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由弗朗西斯·科波拉执导的《教父》是影史上最伟大的电影之一,它几乎在任何伟大电影排名中都能名列前三,并且经常位居榜首。提及这部电影,就不能不提它对剧情高潮部分的处理——迈克·柯里昂在神圣的教堂参加侄子的洗礼仪式,成为孩子的教父,并向基督宣誓,与此同时,他的手下正按照他的安排将敌对家族的头目一一杀死。神父与迈克的对话不停,镜头也一直在切换,关于神圣与罪恶的问答交织着子弹与鲜血,圣洁和罪恶的对比让这场戏充满了剧情的张力和华丽的艺术氛围。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对结尾的赞美而忽视开场的精彩,从殡仪馆老板博纳塞拉的请求开始,到维多·柯里昂和康妮·柯里昂共舞一曲为止,在这27分钟时间里,浓缩了整部电影3个小时容量里几乎全部的精华。

教父与女儿同舞一曲,是这部电影开场群戏的结尾,也是这个柯里昂家族最后一次其乐融融

第一次观看《教父》的时候,观众几乎必然无法领略这部电影开场的精妙,但事实上,这部电影的开场和它的结局一样伟大,你所需要的,只是从头开始回味一下。


西西里人在女儿结婚的日子里不拒绝任何请求

根据汤姆·黑根的解释,西西里人在自己女儿举行婚礼的日子里不能拒绝任何请求。在康妮·柯里昂的婚礼上,一共有4位客人拜访了教父,他们各有所求。

汤姆·黑根向妻子解释这一天忙碌的原因

第一位拜访者是殡仪馆老板博纳塞拉,他的轮廓从黑暗中逐渐出现,“我爱美国”,他说道,这句台词拉开了整部电影的序幕。博纳塞拉的女儿遭到美国男友的殴打,他选择相信法律,把事情交给警察和法官处理,却在得知加害者被判处缓刑后出离愤怒。

“我们必须去找柯里昂大人。”博纳塞拉对自己的妻子说,他相信教父可以给予他们公正。“多少钱都可以”,他说。

维多·柯里昂并没有答应博纳塞拉的请求,他表示自己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作为孩子的教父,他们两家从来没有过来往,在遇到困难时,也首先想到的是警察,最关键的是,试图用金钱来解决问题。不,这从来都不是钱的问题。当博纳塞拉低下头亲吻维多的手,并且诚恳地称其为“教父”的时候,他的请求才获得了同意。

“也许有一天,我会需要你的帮助,也许这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但在这天来临之前,收下这份公道,作为小女婚礼的礼物。”

博纳塞拉最终获得了教父的帮助 ,没花一分钱

博纳塞拉再次出现,是桑提诺·柯里昂被乱枪射死后,为其处理尸体的时候。他得到了为教父服务的机会,偿还了这份人情。当然开场这一幕的含义远不止如此,它从一个侧面反应了这部电影的世界观——建立在家庭、权力和利益之上的黑帮世界的行为规范。在续集《教父2》中,我们得以看到年轻的维多·柯里昂走向教父之路的过程,其中仍然有他不图回报帮助别人的情节,这是教父搭建体系的过程,是他维护自己的世界运作的方式。


迈克在哪?

在博纳塞拉退场后,教父出门拍摄全家福,参加拍摄的(左起)有养子汤姆·黑根一家,二儿子弗雷多,新郎卡洛和新娘康妮,教父夫妇,大儿子桑提诺一家。

没有拍成的全家福

这张照片没有拍成,因为教父发现迈克不在,“迈克在哪?”他问道,“没有迈克我不照相”。

迈克是谁?在这里并没有交代,但很快观众就会知道,他是教父刚刚退伍的小儿子。维多坚持要人到齐才能拍照,是对家庭的一种重视,即不能缺少任何一位成员。电影在这里使用了一种手法——缺席的主角,虽然迈克没有出场,但教父的话已经把他摆上了舞台的中心。

《教父》是关于迈克·柯里昂从一个立志远离家族的黑帮生意的小儿子,变成下一代教父的故事,他才是整部影片的第一男主角。如果不是被马龙·白兰度过于灿烂的光芒所掩盖,这一点本应很好察觉。

大哥对迈克很不满

在拍照被迫暂停后,汤姆走过来向桑提诺询问情况,后者一脸不耐烦地说:“因为迈克。”

直到第二部电影的最后一幕观众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参军之前,迈克和家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他参军的行为让桑提诺大为光火,几乎要动手打人,随后他表示,他不接受家族对自己的安排,他对自己的未来有自己的打算。

《教父2》的最后一幕

因此这场戏的两个作用就体现了出来——第一,表现迈克的重要;第二,表现迈克与家庭的疏离。


一系列细节

照片没拍成,大家各自散去,这时影片用了几个镜头展示婚礼——教父与人亲切地打招呼,他的夫人与孩子们一起跳舞,新郎新娘笑着和身边的人说话,紧接着是一个远景,在围墙之内,人们围成一圈热烈地舞蹈。

这时镜头一转,墙外,几个身穿西装的人出场,他们拿着小本子,记下了现场每一个汽车的车牌。黑帮聚会是取证的好时机,教父社会网络的集中在这场婚礼上,吸引FBI探员也来到了现场。

FBI出场

在随后的几分钟里,影片用快速的镜头切换,集中展示了整部电影的一系列核心人物,尤其是柯里昂家族的关键成员,都在这时出场亮相。镜头在墙内外不停切换,暗示这些成员非法的身份。

首先出现的是教父身边的两位重要人物——矮胖的克莱门扎正在和姑娘跳舞,瘦高的泰西奥在桌边拿起了一个橙子。

在《教父2》里,我们知道了克莱门扎和泰西奥与教父的关系,他们在还是街头小混混时就已经认识,并且一起做了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在维多·柯里昂成为教父的过程中,他们是他的左膀右臂。

克莱门扎在跳舞
泰西奥在吃橙子

镜头仍然在切换,这一次,警察的镜头结束后,影片的大BOSS巴西尼出现了,教父带着桑提诺前去迎接,并且热情的与之拥抱,说明了此人分量极重。

巴西尼在影片的这一部分镜头不多,之后只有一个情节,他的保镖阻止了一个为他拍照的摄影师,这说明了他是一位性格极其谨慎的大佬。巴西尼再次出现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教父在桑提诺死后,为了平息家族之间的恩怨,表示不追查凶手,并请巴西尼出面召开几大家族的会议,进行和谈。

巴西尼出场

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教父发现,一直以来隐藏在幕后对柯里昂家族进行打压的,其实就是巴西尼家族。这是他掌握的最核心的关键情报,让迈克最终可以有的放矢地安排复仇行动。

当然在影片的这个阶段,谁也不知道巴西尼是谁,他的作用会是什么,这只是为后文提供的伏笔。

紧接着巴西尼出场的是保利,他给克莱门扎拿酒,顺便拍了领导几句马屁。不过克莱门扎并不领情,直接就把他打发走了。

保利是克莱门扎的手下

小角色保利在这段拥有和大BOSS巴西尼差不多的出场时间,之后,他盯着收礼金的新郎新娘,自言自语地感叹道,“全是现金”。这不是简单的见钱眼开,后来观众们就会知道,保利是教父的司机兼保镖,但是在维吉尔·索洛佐刺杀教父的时候,他因为被买通了,所以称病没有出现。

保利的贪财,这是一处重要的铺垫。

见钱眼开的保利

桑提诺掐了一个姑娘的脸蛋——这是他的情妇——然后走到妻子的身边,为了让自己有和情妇约会的时间,他要妻子看好孩子。在约会之前,他还抽空对门外的FBI发了一通火,并且砸烂了一个试图拍照的记者的照相机。

桑提诺和情妇
桑提诺砸烂了记者的相机

后来教父曾对迈克说,桑提诺不适合领导这个家族。其中原因在婚礼上已经完全体现了出来。冲动、易怒以及好色,这些性格上的缺陷让桑提诺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迈克出场

第二位前来请求教父帮忙的人是面包店老板纳瑟里,他中意的女婿安索是非法移民,马上就要被遣送回国,他希望教父能够帮助他留在美国。

站在纳瑟里身后的安索在随后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次教父很痛快地答应了,这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但足以改变安索的命运。这位面包店的学徒在后面还有重要的作用,在教父遭遇袭击住院期间,安索前去探望,在得知情况危险时,他主动表示要留下来帮忙,并且和迈克一起成功地阻止了杀手的行动。

送走了纳瑟里和安索,维多·柯里昂站在窗边,透过百叶窗的缝隙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就在这时,他的小儿子迈克终于携女友出现在了婚礼现场。

教父透过窗户看到迈克来到婚礼现场

教父并没有马上出去见自己的小儿子,他还有工作需要完成,汤姆告诉他,路加·布拉西请求见面。

第一次,观众看到了教父的迟疑,“有这个必要吗?”他问。

汤姆解释说,路加·布拉西根本没有想到会被邀请参加婚礼,因此特意要求见面表示感谢。这不是一个请求帮忙的人,从教父的迟疑中我们能够感觉到此人的与众不同。

迈克和女朋友凯·亚当姆斯跳了一支舞之后,就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凯发现了正在门口准备与教父对话的路加,便问迈克,“那个长相可怕的人是谁?”

正在练台词的路加·布拉西
迈克向凯解释家族生意

路加·布拉西是为维多·柯里昂效命的恐怖杀手,原著小说里对他有很多描写,但在电影里,他没有来得及一展身手就领了便当。路加在这里出场,引出了凯的问题,让迈克有机会向自己的女友解释自己家族的生意。迈克并没有隐瞒家族的黑道背景,但他向凯保证,自己和柯里昂家的生意没什么关系。“这是我的家族,不是我。”他对凯说道。这句话呼应了前文所述的那段剧情,这时的迈克显然对未来有自己的打算,不论是上学还是参军,他都走在一条远离家族生意的道路上。

汤姆出来带路加进门,却发现了坐在一边的迈克,走过来打招呼。这时有一个细节,迈克起身后本想和汤姆握手,但后者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汤姆拥抱迈克

迈克和家人显然有一些疏离,但无论是热情的汤姆还是执意要等他的父亲,都说明对其他柯里昂家的人来说,迈克仍然是家族不可分割的一份子。


尾声

迈克出场之后,这段剧情进入了尾声。

康妮和卡洛在跳舞。桑提诺心猿意马地坐着抽烟,等到一个空档,他起身向情妇悄悄说了句话,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座位。就在这一幕正在发生的时候,桑提诺的妻子正在花枝招展地和闺蜜调侃老公那话儿的大小。

大儿媳妇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老公已经不在

桑提诺和姑娘乱搞的这段时间,婚礼上正好唱着意大利民歌,歌词里充满了对男女情爱的暗示,现场气氛非常热烈。影片通过这种方式,再次烘托了桑提诺的性格。

歌词里充满了性暗示

这时教父还在办公室里和汤姆谈公事。这次是没有来到婚礼现场,但是送了礼物的大人物。通过汤姆的介绍,我们知道这些都是政客——参议院和法官等等。这是对教父的政界关系的交代。在后面的剧情中,这种关系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正是因为拥有强大的关系网,其他家族才必须依赖柯里昂家族,也正是因为有这一层关系,维吉尔·索罗才无法绕过柯里昂家族来进行自己的毒品生意。

法官和参议院不方便参加黑帮婚礼,但是送来了礼物

话还没有说完,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尖叫,好莱坞明星强尼·方亭来了。维多·柯里昂是强尼的教父,迈克向自己激动的女友解释道,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强尼才得以在好莱坞立足发展。

教父对强尼的到来表示高兴,不过在一旁,汤姆说,“他可能是遇到了麻烦。”

强尼是最后一位请求与教父见面的人,他在办公室里哭着鼻子叙述了自己被好莱坞大亨欺负的故事。教父发了火,命令他像男子汉一样坚强起来,并且保证一定让他演上想演的电影。

教父派汤姆马上赶往洛杉矶,解决强尼的问题。这正是婚礼之后的第一场戏。在这一幕中,观众得以亲眼见识到教父“无法决绝的提议”的含义。

教父提出的提议,别人无法拒绝

办公室外,柯里昂家族的最后一名成员终于完成了登场。二哥弗雷多主动找到迈克来打招呼,迈克向凯介绍了自己的哥哥。

弗雷多没有桑提诺一样强势的性格,他胆小懦弱,性格随和,第一次见面就和凯开起了玩笑。这是很和谐的一幕。许多年后,面对出卖自己家族的哥哥,当迈克必须做出决断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想起这样美好的时光。

弗雷多的出场

最后一个议题是关于婚礼主角的,汤姆向教父询问,是否应该给新郎卡洛在家族里安排一个重要职位。

”永远不要“,教父回答道,他坚信卡洛难堪大任,“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但永远不要让他插手家族生意。”

never

教父对人有着火眼金睛般的洞察力,他直接为自己女婿进行了宣判。事实证明教父的正确,卡洛最终被巴西尼利用,设计害死了桑提诺。


最后的话

维多·柯里昂在处理完所有公事之后,出门和家人完成了刚刚没有完成的合影,迈克执意拉上凯一起照相,说明他已经下决心要娶她为妻了。如果不是后面故事的进展,迈克本应该脱离黑道,和凯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是他的愿望,也是他父亲的愿望。

终于完成的全家福
在影片最后,维多·柯里昂向儿子表明心声,新老教父的交替,是命中注定,也是造物弄人

至此,《教父》开场的婚礼剧情已经全部完成。这段看起来无足重轻的婚礼戏,可能会让头次观影的观众有些困惑,但当我们再次观看时,才会恍然大悟,这部长达三个小时的电影,已经在它的前半个小时里搭建了所有的伏线。

在《教父》的前27分钟中,没有一个镜头是浪费的,没有一句台词是多余的,尽管它从来不像影片的结局一样引人注目,但这并不妨碍它是一部伟大戏剧的伟大开场。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