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注册十五言大约已经是两三年前的事情了,应该算是最早几批被邀请过来的人了,但是一直没搞明白这个怎么玩,再加上一惯的懒癌和拖延症,于是就这样了。

直到最近发生了一些事,对我有所触动,于是决定还是把笔杆子捡起来。事情是这样的:去年年底的某个时候,一家年轻的公司找上我,说想在喜马拉雅推出一个音频节目,把年轻老师的课程以音频的形式做成栏目,把年轻的学者包装一下推到公众面前,让大家觉得高校的老师并不是都是那么高冷不可接近的。觉得公司的想法很好,于是和他们谈了谈我正在上的课,一共有两门课。一门是我自己开的课叫做《生物心理学前沿》,是用全英文授课的,内容虽然前沿但是是真高冷,做成“平易近人”的大众音频难度系数太高;另一门则是中文基础课,叫做《基础心理学》。但是类似基础心理学的栏目喜马拉雅已经有太多了,于是我决定把我现在正在做的压力和抑郁症研究融入基础心理学中,做一个关于压力心理学的栏目。做这个栏目我其实是很有压力的,虽然“压力”这个话题非常博眼球,但是也容易让别人误会成压力管理之类的咨询类节目,带着心理治疗的目的来,却发现全是心理学的原理和研究于是失望而去。所以我特意叮嘱负责“包装”我的公司,我只会讲心理学知识,不会讲段子和案例,千万不要把这个节目定位成情感咨询心灵治疗之类。栏目后来匆匆上线了,为了吸引更多的听众,公司还是打了擦边球,在宣传里口口声声听了这个栏目就能够解决生活中的大多数压力问题。真的能解决吗?我心里没底。虽然我相信当一个有理性的人了解了生活中大部分压力的成因和一些基础的心理学调节手段之后,会懂得如何缓解和压力的敌对关系,但是我更清楚,人的差异性是非常大的,对我有用的东西,未必对其他人都有用。正是这种个体差异性让心理学充满了魅力,也正是这种个体差异性让心理学充满了不确定性。

总之,为了避免误会,我在第一期节目的最后说:“也许你在这个栏目里最想听到的是我告诉你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压力问题的办法,比如一句魔咒,阿拉霍洞开之类的,很遗憾这样的事情人类是做不到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同样的两个人,也不可能会有解决所有人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更何况,很多时候解决生活中问题的答案你们早就找到了,只是没有勇气去作出改变,只好用压力当挡箭牌,希望维持现状。真正的心理学并不会成为你的第二个挡箭牌,也不会用命令的口吻告诉你应该怎么做,好让你一旦进行选择之后,把所有后果都推给心理学——不好意思,心理学并不是跳大神,也不是背锅侠。心理学所能够做到的,是让我们对于生活中可能发生的或者已经发生的所有压力情况做好心理准备,做到理性应对。我会带你深入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压力情况,告诉你这些压力背后的心理学道理,帮助你拨开笼罩着他们的迷雾,提供给你一些可以用来和他们战斗的知识武器。但是如何使用这些武器,还得看你自己。”

做节目的过程中充满了压力,因为每周必须做三期,而我还要一边上课一边做研究,得一直忙里偷闲组织语言,策划每期内容,录音。节目从去年十二月一直做到了今年二月中旬,一共36期,总算是录完了。虽然忙,做这个节目的过程我却很享受,因为它逼着我不得不去反复思考我研究领域的应用价值和意义,我也搜集了很多相关的资料,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研究。虽然从来没有指望过这个节目会赚到人气或成为热门,毕竟自己从骨子里还是个死理科宅,并不擅长讲段子给所有人听,加上那个公司也并没有真正“包装”过什么(连海报都是截止日那天中午临时赶出来的,让我很不满意),但毕竟是自己辛苦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多少会希望被人接受的,为此我还特意去掉了很多生涩的研究,尽量让内容通俗易懂。不过我设想过很多负面的评价,真的没想到会被好几个人留言说:“没有干货,浪费钱。”这几个字的评价真的有点如芒在背,就好像一个科学家被别人批评自己的研究没有任何数据,白费功夫一样。做科普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评论说“没有干货”。沮丧之余,看了看那家公司做的大热的另外两个人气节目,一个是爱情段子手,另一个是思想心灵鸡汤。不由得释然了。如果留言的人认为段子和心灵鸡汤就是干货,那我真的提供不了。我所能提供的,也只有经过科学证实的知识而已,我只能保证他们是正确的,不能保证他们能够成为良药,解决所有听众的问题。

虽然音频节目招致“惨败”,我倒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首先就是我因为积累了足够的资料和经验,已经决定正式把《生物心理学前沿》这门课改成《压力,大脑和公共健康》,然后就是我的码字瘾又被唤起来了。在微信公众号和十五言中进行了一下抉择,还是选择了十五言,毕竟长了两三年的草,是时候理一理了。不知道把这里当成私人博客行不行,总之先种种树再说吧。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