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刷微博看到一件令人心烦的报道:去年六月份苏州一位中年男子睡觉时因为不堪忍受妻子打呼噜带来的烦躁不安,居然下手掐死了妻子。事后发现,当事人患有精神分裂症,但是案发时此人并没有处于精神病发作状态。因为是被关注的女权账号转发的,自然也出现了类似“男人比女人更加暴力,打呼噜居然也能成为杀人理由”的评论。确实,种种迹象显示,男性比女性呈现出更多的暴力倾向,例如有人统计过美国1800年到2004年间所有有记录的连环杀人犯,416名杀人犯中仅有64名女性,也就是说男性连环杀人犯的数量几乎是女性的六倍多[1]。这也许有基因的影响,例如在人类漫长的进化中,越是好战的男性越容易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更多的女人,留下更多的后代,所以和进攻性有利的基因也就保留了下来。但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则更大,因为人类大部分的文明都会倾向于鼓励男孩子的暴力和进攻行为,而认为女孩子应该温柔软弱,这种外界环境的压力对于人的性格发展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最有名的女连环杀人犯应该还得算匈牙利这位“血腥女公爵”Elizabeth Bathory,据说她在被捕之前杀了650多名年轻女性和女孩子,只为了喝她们的血永葆青春。当然,这和历史上那些残暴的君王来比还是少多了……

那么,男人和女人在暴力行为上的差别之大,是不是也会影响到对压力的反应上呢?我们常常听到人说,男人比女人更坚强,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女人动不动就掉眼泪。但是我们也常常听到人说,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女人反而更容易保持镇定,男人反倒很容易就崩溃了。所以到底哪种说法对啊?

让我们先从什么是压力反应开始谈起。目前学术界公认最早科学阐述压力反应的人就是情绪生理心理学的重量级人物——心理学家沃尔特·坎农(Walter Bradford Cannon)(注1)。虽然确切的时间尚无定论,坎农确实在近一个世纪以前就提出了“战或逃”(Fight or Flight)的模型。简单来说,当压力不期而遇突然降临时,且不论压力对我们的身体造成了怎样的影响(这个以后再慢慢讲),坎农发现人和动物的行为反应基本上可以归纳为两类:要么奋起反抗,要么落荒而逃。这个模型影响了压力心理学研究很多年,直到今天还有很多教科书和研究成果都在使用这个经典术语来解释压力反应。

"挠的就是你丫的喵!"

然而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2000年。这时哈佛大学一个叫做Shelley E. Taylor(注2)的女心理学家越看“战或逃”模型越不爽。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女人可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担负着照顾幼儿的使命啊。想象一下一位抱着幼儿的母亲遇到了一只吊睛白额猛虎,她能放下孩子赤手空拳去跟老虎拼命?自己要是被老虎吃了孩子也命不久矣啊!或者把孩子丢下只顾自己逃命?就算不丢下孩子,抱着孩子也跑不动啊……难道就只有战或逃这两种选择吗?

Taylor的怀疑其实也反映了早期心理学研究成果的局限性之一,因为心理学的特殊性,研究者们往往只能从自身的体验出发去思考和假设问题。就像是大神弗洛伊德因为完全不懂女人而臆测出“阴茎嫉妒”(penis envy)(注3)的可笑观点一样,早期研究压力反应的都是男性心理学家,实验对象也多为男性或者雄性(例如公老鼠),所以“战或逃”的理念本身带有强烈的恐惧和攻击色彩,但对于生来就被要求承担抚育后代职责的女性来说是多半不成立的。

Shelly E. Taylor——要么勇士要么懦夫的锅我们女人不背!

那么,面对压力的时候,女性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呢?Taylor的研究发现,当面临压力的时候,女性通常会花更多时间去照顾脆弱的子女,此时帮助子女度过难关才是她们最首要的关注点;而男性则倾向于从家庭生活中抽身[2]。有一项针对大学生的研究显示,在一个重要考试之前尽管自我报告的焦虑情绪没有差异,男学生体内的皮质醇(一种压力激素)却显著高于女学生体内的皮质醇,而皮质醇就是战或逃反应中一种重要的激素[3]。所以说,对女性来说不管是战还是逃都不是最佳策略,那么应该怎么办呢?那还用说,结盟啊。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的话,那就多个人。寻找社会支持,建立共同照顾孩子的网络,这样就能够增强单个个体的力量,达到保护和照料孩子的目的。同时期有人做了一个元分析,发现虽然男性和女性都会在压力下表现出寻求社会支持的倾向,但是女性寻找社会支持的行为更加频繁也更加坚定[4]。其实这么简单的道理,人家狮子在很早以前就想到了……

大家的宝宝,姐妹们一起照顾

Tylor在接下来的研究中发现,女性的这种寻求社会支持的倾向很可能和体内的催产素水平有关[5]。她发现在急性压力下,女性体内的催产素(注4)能够和雌激素(estrogen)结合,诱发女性寻求归属感的行为(affiliation-seeking behavior),并且体内的催产素含量越高,女性在压力下就越是平静,焦虑水平也低,这对于她们照顾孩子十分有利。当然,关于催产素目前有海量的研究可以谈,这里就不多说了。

其实不管是“战或逃”还是“照料和结盟”,都只是面对压力反应时刻的一种倾向而已,这些倾向之所以带有一定的性别特点,有可能和基因有关(某种倾向的人更容易留下后代),更有可能和社会规范有关,不能够一概而论。如果因此就说男人都是暴力主义者,女人都是和平主义者,也未免太武断。

亚马逊公主戴安娜表示本神奇女侠(wonder woman)只会战,不会逃!

尤其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意识到男权和女权的本质其实就是人权问题,那就是人人都能够自由的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管是女人想要成为科学家总统CEO舰长飞行员家庭主妇,还是男人想要成为保洁员保姆幼儿园老师化妆师钢管舞者家庭主夫。如果只是自己承受压力,选择战或逃;如果和家人一起面对压力,则选取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借助外援共同度过困难。压力,说到底只是一个触发器而已,这种极端情境所触发的人所表现出来的真正的自我,才是最值得研究和探讨的。


注1:心理学空间网有坎农的介绍页面:http://www.psychspace.com/psych/category-168

注2:Taylor教授的实验室官网:https://taylorlab.psych.ucla.edu/

注3:大神弗洛伊德认为,由于男女生理结构的差异,女孩子很容易对男孩子的强壮产生嫉妒,于是产生了试图成为男孩子的性别困惑。虽然很多女孩子在进入青春期之前都会多少有些想要成为男孩子的念头,但是这背后的原因远比大神的臆断要复杂的多。比如大神早期的门徒、个体心理学派的创始人、人本主义心理学的先驱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就敏锐的意识到,女孩子这种对于男孩子的羡慕并不是因为生理差异引起的,而是男权社会中男性地位高、更自由、以及社会鼓励的男性勇敢、无畏、强壮的刻板印象引起的。而新弗洛伊德学派和社会心理学的先驱卡伦·霍妮(Karen Horney)则更是激进的提出,根本不存在阴茎崇拜,明明就是阴道/子宫崇拜,因为男孩子发现自己没有生育的能力,反而会变得自卑和嫉妒,只能通过不断进取来补偿这种自卑感。

——怎么说呢,就喜欢看你们这些心理学前辈们撕来撕去的=w=

注4:催产素(Oxytocin),又叫缩宫素。它能在分娩时引发子宫收缩,刺激乳汁排出。但是这不是专属于女性的激素,男性体内也有,虽然不能对生孩子有什么帮助,不过却有一系列研究显示催产素对人类的亲社会行为有重要影响。比如增加人们之间的信任感,增加共情,在人们的社会交往中起着重要作用。

——催产素近几年是个大热门,好多科学家走上TED讲台,宣传催产素的各种亲社会属性,就好像是一种魔法药水,喷上去人就立刻变得更加社会化了。不过嘛,脱离了个体差异性谈药效同样是耍流氓的行为啊╮(╯▽╰)╭


参考文献/资料: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rial_killer#Female
  2. Taylor, Shelley E.; Klein, Laura Cousino; Lewis, Brian P.; Gruenewald, Tara L.; Gurung, Regan A. R.; Updegraff, John A. (2000). Biobehavioral responses to stress in females: Tend-and-befriend, not fight-or-flight. Psychological Review, Vol 107(3): 411-429.
  3. Michael Ennis, Kimberly S. Kelly, Paul L. Lambert. (2001). Sex differences in cortisol excretion during anticipation of a psychological stressor: possible support for the tend–and–befriend hypothesis. Vol 17(4): 253-261
  4. Tamres, L. K., Janicki, D., & Helgeson, V. S. (2002). Sex differences in coping behavior: A meta-analytic review and an examination of relative cop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Vol 6: 2-30
  5. Taylor, S. E.; Gonzaga, G. C.; Klein, L. C.; Hu, P.; Greendale, G. A.; Seeman, T. E. (2006). "Relation of oxytocin to psychological stress responses and hypothalamic-pituitary-adrenocortical axis activity in older women". Psychosomatic Medicine. Vol.68 (2): 238–245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