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买一本《金瓶梅》,应该买哪一本?

先上结论:(词话本)里仁书局梦梅馆本;(崇祯本)香港三联《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会校本(齐鲁书社出不了残念);(张评本)感觉不用入也可以。

为啥?听我慢慢道来。因为一不小心,又写长了。

前段时间脑子一热,又买了三个版本的《金瓶梅》,分别是里仁书局出版的梦梅馆校本《金瓶梅词话》、香港三联出版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会校本、天地图书的《会评会校金瓶梅》(这个还没到货)。加上之前买过的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金瓶梅词话》、吉林大学出版社《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电脑里下载的李渔全集中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我将拥有六套金瓶梅,没有一套是影印版的,但正好映照了金瓶梅版本里的两大版本三个系统。

当然如此做,除了喜欢,还是好奇,想查探一下这些市面上因为“禁”而变得奇货可居的书,到底怎么样,对于一个普通读者来说,是否值得购买。下面是一些参考意见。

需要提前说的是,自己不是什么专业读者,更不是搞研究。所以全部是现代排本。建议也都是从普通的八卦阅读的角度出发。

目前流传的金书大概是三个系统,这基本是定论。一个系统是词话本,一个是崇祯本(也称绣像本),一个是张竹坡评本。普遍认为在时间线上词话本早于崇祯本,崇祯本早于张评本。但是也有不同观点,词话本与崇祯本最大不同在于,崇祯本删减了许多词曲,按照现代人的观点是,崇祯本是经文人编辑审校修订过的词话本。但是也不排除,先有文人编写的绣像本,书商觉得这书太火了,于是搞盗版,出现词话本。张评本,是张竹坡评点过的崇祯本,但是如果细究,他的文本与现今流传的崇祯本也有不同。

作为一个普通读者,且先将这些放置一旁,可以这样归纳理解:

如果只是想看文本,那么可以在词话本、崇祯本做一个选择。但是个人建议这两个版本最好都读。因为这两个本的不同是有意思的。比如首回,词话本直接从《水浒传》里的武十回筛选出,而崇祯本则从西门庆讲起,在回目上,一个是:景阳冈武松打虎,潘金莲嫌夫卖风月;一个是:西门庆热结十兄弟,武二郎冷遇亲哥嫂。个人是觉得崇祯本更胜一筹。但是在词曲的选择上,词话本常常全文收录“淫词艳曲”,崇祯本只是留个曲牌名之类的。有点儿像今人小说里女主人公不知不觉唱出林夕作词的《富士山下》,全文收录歌词。但是另一个本子,觉得这样写太啰嗦,谁不会唱林夕的歌啊,于是直接是女主公哼唱着林夕作词的《富士山下》出现在街角咖啡店了。但是对于几百年后的读者还是很想知道林夕当年写了什么。尤其林夕很多词已经失传了。这一点上,我喜欢词话本。当然两者还有其他的不同,田晓菲《秋水堂论金瓶梅》里讲得比较细(不想买,也可以先下载电子版,但推荐购买)。

其实,最开始读《金瓶梅》时,我是不知道有这样两套版本的。还以为只是名字稍微不同而已。当时家里会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金瓶梅词话》(2008年那个删掉4300字的版本),外出上课时会用kindle看网上下的一个全本。偶然有一次,往回翻着看,发现,怎么书上的比电子版多了很多词,才意识到是两个版本。

现在开始八卦下我知道的几个系统:

先说词话本,这个比较清晰明了,分为中土本、东土本。也就是中国本和日本本。

一共有3部完整刻本,一部在中国,两部在日本。据说是同一刻本,但是散页情况不同。只需要知道,中国的版本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山西发现的,最后被北平图书馆购藏,抗战前夕,该本连同其他北平故宫珍贵文物运美国国会图书馆保存,1975年,归还台湾了,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这个刻本,1933年曾经被影印成《古佚小说刊行本》,缺页用崇祯本补齐。鲁迅、郑振铎、傅斯年等人都曾经购买了这个版本。1957年,大陆根据这个古佚小说刊行本影印出版,叫文学古籍本。1988年,人民文学本又是根据这个文学古籍本影印,缺页还是用崇祯本配。1991年,还是根据文学古籍本影印,但是缺页根据“大安本”配。

我购入的2008年公开发行的陶慕宁校注,宁宗一审定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金瓶梅词话》,就是根据这个1991年版本简体横排,删减4300字。

这时候有必要说一下,日本的的完整刻本:日本日光山轮王寺慈眼堂藏本;日本德山毛利氏棲息堂藏本。他们还有一部二十三回粲本,即日本京都大学附属图书馆藏残本。1963年大安株式会社出了所谓的大安本,残页根据中土本补配。

也就是说,人民文学后出的这套词话本,全部统一成了词话本,而非掺杂着崇祯本。

里仁书局出版的梦梅馆本,这套流通的竖排繁体的本子是梅节以日本大安本为底本,覆以中土本。参校崇祯本里的日本内阁文库本、北大图书馆本、张评本等。但是具体的校述,并没有在这本书里体现。回目后只是针对一些俗词俗语的注解。他专门写了一本《金瓶梅词话校读记》,网上可以搜到电子版。简单点说,这套仁书局的梦梅馆本有如下几个优点:一是足本;二是参以校读记,可以对其他刻本的词话本有一个基本了解,至少知道他删改了何处;三是这个版本还有200张插图,依据的是王孝慈旧藏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插图》,属于绣像本即崇祯本系统。

至于网上推荐的太平书局影印版,研究了半天,感觉对于普通读者来说,一是价格太贵,二是意义也不大。都是根据原藏北平图书馆延伸出的古佚小说刊行本而来的。如果有钱还不如入联经的影印版。这个版本是根据傅斯年藏的古佚小说刊行会本(1933年一共影印了104部)为底本影印,黄霖曾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金瓶梅词话>读后》写过,联经本当时做了两件令人瞩目的事情:一是将过去缩印的本子放大到与原刊大小相同;二是,因为原本多数用朱笔批改,过去的影印本都是一律改用墨色(因为没钱),这次将一些朱批文字用红色套印。这样以来便有一种恢复原貌的感觉。

只是这个本一直以来也被误认为是最忠实于原刊的印本,甚至认为是故宫的本子直接影印的。黄霖过去常常赞赏此本,认为其比大安本好。但是后来他发现:后来听说联经本确是仍用古佚小说刊行会本影印,没有直接用原刊影印,朱批文字,只是据故宫博物院藏本描抄后加以套印,且在套印中问题多多。

总之,这个版本没有原样还原故宫现藏原北平图书馆藏的刻本原貌。但是古佚小说刊行会本当年影印时也删落了大量批改文字,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都不是原貌。只能寄希望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能把这个刻本重新拿出来影印也好,做成电子版,以飨全世界的读者也好。

在那之前,如果只是作为普通阅读的话,梦梅馆的《金瓶梅词话》足够了。淘宝上从台北书店快递,一般加上邮费300元左右的都会是正版。而人民文学出版的简体横排的《金瓶梅词话》,目前也是断货,淘宝购买也差不多200元左右,加上由于是简体,繁简切换时应该是有错讹字,且非全本,相较下,可以入梦梅馆本。

值得一提的是1995年,岳麓书社曾经出过白维国、朴键校注的《金瓶梅词话校注》,这个版本虽也是删节本,共删2500字,但是注文有一百万字左右。可惜目前这个版本,孔夫子上大概450元左右。

去年有多家媒体报道,2004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与白维国、卜键签订合同,两人开始合作对《金瓶梅词话》进行修订,补齐了此前版本的删节部分,增加了注释,也对原注一一予以检核订正。直到2015年初,人民文学出版社再次给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打报告,表示该书用于学术研究,筹备工作已经进行了十余年,且繁体直排,工作量十分繁重,经济压力很大,如果印量较少,出版社和作者的收入会很低,申请印行5000套。总署批复,准许印行3000套。批件中再次强调,《金瓶梅词话》足本限定内部发行,供学术研究使用,要求购买者是专家学者,凭单位介绍信购买。(据界面转引的【中国新闻周刊】“禁书”《金瓶梅》漫长的脱敏之旅一文)

在筹备的过程中,白维国先生已经去世。今年,按计划,我们应该能在社交媒体看到有人晒这个版本。但是可笑的是,仍然要求凭单位介绍信购买。所以很多人宁肯2017年人民文学这个版本的《金瓶梅》词话继续删减4300字,保留全部注释,变成公开版,这样就不用物以稀为贵,忍受天价书。

阿城在《闲话与闲说》中说“《金瓶梅》历代被禁,是因为其中的性行为描写,可我们若仔细看,就知道如果将小说里所有的性行为段落摘掉,小说竟毫发无伤。”或许如今《金瓶梅》的被禁已经不是其性行为的描写,明末的狂欢、官员的腐败,哪样不能牵动神经。只是网络小黄文,如此多。如今却还要继续限制阅读。

总结下:若想看词话本,推荐梦梅馆《金瓶梅词话》,辅以电子版梅节的《金瓶梅词话校读记》。亦可读白维国的《金瓶梅辞典》,黄霖的《金瓶梅资料汇编》(中华书局版),足矣。

接下来是崇祯本,也称绣像本。这个系统也大概分为两类,一种是北大图书馆藏本,日本天理图书馆藏本、上图藏甲乙本、天津图书馆本、残存47回本都属于此类;一种是日本内阁文库藏本,首都图书馆藏本、日本京都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本等属于此类。具体的区别大家可以去搜下,形式上,还有一些细节上的。不过我都也没有见过,只能把前人描述总结罗列之此。

还是说,我们能购买的这个系统的非影印的本子。1988年,齐鲁书社出版的根据北大图书馆藏本排印、王汝梅会校过的本子是大家评价比较多的,是足本。但是同样的问题也是早已断货,孔夫子上看到有卖1200元左右的。还有一个选择,香港的三联书店出版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会校本,据说就是齐鲁出版社的这个版本,也是足本。淘宝卖的平装本大概是150元左右,但是我买了之后总怀疑是盗版。因为纸张、字的感觉都不如里仁书局的梦梅馆词话本,而且有的竖行感觉不是全部垂直,观感不是很好。但还是能看的,而且每一回后面都有校记。另外一个版本是李渔全集(12-14),浙江古籍出版社前段时间出过一套,就是价格也还是惊人的贵,也是上千元。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版本有电子版,网上很容易搜索得到。

综上:如果想看崇祯本的现代版本,可能唯一比较好的选择还是这个三联本。

最后是张评本。今天在找金瓶梅各个版本的时候,发现去年十月十日暨南大学图书馆搞过一个金瓶梅版本展。真是残念。那天我正好从广州来到北京。不然一定要去看,就在我最爱的暨大图书馆二楼。里面提到特别多的张评本,主要是张评甲种、乙种本,各自又包括在兹堂本、影松轩本、本衙藏本、本衙藏版凡刻必究本、苹华堂本,皋鹤堂本等等。

目前市面上最常见的是王汝梅校注的吉林大学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亚马逊就有售卖,100元.据说王汝梅当年考察了二十多个版本,最终选定吉林大学图书馆馆藏的张评乙本,康熙年间刻本,参校大连图书馆藏的本衙藏版翻刻必究的张评甲本、内阁文库本(崇祯本)、北大图书馆藏本(崇祯本)、吴藏抄本(乾隆前期,秽语删除,其余多与北大本相同)、词话本(日本光轮山轮王寺慈眼堂藏),每回之后有注释、校记。张竹坡的回前评语、眉批、夹批都原样保留。作为普通读者,读来可能觉得会影响阅读。而且此版本不是足本,也有删节。

所以市面上还流传天地图书出版的刘辉、吴敢的会评会校版本。这个版本比较贵,港台买加上运费差不多600元左右。黄霖在《金瓶梅讲演录》里提到这个本子,他介绍此版本以首都图书馆藏《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为底本,另外根据其他七种有代表性的说散本会校,包括文龙的评语、张竹坡后人家藏本的墨评,而且有崇祯本系统的200幅插图,朱墨套印,是足本。但是里面有许多讹误。

还有一个版本是中华书局出版,秦修容整理的会评会校,孔夫子上在500-800间。

综上:个人觉得,作为普通读者,张评本可以不入。其实仅是阅读的话,一个崇祯本外加一本中华书局出版的《金瓶梅资料汇编》完全可以替代张评本。因为资料汇编基本会把张竹坡以及其他人的评语全部汇总在一起。再参以田晓菲的《秋水堂论金瓶梅》,《茶余酒后金瓶梅》、孙述宇的《平凡人的悲剧》、蒲安迪《明代小说四大奇书》等等各种研究材料。关键是至少翻一遍词话本或者崇祯本。

最后作为一只小白鼠,再重复一下个人感觉:如果只入一本,推荐梦梅馆《金瓶梅》或者齐鲁出版社《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三联可自由切换)。张评本可以不入。

期待台北故宫出电子的影印版本的原北平图书馆藏词话本。期待人民文学出版社今年出的2017年词话本的校注足本可以公开发行。

就酱。最后想说一句,作为普通读者还是幸福的。要是作为研究者,感觉头都要大了啊,要捋清这些版本不说,还会很纠结好多版本看不到。普通读者还是能获得特别多乐趣的。比如金瓶梅里面的色彩、植物、房产、人物,那是一个特别大的世界,每天挖一点儿也快乐。而且不用产出,不用写论文,多好。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