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随便问一个小孩子,这首诗写的是什么?都会答道:“画眉鸟!”

因为小学课本选了这首诗。

可是,这首诗写的真是画眉鸟吗?

不能说小学课本弄错了,因为最古老的宋刻本《居士集》(欧阳修的儿子欧阳发等整理的,今存本不全,但收录这首诗的第十一卷很完整)收录这首诗时,题目就是画眉鸟(有趣的是,总目和卷前目录是《画眉虫》)。

欧阳修的诗文集,最好的版本是南宋周必大(1126-1204。此人与范成大、陆游、杨万里同时,与欧阳修有三个共同点,都是庐陵人,都做过丞相,都谥号文忠)编校的《欧阳文忠公集》。周必大说:“欧阳文忠公集,自汴京江浙闽蜀皆有之。”在他编的欧集里,这首《画眉鸟》题下有个小注:“一作《郡斋闻百舌》。”还有个小注:“随一作任”可忽略不计。

也就是说,这首诗有可能是写百舌(也就是今天所说的乌鸫,个人不喜欢乌鸫这种不伦不类的名字,所以下面都只用百舌。)。刚好有个证据,那就是欧阳修的好朋友梅尧臣写过一首《和永叔郡斋闻百舌》:“响舌能令百鸟羞,听时丹杏发山邮。春云不定雨来急,湿翅苍茫高树头。”(见《梅尧臣集编年校注》卷一八)给欧阳修、梅尧臣的诗编年的学者,几乎都默认这两首诗是有关系的。

可以简单回顾一下百舌、画眉两个鸟名的使用情况,百舌这个名字出现很早,仅就诗歌而言,魏晋时人郭愔就写过《百舌鸟诗》:“百舌鸣高树,弄音无常则。借问声何烦,末俗不尚嘿。”(见《太平御览》九百二十三)南北朝、唐代诗人就写得更多了,其中不乏名句,如王维的《听百舌鸟》:“入春解作千般语,拂曙能先百鸟啼。”而画眉鸟在宋代之前就没见人写过,最早的一首大概就是欧阳修的这一首,如果这首不算,最早可能是文同的《画眉禽》:“尽日闲窗生好风,一声初听下高笼。公庭事简人皆散,如在千岩万壑中。”

欧阳修的诗集中,多次写到百舌,但没有“再”写到画眉鸟。写百舌的诗如《春日词五首》 其四:玉琯吹灰夜色残,鸡鸣红日上仙盘。初惊百舌绵蛮语,已觉东风料峭寒。

再如庆历六年(1046)作的《啼鸟》:

穷山候至阳气生,百物如与时节争。

官居荒凉草树密,撩乱红紫开繁英。

花深叶暗耀朝日,日暖众鸟皆嘤鸣。

鸟言我岂解尔意,绵蛮但爱声可听。

南窗星多春正美,百舌未晓催天明。

黄鹂颜色已可爱,舌端哑咤如娇婴。

竹林静啼青竹笋,深处不见惟闻声。(诗言志案:此句详下)

陂田绕郭白水满,戴胜谷谷催春耕。

谁谓鸣鸠拙无用,雄雌各自知阴晴。

雨声萧萧泥滑滑,草深苔绿无人行。

独有花上提葫芦,劝我沽酒花前倾。

其馀百种各嘲哳,异乡殊俗难知名。

我遭谗口身落此,每闻巧舌宜可憎。

春到山城苦寂寞,把盏常恨无娉婷。

花开鸟语辄自醉,醉与花鸟为友朋。

花能嫣然顾我笑,鸟劝我饮非无情。

身闲酒美惜光景,惟恐鸟散花飘零。

可笑灵均楚泽畔,离骚憔悴愁独醒。

此诗写到不少啼鸟,其中百舌出镜率最高,先写到百舌未晓先鸣(王维:拂曙能先百鸟啼),后来又写到“我遭谗口身落此,每闻巧舌宜可憎”(杜甫《百舌》:百舌来何处,重重祗报春。知音兼众语,整翮岂多身。花密藏难见,枝高听转新。过时如发口,君侧有谗人。)。

又如嘉祐四年(1059)作的《啼鸟》(题注:崇政殿后考试举人卷子作):

提葫芦,提葫芦,不用沽美酒。

宫壶日赐新拨醅,老病足以扶衰朽。

百舌子,百舌子,莫道泥滑滑。

宫花正好愁雨来,暖日方催花乱发。

苑树千重绿暗春,珍禽綵羽自成群。

花开祗惯迎黄屋,鸟语初惊见外人。

千声百啭忽飞去,枝上自落红纷纷。

画帘阴阴隔宫烛,禁漏杳杳深千门。

可怜枕上五更听,不似滁州山里闻。

此诗以提壶(提葫芦)、百舌(百舌子)起兴,最终的感受是“可怜枕上五更听,不似滁州山里闻”(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何其相似!)。因为枕上听到的是宫廷鸟苑内的鸟鸣,自然不及在滁州山里听到的天籁。“千声百啭”,无疑是写百舌而不是提壶。

附带说明,中华书局版的《欧阳修诗编年笺注》不明白禽言鸟语,将“百舌子,百舌子,莫道泥滑滑”中的百舌子注释成一种乌鸦,可笑。

之前说的,都似乎在证明欧阳修的“百啭千声随意移”这首诗是在写百舌而不是画眉,但最后不能不提到一个反证,那就是周必大编校本《欧阳文忠公集》卷七三《书三绝句后》:“前一篇梅圣俞咏泥滑滑,次一篇苏子美咏黄莺,后一篇咏画眉鸟。三人者之作也,出于偶然,初未始相知,及其至也,意辄同归,岂非其精神会通,遂暗合耶?自二子死,余殆绝笔于斯矣。”据此文,则“百啭千声随意移”写的确实是画眉鸟,因为欧阳修咏画眉鸟的诗仅此一篇。

附注:竹林静啼青竹笋,深处不见惟闻声。

青竹笋是鸟名,有人说就是竹林鸟(据说是日本三鸣鸟之一,所谓日本三鸣鸟是日本树莺、白腹蓝姬鹟、日本歌鸲)。

苏轼《风水洞闻二禽》:“林外一声青竹笋,坐间半醉白头翁。春山最好不归去,惭愧春禽解劝侬。”很明显,青竹笋和白头翁都是鸟名。

洪咨夔《钟惠叔转示赵临安两山堂诸公诗刻随喜二首》其二:“静昼青竹笋,深春黄栗留。”青竹笋对黄栗留,都是鸟名。

至于青竹笋或者竹林鸟究竟是什么鸟,还望指教!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