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这就是邯郸之战之于秦赵两国的全部意义。秦国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对手进行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唯一得到的只是一场彻底的失败;赵国同样没有胜利,他们得到的只是数十年苟延残喘。

公元前260年九月,长平惨败的噩耗被一群惊魂甫定、因饥饿和恐惧而奄奄一息的少年士兵带回到邯郸,整个赵国瞬间沉浸在震惊与悲痛中,恸哭声充斥在全国每一座城邑,黑暗在一夜之间降临,太阳再也不会重新升起。

然后,另一个更可怕的消息随之传来:秦军来了。

长平战场的血腥尚未散尽,数十万赵军尸骨未寒,秦军已开始趁胜追击。他们一路由王龁率领,攻向武安(今武安西南)、皮牢(山西翼城东北);另一路由司马梗率领,攻向太原(今太原西南),然后很快占领了整个上党。下一步的目标再清晰不过:正是赵都邯郸。

所有人都惊恐地发现,赵国的末日就在眼前,他们已没有军队能保卫国土了。

赵王君臣乱作一团,他们无力再与秦军正面抗衡,只得寄希望于外交手段,因此派出了纵横家苏代去贿赂秦相范睢,这或许是赵孝成王自上党之变以来唯一正确的决定。苏代成功地使范睢对白起产生了嫉妒,并劝阻秦昭王停止攻赵,理由是“秦兵劳,请许韩赵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秦昭王听从了丞相建议,也许他对元气大伤的秦军能否拿下邯郸同样心存疑虑,这也使他错过了一举灭赵的最佳机会,一如赵国错过了赢得长平之战的机会。

白起对此浑然无觉,还派出一位叫“卫先生”的使者回咸阳请求增发粮草,很可能秦昭王拒绝发粮,卫先生却执意坚持,最终他被范睢施展手段处死。当时夜空中出现过“太白蚀昴”的异象,“天之将军”太白星(金星)运行至昴宿,时人都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认为是卫先生精诚达于上天所致。

白起忿忿不甘地下令撤军,与范睢就此结怨。赵国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为了这弥足珍贵的短暂和平,赵孝成王不得不亲自朝见秦昭王。许多年前,他的祖父赵武灵王也直面过秦昭王,当时是乔装改扮为使节;父亲赵惠文王在渑池同样与秦王会过面,蔺相如的机智挽救了赵国尊严,如今赵孝成王的咸阳之旅却更像是臣服之举。

和谈的结果是,赵国割让六城,秦军罢兵。赵孝成王本打算履约,大臣虞卿的进言促使他改变了主意:秦国用尽全力去进攻自己不能得到的土地,疲惫而归;大王却把它无力夺取的土地拱手相让,这正是助秦国攻打自己。赵孝成王赞同了虞卿的意见,六座城池没有割让给秦国,而是转给了齐国,就像长平之战前,韩国把上党转给赵国一样。

这极大激怒了秦昭王。公元前259年九月,他重新派出大军向赵国进攻。这回领军的不再是白起,也许是被长平之战和杀降耗尽了全部心力,此时他一病不起。五大夫王陵接替了白起的职务,也准备完成他九个月前被中止的任务。

然而此时,这个任务的难度已变成了“不可能的”。

机会和运气一样飘渺不定。九个月前,整个赵国沉浸在长平之战带来的震惊和悲痛中,与之相伴的还有兵力的匮乏与粮食的短缺,面对秦军兵锋根本无力抗衡,灭赵可谓水到渠成;如今,赵国的伤口已开始愈合,未消的余痛反倒大大刺激了敌忾之心。民众顾不得抹去泪水,他们耕田疾作,抚恤孤寡,修缮兵甲,加固城池,就像入秋后的蚂蚁一样终日劳碌,以期积蓄更多的实力,应对新一轮更严酷的战争风暴。

面对危在旦夕的局势,赵国朝廷也仿佛一架年久生锈却被重新启动的机器,尽管滞涩笨重,但终究开始运转起来。赵孝成王每日早朝晚退,平原君为首的外交大臣们卑辞重币向列国求救,四面嫁出公主,获得了五国情感上的支持。当秦军重新来袭时,赵国“其国内实,其外交成”,恢复了一定实力。

秦昭王四十八年十月,五大夫王陵统领的秦军抵达邯郸城下,名垂千古的邯郸保卫战正式打响。攻守双方的噩梦也由此开始。

开战之初,没人相信赵国能组织起有效抵抗,就像长平之战前没人能预料到最后的惨痛结果一样。他们错了,赵人体现出了惊人的斗志,长平之战丧失亲人的悲痛,对秦军的仇恨,统统化为共赴国难的决心。连赵孝成王都知道“折节以下其臣”,赵国朝廷君臣一心,上下同力,大有当年勾践被困会稽时的众志成城。

史料并未记载赵军主将是谁,《东周列国志》称还是廉颇,这是一个合理的推断。这位赵国第一名将在长平之战被撤换后,一度尝到了世态炎凉,连原来的门客都纷纷散去,如今他不得不重新披挂上阵,成为赵国最后的希望。此时廉颇的表现优于长平之战,当然,守城方的优势也是重要原因。《尉缭子•守权》称:“(守方)一而当十,十而当百,百而当千,千而当万。”这也是赵国能在兵力奇缺的形势下守住城池的重要原因。

每天的进攻千篇一律。秦军的投石机抛出无数飞石砸上城头,不是为了直接杀伤敌军,只是一种威慑与掩护,士兵们扛着攻城梯,冒着守军的密集箭雨,向伤痕累累的邯郸城垣进发,运气好些的士兵能躲过滚木礌石,顺着梯子登上城垣,但迎接他们的往往一拥而上的守军,结局也无不是被砍成肉酱,或者跌下城垣、摔得粉身碎骨。

战斗从整个冬季一直打到第二年初春,秦军几次增兵,前后损失了五校(五万)人马,依然奈何不得邯郸。此时的秦昭王逐渐感到骑虎难下,他再次敦促白起领军,也再次遭到了拒绝。武安君的理由是,“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

深感颜面无光的秦昭王没有听从白起的意见,《战国策》记载了他的一句话:“微白起,吾不能灭赵乎?”这位暮年的老王比年轻时加倍争强好胜,如今他所追求的与其说是拿下赵国,不如说是赌一口气。他下令由王龁代替王陵为将,继续围攻邯郸。

长平之战开始阶段的秦赵两军统帅再度碰头,同样是王龁进攻、廉颇防守,结果迥异。第二轮攻势持续了八九个月,依旧是无休止的进攻,无休止的死亡,数以万计的年轻生命就这样被轻易浪费,除了惨重的伤亡,秦军一无所获。

邯郸的血也快要流干了,士兵们衣衫褴褛,宛如一群饥民,老鼠一样蜷缩在城牒背后,箭矢兵器都已用尽,人们用削尖的木头来代替,死者的骨骸被用作燃料,日常充饥的是酒糟和米糠,到了后来,饥饿的父母只能彼此交换孩子、杀死他们来食肉,长平之战的各种惨剧重新在城中上演。

即便如此,这座城市依旧没有陷落的迹象。平原君赵胜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这也是他任相以来为数不多可圈可点的瞬间。直到城中断粮,这位丞相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奢侈浮华,在这举国危难之际,他府上数以百计的姬妾侍女还是人人穿着丝绸绣衣,吃着精米肥肉。后来是在一位传舍吏之子李同的游说下,他才将家财散发给士兵们,将众多妻妾编入军营,负责起炊做饭、缝补衣衫。好在,这些举动毕竟鼓舞了赵人,再加上白起杀降的前车之鉴、对秦人刻骨铭心的仇恨,他们宁死也不会向秦军屈服。

历史的车轮转到了公元前257年。围困和抵抗还在持续,赵人缺乏给养,秦人则缺乏斗志,双方都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甚至早已忘记了开战的理由,只是在以一种纯粹的本能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谁也不知这场冗长的战争将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除了白起。

早在发兵攻邯郸之前,他就对战事做出了预测:秦军挑战,赵军必不肯出;围其国都,必不可克;攻其列城,必不可拔;掠其郊野,必无所得……三年过去,他的论断已逐一应验,只差最后一句:

兵出无功,诸侯生心,外救必至。

很快,这一句也要应验了。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