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露

地狱中的爱情,在黑暗里,一切都是真的。

“麻将桌上白天也开着强光灯,洗牌的时候一只只钻戒光芒四射。”影片便是如此开始的。麻将于女人而言是枯燥生活中的娱乐之物,尤其是有钱的女人,除却逛街与麻将还有何消遣?在旧社会中麻将该称得上一种社交工具吧。麻将桌上的女人们看似闲聊家常,实则彼此心照不宣地明争暗斗。女人天生爱炫耀爱比拼,钻石是身份、财力与丈夫疼惜自己程度的最好比拼之物,而麻将桌上更是炫耀的极佳场所,因“洗牌的时候一只只钻戒光芒四射”。女人只一见面便会相互比较,即便是最相熟的好友也无例外,“她的钻戒有三克拉”、“她的钻戒光泽度比我的好”如此等等,女人之于钻戒就如同男人之于汽车,A车与B车好孰坏总能比个不停。相互比较,似是人生乐趣。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麻将桌上的四个女人更是一出精彩绝伦之戏,最喜欢看她们的眼神戏,互相之间有意无意地瞟来瞟去,各自心怀鬼胎,每个微笑与眼神都暗藏心机。例如麦太太(王佳芝)问易太太,那现在屯什么好呢?易太太便告知她,“西药。上次的西药不是很快就卖掉了?”你瞧,女人也不只是沉迷玩乐的。女人心思多细腻而敏感,善于观察,有时眼光之准,男人怕是望尘莫及。假使佳芝当真是麦太太,她只需在麻将桌上故意输些小钱给易太太,便可换得一桩挣钱的大买卖,以小博大,如此划算的生意,何乐而不为?还有此前马太太说梁先生升官,而后梁太太与佳芝说起是否还有之前给她的丝袜,佳芝立马答应下次给她再多带一些。男人越有权,女人便越“有权”。太太们的麻将并不简单,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在她们的嬉笑怒骂中便做成,男人爱把公事在酒局上办成,而女人在家中的麻将桌上即可。

此时易先生登场,不苟言笑,始终阴沉着脸。易先生坐车至家中大门,他将车门打开后便一个箭步进入大门,而后快走迅速进入家门,直至进入家中才稍稍放松。进门之迅速已能表明易先生作为一个汉奸的谨慎与恐惧,哪怕家门外有重兵把守,他依然不肯放松警惕,因时刻都有被暗杀的危险,故他不得不比常人要谨慎百倍。

易先生走至牌桌前,佳芝只看他一眼便低下头,表面上依旧平静,内心却已暗潮涌动,一时她竟忘了抓牌。此时易太太注意到马太太手上的钻戒,估摸着有三克拉,马太太便说,“我这只好吗?我还嫌它样子老了,过时了呢。”听毕此言,易太太顺势向易先生撒娇着说,“上次那只火油钻不肯买给我,现在值多少钱了?”易太太表面上是对易先生撒娇,实则是向她们众人示威,我是正室,我可以光明正大与丈夫撒娇恩爱,但你们都不可以。聪明的女人便是如此,易先生虽在外诸多情人,可最后他总会回家,她终究是他的正妻。易太太从头至就全数知情,但她不愿捅破。捅破有什么好的?乱世之际又有何人给她买昂贵的钻戒,吃好住好有钱花又有人陪她娱乐消遣,且不少人忙着在麻将桌上送钱给她,她还要怎样?未必下一个男人会比易先生更好。世上有几个另女人称心如意的男人?有才华的男人未必有貌;英俊的男人未必有钱;有钱的男人又未必有权;有才有貌有钱又有权的男人,那一定有情人。因此聪明的易太太懂得如何抉择,有些事情守口如瓶,对大家都好。

此处又有暗示,易太太说易先生不肯给她买火油钻,可而后却愿意买最昂贵的钻戒给佳芝,女性向来敏感,既我已注意此话,佳芝更不会忘记。是以当她见这钻戒之时,才不顾一切地让他逃,他是真心待她的,她知。而后是女人们讨论去何处吃饭,易先生给了王佳芝一个眼色,示意她去别处与他幽会。王佳芝心领神会,看一眼时钟赶忙说,有别的约会要离开。这一场麻将戏几乎已将人物关系全数交代了。

镜头切至学生时期的佳芝与同学们,彼时因战事的缘故他们一同转至香港念书。在车上女同学们相互谈笑时,佳芝却无意间看见邝裕民,在一群“歪瓜裂枣”的男同学之中,王力宏所扮演的邝裕民自然英俊逼人,而我早已说过一见钟情仅限于帅哥与美女,佳芝望着与众不同的邝裕民同学,只那一眼,便爱上了他,仿佛他穿着的普通白衬衫都散发着耀眼的光。年轻时期的爱总是简单,也许只是那日阳光正好,而她正好看见了他。

我是极爱细节之人,有一处细节是佳芝的父亲再婚,她虽轻描淡写地对舍友说:“我爸爸结婚,我给他写封祝贺信。”但越是隐忍的情绪便越使人难过,她岂可不难过?她的父亲带她弟弟去英国了,但没有她的份;她的父亲与他人结婚了,但没有她参与的份;她的父亲、弟弟与新的母亲重组家庭了,唯独没有她的份。于是她去电影院看电影,此时正放映着《寒夜琴挑》,四周漆黑,谁也看不见谁,此时无人会关注你的喜怒哀乐,她终于能肆无忌惮地宣泄情绪,她哭至肝肠寸断,纵使难过至此,她仍竭力不哭声。这个女孩子如此年轻,如此倔强,倔强之人注定吃的苦头要比常人多。

佳芝与邝裕民第一次接触是他与佳芝的好友聊话剧,然世间事事难料,佳芝意外成了主角。待演完话剧,她与友人在细雨中手挽着手边走边唱《毕业歌》,“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弦歌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这首歌出自电影《桃李劫》的插曲,此时演唱再适合不过,他们是激情蓬勃的爱国青年,他们满腔热血想为国家做些事,而不仅仅是在话剧之中。

邝裕民决心刺杀易先生之时说,“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此句却是汪精卫所写。于是年轻气盛的五名抗日青年,天真的安排了一出戏。佳芝本不想参与,可因友谊的力量,因她的心上人低下头说,“我不是想勉强大家。”佳芝不愿她爱之人因她的迟疑而不快,便答应愿与大家一起。这或许有些许爱国之心的缘故,但在我看来更多的是因为爱情,男人总心怀大事,女人则多心系爱情。只是佳芝并不知,她正一步一步地从人间走向地狱。

此片中有不少麻将戏,最精彩的当属佳芝与易先生打麻将的那一场。易先生打七筒,佳芝要吃,但易太太碰了去,过了一圈易先生又打七筒,这用意未免太过明显。佳芝上一圈已说要吃七筒,但凡稍会些麻将之人都知下家要这张牌,如无必要当然扣着牌先不打,可易先生却故意打给佳芝吃,这明显是以七筒换“美人”呀。朱太太与易太太彼此心照不宣,佳芝亦明显一愣,但也必须吃,她别无选择。此时场上四个人的气氛非常微妙,他们此前正谈论着给易先生找个新裁缝,佳芝为了缓解气氛说,“等易先生有空的时候,你给我打个电话吧。”边说边拿出纸笔欲抄写自己的号码,易太太此时尴尬地说,“麦太太,我有你电话。”佳芝这一举动何等明显,易太太岂会没有你麦太太的电话?倘若没你电话又岂能约你前来?你不就是故意要让易先生知道你电话吗?但佳芝还是固执地将自己的电话写在了本子上,到底是年轻。

此时易太太已心知肚明。她心想,“你这小骚货,竟敢当着我的面勾引我丈夫。”嘴上却立马改口说过两天还有很多地方打折,去别家再看看。但年轻的佳芝再次犯蠢,她竟说,“易先生喜欢那种,是英国进口不打折的。”这话定会刺激易太太,一个女人倘若连自己的丈夫所喜何物还要旁人告知,面子何在?她定想,“你比我还了解我丈夫吗?他是你丈夫还是我丈夫?我丈夫喜欢什么还要你来告诉我?岂能不气,简直气死!”易先生却不置可否地说,“是吗?”心里肯定想,呀,看来这小女子背后定是做了不少功课,以致如此了解我。主动送上门的鲜肉,不吃白不吃。

于是易先生趁着俯下身吃糕点之时悄悄将佳芝电话记下,此时佳芝意料之中地胡了。因着易先生的故意,麦太太今日终于不输钱了。易太太压抑住心中不悦,勉强一笑说,“你今天倒手气好。”说这话之时意味深长地看了易先生一眼,朱太太此时亦十分愤懑,竟不顾礼数直接将易先生的牌全数推倒,要一探究竟--你易先生是否故意“乱打”,以此来讨好她。但易先生却满不在乎,我就是明目张胆地讨美人欢心,你们又奈我何。

既已知佳芝的号码,又有找裁缝这个契机,约其相见一切顺理成章。易先生主动邀佳芝去裁缝店,趁佳芝换衣服之时,易先生借机询问裁缝,“麦太太衣服平常都在这里做的吗?”他始终是警惕的,毕竟如他这般人无法不小心仔细,他对所有人都心存疑虑。而老实的裁缝回答之时明显一愣,这一愣便道出了问题,倘若她真是麦太太,的确常来此做衣服,那么他的回答应是下意识点头,立即回答,可裁缝却迟疑了片刻。连我这寻常人都已察觉出有异常,何况是精明狡猾的易先生?

之后他们去西餐厅吃饭,易先生对佳芝倒诚实,直说不看电影是因不喜欢黑的地方,又说选这家餐厅是因这家菜难吃,但好在够隐秘。易先生看似杀人如麻,但心里比谁都怕,是以他必须谨慎又谨慎。但究其缘由不过是因为,他怕死。

此时镜头切至佳芝喝酒时在杯子上留下的口红印,易先生看了一眼佳芝杯子上的口红印,意味深长地对她说,“留心的话,没有什么是小事。”我想导演想表达,佳芝于易先生而言是诱惑的,她是那样一位年轻又美丽的麦太太,而红色则代表着欲望之火;同时亦暗示我们易先生此时已知佳芝的身份,佳芝的几处细微之事都出现漏洞,易先生已有所察觉。佳芝虽演技不错,但终究是年轻,杯子上的口红印出卖了她,在喝酒时将口红印留在杯子上是一种不礼貌的表现,出入上流社会的麦太太会不知吗?女人在涂口红时喝酒如何不在杯子上留下痕迹,在他们所处的上流社会是一种必要学习的礼仪吧。倘若当真不小心留下了痕迹,也该用手帕小心擦拭掉。佳芝却无动于衷,全然不知已露出破绽。我以为,要让一个涉世未深的普通大学生扮演成熟美丽,精明魅惑的贵妇人,无论其演技如何高超,无论她头脑多聪颖,可在许多平常的小细节之处总归会露陷。毕竟佳芝与真正的贵妇人所处的背景与成长的经历均不同,许多事情是骗不了人的,何况欺骗的对象是事事小心、时时谨慎的易先生。他只一眼便洞悉一切,是以他立即问佳芝关于麦先生的事情。佳芝倒也聪明,立即还口,“你要是对小麦那么感兴趣,那下次吃饭我带他一起过来。”

此时易先生已知佳芝并非麦太太,何以不识破她且继续与佳芝纠缠,我想约莫是因佳芝的美貌,佳芝那时多年轻。易先生自己也说,“这样轻松的说话,对我来说真是很难得。”他还说,“你和别人不太一样,你不害怕。是不是这样?”易先生的身份注定会使旁人心生畏惧。但佳芝不害怕,初生牛犊又岂会怕虎,年轻即无敌,任你易先生是皇帝是猛兽,亦要与你对视而不慌。也因如此易先生觉得佳芝特别,十分特别。易先生要的亦不过是新鲜刺激,纵使这个女人有些危险,他也要与她游戏一场。此时的易先生断然不知情场老手的他也会有一日深陷爱情之中,无法自拔,与她一同走入地狱,万劫不复。

事已至此,佳芝他们以为已成功一半,岂能半途而废?但再做下去便只有一条路--色诱。那晚,他们让没有性经验的佳芝和梁润生做男女那事,她是气愤的,她岂能不气愤?他们早已背着她商量好一切,甚至不曾问她一句是否愿意,而她只能任其摆布,那一瞬间,她心觉他们背叛了她,她俨然已成了他们成功的工具。与梁润生做那事,像一个妓女一般。忽然想起之前的一个镜头,他们与曹德禧见面的那晚,他们在谈话,王佳芝在楼下看了一眼楼上的妓女,若有所思,似乎冥冥之中那个妓女就是她的命运。

佳芝曾喜欢过邝裕民,因喜欢他是以不顾危险地帮他,因喜欢他费尽心力只为换取对方的一个笑容。那晚佳芝对他失望至极,他竟愿意让她与别的男人睡觉,为了他那所谓的“革命”,男人要做大事,便可牺牲一切,而女人不过是任人摆布的棋子,不过是牺牲自己的身体又算什么?男人都是自私的。她终于不再喜欢他,自此心里再也没有邝裕民这个人。佳芝的第一次是与梁润生一起做的。她开始有些紧张与羞怯,而后是突如其来的疼痛与隐忍,到最后的恍然大悟与无奈,带着一丝丝羞辱与愤怒,汤唯表现得十分完美。电影里佳芝与梁润生的“生理课”有两场,有一个镜头是王佳芝赤裸着身体走至窗前叹气,也许她在寻思,这世上有何人是真正爱她,疼惜她之人。所认识之人一一从脑海中划过,却没有一个答案,事实上是一个都没有,她心下悲凉。那一帧如一幅画,窗外是阳光晴好,娇花嫩叶,那样的生机勃勃,窗内却是她孤独的背影--透露出凄凉与绝望。女人的第一次,总期望将它献给最心爱之人,那是她最珍贵的礼物,这礼物世间仅此一份。但佳芝的第一次呢?就这样被队友出卖,将最珍贵之物献给了一个她瞧不上的“嫖客”。她终于成为真正的女人,再也不是从前的王佳芝。仿佛她已乘船至海中央,四周是茫茫海水,已无法回头了。

张爱玲的小说中写,易先生折磨了佳芝两个星期之后易太太电话方至。终于等至电话响了,她满心欢喜地去接电话,结果却是易太太辞行的电话--所有的努力与牺牲都成了无用功。她绝望至极,她心觉自己与旁人已变得不同,而她的同学亦不敢正视她,她做了如此大的牺牲,世界却瞬间已换了模样,一切皆成空。佳芝亦不再与他们交谈,心中戚戚,终究是自己傻,她说。这一出戏未演完便草草收场,旁人都与原先别无二致,唯独她不再如从前。最后几个男生合力将曹德禧杀害,四个男生均捅了曹德禧几刀,好似将这些日子所积的怨恨全发泄在他的身上,否则他们便一无所获,无劳无功。这一出戏他们均演至筋疲力竭,甚而所有的人都付出了代价,所有的人。仿佛就是这一夜,他们都长大了。

三年后。不过几年光景,佳芝却已无往昔生气,脸色苍白而死气沉沉,宛若患了一场大病,将身体里的养分全数抽走,只留下那一场空白。几年前,她经历了献身、演戏与杀人,已不是从前虽不苟言笑却青春简单的王佳芝。佳芝去领米,镜头里那些平民冰冷木讷的面庞,与她别无二致,世界已变至如此了吗?佳芝的舅妈亦并非好人,她将父亲留给佳芝的房子卖掉,可答应供佳芝念完书。而念完书之后呢,大概便一刀两断,不会过问佳芝的死活了吧,我在她舅妈的眼里只看见了金钱利益,她多狡猾,供她读书的钱与卖房子的钱相较,自然是后者多,这一桩生意,她赚了。可亲人之间的感情呢?没有,只有利益。

世界虽已变至面目全非,但喜爱电影的佳芝却未曾变。能看出她的生活并不富裕,可她还是将手中为数不多的钱买了电影票,她去看《断肠记》,可惜看至一半便被新闻宣传片所打断,却意外与老同学重逢,佳芝并未看见她。可她的老同学已然在心中酝酿着他们的计划,于是邝裕民来寻佳芝,并提出让佳芝继续那一年的计划。这一次他们的计划少了年少的单纯与无知,多了老吴等专业团队人员的周密策划。佳芝这几年过得实在混沌,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一个目的,不知活着为何物,她一无所有,不如答应老吴,生活便多了一条出路,不过是一场赌博,以生命为赌注。她要赢。老吴初始便告诉她最可怕的结果,甚而给至她一颗药丸--吞下这颗药丸便即死亡,十分迅速,不会有任何痛苦。面对老吴的严肃训导,倔强地她说,“我能做到”。这场赌博,一旦开始,便不能半途而废。此番赌局只有两个结果,要么佳芝赢,她便赢得赌筹,自此远走高飞,开始全新生活,而易先生则死;要么她输,便失去生命,人生从此结束,反正她本一无所有。当她踏进赌场,便第二次迈入了地狱之中,只是这一次没有回头路。

与易先生再次重逢,佳芝温柔地问他,“很忙吧,你瘦了很多。”我想不仅是易先生,即便是我亦能察觉出这个麦太太变得不太一样了。从前的她虽同样是艳丽的妆容与衣裳,但说话做事都透着小女生的天真与简单,聪明是聪明,不过都是些小聪明,好似青春时期的少女偏要假扮女人,如《洛丽塔》中的洛丽塔,涂大红色的口红,衣着裸露,暗送秋波故意勾人魂魄,但女孩子的灵动明亮还是一眼便将其拆穿。故无论佳芝如何细心打扮至妩媚动人,骨子里的青涩劲却因阅历不足而被人一眼就洞悉真相。如今三年后再次相逢,佳芝却脱胎换骨,已然成为另外一人。她沉淀了,变得温柔楚楚,眉眼间已无当初的青涩稚嫩,好似她这些年历经沧桑,变至成熟女人。眼神间流露出来的是那种温柔与安定,十分吸引人,自然亦吸引了易先生。是以当佳芝问他喜欢什么时,他说,“人来就好”。是的,其他不必,你来了就好。

张爱玲写“事实是,每次跟老易在一起都像洗了个热水澡,把积郁都冲掉了,因为一切都有了个目的。”而李安导演将这个部分细腻的刻画出来,虽说众多人表示色情尺度颇大,但我却觉这三场床戏是将她与易先生的感情步步推进的重要情节,甚至说是这部电影的灵魂也不为过。倘若缺失了这一部分,便无法获知佳芝是如何一步步地爱上易先生,易先生又是如何渐渐对佳芝卸下盔甲。

第一场床戏,易先生在佳芝解丝袜之时忽然暴力地将她推入墙上,而后是将她的旗袍扯开,起先是用皮带抽佳芝,而后将其手也一同绑住,易先生的暴力入侵显然不带一丝感情。他只是猜测与试探罢了。这一场虐爱赌局显然是易先生赢了,可佳芝的一个面部特写,她的嘴角却露出一抹浅笑,此番赌局真正的胜利者是她。既已有第一次便还会有第二次,如此反复,岂能没有机会?她离成功又进了一步,她笑,狡猾的易先生,你终于入局了。不过是让你暂赢,结果如何一切未知,我们继续赌。

第二场床戏之前,佳芝对易先生说,“你相不相信,我恨你。”佳芝竟说出这句话,此时他们的关系已不是对立的敌人,已不仅是任务与身体的关系。之前佳芝只是在做戏,她要赢。但此时她竟说她恨他,女人若恨一个男人不外乎两种,要么是因感情之外的事情而伤害她,她会痛恨这个男人;要么则是因爱生恨,是真正爱那个男人的。佳芝开始抱怨他说离开就离开,一句话也没有,仿佛恋爱中的小女人。而易先生亦知她与三年前不同了,她已爱上他,他知道。易先生也将头埋在佳芝的胸前说,“我说我相信,我已经很久不相信任何人说的话。”这句话里可看出一个汉奸亦并非易事。身旁定要有人保护,时刻担心自己的安危,不知多少女特务来勾引他暗杀他,也因如此他害怕一切黑暗之地,唯一可发泄积郁的只有做爱……许多次易先生按住佳芝的头,可他是恐惧与不安的,他的心中有太多无人可诉说的郁闷,只能以此发泄。大汗淋漓过后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我想,易先生心中对佳芝的防备已松懈了,而佳芝亦渐渐模糊了自己的使命。他们在地狱之中紧紧相拥,只有彼此的温度相溶才有一丝活着的真实。在黑暗中,只有他们两人在一起,这便是一切。

在影院里,邝裕民对佳芝说,“我不会让你受伤害,我不会允许你受伤害。”甚感讽刺,佳芝亦如此想的吧。带她卷入这场风波的是你,默许她与梁润生做那事的也是你,现在你来说不让她受伤害?伤痕累累的她究竟是谁害的?都是你一人啊,邝裕民。佳芝终于知道邝裕民是爱她的,那时她爱着他,甘愿为他做任何事,一心想着他会爱上自己,毕竟他那样优秀。可如今时境过迁,他竟爱她了。倘若是三年前,他们两人便在一起了,但如今的邝裕民已非她想要的男人,如今她想要的是易先生。自小便缺乏爱的佳芝是那种旁人对她一份好,她便还人家十分好的人。她原先渴望邝裕民能够爱她,但他没有,甚而在一定程度上毁了她。而今她已看清楚,能够给她充足的爱的只有易先生。她爱他,但她不能够。她知不该爱上这个男人,她不能将民族大义弃之一旁。她心中的痛苦与挣扎无人能知,亦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在书房与车上,易先生两次对佳芝言及重庆情报站与特务份子之事。我猜他已隐约知其身份,但又没有证据表明佳芝究竟是不是的,故而他故意试探佳芝,已至于此他依然怀疑她,他是那样慎重小心之人。他知她绝非麦太太,但又不知她究竟所要何物。她从不过问他工作之事,也就排除了偷情报的特务,然她亦丝毫没有要暗杀他的意思,便并非是色诱的女特务,可她何以假扮“麦太太”故意接近他勾引他,他知她绝非善类,但又那样充满魅力,吸引着他。

第三场床戏,佳芝用枕头蒙住易先生的眼睛。易先生并未反抗,他内心非常惶恐,他怕黑暗,害怕一切他未能掌控的未知事物。这一场戏是他们感情的升华,他们冲破了一切防御线。佳芝说,他比谁都懂戏假情真这件事,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自己是活着的,只有在黑暗中,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最后王佳芝哭了,因为痛,也因为爱。那时佳芝完全可用枕头捂死他的,她亦见着了床边上的那把枪,但她没有。她说“他不仅想往我的身体里钻,还像一条蛇一样往我心里钻,愈钻愈深。” 而易先生经过多次的试探与身体的交融也终对王佳芝卸下盔甲,他知道,佳芝不会害他。他们两人都不停地往对方心里钻,愈钻愈疼,愈钻愈深。

全片两个半小时,而这几场床戏不过十几分钟,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我却认为它们是必不可少的,对人物的塑造,情节的饱满度占很重要的部分。梁朝伟饰演的易先生惟妙惟肖,他的眼神时刻保持警惕与不安,内心的恐惧与不安表现的淋漓尽致。我只能说他演活了易先生。汤唯对细节的表现亦非常成功,青春无知的大学生与成熟美艳的少妇之间成功的转换,内心的绝望与凄楚,表现的那样出色。汤唯是真演得好。

在日本艺妓馆里,佳芝唱起了《天涯歌女》。我竟有想哭的冲动,心中良久徘徊着她凄凉的歌声,易先生的眼泪以及他紧握着佳芝的手,似乎这已能说明一切,易先生与佳芝的无奈,这地狱之中的爱情,若再次相逢,希望是在美好的人间里。

易先生神秘地让佳芝将一份信交给某人,老吴等人却以为是何等大事,结果却是易先生送给佳芝的一份礼物。佳芝自小缺爱,她比常人更渴望爱,易先生让她感觉到被爱的滋味,我想换做是任何一个女子,都会被易先生感动,感动的并非价值连城的礼物,而是他有送礼的这份情意以及对她的重视。物有价,情却是无价。

之前并不明为何佳芝要在咖啡馆里播数次电话,读张爱玲的小说才知那是他们之间的暗号。至关重大,凡事都须小心,处处细节都须万无一失,倘若有一点漏洞便没法生还,这一切都关乎性命。影片末尾佳芝的口红印又出现了,我不知其他看客是否注意到这几处的口红印,许是作为女性的天生敏感,我一直注意着这几处口红印。这或许是佳芝最大的破绽,她直至死亡也不知易先生早已知晓她的身份。

易先生与佳芝去珠宝店取戒指之时,佳芝看着这份无比厚重的礼物,心里无限感动,她满含热泪地看着易先生,四目相对,恍惚间,她知道他是真爱她的。在内心巨大的挣扎中,她叫他快走。他走了,逃走之迅速,甚而最后跳上车那一幕实在令人咋舌。佳芝一点也不后悔,这世上女子对待爱情大多相同,不论那个男子如何,女人哪怕一瞬间爱上,也常有些奋不顾身的味道。张爱玲的小说中所写,“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她突然想,心下轰然一声,若有所失。”

在张爱玲的小说中我读到的易先生对佳芝仅是感动,只觉得一红颜而没有爱。而李安的电影中,片尾处梁朝伟坐在空荡荡的床沿,抚摸着床沿,这是他与她曾经一起温存之地,他泪眼朦胧,脸部抽搐,掩饰不住的悲怆写满脸上,毫无疑问,他爱王佳芝。

地狱中的爱情,在黑暗里,一切都是真的。

2012-06-25

新浪微博:唐露LOVE http://weibo.com/tanglu0927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