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在人世间游走二十余年的生活经验来看,影响生活质量的最重要的三个指数便是“吃得好吗?”、“睡得香吗?”和“拉得欢畅吗?”。前两个标的是自我可控的——想吃好的很容易,即便周围鸟不拉屎全是糠咽菜,仍能隔三差五去苍蝇馆子大酒楼里打打牙祭;想睡得好更容易,若无闲事挂心头,眼睛一闭腿一蹬就行了。第三个却是将你囿于生活圈的坐标以内的一枚铁钉——周边厕所让你拉得不欢畅,尿急屎涨之时难道你还有的选?打个飞的奔往市中心的五星级豪华盥洗室?怕是还没走拢茅厕坑就已经屎奔尿流了吧。

由此可言,当要长期处于固定环境之时——譬如读书,厕所比食堂更重要。食堂难吃,你可以选择不吃;而厕所让人崩溃,你却无法强憋着不脱裤就义。

一般而言,厕所都是与时俱进的,虽没有奔走在时代前沿做时尚先锋弄潮儿的激进,却也不至于当历史的拖油瓶止步不前。

在镇上读小学时,公厕是一座砖房,抹了层黑乎乎的水泥,墙的高处掏了些十字形的洞用作通风,日久天长,那些洞里都生出层层叠叠的青苔和零星几颗蕨类植物。厕所有左右两道门——说是门,其实没有门,只有石墙拐角作为屏障遮挡目光。坑位约二十个,基本都是石墩子从粪坑深处垒起来的,蹲坑中间是长长的石板滑坡,通向深不见底的粪池;最边上的三个坑位没有石墩子支撑,只有一层预制板,所以鲜有人敢以身犯险在那屙屎,传闻曾有个胆大包天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她拉完提裤之时脚下的预制板便窸窣作响,连忙跳开,只见刚刚蹲的石板已然陷落入池,激起粪浪千丈,每当我们上厕所时路过那个坑位都会心惊胆寒暗自祈祷能够平安如厕。每个坑位都以一米高的石板隔开,无门,无灯,天阴昏暗时离门远的坑位便隐匿于黢黑阴影之中难以辨识,听说有同学曾一脚踏入,险些顺着那滑道落入粪池,于是每当那时我们便都集聚在门口有些亮堂的坑位里,不敢深入厕所,生怕遭遇不测。

但在这样的厕所屙屎撒尿总有现代化卫生间所不能给予的好处与乐趣。譬如,在那个没有手机可供玩乐的年代,如厕难免是件了无生趣而淘神费力的差事,然而在我们小学那个厕所则全然没有这样的烦忧——还没进门,里面的主子苍蝇大人便已呼朋唤友而来迎接贵客,伴随着他们清脆悦耳的银铃般的爽朗笑声;被他们推着攘着拖着拽着进了门,迎头撞上一股浓得化不开、恍若一堵墙的恶臭;抬望眼,墙上地上隔板上茅坑里全是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卵和蛆,须以凌波微步左右腾飞方可避免一脚踏下死伤无数;最妙的是当你蹲进坑位之时,俯可顺着被屎浸淫得失去本色的石板坡向下鸟瞰翻滚着蛆虫、涌动着屎泡的粪池,仰可望蛛网密布、裂纹丛生的天花板,俯仰之间的昏暗虚空里蚊蝇飞舞、嗡闹不止,嘈嘈切切错杂弹,似是久已失传的《兰陵王如厕曲》;如厕之时,须抱臂蜷缩以免碰到隔板,让上面的蛆虫顺势而下、纷至沓来。整个过程由始至终都贯彻着人与动物的良性互动与积极沟通,从表到里都洋溢着人与自然大和谐的璀璨光芒,绝非今日玩手机所能比也。

与小学时期的茅坑相比,后来整个中学和大学时代的厕所都了无生趣,千厕一面,偶有几个令人耳目一惊的凤毛麟角可与其相较高下。

先说普遍型,便是有个中规中矩的门,门里的世界被素色瓷砖填满,坑位没有门,由一米二左右的矮墙隔开,屁股处还贴心地设计了面小矮墙加以遮挡,免得人直视屎尿迸发之景。比传统茅坑先进之处在于,由位于顶端的水箱统一冲厕,而传统茅厕只能放任屎尿随着地心引力缓缓滑下坡;不便之处也源于此——位于上游和下游两端位置的坑位危险系数极高——上游易被骤然迸出的巨大水量给喷得屁股湿透;下游则有须臾反应时机让你在众目睽睽之下翘起腚张开腿,否则一水道的屎尿将在激流猛进中肆意飞扬而来溅落半身。

这种款型节约成本,实用性强,因而大量普及,在我受其毒害六年后以为大学里的厕所段位更高,然而不过是异地不异厕而已。

幸而高手在民间,广大人民群众对于蹂躏厕所的创造力无穷尽也。

初三时到某大借读,一楼有个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上的厕所。其外观平平,腐朽木门虚掩着,哄哄臭气从门缝里钻出,不论冬夏寒暑,推门之时必有一股凉意扑面而来,令人胆颤。厕所空间狭小逼仄,只有三个坑位,一个常年锁上不知其中奥秘;一个刚好处于爆裂漏水的水管之下,要拉屎撒尿须冒着细雨霏霏,小心翼翼地蹲在两块抵御水灾的青苔暗生的砖头上,便池内积水成潭,排便时须控制流量,稍有不慎便会激起千层浪;还有一个早已被陈年老屎堵塞填满,一眼望去是座高耸入云的雄伟山脉,若有人怀着攀登者那勇闯天涯的精神,要以身试险再攀高峰的话,她必须以习武之人扎马步的姿态立于山峰之巅,方可成其伟业。

大四去某地旅行,堵在盘山公路两小时不得动弹,憋得我膀胱都快爆炸了,开门下车四处寻觅厕所而不得,正惆怅不已时,蓦然回首定眼一看,只见坡下有座形似厕所的小砖房,喜不自胜欣然奔往,不料一脚踩空跌到乱石上,一路梭了下去。及至近处,方才发现这厕所是没有“顶”的,从高处可清清楚楚地看见里面人的一举一动。正当我惊诧得不知所措之时,原本背对我小解的秃顶大叔惬意地提裤甩手猛回头,与我视线交错,相视一笑,搓着手转身而去。大叔的笑容里隐藏着他对人性与社会的深刻洞察——在这荒郊野岭半山坡,当你憋到印堂发黑青筋爆粗之时,有个地方略加遮挡让你可以光明正大地排泄就已然是件喜大普奔之美事,那片刻尴尬何足挂齿?于是我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捏紧鼻子冲了下去。一进女厕的门便发现这厕所的男女之间仅由一张薄如蝉翼、宛若轻纱的布帘隔开,无需走近便能恍恍惚惚透过它隐约看见隔壁情形,可享垂帘听尿崩之意趣。现在回想,对于其坑位的尺寸大小,屎量多少,已全然忘光,但如厕之时隔壁不绝如缕的嘘声却依然萦绕在耳。

到了研究生阶段终于改头换面——西政的厕所可以说是我校园如厕史的质的飞跃——终于有门了!课间不用再对着一大帮老少娘们儿露腚翘臀,提升了我不少幸福指数。但不多时我便悻然发现,一扇薄薄的门只能遮羞,不能遮住学校厕所设计依然停滞不前的现实。

在这个早已不用在茅厕与蛆虫大眼瞪小眼的年代,影响如厕质量的不在事前,而在屎后——冲厕的工艺。

三教和五教的冲厕设计都属于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派——按钮用脚蹬略高,用手按略矮,让人无所适从,选择困难。之前我一直本着人文主义情怀弯腰俯身用手按,直到有一天对面某女生屙尿后开门蓦然想起还没冲厕所,麻利地侧身飞腿用脚尖在按钮上轻轻一点,咻咻咻,甩甩头发潇洒而去。她那行云流水的动作深深震撼了我——真不知我在无意间摸过多少人脚底的泥巴了。

相比之下,四教的冲厕设计则人性化得多——按钮就在地上,无需纠结也不必担心;只是冲水方位并非传统的前后型,而是极具创新的前后左右型,而且由于四教位于绝望坡顶,山泉源源不断,故而水源充沛,后劲十足;每当踩下那个形如迷你锅盖的小按钮时,轰隆一声,洪水猛兽挣脱牢笼,惊涛骇浪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卷起千堆雪,如若适逢有人拉稀摆带,便有机会在那水浪滔天间创作出令人望而生畏的喷画艺术,隔间之内乃至厕所大堂地板上都溅染数不清的星星点点。我第一次见到那令人惊叹的喷画艺术时,不敢相信在这个年代这座城市这个学校竟然能有这样原始的行为艺术,以为是有人屁眼儿长歪了才能完成此种大业,仔细观察多日之后才领悟其中奥妙,不得不由衷感叹——冲厕设计对于厕所卫生的影响真是不可估量。

我们的国家,有无数引以为傲的超级工程;我们的学校,也有无数令人侧目的宏伟建筑;我们的教育,还有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项目指标;只是如果有一天,我们学校的厕所的设计工艺不再只是以省事省钱为标准,也不再是以自我感觉来设计却未考虑实际情况的闭门造厕,而是带着修筑城市地标的认真考究来为每一座学校都打造出人性化的厕所,那时候,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学校我们的教育,一定很棒。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