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笔者在研究波尔多红酒历史中,不小心卷入了英法的爱恨情仇,拿破仑爱Gevrey Chambertin英国打开的是Bordeaux。英法之间像粤语长片的爱恨纠葛中科西嘉少年拿破仑的第一次荣誉舞台:土伦之役,为各位看官们奉上。小二看茶,且听我慢慢道来。 

1793,法国成为了最早打破君主专制政体的,建立全新的资产阶级共和国,解放受贵族统治奴役的贫苦人们的革命根据地。 共和国的成长始终伴随着腥风血雨,暴民的镇压,革命反对派和支持派的斗争,协和广场上不停的断头执行,甚至还要面对其他欧洲君主制国家的武力威胁。就在这么一个内忧外患的故事背景下, 一个20出头的年轻军官临危授命带领法国军队在土伦战役中获得胜利,被破格提升准将,并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此后,权利的追逐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野心,这位准将的目光瞄准了路易十六的王位,不仅如此,他改变了人类文明的走向, 带头创立了法国民法典,即使被未来的一次滑铁卢战败抹杀了此前的光荣胜利的记忆,他的法典却永垂不朽。

当我们在高歌自由民主的时候, 谁会知道奠定了法律体系基础的法国民法典起草如此艰辛?

命运齿轮不停地转动,谁曾想到那个意外经过土伦的年轻军官会逆境中胜利并对未来的影响如此微妙而又深远?

孟子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1784年,一个科西嘉岛少年以优异的成绩被选送到了巴黎军官学校,他的法语带着浓重的科西嘉口音,因而在那些讲着一口高贵纯正法语的同学中,格格不入。

1785年, 家里传来噩耗,科西嘉少年的父亲过世了,从而缺少了经济来源,迫使他不得不在一年内因经济压力完成两年的课程。 同年九月,少年毕业他是这个巴黎军官学校获得学位的科西嘉人,军衔少尉。

之后,少年开始了军旅生涯。 不管辗转了多少个部队,少年一直坚持阅读。他阅读伏尔泰,阅读孟德斯鸠,阅读卢梭等许多启蒙思想家的著作。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在这一段社会激进以及政治动荡的时期,科西嘉是革命派,保皇派以及独立派德竞逐场。 少年返回科西嘉后毅然加入革命派,并在志愿军担任中校。

在这一段时间中,少年一直坚持相信自己在这乱世中脱颖而出成为英雄。

梁启超《李鸿章传》:“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造时势。”

1793年,保皇党和英国,奥地利, 西班牙等反法联军做了一笔全国震惊的交易,以法国南部城市土伦以及法国地中海舰队为条件换取对波旁王朝的复辟。保皇党肆意分裂国家,引狼入室的举动引起当时执政党雅各宾派的不安,并同年组织军队,负责收复土伦。

于是,土伦拉开了战争的帷幕。

九月,秋风起。西线法军在一开始的艰苦战斗中攻占了奥利乌尔并夺取了附近的几条重要隘路,却导致了法军炮兵指挥官马尔田少校负伤。随后,西线法军势如破竹的进攻,从反法联军手中夺取法隆以北的山谷,并包围了波姆等一些堡垒以及马尔博斯克炮垒,同时占领了锡富尔。 配合西线法军的攻击,东线法军也不断把战线前移,军队的左翼进抵了布伦海角附近,右翼则推进至法隆山地及法隆炮台,并控制了通往伐累塔的大道。

但是,反法联军还是控制着大部分地区并且占据着相对优势的地理位置,而且增援部队也陆续到来。法军战略上理应趁热打铁,一气呵成,但攻城不得不依靠炮兵的火力,马尔田的负伤,让攻城的部队步伐减缓。

两方开始了拉锯战。

《战国策楚策四》:汗明曰:“君亦闻骥乎?夫骥之齿至矣,服盐车而上太行。蹄申膝折,尾湛胕溃,漉汁洒地,白汗交流,中阪迁延,负辕不能上。伯乐遭之,下车攀而哭之,解纻衣以羃之。骥于是俛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若出金石声者,何也?彼见伯乐之知己也。”

此时的少年又接到新的指派通知书。在去往尼斯的一个海防部队的途中,他不知道这次的旅途会遇到他人生中的伯乐即他的同乡兼老朋友萨利希蒂,时任国民公会的特派员。更不知道结果这次的会面却让他做出改变人生的选择。

1793年的九月,卡尔托将军在听从了萨利希蒂的建议后,任命时值二十四岁的少年为炮兵指挥官。 到达前线的少年发现情况堪忧,这里的士兵没有基本的军事素养,不会使用火炮更不懂得修理,而且火炮也无足够的弹药,仅有的是几门破旧落后的野炮及臼炮,甚至他的上司卡尔托将军也缺乏起码的炮兵知识。

Napoleon in the siege of Toulon

少年明白这又是一个考验,战况紧急下他只能改变落后的法军炮兵,加快投入战争。他利用自己的知识改善武器,他搜集一切有用的军械器材并建立一个军械工厂,他征用马匹组织生产柳条筐解决炮兵的机动性和工事修筑问题。他总是呆在炮群中,坚守岗位,不久取得了士兵的尊重和上级的器重,升任炮兵上校。

经历十月份法军再次进攻与反法联军反攻受挫后,法军仍然没有找到攻城的关键钥匙。由于指挥将军卡尔托与拉波普的自大无能,法军丧失攻占土伦的主动性,军心开始涣散。

11月,秋来迎来了尾声。新的部队司令杜戈梅将军的到来让少年感受到了胜利的希望,他们共同把小直布罗陀定为打开土伦的钥匙并加强炮兵的训练,在小锚地北面秘密修筑一个炮兵阵地,并用橄榄之进行巧妙的伪装。然而一群来视察堡垒的人民代表,竟然下命令士兵开炮,无知的人民代表暴露了炮兵阵地,差点将他们的努力付诸东流。

第二天,出人意外的战报来到了军营。反法联军总司令奥哈腊将军率七千人马渡过勒拉斯河向西北方出击,这一举动打乱了法军的进攻部署,并对西线法军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少年只得指挥炮兵掩护部队有秩序地撤退,并阻止敌人向奥利乌尔方向前进;另一边积极牵制敌人,掩护杜戈梅迂回到敌人侧翼。

少年更亲率一支部队插入敌人战斗阵形的中间,使得敌人陷入混乱。然而混战中,少年还意外掳获反法联军总司令奥哈腊。此时,法军主力在杜戈梅的率领下迂回到敌人右翼,严重威胁敌人退路。在左右配和夹攻下,反法联军害怕被歼纷纷溃逃回土伦要塞,让法军一举夺回全部被占阵地。

司马光《赤壁之战》:“进,与操遇于赤壁。 时操军众已有疾疫,初一交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瑜等在南岸,瑜部将黄盖曰:“今寇众我寡,难与持久。操军方连船舰,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乃取蒙冲斗舰十艘,载燥荻枯柴,灌油其中,裹以帷幕,上建旌旗,豫备走舸,系于其尾。先以书遗操,诈云欲降。时东南风急,盖以十舰最著前,中江举帆,余船以次俱进。操军吏士皆出营立观,指言盖降。去北军二里余,同时发火,火烈风猛,船往如箭,烧尽北船,延及岸上营落。顷之,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瑜等率轻锐继其后,雷鼓大震,北军大坏,操引军从华容道步走,遇泥泞,道不通,天又大风,悉使羸兵负草填之,骑乃得过。羸兵为人马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众。刘备、周瑜水陆并进,追操至南郡。时操军兼以饥疫,死者太半。”

12月,东南风起。 法军发起了土伦港的总攻,更集中对小直布罗陀的炮攻,在法军连续的攻击下,反法联军即使负隅顽抗却节节败退,最终大势已去,只得放弃土伦,撒手而退。 当法军攻占了小直布罗陀以及克尔海角后,便改造工事,并迅速调集火炮,将英国舰队完全置于法军火力控制之下,更在当天就开始轰击英国舰队。英国海军上将胡德勋爵被迫命令舰队张帆起锚,匆匆逃离土伦港, 强烈的东南风使军舰难以航行,风势更把炮火吹的更加猛烈,最终英军烧溺伤亡者大半。

此战,法军大捷,少年崭露头角。

当时担任围攻部队炮兵指挥官的杜纪尔将军在战后写给巴黎陆军部的报告中,曾赞扬道:“I fail in expressions to depict the merit of Buonaparte. A great deal of science, as much intelligence, and too much bravery: such is a faint sketch of the virtues of this rare officer. It rests with you, Minister, to retain them for the glory of the Republic.”

1794年1月14日少年被杜戈梅将军破格提升为炮兵准将,年仅二十四岁。

少年名叫拿破伦.波拿巴。

《孙膑兵法·月战》:“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

后记:

读《The Fortune of War》为写这篇文章打基础的时候,发现许多人都觉得拿破仑是幸运的,说句俗套点就是踩着香蕉皮得天下。然而天下方乱,群雄虎争,拨而理之的一群鸿鹄之士中成为乱世之英雄,除了自身条件以外,天时地利人和,助以一臂之力,事半功倍。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