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金庸名作《雪山飞狐》的结尾,我想很多人都不陌生。那是一个完全开放式的结尾,让人心痒难耐,也让人争论不休。

  小说的结尾是胡斐和苗人凤在岩上巨石上打斗。

  两人这时使的全是进手招数,招招狠极险极,但听得格格之声越来越响,脚步难以站稳。
        两人均想:“只有将对方逼将下去,减轻岩上重量,这巨岩不致立时下坠,自己才有活命之望”。
  其时生死决于瞬息,手下更不容情。
  片刻间交手十馀招,苗人凤见对方所使的刀法与胡一刀当年一模一样,疑心大盛,只是形格势禁,实无馀暇相询,一招“返腕翼德闯帐”削出,接著就要使出一招“提撩剑白鹤舒翅”。
  这一招剑掌齐施,要逼得对方非跌下岩去不可,只是他自幼习惯使然,出招之前不禁背脊微微一耸。
  其时月明如洗,长空一碧,月光将山壁映得一片光亮。
  那山壁上全是晶光的凝冰,犹似镜子一般,将苗人凤背心反照出来。
       胡斐看得明白,登时想起平阿四所说自己父亲当年与他比武的情状,那时母亲在他背后咳嗽示意,此刻他身后放了一面明镜,不须旁人相助,已知他下一步非出此招不可,当下一招“八方藏刀式”,抢了先著。
  苗人凤这一招“提撩剑白鹤舒翅”只出得半招,全身已被胡斐树刀罩住。
  他此时再无疑心,知道眼前此人必与胡一刀有极深的渊源,叹道:“报应,报应!”闭目待死。胡斐举起树刀,一招就能将他劈下岩去,但想起曾答应过苗若兰,决不能伤她父亲。
  然而若不劈他,容他将一招“提撩剑白鹤舒翅”使全了,自己非死不可,难道为了相饶对方,竟白白送了自己性命么?霎时之间,他心中转过了千百个念头:这人曾害死自己父母,教自己一生孤苦,可是他豪气干云,是个大大的英雄豪杰,又是自己意中人的生父,按理这一刀不该劈将下去;但若不劈,自己决无活命之望,自己甫当壮年,岂肯便死?倘若杀了他吧,回头怎能有脸去见苗若兰?要是终生避开她不再相见,这一生活在世上,心中痛苦,生不如死。
  那时胡斐万分为难,实不知这一刀该当劈是不劈。
  他不愿伤了对方,却又不愿赔上自己性命。
    他若不是侠烈重意之士,这一刀自然劈了下去,更无踌躇。
  但一个人再慷慨豪迈,却也不能轻易把自己性命送了。

  此时,金庸笔锋陡地一转,给我们送上了一个温馨的场面:

  苗若兰站在雪地之中,良久良久,不见二人归来,当下缓缓打开胡斐交给她的包裹。
   只见包裹是几件婴儿衣衫,一双婴儿鞋子,还有一块黄布包袱,月光下看得明白,包上绣著“打遍天下无敌手”七个黑字,正是她父亲当年给胡斐裹在身上的。
  她站在雪地之中,月光之下,望著那婴儿的小衣小鞋,心中柔情万种,不禁痴了。胡斐到底能不能平安归来和她相会,他这一刀到底劈下去还是不劈?

  再之后,是三个大字:

        全书完。

   这三个字,不知道让多少读者愣在那里。

   同时,也有很多读者给出了自己的猜测。金庸在后记当中也写道:读者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性格和意愿给出属于自己的结局。

   于是,关于《雪山飞狐》的续集也层出不穷。

   小说的续集,当然还是小说,所以我们暂且不讨论。我们只按情理讨论一下结局的种种可能。

   首先的一种可能就是胡斐没有杀苗人凤,于是献出了自己的性命。这种可能性最大,因为一方面,胡斐深爱着苗若兰,自然不肯伤他父亲,否则他怎么向若兰交待?另一方面,根据金庸在此书之后所著、却是此书前传的《飞狐外传》,胡斐是一个为了正义宁愿不要自己的性命的人物,而苗人凤又是胡斐心目中的大英雄,胡斐又怎么肯向他痛下毒手?至于苗人凤杀不杀他,那就不是他首先考虑的事情了。真正的英雄,首先是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然而,如果胡斐真的没有杀苗人凤,反被苗人凤所杀,那么,结局也会相当悲惨。胡斐会死自不必说。当苗人凤回到苗若兰身边,知道所有的真相——包括,胡斐是他义兄胡一刀的儿子,胡斐并未对苗若兰无礼、反而对其百般呵护且为其心上之人,那么苗人凤一定会悲悔交加,按他的性格,只有一死以谢罪。苗人凤死了,苗若兰十有八九也活不成。

   如果是倒过来,胡斐杀了苗人凤,其结果也好不到哪去。对于苗若兰来说,自己心爱的人杀了自己相依为命多年的父亲,你让她怎么办?嫁给胡斐?那是不可能的了;自己又活不下去,所以苗若兰也只有一死。苗若兰死了,胡斐倒也未必会跟着赴于地下,毕竟他也经历过袁紫衣那段生离死别的感情,然而,活下去的胡斐会快乐吗?而更重要的问题却是:那还会是胡斐吗?如果萧峰卖国、如果杨过另娶,那么他们还有价值吗?同样,如果胡斐杀了苗人凤,我们会理解,但是不大会接受这个人物了。

   所以,这刀劈与不劈,都不会是个好结局。然而,人生其实真的就会遇到这样你根本就无法抉择的问题,所以这个小说并不需要完整的结尾,现在的这个结尾,就最有警示作用,比任何一个结尾都有意义。

   不过,我个人认为,此书的结局是很明确的。我们只需要看两句话,一是“他若不是侠烈重意之士,这一刀自然劈了下去,更无踌躇。”可问题是他是个侠烈重意之士,所以这一刀他根本就不会劈。“然而若不劈他,容他将一招“提撩剑白鹤舒翅”使全了,自己非死不可。”这其实是胡斐的推断,真的不劈的话,是不是非死不可呢?我们看苗人凤的反应:“他此时再无疑心,知道眼前此人必与胡一刀有极深的渊源,叹道:‘报应,报应!’闭目待死。”换句话说,苗人凤已无心将这一招使全,胡斐不劈他的话,他也不会对胡斐构成什么威胁了。

   所以,真正的结局就在这个结尾之中:苗人凤睁开眼睛,疑惑地问对方是什么人,和胡一刀到底是什么关系。此时的胡斐自也不再隐瞒,自报家门。于是苗人凤连叹数声,又想到此人“玷污”了自己的女儿,又恨又惜,不由地骂了他几句,胡斐自是辩解。苗人凤听了辩解之后大喜,携胡斐的手下山去找苗若兰——那块巨石,自是挡不住两位高手。从此,胡苗两家的世仇化解,三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俗是不是?所以金庸不这么写啊。嘿嘿。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