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在贵州省的深山中,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完成了主体反射面的安装工程。这只直径500米的“巨耳”将听见来自遥远深空的声音,不仅能让我们进一步了解脉冲星等天体,还可能带来地外生命的消息。

科幻方面,汉∙索罗的个人电影2018年就将上映,带观众探寻在成为那个赫赫有名的星际走私者之前,一个不一样的汉∙索罗。而在漫威新出的漫画The Vision中,“幻视”这个没有过去的人造人身上,有着怎样的故事?著名游戏开发商Kabam将把《阿凡达》改编成游戏,让玩家在不大的手机屏幕上,感受广阔的潘多拉星球。

当然,你也可以戴上VR头显,到癌细胞表面游历一番。空客飞机将安装的”云端黑匣子“,让航班数据实时上传到云端。而天空中那些突然消失的星星,是否有可能是外星人捣的鬼?


本期头条

“FAST”

竣工现场,巨大的反射面板底部升起一大波气球

2016年7月3日,地球上最大的一只耳朵成功竖立。

在贵州平塘县克度镇大窝凼洼地,世界上第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安装上最后一块反射面板单元,标志了这台巨型射电望远镜的主体反射面安装工程正式完工。

最后一块反射面板单元等待安装

FAST共有4450个主动反射单元,拥有30个足球场大的接收面积。远远看去,与其说是接收无线电波的耳朵,更像是一口漂亮的巨型大锅。用其中一名研究人员的话说,如果FAST被酒填满,那么全世界70亿人将每人分得约5瓶。

FAST不仅突破射电望远镜百米极限,更是成功解决了球面镜随时变抛面镜这一难点。FAST的球冠张角达110-120°,索网结构可以随着天体的移动,带动每块反射面板发生变化,从而观测到更大天区的天体。

当这只巨耳的全部4450块主动反射单元投入运转时,将接收来自遥远宇宙的无线电信号,反射并汇聚到馈源舱。通过接收来自遥远天体的电磁辐射信号,对其强度、频谱和磁场偏振进行分析和研究。具备超高灵敏度的FAST,能“听”到宇宙遥远的过去。它的观测数据不仅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陌生的天体和天文现象,例如脉冲星和黑洞,还能看到早期星系的摇篮,以及在星系诞生前就已经形成的氢气气体“宇宙网”。

当然,还有一类声音已经被人类期待太久。想象遥远的某个星系里有文明存在,他们产生的无线电波不知不觉地向外发送,有一天,这些有规律的声音被巨耳FAST捕捉接收,那么科幻小说里那些关于人类文明与地外文明之间的交融冲突就可能成为必须直面的命题。

完工现场,当最后一块400多公斤重的反射面板在完成了二次空中转接,并用缆索吊下滑到指定位置,被顺利安装在索网上后,一大波五彩气球从反射面板底部徐徐上升,飘上万里晴空。

“看,气球!这一对比就看出它(FAST)来这有多大。”在一边观看整个过程的刘慈欣感慨道。

(现场报道:糖匪)


科幻圈内大事

汉∙索罗个人电影

自从汉∙索罗在《原力觉醒》中因为“爸爸”的梗领了便当之后,许多星战粉丝们就盼望着在2018年5月上映的汉∙索罗个人电影中再一次见到这位越老越有魅力的(走私)船长。在这么大的期望之下,如何写好这个经典角色背后的故事可不轻松,不过至少已经有主创人员拍胸脯担保:剧本很赞!

这个人是从90年代就加入星战系列的概念艺术家Iain McCaig。他在最新一次新西兰的想象艺术与产业会议上表示,汉∙索罗个人电影有着到目前为止最好的《星球大战》系列剧本,让他在看的时候又哭又笑。

虽然Star Wars News Net没有给出McCaig的原话,但根据目前已知的消息,我们可以猜测这一说法并不只是为了推销电影。

首先,曾经参与撰写《帝国反击战》、《绝地归来》和《原力觉醒》的编剧Lawrence Kasdan将负责给观众们讲故事,至少画风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导演则是执导过乐高电影的Phil Lord和Chris Miller,看来这部电影不会少了笑料。汉∙索罗的人选更是竞争激烈,据说有超过2500人参与试镜,除了汉∙索罗自带的魅力外,一个优秀的剧本也是这个角色如此抢手的原因之一。

编剧Kasdan透露,这部电影讲述的是《新希望》之前的年轻汉∙索罗,也就是说,毛茸茸的乔巴卡很可能不会露脸(哦Chewie……)。这不会是一部简单的关于“他生在哪里怎样成长”的传记电影:

这大概是在他出现在Cantina星之前十年,到底是什么造就了这样一个人?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故事,而是关于怎样的时代背景会让一个人变成这样。

遗憾的是,哈里森福特不会参与这部电影了,也不会给接替他的演员任何指导建议。用他在接受采访时的话说,这不是关于重现哈里森福特式表演,而是塑造一个符合人物性格的全新的汉∙索罗。

至于我们会不会看到汉∙索罗是如何从Lando手中赢得“千年隼”号?Kasdan说……有可能。


“幻视”

当幻视将加盟《奥创纪元》的消息放出后,漫威就宣布他将有属于自己的漫画作品。粉丝们原本以为这将是一部符合电影风格的轻松动作系列漫画,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

确切地说,幻视的漫画故事与这些年漫威宇宙中登场的超级英雄都不同。

这不是一个机器人复仇者出门拯救世界后回来与家人团聚的故事,而是充满了谋杀和谎言的郊区剧情片,讨论的是什么是“人”,走上一条不可避免的自我毁灭道路又会怎样,只不过主角刚好是一个人造人,有一天突然就决定给自己造个妻子和俩孩子。

奇怪的是,作为标题人物的幻视却出场不多,要么是和其他复仇者一起工作,要么是回家和孩子玩玩棒球,处理一下学校事务。但这个人物所带来的影响却笼罩了整部作品,这样一个拥有神一般能力的角色,把自己的能力注入到别人的身体中,希望美好的事会发生,最后却导致了一场悲剧。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

这就像是你路过车祸现场时游移的目光——害怕看到恐怖的景象,但一种近乎病态的好奇心驱使你还是在一旁偷偷观望。


阿凡达主题手机游戏

看过了3D-IMAX版的潘多拉星球,把它搬到手机里怎么样?

电影公司Lightstorm Entertainment,20世纪福克斯和游戏开发商Kabam已经签署协议,打算将电影《阿凡达》改编成一部多玩家的手机游戏,预计在2018年《阿凡达2》上映前推出。

Kabam表示,这款游戏将把电影和尚未发行的四个续篇中的人物场景与“创新游戏设计”结合起来,提供“前所未有的手机游戏体验”。Lightstorm Entertainment运营主管、《阿凡达》电影制片人Jon Landau认为,游戏开发商Kabam非常擅长对游戏世界的细节处理,这令他们成为了一个最佳合作伙伴:

潘多拉的世界架构非常巨大,电影中所展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在游戏中,Kabam将增加许多细节,让影迷和玩家能尽情探索这个世界。

在此之前,Kabam已经成功将许多好莱坞电影改编成了手机游戏,包括《复仇者:奥创纪元》、《饥饿游戏》、《霍比特人》等。而《阿凡达》主题游戏不仅是Kabam迄今为止最大的项目,也将成为手机游戏历史上研发预算最高的产品之一。


影响未来的科技新闻

VR乳腺癌细胞之旅

在虚拟现实里,行走在外星球一样的癌细胞表面,头顶呼啸而过的是药物的细小颗粒。这个看上去特别有科幻色彩的场景,其实是一场全新的VR之旅。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科学家们利用高分辨率的电子显微镜,搭建了一个人类乳腺癌细胞的三维CGI模型。在戴上VR头显后,化学家和细胞生物学家就能探索癌细胞内部的世界,近距离观察细胞核和线粒体,更好地研究微观环境。例如观察药物微粒是如何进入癌细胞的,这将对药物的研发过程有所帮助。

项目负责人John McGhee说,下一步的计划是将这种技术应用到临床上,利用核磁共振成像(MRI)和CT扫描,搭建中风患者动脉的3D模型,帮助患者了解胆固醇聚集的准确位置。

过去,患者只能看到2D扫描图像;现在他们能真切体会到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很可能会提高恢复治疗的速度。

同时,McGhee认为,同样重要的是处理好虚拟表现和实际数据间的关系:

为了展现场景,需要在多大程度上增强数据?怎样才能不失去科学研究的本质?这是我们需要日夜思考的问题。


“云端黑匣子”

空客最近宣布,将在A320和A330飞机上安装一种特殊的黑匣子,通过卫星自动将实时数据上传到云端,以便控制中心随时查看。这也就意味着,调查人员将在事故出现的几分钟之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不用花费几天、几周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寻找黑匣子。

目前多数飞机上的黑匣子都有便于追踪的信号发射源,但电池一般只能维持一个月。像马航MH370那样在海洋上空失联的飞机,要想找到它们的黑匣子真的就是“大海捞针”。

“云端黑匣子”技术由英国公司Inmarsat研发,其航空部门安全与运营服务副主席Mary McMillan表示,这样的技术在过去几乎只被应用在卫星覆盖不到的偏远航线,但随着航空运输的日益繁忙和对数据安全的需要,Inmarsat开始把这一最新卫星通讯技术应用在更多航线上,以提高飞行安全。

航空公司也能实现不间断监控,包括燃料用量、位置、驾驶员操作和天气状况等信息。

从这个意义上说,从登上飞机那一刻起,我们和身边的一切就真正的“在云端”了。


玩捉迷藏的星星

天空中的星星突然不见了,可能是高等智慧生命捣的鬼?

来自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天文学家Beatriz Villarroel从研究生第一年开始,就产生了这个看似疯狂的设想,现在她和两位本科生终于开始正式研究了。他们用肉眼观测了夜空中的30万个光源,发现了一颗行踪不明的恒星,如果用大型望远镜仍然看不到它的踪影的话,就很可能可以排除大多数天文现象——如类星体,从而说它是真的不见了。

而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什么自然原因能导致一颗恒星毫无征兆地突然消失。

去年,一颗名叫Tabby’s Star的恒星(编号KIC 8462852)出现了肉眼可见的亮度变化,在找不到合理的天文学解释后,一些天文学家认为可能是“外星巨形建筑“导致了恒星变暗。

当许多人都在研究Tabby’s Star周围可能有什么天体构造现象时,Villarroel和她的同事却在寻找那些看上去不可能的事。如果他们能证实,在没有已知天文现象的伴随下,一颗星星突然不见了,那么就考虑一下是不是外星人在捣乱吧。


责编:糖匪

糖匪、Raeka

糖匪,素人幻想师,不存在日报主编。生于404 not found。好奇心强烈,热爱捕捉与被捕捉。作品有《八月风灯》《面孔》《看见鲸鱼座的人》。

Raeka,转码员,《不存在日报》记者,“冷僻故事”收集者, 兼容良好,在打字的间隙练习写字。 

不存在日报是一个关注未来与科技的媒体,为你提供来自不同宇宙和时间线的新闻或故事。小心分辨,跟紧我们。因为,我们的指导单位是:未来事务管理局。

所有内容欢迎个人转发,谢绝媒体机构转载

加入我们:faa@guokr.com

投稿:faaoffice@163.com

未经授权使用会导致没有未来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