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苏轼《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

陆冠英在金庸著作中第一次出场是这样的,从郭靖黄蓉视角出发,他

身穿熟罗长袍,面目与那渔人依稀相似,只是背厚膀宽,躯体壮健”

                      ——《射雕英雄传》,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年4月北京第一版,第404页

斯文有礼,谈吐儒雅,宛然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

可是他的实际身份却是太湖盗首

各寨的总头领      竟能领袖群豪

要知道,此时的陆冠英年方弱冠,一声

众家哥哥,大伙儿奋勇当先

写出他比各位无法无天的盗首年纪都要轻,须知他此时武功未得桃花岛真传,只是师承被黄药师称为

枯木这点微末功夫   给咱们提鞋子也不配的  仙霞派的武功

他打不过完颜康、打不过尹志平,更打不过欧阳克,可见其称为群盗之首,全凭自己

练武甚勤

也凭借自己天赋异禀的领导才能和个人魅力,他的

长身玉立              风流俊雅,处处胜于郭靖       好聪明的人儿

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太湖群盗肯定无感,不过,他的

深知江湖好汉的性子            跟着分派,谁打先锋,谁作接应,谁率领水鬼去钻破敌船船底、谁取财物、谁擒拿军官,指挥得井井有条。

的军事领导才能,起到了极大的感召作用,他的部下

既然大家齐心要干,咱们就是闹个全军覆没,那也是死而无悔。
张、顾、王、谭四位寨主,说什么也不肯去,说道就是砍了他们的脑袋,也要在归云庄留守。

那凝聚力羞杀必须依靠“豹胎易筋丸”和“三尸神脑丹”的邪教组织。

当然,在武功是重要战略资源的金学框架中,他的

武艺低微        未得明师指点,成就有限

始终是个人发展的短板,所以当其父桃花岛大弟子之一的陆乘风获准

打从明天起,你自己传儿子功夫吧。

知道

爱子武功指日可以大进

时高兴异常,陆冠英本身也明白这一点,甫见黄药师

陆冠英不待父亲吩咐,忙上前恭恭敬敬地磕了四个头,说到:孙儿叩见师祖。

得知可以获传桃花岛武功

陆冠英又向黄药师磕了四个头。

可是,陆冠英后来才明白,

一入“黄门”深似海,

这个“黄门”中的经历对于非核心成员,也是一个“黄门(古代指宦官)化”给英雄豪杰“去势净身”的过程。

当黄药师要杀江南六怪时,陆冠英陷入了两难

袖手不管,那是不义,若是管了,却又是背叛师门。

可说是说是两难,其实陆冠英选择了“管”,虽然千般做作,摇头点头游戏玩了大把,但实际可以说真是“背叛师门”了——只是这个“背叛”光风霁月、大义凛然。

这也说明在被逐四大桃花岛弟子即使算上逃走的梅超风中,陆乘风是最有自己独立人格的一个,这点影响到了陆冠英

祖师爷和小人却终究已隔了一层

的话语活写出

发号施令惯了

的陆冠英潜意识中对黄药师的隔膜和生疏。在那场似乎皆大欢喜的黄药师主持陆冠英程瑶迦婚礼的独幕剧中,不断有

陆冠英吓了一跳,忙道              陆冠英一呆,叫道         陆冠英不敢做声
陆冠英见了祖师爷的行事,知道再不爽爽快快的,眼下就有一场大苦头吃

这样的表述,两情相悦,虽然也想最后结婚,可出来个自大成狂、莫名其妙的装逼犯“祖师爷”一手包揽,陆冠英心头浮现的恐怕是:

要是有人瞧不起我们,天大的人情我们也不领。

虽然这话的本意他是站在门派立场上,可实际可以算是曾经领袖群伦的陆冠英的心声。

陆冠英下一次出现直到神雕时代的大胜关英雄会

大厅屏风后并肩走出一男一女,都是四十上下年纪,男的身穿锦袍,颏留微须,气宇轩昂,颇见威严;女的皮肤白皙,却斯斯文文的似是个贵妇。众宾客悄悄议论:陆庄主和陆夫人亲自出去迎接大宾。

——《神雕侠侣》,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年4月北京第一版,第339页

这是在他的另一个陆家庄,可是

两人之后又是一对夫妇
郭靖身穿粗布长袍,黄蓉却是淡紫的绸衫,但她是丐帮帮主,只得在衫上不当眼处打上几个补钉了事。

这次英雄会虽然在陆家庄,但真正的主人是郭靖和黄蓉,虽然

这庄子气派甚大      庄内房屋连着房屋,重重叠叠,一时也瞧不清那许多

虽然

这日陆家庄上也不知放翻了多少头猪羊,斟干了多少坛美酒。

但是陆家庄不过就是郭黄的票号,陆冠英本人不过就是郭黄的钱袋子,究其原因,就是因为

他父亲陆乘风是黄蓉之父黄药师的弟子,因此算起来他比郭靖、黄蓉还低着一辈。

一代独立自尊的英雄豪杰永远只在那些开了外挂的主角的光环下默默体味自己的宿命。

到用二十八宿大阵对抗蒙古军队时候,黄药师分派到自己麾下的“东方青陵九气”这路兵时,说到

我门下弟子死得干干净净,傻姑不在身边,这里只剩下程英一人。

连傻姑都考虑进去了,五十余岁正当壮年(按照金书武学内力的逻辑,五十多岁绝非年老,甚至可以说一般情况下尚未能练到由利返钝的较高境界——参见《鹿鼎记》中九难师太对“一剑无血”冯锡范师傅的评价)的陆冠英呢?

看来是我们的陆庄主早窥破门墙内的各种黑暗,桃花岛、全真教、丐帮这样的“三位一体”江湖联合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意识形态,所取得的制高点可以要求下辖的所有具有依附关系的人们对什么议题都“举双手赞成”——注意,这是一个投降的标准动作。

在黑木崖上,不论是杨莲亭或任我行掌握大权,旁人随便—笑一笑都会引来杀身之祸,傲慢更加不可。笑傲江湖的自由自在,是令狐冲这类人物追求的目标。

                      ——《笑傲江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年4月北京第一版,第1351页)

这里的黑木崖可以换成襄阳城,杨莲亭可以换成郭芙,任我行可以换成黄药师、黄蓉、耶律齐,令狐冲可以换成陆冠英,虽不中亦不远也!

孔子曰:

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论语·宪问》

韦爵爷曰

不干了,老子说什么也不干了!

                                                            ——《鹿鼎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年4月北京第一版,第1698页。

笔者宁愿相信,陆庄主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像伯夷、叔齐一样

不辱其志

像虞仲、夷逸一样

隐居放言

在金学世界,脱离身份社会或许只有这个办法。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