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小丢

从4月中旬开始,我的朋友圈里就时不时冒出一条“蓝色鸟蛋”的新闻,先是4月19号南京紫金山发现一窝蓝色鸟蛋,接下来各地就跟古时候报祥瑞似的纷纷上报发现了蓝色鸟蛋,比如前几天福州的网友就发现自家抽油烟机里多了一窝蓝色的鸟蛋,不知该如何处理。

(家里两个月不生火做饭,就会出现此种神秘道具。)

3-6月是鸟类繁殖的季节,所以这类新闻就扎堆出现了,如果不是因为蓝色鸟蛋颜色很“萌”,大概根本不会成为一条新闻。天朝的新闻媒体保持了一贯的职业脑洞,吃货属性俨然闻名全宇宙。果壳网各位科技达人不甘示弱,引用了十几篇学术论文证明这个蛋是什么鸟的种,已经超出了闲的蛋疼的领域。其实老百姓对这个蛋到底是棕头鸦雀还是八哥或者杜鹃的种并没有什么兴趣,很明显大家的关注点在颜色上。

(说什么生物的话题都能联系到吃,我也醉)

这种被咱们老百姓笼统称为“蓝色”的蓝色,有一个专属名词,叫做知更鸟蛋蓝(Robin egg blue),如果听到这里你还是一头雾水,那我告诉你,这种蓝色可能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蓝,超出了我之前介绍过的克莱因蓝(International Klein Blue,简称IKB)。因为它是存在于全球万千女性梦想中的蓝色——蒂芙尼蓝(Tiffany blue)。

这是一种具有强大魔法力量的蓝色,杀伤力十分惊人,其具体表现是让女人为之疯狂落泪,让男人为之心痛落泪,每当一个女人获得了一个这样的小蓝盒子,就意味着她背后有一个捂着钱包忍痛含泪的男人。

(Tiffany六爪订婚钻戒、Vera Wang的婚纱和Cartier的对戒被誉为每个女孩都想拥有的完美婚礼必需品。而它就“蛋生”于这样蓝色的鸟蛋中。)

Tiffany的官网是这样介绍这个小蓝盒子的:自问世之日起,蒂芙尼蓝色礼盒®便以其独一无二的魅力倾倒了整个世界。众所周知,只有购买蒂芙尼产品的顾客才能获得这款令人一见倾心的礼盒,这一规条正是当年由Charles Lewis Tiffany亲自订立。 正如1906年《纽约太阳报》所载:“蒂芙尼有一样产品,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到,因为它只送不卖。这就是蒂芙尼的礼盒。”

不知道你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Tiffany会选择这种蓝色作为自己品牌的标准色?你想想国内做婚庆珠宝的品牌们一般标准色都是红色、金色和白色。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国人看到这种颜色,首先会联想起的是Tiffany这个品牌,因为我们都是通过这个品牌才认识到这种独一无二的颜色。但是在欧美文化中是截然相反的,人们看到这种蓝色,首先想到的会是“幸福”,这也是Tiffany创始人查尔斯•路易斯•蒂芙尼(Charles Lewis Tiffany)选择了较浅的知更鸟蛋蓝来作为公司标准色的原因。

(卡波特之所以写的是《蒂芙尼的早餐》,而非《香奈儿的早餐》之类的,正是在暗示霍莉对“幸福”的追求和渴望。这个演算公式为:知更鸟蛋蓝≈幸福≈Tiffany)

因为我们的文化中对这种蓝色没有赋予特别的意义,所以文化的传播在这里发生了有趣的变异。我看了国内不少介绍Tiffany品牌的文章,一般都会在最后提一句,“随着Tiffany品牌名望愈盛,Tiffany蓝色礼盒也被人们视为幸福的象征……”,这就是典型的倒果为因的做法。

事实是,不是因为Tiffany的出现人们才对这种蓝色赋予了幸福的含义,而是由于这种蓝色代表着幸福,尤其是婚姻和家庭的幸福,所以Tiffany才选择了这种蓝色作为自己品牌的代表色。说白了,这就跟周大福之类的选择红色是一个道理,他们都想让即将迈入婚姻殿堂的新人们看到这种颜色就知道他们的产品和婚庆相关。用这个颜色武装店面,就等于给自己刷上了“要结婚的快来买买买!”的直白广告。

请你相信,这不是一种独树一帜的逼格,而是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传统。

这是一种色彩心理学的应用,请不要跟我提乐嘉,谢谢。人常常感受到色彩对自己心理的影响,这些影响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作用,左右我们的情绪。色彩的心理效应发生在不同层次中,有些属直接的刺激,有些要通过间接的联想,更高层次则涉及到人的观念与信仰。

直接的刺激就是最简单的冷暖色,所以家居装饰一般会考虑到这一层面,在卧室会尽量避免采用暖色系中纯度和明度都较高的色彩,而代之以冷色系中纯度和明度较低的色彩来降低兴奋感,使情绪沉静下来。

高层次的其实也很简单,一方面来自于信仰,例如伊斯兰教的代表色是绿色,共产主义国家里红色则有着崇高和不容亵渎的含义;另一方面则来自于文化传统,比如汉族认为红色是喜庆之色,黑色和白色则是丧事的颜色,所以老一辈人都认为白色的婚纱不吉利;日本以蓝色为男孩的代表色,以红色为女孩的代表色等等。

知更鸟蛋蓝代表幸福,则是典型的间接联想的结果,这种联想根植于特定的文化历史环境之下,所以没有共通的联想背景,也就因此产生了文明与文明之间无法理解的隔阂。许多的文化误解与冲突都是因此诞生的,知更鸟蛋蓝可以作为一个有趣的例子而进行观察。

欧美文化中将知更鸟蛋蓝视为幸福的象征,和知更鸟(robin)的习性直接相关。知更鸟学名欧亚鸲(Erithacus rubecula),它是欧洲常见的鸣禽,由西伯利亚至阿尔及利亚,远至大西洋的亚述尔群岛和马德拉,以及东南面的高加索山脉,也有其踪迹。因胸前鲜艳的羽毛最初被称作redbreast(红色胸脯)。15世纪欧洲时兴以人名称呼常见动物,时人称它为Robin redbreast,后来简略为robin。

(确实,好萌呀!)

知更鸟深受英国人的喜欢,1960年泰晤士报的读者票选出知更鸟为最受欢迎鸟类,所以也被称为英国的国鸟。它们不畏严寒, 冬天也不会迁徙,在英国寒冷阴暗的冬天里有这样可爱的小鸟陪伴是很令人开心的。 特别是在白雪衬托下的小鸟显得非常美丽, 所以“知更鸟”是英国圣诞节必不可少的标志,无论是在纪念邮票上、圣诞卡上、圣诞树上,还是圣诞礼物的包装纸上,甚至圣诞蛋糕上都可以见到知更鸟的影子。

根据英国古老传说,知更鸟的羽毛本来是啡色,当耶稣被钉十字架时,它飞往耶稣耳边唱歌纾缓耶稣的痛楚,耶稣身上的血于是染在知更鸟身上,自此它胸脯羽毛的颜色便变为鲜红色。又被称为“上帝之鸟”,所以在动物界也是看脸(声音)的,就因为长了个红胸脯,都跟上帝扯上关系了,喜鹊笑而不语,乌鸦表示不服。

(小家伙的形象经常出现在杯垫、餐具、摆设等家庭生活用具上。)

当然它们受欢迎的原因不仅仅是漂亮的羽毛和动听的声音,更因为它们所表现出来的那些习性迎合了人类对婚姻的想象。知更鸟是一夫一妻制,雌鸟、雄鸟共同筑巢。另外,它们还是一种极少见的“地盘性”鸟类, 每只鸟会有一块地盘,作为自己的“粮仓”。如有同类鸟侵犯,他们会誓死保卫自己的领土,我们看到的美丽的橙红色羽毛其实是用来警告同类的标志,那美丽的歌声则是告诫入侵者的“警报”。虽然他们样子娇小美丽,但打起架来可是有名的凶猛,有时能当场把对手“打”死。

你看,知更鸟其实符合了女人对心目中理想丈夫的要求:要有男神的颜,还要会卖萌,声音足以满足最挑剔的声控。忠贞不二,坚持贯彻一夫一妻制,勇于承担家务活,照顾孩子也是一把手。而且家庭是永远放在第一位的,谁敢入侵他家庭领土伤害家人,分分钟弄死对方。呃,这么说来,速激系列的主角多米尼克不就是人界的知更鸟吗!

(多姆,你上辈子一定是知更鸟之王)

在这样层层递进的联想之下,蓝色的知更鸟蛋就开始被欧美人民看作象征着两个人相爱结合之后的爱情结晶,代表婚姻和家庭的幸福。因为绿松石的颜色接近知更鸟蛋蓝,在维多利亚时代绿松石也因此成为了新娘的至爱,在当时的婚礼上她们会将一枚知更鸟形状的绿松石胸针作为婚礼当天的礼物赠予出席的诸位嘉宾。

(我是绿松石,粘了蛋的光了)

(我是戴着绿松石的女王,凯特•布兰切特在本年度奥斯卡颁奖礼上的装束。)
(尤其是在婚礼这样的场合,知更鸟蛋蓝更是受到了新人们的欢迎)

这种习俗流传下来,知更鸟蛋蓝进一步扩充势力,它成为了一种常用于粉刷住宅的外立面和阳台的传统颜色。在《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盖茨比的司机形容盖茨比纸醉金迷的生活的时候就说:"in a uniform of robin’s egg blue".在他看来,盖茨比简直是泡在蜜罐里一样幸福。

(奥地利一家酒店的外观就粉刷成了知更鸟蛋蓝)
(如果觉得楼上太炫酷了,不要紧,这种小清新色调包你满意)

当知更鸟蛋蓝渐渐被用作秀恩爱的颜色,单身狗们燃起了熊熊的怒火,凭!什!么!好好的一个鸟蛋都成了能给单身狗暴击一万伤害的武器,今后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如果任凭事态发展下去,FFF团很有可能会上树、上屋檐、上抽油烟机里把蓝色的鸟蛋都捣个粉碎。为了保护鸟类,爱护已经伤痕累累的大自然,机智的文人们巧妙地转移了重点,进一步为这种蓝色赋予更多的意义。

比如这样:

(秀兰•邓波儿主演的根据梅特林克剧作改编的电影《青鸟》)

接下来会进入特别艰难的部分,不是说阅读的艰难,而是讲述上的艰难,这也是每次我写颜色类的文章总是觉得特别累的原因,因为国内外的颜色对不上号不说,翻译的误译还特别严重,有时候根本是鸡同鸭讲。比如青鸟,英文是blue bird,直译过来应该是蓝鸟,英语中只分蓝绿,对于处在蓝绿之间的颜色,有更多对应具体色值的专有名词去指代,没有青色的这个概念。

(我相信这张图已经对蓝绿色弱患者造成了一万暴击以上的伤害,看完这张图,你已经不知道蓝绿青分别是什么颜色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要把blue bird翻译成青鸟呢?这就涉及到“意译”的概念了,首先说下西方文化中蓝鸟的含义吧,这里笼统说的蓝鸟,一般指的是俗称为蓝知更鸟的东蓝鸲(英语:eastern bluebird;学名:Sialia sialis),是蓝鸲属下一种广泛分布于欧亚美洲的小型鸟类,也是纽约州和密苏里州的州鸟。实际上美国有三种蓝鸟:东方知更鸟(Eastern Bluebird) 分布在大草原(the Great Plains)之东;西方知更鸟(Western Bluebird) 分布在大草原之西;山地知更鸟(Mountain Bluebird) 分布在高于5000英尺的西部山脉。

(大家好,我是被你们称为蓝知更鸟的青鸟,什么鬼!)

妈哒,我已经快疯掉了,这里为什么出现了误译叠着的误译呢?为什么勤劳勇敢的中国翻译要把东方蓝鸟翻译成蓝色知更鸟呢?我猜,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早前真正的知更鸟(robin)和蓝鸟(bluebird)都属于鸫科 (Turdidae),后来才把知更鸟归类为鹟科。

但是我怀疑其实翻译们更多的是因为这二者长的太像了,蓝知更鸟也有着红色的小胸脯,连下的蛋颜色也和知更鸟的差不多,可以被归类到知更鸟蛋蓝里,在科学不太发达的时代,人们大概把蓝知更鸟当成了某种稀少或者变异的知更鸟品种去看待,所以才会将蓝鸟看成是幸福和爱情的象征。

(是挺像的吧,蓝鸟会让我想起小时候校门口卖的染色小鸡崽儿)

有首歌是这么唱的:蓝知更鸟,是一种神奇的鸟,看到的人会幸福的。如果世界上有一只,我希望他停留在你的窗口,永不离开。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理解这个逻辑:因为知更鸟是鸟界五好家庭楷模,所以人们看到它蓝色的蛋就认为是幸福的象征→蓝鸟长得跟知更鸟差不多,它的蛋颜色也是淡蓝色的,而且蓝鸟比知更鸟罕见→所以得出结论,蓝鸟象征着单身狗们需要去憧憬和追寻的爱情及幸福→蓝鸟是过程,知更鸟蛋蓝是结果,一个象征着追寻爱情和幸福,一个象征着爱情和幸福已经握在手中。

(出现在各国邮票中的蓝鸟们,这是山地蓝鸟)


(这就是东方蓝鸟啦,也就是最常被称为蓝知更鸟的家伙)

所以在梅特林克的《青鸟》中那两个伐木工人的孩子的一连串冒险,代表人类寻找青鸟的过程。青鸟在这里是幸福的象征。通过他们一路上的经历,象征性地再现了迄今为止,人类为了寻找幸福所经历过的全部苦难。作品中提出了一个对人类具有永恒意义的问题:什么是幸福?但是作品所得出的结论却是出乎意料的:其实幸福并不那么难找,幸福就在我们身边。

好了,现在回来讲为什么我们要把很明显的bluebird翻译成青鸟,这是因为,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是存在“青鸟”这个概念的,最早见于《山海经•西山经》:“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 郭璞注:“三青鸟主为西王母取食者,别自栖息于此山也。”《艺文类聚》卷九一引旧题汉班固《汉武故事》:“七月七日,上( 汉武帝 )于承华殿斋,正中,忽有一青鸟从西方来,集殿前。上问东方朔,朔曰:‘此西王母欲来也。’有顷,王母至,有两青鸟如乌,侠侍王母旁。”后遂以“青鸟”为信使的代称。更著名的就是李商隐《无题》中的两句了:“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咱们传说中的青鸟长得跟冰凤凰差不多,是一种猛禽。

青鸟在古意中是信使,而且多用于鱼雁传书的爱情环境下,所以说青鸟是爱情使者也不为过,恋爱中的人苦苦等待青鸟来信,就像在翘首以盼幸福的降临,所以将bluebird翻译成“青鸟”,可以说是很有文化底蕴的“信达雅”的翻译,只是苦了想把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掰扯清楚的人了,比如我。

同样深受两种文化影响的日本人民也深受其害,比如日产那个bluebird车型,被翻译成蓝鸟了吧,但是到了《火影忍者》里那首插曲又被翻译成了青鸟,因为表达的是对自由和幸福之类的向往。如果我们再深入研究下日语中对蓝绿青的对应,相信今天崩溃在这里的就不止我一个了。我说个最简单的,日语里写成汉字的青或者苍,发音是aoi,对应成汉语是蓝色,英语是blue,比如蓝天日语里就是写成青空(あおぞら),罗马音:aozora。嗯,你们自行感受下。

正是有这样诸多寓意的加持,所以知更鸟蛋蓝成为了时装界少有的几个不会被流行趋势所影响的持久流行色。因为文化背景的差异,我们看到这样的颜色不会激动不会感到幸福也就很正常了,毕竟,没有几个正常人会将青鸟的寓意和知更鸟蛋蓝联系在一起。好累,开了这么大的脑洞,感觉不会再爱了。

(兰博基尼、香奈儿、Kate spade、匡威等都推出过知更鸟蛋蓝的限量款产品,大受好评自不必说)
(无论是复古的造型)
(还是优雅的礼服)
(亦或是休闲的男女装,人们都迫不及待地想把幸福的颜色穿在自己的身上)

盲目地追求潮流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知道了流行背后的故事,是不是就觉得有意思的多了呢?从此再看到这种知更鸟蛋蓝,心中也会有些不同的感受了吧!

但你以为这就完了,还没有。一路蛋蛋蛋的讲下来,不放个彩蛋怎么对得起大家呢?

(我是蓝知更鸟蛋艺术品,但我不是彩蛋本身)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通篇都在说知更鸟蛋蓝,只有在提到Tiffany的时候才会说蒂芙尼蓝,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蒂芙尼蓝只有蒂芙尼家才可以用的,这是一个受保护的颜色商标。虽说蒂芙尼蓝来源于知更鸟蛋蓝,但是,被称为“知更鸟”的小鸟那么多,它们下的蛋其实颜色是有深浅之分的,也就是说,知更鸟蛋蓝并没有固定的色值,只有个大概的区间。

而蒂芙尼蓝是潘通所制作的客户私有颜色,取的是颜色较浅的知更鸟蛋蓝的一个色值,颜色编号为 PMS 1837,此一编号来自于蒂芙尼公司创立的年份。由于是一种颜色商标,所以并没有刊载于潘通匹配系统(Pantone Matching System)色板书中,也不是一种可以自由公开使用于商品中的颜色。

左边是较深的知更鸟蛋蓝,右上是较浅的知更鸟蛋蓝,右下是蒂芙尼蓝的色值
(好的,它们的区别在这里,mint算是薄荷绿,magic mint是我们常见用来冒充蒂芙尼蓝的颜色,turquoise是松石绿。如果不这么对比着看,肉眼基本是很难分辨的。)

所以,跟你说我们这件衣服/商品用的是蒂芙尼蓝的,不用多想了,一定是山寨。我们成天看到的蒂芙尼蓝啥啥啥的其实绝大多数是浅色的薄荷绿,或是松石绿。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蒂芙尼蓝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蓝了吧,因为不但被它包装在里面的那个东西卖得贵,它本身就不是谁都能用的哦,谁不小心用了,很可能就会被蒂芙尼公司告的只剩一条内裤的,阿门,愿上帝之鸟保佑你。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