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11月中旬的一天,北京紫禁城景区被有些阴沉的冬日天空所笼罩。其实所谓的景区原本也没有几个游客,而且早在昨天入口处就拉起了警戒线,看样子是要接待什么贵宾。路过的市民见状纷纷加快了脚步,毕竟在这样的日子里牵扯进什么古怪的活动都有可能会倒大霉。只有几个年轻工作人员,站在入口前讨论着什么。他们好像没有听说今天要有哪个达官贵人要来参观。既然不知道,那就各自散了算了,于是几个人拎着铁皮饭盒和热水瓶回到了漏风的办公室里。

不久开来了一辆红旗轿车,紧接着又是两辆上海牌汽车,来人的来头肯定不小。几个青年发现领导不在,便趴在窗子上伸着脖子往外看,想要知道来者何人。红旗轿车的车门打开了,走下来一个穿白色军装的黑人。虽说坦赞兄弟如一家,真正的黑人他们还没有亲眼见过。只见那个黑人机警地观察了一圈周围,把手扶在车门顶,请出了另一个军装黑人。这一身军装明显看着就是高级别将领的制服,皮毛坎肩想必在非洲兄弟手里并非寻常事物。

来者并不是坦桑尼亚或是赞比亚的领导人,而来自一个更为边缘化的非洲国家——中非。这时候的中非还叫做中非共和国,这个高级将领是时任中非共和国终身总统的博卡萨。

这两天这个来自中非的大总统受到了中国方面高级别的款待,由外交部非洲司副司长罗旭和礼宾司副司长刘华陪同,会见了中国国家主席华国锋、参观了北京长城。中国方面还收到了博卡萨总统的一个私人请托:他特别希望参观一下中国明清帝王的宫殿,一饱眼福。中国接待人员立即安排参观,用红旗轿车载着博卡萨进入紫禁城。也许是早就有了帝王梦才想看一下君主传统深厚的中国帝王的生活;又或者是在参观了奢靡的宫殿以后他才有了过一把帝王瘾的心思,博卡萨在回国以后一个月不到,就宣布解散国会,由总统一跃而成帝王。

毫无PS痕迹

这样吊诡的权力闹剧在非洲前殖民地地区并不少见,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广受欢迎的政治路线。

经过一整年挥金如土的筹备,这个并不高大的黑人终于在1977年12月4日举行了隆重的加冕典礼。作为曾经在法国殖民地军团服役并且多次授勋的军政府独裁者,他是拿破仑的脑残粉,整个加冕典礼他都在想尽办法模仿拿破仑的那一套。只是不知道他是否了解,在一年前他参观过的那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前,有一个叫袁世凯的总统也试图称帝,但是衰败得比拿破仑还要快。

cosplay拿破仑的博卡萨

仪仗队由军乐队作先导,其中混有法国海军陆战队派来的领乐手。紧随其后的是一个中队的枪骑兵和剑骑兵,每个人都神气抖擞,他们的马每天消耗的谷物和草料可以养活中非边境省份的一户人家。黄袍加身的博卡萨携着皇后卡特琳乘坐画有鹰徽和“B”字样的绿色马车,稳坐中间,左右还各有一批骑兵和步兵隔开国王和围观群众。其中还混有法国支援的安全专家。实用起见,摩托警察自然也是打亮了警灯护住皇舆。之后又是一个中队的枪骑兵,他们头盔上泛非洲颜色的穗子随着马匹的小跑而上下飞舞。其他的达官贵人则或乘马车,或坐奔驰轿车也紧跟其后。这些马匹和轿车在群众默默的注视和偶尔的军马嘶鸣中徐徐通过一个月前刚刚完工的首都大道凯旋门。博卡萨把这个非洲穷国的国库可谓吃干榨尽,最后只剩下了几万美元的中央财政。

据说其皇冠鹰饰上最大的钻石有80克拉

称帝之后的博卡萨真是励精图治、锐意改革。

为了改变中非帝国积贫积弱、依赖自然资源的经济模式,他提倡国民万众创业,把中非建设成一个工商业国家。为了鼓励国民的经商积极性,他让自己的王后亲自开办服装厂,为有创业念头的人民作榜样。王后服装厂专门生产全国中小学校服,价格仅为国内中等收入人群一两个月的工资,价廉物美、经久耐用。

除了经济上的改革,在政治思想和意识形态上的弦也必须上紧,所谓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当时的中非人民对于党派政治和公民意识毫无概念,为了一扫过去的落后思想,博卡萨规定所有的工龄人口不论男女老少均为执政党(实际上也是唯一的党派)“黑非洲社会进化运动”的党员,人人都要交党费。发展党员的速度快成这样,也可谓是意识形态工作先进榜样了。

政治工作做得比右边这位胖子还好

看到中非遍地饥荒、满山盗匪,皇帝陛下非常痛心疾首。他下令一定要认真教育所有的小偷、强盗和教唆这些罪犯的人民公敌。他还担心这些罪犯在中非炎热的天气下会热得受不了,往往把拷打教育过的政治犯放进冰箱里冻起来。后来可能是觉得这么放着多少也有点浪费,就把这些人拿去喂狮子。比起火葬这种还要浇油点火的丧葬方式,博卡萨的创意总是那么低碳环保。据皇室厨师后来回忆,博卡萨不仅关爱动物身体健康,还常常亲自品尝这些食物,看是否符合宠物们的胃口。所以他后来在世界范围内的动物保护者当中获得了一个“吃人魔王”的雅号。

耀武扬威的博卡萨皇帝

不过,正如《独裁者手册》当中所揭示的统治之道一样,国内饥饿而愤怒的民众从来不是独裁者的问题。只要博卡萨还有足够的钱分给寥寥几个手握权柄的显贵,军队和警察的力量就足够维持他在座位上做皇帝美梦。实际上,就算他在中非帝国宣称全世界都是在他的统治下也不会有任何实际上的后果。可惜在称帝之后,他的经济来源出现了严重的麻烦,也因此,他的支持者们开始对这位皇帝的态度出现动摇。

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真正促使他倒台的经济问题:1969年博卡萨掌权之时,他就很明智地在法国找到了自己的盟友:季斯卡。季斯卡算是法国政坛的一个青年有为的学者型政客。从戴高乐复出时期就一直担任法国财政部长的季斯卡对于法国的财政预算和对外援助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博卡萨多次 在公开场合和私下里表达过自己和季斯卡不同寻常的关系,季斯卡本人也多次前往中非,拜访博卡萨并且一起狩猎游玩。

季斯卡下台后进入了法兰西学院

不过季斯卡可能也是捏着鼻子在和这个独裁者共舞,他真正感兴趣的应该不是博卡萨私下馈赠的钻石,而是中非的地下资源。中非是一个矿产资源不太丰富的国家,主要的经济支柱是农业。虽然矿藏不多,质量却很高。其国境内不仅有招人喜欢的钻石,更有核反应堆的燃料——铀。凭借着两种资源,博卡萨非常乐得跟西方世界交易,其中受益最多的就是其原来的宗主国:法国。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前,阿拉伯国家曾经集体对西方世界禁运石油,导致能源价格飙涨,甚至终止了战后法国经济的光辉三十年。这一次能源危机究竟有多严重,看一眼一个细节就知道了:法国在季斯卡任内的1976年重启了中止31年的夏令时来节约能源。在石油和煤炭紧张的岁月里,加上冷战铁幕也还没有收起,夹缝中的法国很早就把视线投到了核能上。而原来的殖民地既然有核能燃料,法国也就乐得提供一些经济援助换取铀料的优先使用权。

法国是欧洲国家中最欢迎核能的国家之一。东边的德国从2004年开始就逐步关停了所有的核电站

但是随着石油危机的进一步加重,法国自己也有些自身难保。包括季斯卡本人也因为极高的失业率而摇摇欲坠,这时候就算他想要再帮博卡萨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而1979年季斯卡更是被曝在担任财长期间收受了博卡萨的两颗鸽子蛋大的钻石,一时被称为“钻石丑闻”,更加给季斯卡的政治生涯增添了一分险恶。果不其然他本人在1981年的大选中受到这次丑闻的重大影响,从此告别政坛,让法国的左翼势力在战后首次问鼎巴黎。

法国传奇总统密特朗就是此时战胜了季斯卡上台的

经济危机,加上季斯卡需要做出和独裁者不是太熟的样子,巨额的经济援助一下子打了对折。之前说到,博卡萨的登基大典花销相当于法国对中非全年的经济援助,可想而知能用来分配给小伙伴们的利益本来就已经不剩多少。法国的经济援助一旦撤销,很显然博卡萨再想要喂饱那些已经被自己惯坏了的军队将领和政治伙伴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总体来说,在他疯狂皇帝生涯的最后两年,除了他自己以外,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人都没有获得太多利益。失去了体制内伙伴的支持,博卡萨的倒台只不过是时间和方式的问题。

博卡萨的起家在非洲独裁者当中非常具有代表性: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小子,青年入伍斩获军功,随后趁着去殖民化的浪潮成为了国内政治势力中强硬少壮派的领袖。不管去殖民后的政府是独裁、民主还是民粹,稍稍不小心就被这样的军人政变颠覆,他也就成了坐上了这个国家权利巅峰的人物。而博卡萨的条件要比其他独裁者更好一些。因为他的舅舅就是中非去殖民化的领袖,号称中非国父的波冈达。一旦他获得了前任领导人对于国家财源的信息,也就稳定住了国内有权势的关键人物的人心,独裁的格局就此形成。

博卡萨的前任和继任,大卫·达科。这人看上去就很聪明呢。

但是他的疯狂人生的终结也非常具有代表性。在依赖土地本身提供的资源获取经济收入的策略由于某些原因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他就再也拿不出足够的钱讨好那些具有关键实力的权贵。如果这些人觉得转投另一个领导人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那不管你自称总统、皇帝还是上帝,他们都不会再帮助你了。实施情况也就是这样,皇帝手下的军队和警察在整个叛乱期间没有任何伤亡的记录。博卡萨当年颠覆的总统是他的远亲表弟。这位表弟后来虽然甚至还一直担任博卡萨的私人顾问,但是心中的不平最终藉由法国人的支持发泄了出来,又翻转颠覆了博卡萨国王。当然这货也没有理由不是一个独裁者,因此当BBC的记者在中非采访时,有很多老人如今的世道抱怨还不如博卡萨称帝时期。

做人不要太贪,该让别人赚的千万要舍得给。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