么不讲信义,这么令人难堪的外交使命(即出访西班牙),但因为陛下您信任他,英国其他人都寄希望于他,他也只能耐下性子承受这一切,他唯一感到悲哀的是,上头还给他指派了一个专门负责监视他的随行人员。我想,如果陛下您能抽时间在私密场合与他谈谈的话,他会平心静气的履行使命,这也肯定只会对陛下有利。在我们这个时代,他的一贯言行,在他的出身的那个阶层里,毫无疑问最为可尊,陛下您给予他的恩宠都是当之无愧的。我知道,正因于此,陛下会周到的关照他,不需要我再嘱咐陛下什么;但我不想让他失望,还是写了这封信给他,让他带着信会很安全。我也为佩吉特写了信,他为陛下效劳,出力甚多。我渴望得到陛下的指示,告诉我。对他和其他人,我应该怎么做。

女王的军队两周之内就要开赴苏格兰,鉴于此和其他一些情况,我的信要走佛兰德斯寄出。

——伦敦,1560年1月27日

84. 主教夸德拉致费里亚伯爵

这里的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每个人都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悲哀和不满。

温彻斯特主教和达勒姆主教去世了,其他很多人也死了,但是他们所有人都像圣徒一样视死如归。

伦敦仍然有很多人在做弥撒。

塞西尔是改革的核心,一心要把它进行到底,直到他们注定被毁灭的那一天。女王把凯瑟琳女士称作她的女儿,虽然她们俩之间的感情很难让人联想到母女,但女王认为最好是把她放在自己身边,施以恩宠以便让她保持沉默。她甚至说要正式收养她。另一方面,塞西尔告诉我,无论她还是其他女人,将来都不会让她们继承王位,这也是为了排除伦诺克斯伯爵夫人(玛格丽特·道格拉斯,玛格丽特·都铎之女),如果她的儿子(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图亚特)被带去法国,可能不合他们的胃口。他们这是暗示黒斯廷斯(黒斯廷斯男爵亨利是亨廷顿伯爵弗朗西斯和凯瑟琳·波勒的儿子,1561年继承伯爵爵位)会继位。他看罗伯特就像看魔鬼一样,虽然后者是他的大舅子(黒斯廷斯的妻子是罗伯特的妹妹凯瑟琳·达德利),对他庇萌有加。诺福克公爵已经到了。事实上,现在事情整个一团糟,我也只能毫无条理的乱写一气。.

——伦敦,1560年1月

译者评论:冬天的英吉利海峡风暴肆虐,吉斯公爵的弟弟埃尔伯夫侯爵率领的法国侵英舰队遭到暴风雨的毁灭性打击,伊丽莎白时代欧洲大陆对英国的第一次征服尝试宣告失败。在女王执政的几十年,这样的事一再上演,恶劣气候无一例外的帮助了女王。不过与一般人的印象不同,英吉利海峡实际上并不是一道安全屏障,自诺曼征服以来的历史上,先后有9个英国政府因海上入侵而被颠覆或重创,另外还至少有7次大规模的登陆入侵。伊丽莎白的多次幸免,可说是自助者天助。来自法国兄弟的援助失败,坚强的玛丽·德·吉斯在国家最需要她的时候病倒了,英国舰队从福斯湾增援苏格兰新教阵营,迫使法军被迫撤退至爱丁堡的利斯固守待援。
伦诺克斯伯爵夫人是苏格兰王后玛格丽特·都铎在詹姆斯四世死后第二次婚姻所生的后逮,因此她的儿子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图亚特和玛丽·斯图亚特都是玛格丽特·都铎的(外)孙辈,也拥有英国王位继承权。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