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2021年12月15日,十万名美国真理教徒试图闯入硅谷高科技产业区,收缴“魔鬼垃圾”,遭有组织的武装员工阻击。当晚,支持真理教会的国民警卫队在重武器掩护下冲入硅谷,扑灭反抗,捣毁所有高科技企业。约一万三千人在武装冲突中死去,是夜被称为”硅谷之夜”。

2023年3月6日,欧洲真理教分会宣布没收诺贝尔奖励基金全部财产,并宣布将爱因斯坦等七百六十八名科学家判定为“魔鬼代言人”,他们的名字永远不许在各类出版物中出现。

2023年5月7日,被真理教斥为“群魔之首”的比尔·盖茨隐匿三年之后在巴西旧都里约热内卢现身,宣布捐出全部财产,支持各文明国家流亡政府组织抵抗运动,为保卫科学文明作最后努力。

带头表示归顺后,桥本英二成为爱教军后勤主管之一,负责管理收归教会的所有汽车工厂,组织它们转产军用品。此时,这支最初由失业青年组成的暴力团体,也已经扩展为兵员超过两千万的庞大军队。

桥本慢慢获得了一定的权力,可以指挥人员、调动财物、管理金钱。教会稽查员一直在监视他,不过,他们肯定有一时片刻的疏忽。某些很专业的技术问题,他们就是看到他在指挥别人操作,也不清楚究竟在做什么。随着桥本英二在教会内部地位的提高,稽查官员对他越来越放松。

这天,在名古屋郊区日产公司配件厂里,一个穿着白袍的年轻人匆匆来到桥本英二身边。他叫田村嘉浩,名义上是地方教会的骨干。在没有第三个人的小屋里,田村嘉浩掏出一块坚硬的卡片,交给桥本英二。

“就是这东西,我查了,没进入稽查名单。这种尖端成果前几年才搞出来,他们根本不知道。”

桥本英二掰了掰卡片,看似很薄的一片,却无法折弯,也不断裂。桥本英二又看看上面印刷的图案和文字,不错,效果比一般纸张都清晰。

“设备和原料都还能用?”

“都封存着,除了几个发明者,没人知道它们的存在。”

田村嘉浩送来的这个薄片,是通过纳米技术加工过的特种陶瓷,可以印刷分辨率极高的文字和图像。筑波大学材料实验室完成这个发明后,就赶上日本世俗政权被推翻。发明人珍惜自己的心血,将原件封存在地下室里。

“你觉得可以印刷多少张?不,总共能保存多少信息?”

“字体小一点的话,能印上一千万字吧。”田村嘉浩张开双臂,在屋里比划了一下。“一千万字,放到一起有这么多。”

桥本英二思考片刻。“将来不知道谁能找到它。资料至少要用日、英、中、俄这几种文字同时书写,所以,字数还要大量压缩!”

桥本英二不想当烈士。他豁出在同行中的声誉,就是想尽量控制一些资源,做件有利于人类未来的事。麻原章晃早就宣布过真理教的终极目标:军事上扫平全球之后,就要将人类带回到工业革命之前,他们叫它“田园时代”。目前看来,此事真有可能成功,如今在教会控制区,普通人的生活已经从信息化时代倒退到电气化时代。

那么,必须有人来保存科技文明中的精华,以备后人恢复之用。桥本英二和秘密伙伴设计了三种保存媒介。一种是硬盘,如果将来人类技术能够恢复到信息化初期,还可以读取里面的信息。一种是录音带和缩微胶片,如果人类倒退到电气化早期,至少能使用这些资料。

然而,假设人类真倒退到工业文明之前,后来者就只能用肉眼去阅读文字。为了长久保存这些资料,桥本英二秘密寻找优异的材质,最终找到这种薄如纸片的特种陶瓷。

看到印刷陶瓷的实物,想想全部印完后拟定资料后的总体积,桥本英二感到原来的计划仍然过于庞大。这么多东西,逃过教会稽察队员篦子一样的巡查太不容易了。

“我想,重点应该保存工业革命初期那些生产技术,比如蒸汽机、铅室硫酸法、伏打电池、海盐制碱等等。如果文明只倒退到电气化时代早期,不光我们,其他人肯定也保存下来相当多的资料。所以,我们得为大倒退做准备才有意义。总字数嘛,最好控制在三十万以内!”

“您是说,人类真能……退回到中世纪?”。尽管目睹十几年来世界各地的疯狂行为,田村嘉浩仍然不相信黑暗的力量会如此强大。

“就这样准备吧!”桥本英二长叹一声,目光望着远处。他仿佛看到几百、上千年后的一群人,正在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一堆印刷陶瓷片。“反文明的力量有多大,人们从来没有准确估计过。等它释放出来,就已经晚了!”

(四)

押送着一百台特种作战车辆,桥本英二和田村嘉浩乘混装船驶向中国大陆,停靠在曾经的世界第一大港——上海港码头。两人已经和教会军队高层混得很熟,颇受信任。办完手续后,他们开着越野车驶入市区,自由行驶。大街上除了自行车外,只有这种漆着双色朝阳旗的机动车可以通行。

车子驶过昔日的上海人民广场,在那里,中国的真理教信徒已经搭建起“真理之火”,一个火炬造型的水泥台子,高达两层楼,顶部有个巨碗。自建成后,这个燃烧天然气的火炬从不熄灭,信徒们不时将从各处缴来的科技书刊扔进去焚烧,黑灰从火焰中飘散出来,将黑点缀在信徒的白袍上。

正行驶间,前面道路被一大群人阻住。那是真理教徒在游行。走在前面的十几个年轻信徒扭着三个中年人,按着他们的头,不停地击打着。三个人都穿着实验室专用的白色大衣,脖子各挂一块大木牌,上写“转基因恶魔XXX”,名字都用红笔打了十叉。不知道教徒们是要让他们在精神上死去,还是从肉体上消灭。

田村嘉浩缓缓地开着车,贴着路边行驶。虽然这是件特大号的魔鬼垃圾,但上面漆着高级教会用车的标志,信徒们不敢阻拦。沿途,一群群教徒在清理通讯基站,挖掉输电线路。车子开到外滩附近,道路两边成百上千的信徒正在翻挖路面,拆除下面的各种线缆。

接着,前面又涌过几千名年轻人组成的队伍。他们穿着白衣爱教军军服,即将参加新实智光统领的远征军,与维护科学魔鬼的南美国家联军作战。如果有谁幸未战死,便会留在地球绿肺亚马逊森林里,过起天人合一的新生活,永远不再回到这座被魔鬼腐蚀到肌理的城市。他们已经把这些誓言写下来,一式两份,一份交地方教会备案,一份保存在自己身上。

在教会控制区,一切现代学校都被废除。真理教会宣布,将不再有文字写成的文凭,年轻人要在劳动和战争中接受教育。由于现代化企业纷纷被毁,城市里已经没有多少就业机会来容纳这些青年。他们响应教会号召,进入乡村,返回田园,或者参加远征军,解放地球上那些仍然被科学魔鬼统治的地方。

文明国家的军队全部加起来,应该是一支无可匹敌的力量。不过,这些国家在邪教面前首鼠两端,勾心斗角,遂被奥姆真理教利用各种矛盾各个击破。

就这样,桥本与田村二人以检查军用车辆保养情况为理由,沿着长江一直驶向中国西部。这个国家的政权已经奄奄一息,和他们作战的并非侵略军,而是在工厂扩建中失地的农民,被新技术挤掉劳动岗位的工人,破产的商人,失意的文人,无法就业的学生,环境污泥的受害者。甚至,可能只是生活中不如意的人,生平苦闷无处发泄。奥姆真理教为所有这些人找到了共同的敌人——科学魔鬼。从道德沦丧到人口下降,从亲情淡漠到犯罪滋生,从气候变暖到癌症多发,科学要为一万种丑恶现象负责。而它的辟护者,那些现代世俗政权,必须被推翻。

一路上,到处是烈火焚烧的工厂,炸毁的高炉,掀翻的高铁路轨。带领中国完成工业化,还试图在整个亚洲范围内推行工业化的中国政府,天生就是魔鬼代言人。美国政府灭亡后,它荣升为世界头号魔鬼代言人。几年前,这里爆发了一系列由中国真理教徒组织的骚乱。他们炸毁安徽的托卡马克实验室,焚烧武汉的转基因实验田,拆除贵州的天文望远镜,冲击中国科学院设在各地的实验室,揪斗各学科带头人。在这片充满反智传统的土地上,反科学的火焰一点即燃。

中国政府被迫派出警察弹压,直到出动军队,到处发生流血冲突。早就四面包围在国境线上的真理教军队以保护教友,惩办魔鬼代言人为名,从北、东、南三路攻入中国。战争中几乎没发生多少有规模的战役,以不逊于外国教友的狂热,中国真理教徒在战场后方捣毁公路、铁路、桥梁、输电线和通讯线路,大部分中国军队都被真理教徒包围在军营里无法调动。双色朝阳旗很快就在十几个省份上飘扬。

桥本和田村来到刚刚被爱教军攻占的武汉。在军队集结区外,他们终于找到了联络对象。此人叫吴兴川,十几年前,他和朋友们组织了一个叫“科学公园”的社团,旨在宣传科学,抵制反科学言论。随着文斗迅速转化成武斗,吴兴川和同伴转入地下,将组织改名为“科学家园”,准备在中国沦陷后展开复兴科学的秘密斗争。

重压之下,全世界科学人团结在一起,为保护文明火种作着最后努力。桥本考虑到日本地域狭小,真理教势力根深蒂固,所以想把秘密资料转移到中国大陆。

三个人站在一处高岗上,旁边停着那辆改装后的车子。压缩到几十万字的科技历史资料分别用日、英、中、俄四国文字写成,记录在硬盘、磁带和印刷陶瓷上。十几位日本科技史专家秘密书写了这些资料,然后全部服毒自尽,以免泄密。现在,这些用生命书写的珍贵资料就被封存在汽车的夹层里。

“刚收到爱教军的内部消息,他们已经攻陷南美联军的最后集结地。”桥本把这个沉重的消息带给后者。“这里的反抗也不会坚持多久。”

在南美腹地,多国联军建立起一个名叫“时代方舟”的基地,将一大批科技成果保存在那里。既有实物,也有技术资料。如今,真理大军已经把这个基地彻底破坏,所以……

“这是另一个‘时代方舟’。”桥本英二指着那辆越野车,动情地说。“也许一百年后,它是全人类仅存的一套科技资料。兴川君,请千万保护好它。”

“是啊,不过,我们这个计划比他们规模小,就叫‘时代之舱’吧。”

“好吧,就叫时代之舱。”田村好奇地问:“吴先生,这个‘时代之舱’,您计划建在哪里?”

吴川兴指指远处的长江。“我们最初拟定了西南、西北、中南三个秘密保存地。如今中南已经沦陷,西北即将不保,只有送去西南那个基地。”

“往西南方向?洪水马上就要从那里涌过来了。”

以“清除大地母亲血管中的栓塞”为名,真理教号召信徒拆除一切水利设施。作为世界头号大坝,三峡工程自然不能幸免。五小时前,爱教军发射中程导弹,用一千吨当量的战术核武器直接命中坝体。一百亿立方的库水倾泻而出,即将涌到武汉,再去冲击下游百万平方公里土地。成千上万的居民听到消息,正从长江沿岸逃向四面八方。

“所以我们才选择迎水而上,混在难民中不容易引起怀疑。两位放心,我们已经制定了详细的转移计划。”

“田村君不必回来,他和你们一起去,我留下与真理教周旋。”桥本英二做着最后的布置。“不过,那个位置究竟是哪里,我还是想了解一下。”

吴兴川为难地说:“桥本先生,我们一起谋划这件伟业,我理当相信您。不过,您还要经常和邪教相处,万一事发被捕……”

面对酷刑,人的意志力并不可靠,他们都明白这一点。田村忽然想到一个主意。“我看可以这样,请兴川君留下此地的经度。将来如果一切安全,您又需要了解这个地点,只需要找到纬度就行。如果失手,即使他们知道这个经度,总不能绕地球一圈去搜查。”

吴兴川明白,桥本英二为这个计划赌上了一切,更有那十几位异国战友的生命。如果一点都不透露,他不会放心地把资料留下。于是,吴兴川把计划中那个埋藏点的经度以口头方式提供给对方。

就在这时,半天空突然出现几道火流星。它们越来越亮,越来越大,齐齐朝这个方向扎了下来。“导弹!大家快卧倒!”吴川兴连忙召唤大家寻找掩体。

几秒钟后,先是耳骨被震破。接着,空气热到令人窒息的程度。他们什么都没听到就昏迷过去。

等三个人清醒过来后,浓烟烈火已将周围覆盖起来。中国军队使用地对地导弹向这个集结地进行反击,摧毁爱教军设在这里的物资储备库。

三个人先是跑过去查看那辆车。还好,这辆军用越野车并无损坏。心情一放松,桥本才感觉到前胸后背钻心地疼痛,几块碎片击穿了他的身体。

天啊,其他两人迅速跑过来给他包扎。“我们送你去野战医院。”

桥本摆手阻止了他们。“你们快走,护送‘时代之舱’就位。田村,这是你消失的最好机会!”

“那您……”田村关切地问。

桥本苦笑着指指伤口。“放心吧,受这样的伤,我在邪教那面能混得更好。”

“那个经度,您还记得吗?”吴兴川问道。桥本英二复述了一遍,吴兴川点点头,创伤没有影响他的记忆。

一小时后,夹带着船只、房舍、树木和尸体的洪水卷到这里,漫过大坝进入市区,武汉三镇成为泽国。桥本远远地躺在野战医院里接受着医治,一个将来能影响人类历史的秘密被滔天洪水隔绝在那边。

他们能成功吗?

他们肯定能成功!

****************************

  2028年6月15日,98个“真理国家”派出其首脑,在东京召开合并大会,宣布废除现存国家体制,建立统一的真理政权,奉麻原章晃为”人类领袖”。这些国家的居民称为“新人”,在新时代里拥有完全权利。在此之后被教会军队征服地区的人称为“旧人”,他们和后代将被终生监管。

  2029年7月6日,真理教公布经典全集——《朝阳启信录》,内容包括麻原章晃本人的言论,以及若干高级大教士的著作。法皇圣谕宣称,《朝阳启信录》是人类言行的规范,在真理世界中,任何人不得有违悖该经典的言行。

2030年初,在共同敌人的逼迫下,以色列人与阿拉伯人进行秘密军事合作。为消灭以色列人的核力量,麻原章晃钦准“以魔治魔”的军事方案,用核武器突袭位于内格夫沙漠的以色列核基地。五千架轰炸机和强击机对中东主要城市进行无差别轰炸,在两天内将它们彻底摧毁。

2030年4月8日,远征军将领中田清秀率军队进入巴黎,北约残余军队投降,文明时代最后一次对真理教的武装反抗以失败告终,被真理教官方史书称为“朝阳总颇瓦”的十年世界大战宣告结束,全球合计死亡三亿三千五百万人。

从此,全世界每个家庭都必须在正对房门的墙上挂起麻原章晃的画像,直到整整一千年以后……

本节注释:90年代初,麻原章晃为奥姆真理教制定计划,要在2000年控制日本,2010年统治世界。

本小说全本已完结,现连载于腾讯阅读

简介页-万古长夜 重生之界

http://dushu.qq.com/intro.html?bid=857519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