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人抱怨着新年越来越没有年味的时候,远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可正被浓浓的中国新年气氛笼罩着。泊风所在的墨尔本为庆祝鸡年到来,公交车限行——为了给中国集市让地方;中央商业区被腾空——舞龙舞狮得占地方;平日无人的超市突然人潮涌动——庆祝中国年得狠吃一次;街道装饰物从原来的蝴蝶结都换成了大公鸡——圣诞什么的都过去了,让一让让一让,鸡年来了!

墨尔本的公交车站~

不要说这些表层的庆祝仪式,在墨尔本的华人可是在新年该拜祖先拜祖先,该去祠堂去祠堂,小辈给老辈百年都恭恭敬敬,新年该有的讲究和忌讳一个都不落。为什么墨尔本的中国气息这么浓郁?

我在中国的时候都没看过舞龙舞狮……

首先,华裔在澳大利亚其实是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墨尔本的华人占总人口的10%。其次,其实这已经算是华人在墨尔本人口的一个低峰了,在19世纪末期的时候墨尔本有一万多的中国移民,当时呢,墨尔本总人口才两万多……

这些华人都来自哪?又经历了什么呢?这要从第一个在澳大利亚的华人麦世英说起了。

根据许多英文资料记载,麦世英是最早到达悉尼,并且在这里生活多年、留有后代的华人,除他以外,还没有查找到其它资格更老的中国人。这位出生于1796年的广州人在年轻时估计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远离自己祖国的南半球过一辈子,但是命运的指引的确就带着这个中国人来到了澳亚里亚。广州人善治木器,麦世英在广州时在当地就是个小有名气的木匠,到了澳大利亚以后他的手艺可是震惊到了当代人。高超的技艺加上南方人本身的谦和礼让,这位黄皮肤的外国人就被时人称为了“东方绅士”,他所工作的牧场里,人们都喜爱他做的木器。

为什么在墨尔本中国新年比圣诞都热闹?

麦世英的身份证明


那时候鸦片战争还没来,中国享受着盛世巅峰的最后辉煌,人们眼中的中国和中国人还都是传奇。那些远道而来的中国商人和探险者,都深受着澳大利亚这片土地的喜爱,但这种对中国人的热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十九世纪中期澳大利亚的淘金热潮使许多华人突然涌入了澳大利亚,1885的墨尔本城当时有了一万多的中国移民,可当时墨尔本的总人口不过区区两三万。日益增加的亚裔面孔突然让当地的白人对脚下土地的归属权产生了恐慌,1885年澳大利亚通过了第一条限制华人的法律。

歧视、排斥也就从那时渐渐升起。中国人发现自己不再受欢迎,为当地人工作时迎来的也经常是白眼和挤兑。怎么办?这是当时所有在澳中国人面对的一个问题。

团结,这是一个种族面对困境时唯一可选择的途径。当时中国人建立起了自己的组织,在这个群体内所有的中国人顽强地坚持着中国的文化和习惯,不再试图融入那个总是遭受排挤的白人社会。当时这些中国人的选择对澳大利亚历史造成了深远地影响,华人成为了独树一帜的文化团体,他们所在的地方随着历史地变迁并没有改变,中国的色彩鲜明地保留了下来,他们所在的地方被称作“Chinatown”,今天墨尔本中心商区的Chinatown,就是当时历史上中国人的聚居地。

墨尔本唐人街

当时排华的法案,在无形中成为了把中国人牢牢绑在一起的纽带。

很快,为了进一步的限制中国移民,20世纪初澳亚里亚联邦政府颁布了“白澳政策”,这一政策的出台全面地限制了中国新移民进入澳大利亚,中国人口在澳大利亚渐渐下降。不过那些曾经在这片土地生存的华人的子嗣渐渐长大,他们成为了当地的一股华人力量,在一战和二战中,前前后后400多的华人后裔代表澳大利亚参与了战争。

二十世纪以后,澳大利亚接受了许多来自遭遇越战的难民,其中包括中国人、越南人、柬埔寨人,香港地区也有大批移民涌入在澳大利亚打工维持生计,澳大利亚的华人数量再一次上升。20世纪70年代,在爱德华·高夫·惠特兰和马尔科姆·弗雷泽离两届政府对移民法的不断修正下,按国家选择移民的政策逐渐废除;20世纪80年代以后,澳大利亚前首相鲍勃·霍克允许则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永久地在澳大利亚居住。至此“白澳政策”彻底废黜,澳大利亚又开始接受来自中国的移民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一起欢度中国春节

这当然于前往澳洲的中国移民素质有关,和100年前相比,澳洲的中国移民经济水平、文化素质当然是高多了,精神面貌也不再是古老的“华工”可以相提并论。

移民政策的放宽,又使一大批中国人涌入澳大利亚。从2011年以后,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代替了英国,成为了澳大利亚的第一移民输入国家。

大量中国人口的涌入使现在澳大利亚对于中国移民的态度非常复杂——澳大利亚不再给中国发放临时工作签证,很多移民专业和方式也逐渐对中国紧缩。但另一方面,很多澳大利亚又感激着中国移民为当地人做的贡献。

在泊风居住的地方往东4公里处有一处名叫“Box hill”的新建中国城,据当地人说10年前的那里还没有中国人,聚集在那里的大多数瘾君子、皮条客,当地治安非常混乱。但是10年前刚到此处的中国人们开始着手营建那片社区,饭店、商场一家一家建立,更多的中国人渐渐在当地聚集。在短短的十年里,吸毒人员不见了,非法性交易停止了,当地的社会治安渐渐好了起来,10年后的今天,Box Hill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华人商区,一切都井然有序。当问起当地人对这个地区变化的态度时,不少白人都对中国人竖起了大拇指,中国又一次赢得了“东方绅士”的美誉。

Box hill

据粗略估计,现在澳大利亚大概有着近40万的中国人口,这其中还不包括留学生、临时工作人员。历史上中国移民对中华文化的保存,近现代移民对中国传统的补足,都让澳大利亚这片多重文化的土地上,牢牢地刻下了中国的痕迹。

其实不只是澳大利亚,在华人聚集密集的地方,比如美国、欧洲、拉丁美洲的Chinatown……都还保留着非常浓厚的节庆气息。这些民俗节庆从华人社团组织中蔓延开去,逐渐感染和影响了周边的不同文化圈的人,最后变成当地的全民的节日,这就是文化的感染力。

不少人指责着当下中国人的文化不自觉,指责着年轻人们过着“洋节”、看着“美剧”、吃着“西餐”,认为中国人就应该坚持中国的传统。殊不知在他乡,外国人们接受并尊重着中华的文化,将它作为自己文化的一部分紧紧容纳了进来,文化的交融本来就是相互的,不是吗?


本文首发于“今日头条”,头条号“你真的知道吗?”,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