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301年,蜀地又一次发生了叛乱,然后,又一次被平定了。

叛乱的主谋是蜀侯恽,这其实是一起冤案:他有一次祭拜山川,将祭祀用的酒食进献给秦昭襄王,却被自己的后母在酒食中下毒。当秦昭王让近臣试吃后,那名内侍当场死去,愤怒的秦昭襄王当即派将军司马错携剑入蜀,蜀侯恽夫妇只得自杀。

这是《华阳国志》的说法,不过,这起冤案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被纳入秦国版图这些年来,巴蜀地区从未安定过。

先秦时期,四川盆地原本由巴、蜀两个古国分别统治,《华阳国志》《蜀王本纪》等典籍记载,统治蜀国的是开明王朝,最早几任君王分别是蚕丛、柏灌、鱼凫,没人知道这些奇特名字的背后是怎样的传承,封闭的地理环境使巴蜀地区与中原文明保持着长期隔绝,李白曾在《蜀道难》中写道:“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三星堆的青铜面具,有观点认为很像史书记载的蚕丛的面貌

直到公元前316年,蜀国的一场内乱才改变了这种状况。蜀王攻打起弟弟苴侯,苴侯逃向了近邻巴国,巴国则为此向秦国求救。

此时的秦国是秦惠文王在位,《华阳国志》记载了一个传说,以此证明他早对蜀地有所觊觎:早年他曾在汉中与蜀王会面,送了对方一笥金子,蜀王回报了一批珍宝,到了他手上,这些宝物尽数化为了尘土。秦惠文王当然大怒,大臣们却恭贺称,这意味着秦国将得到蜀国的土地。

接到巴国的求救,秦惠文王并没有立即答应。当时韩国来犯,他必须在伐蜀和攻韩之间做出取舍。大臣们的意见也随之分为两派,丞相张仪认为蜀地偏远,即便夺取那里也得不偿失,因此主张攻打韩国,然后直接进军三川地区、威胁周王室。他还比喻说,争名者要上朝廷,争利者要去市场,韩国和周王室就是这样的朝廷与市场。

将军司马错的看法刚好相反。他认为巴蜀两国生乱,给了秦国一个再好不过的出兵借口,其他国家不会有反对意见;攻打两国得到的土地和财富又可以大大加强秦国实力,可谓一举多得。反之,攻打韩国和周王室,势必会使秦国成为众矢之的,得不偿失。从后来的历史发展看,这一主张的确更加合理。直到秦昭王末年,秦国才有实力吞灭成周而不致招来列国的反弹;巴蜀被纳入秦国版图后,却成为了粮仓陆海。

权衡利弊之后,秦惠文王采纳了司马错的意见,任命其为灭蜀统帅;先前反对伐蜀的张仪也加入到远征军中,成为司马错的助手,他们和另一位将领都尉墨一同领军,从金牛道进攻蜀国。这是掩映在秦岭中、连接汉中与蜀地的重要通道,名字来自另一个传说:为了打通秦岭,秦惠文王遣使告知蜀王,表示愿意送给他一份神奇的宝物:五头能排出金子的石牛。贪婪的蜀王派出五位力士,率领大批人力打通蜀道,道路打通后,秦军的兵锋迅速吞没了巴蜀之地。

传说的另一个版本是,秦惠王将五位美女嫁于蜀王,蜀王派遣五位力士开山辟路来迎亲。当他们来到梓潼一带时,发现一条大蛇钻入山洞,五人一同揪住蛇尾向外拔,却导致山崩地裂,五力士和五秦女同时被压入山下。这就是李白《蜀道难》中那句“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方钩连”的来历。

描述“五丁开山”传说的雕塑

蜀人的抵抗显得微不足道。蜀王亲自前往葭萌关抵御秦军,兵败后逃到武阳,被秦军杀死;他的丞相、太子则死于白鹿山,只有另一位王子“泮”逃到越南北部,与当地部族共同建立了瓯雒国,他自称安阳王,这个小政权一直延续到秦汉之交,后被南越王赵佗所灭。

当年十月,秦军灭亡蜀国,又顺势灭亡巴国,设置了巴、蜀、汉中三郡三十一县。由于巴蜀地的民风和秦地差异很大,秦国采取了所谓“羁縻”政策。“羁”是马络头;“縻”是牛蚓,“羁縻”有笼络、控制的意思。也就是说,秦国允许两地保持一定程度的自治:将王族公子封到蜀地,并专门任命大臣担任蜀相;巴王依旧保留,但被降格为侯。后来巴地闹虎患,三位勇士廖仲药、何射虎、秦精用白竹弩射杀了领头的白虎,秦昭王为了奖励他们,不仅减轻了巴地的租赋,还与巴人会盟立誓:秦若犯巴人,罚铜制黄龙一双;巴人若犯秦,输清酒一钟。

尽管如此,巴蜀融入秦国仍然经历了漫长的反复,数十年间这里经历了三次叛乱。秦惠文王在位的最后一年,蜀侯通国、蜀相陈壮谋反,在司马错、张仪、甘茂的镇压下,陈壮杀死了通国,主动请降,次年被新继位的秦武王处死;蜀侯恽叛乱是第二次;十六年后,他的儿子蜀侯绾被怀疑谋反,再度被秦昭襄王下令处死。

很可能是醒悟到,蜀地不断叛乱的根源在于这种高度自治,秦昭王下令不再设蜀侯,而是取消自治,正式在当地设置郡守,全面彻底地推行郡县制。直到这时,秦国治理蜀地才走上正途。

与郡县制相伴的还有一系列配套措施。最重要的是修建都江堰,为了彻底解决常年困扰蜀地的岷江水患,公元前251年,李冰被任命为蜀郡守,他主持修建了都江堰,将岷江分流出一部分引入成都平原,这样既可以分洪减灾,又可以引水灌田。此外,张仪主持修筑了成都城,城中大兴集市,形制有意模仿了咸阳;秦国官府还在成都设锦官管理丝绸织造,设盐官、铁官来大兴盐铁。

都江堰

最后一项举措是移民。秦始皇统一之后,曾将许多富商迁入蜀地,原先在赵国以冶铁起家的卓氏就是那时来四川定居的,汉武帝时期,来自这个家族的卓文君还和才子司马相如谱写过一段姻缘佳话。很可能是在他们的带动下,巴蜀地区的商业繁荣一时,巴地还出现了一位著名女商人寡妇清,她以开发“丹穴”(水银矿)起家,为秦始皇的陵墓提供了大量水银。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让人津津乐道

《华阳国志》对这一举措评价很高,并将其归功于历代秦王:“然秦惠文、始皇克定六国,辄徙其豪侠于蜀,资我丰土。家有盐铜之,户专山川之材,居给人足,以富相尚。……原其由来,染秦化故也。”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