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介绍一下,我在南方某学校读的社会学专业,从本科到研究生都是社会学的人。上大学之后被长辈问的最多的,大概就是社会学是干什么的?一开始,我总是佯装专业地说,“社会学就是研究社会问题、社会上人与人之间关系和社会结构的。”然后长辈通常一愣一愣地继续问“平时学什么啊?”我继续认真回答“课上学社会理论,课下做调研、发问卷。“长辈此时已经聊不下去了,然后抛出最后一个问题”毕业往哪工作啊?“此时我只能黯然回答”考公务员。“长辈露出了然的目光,然后去和学经济的”有为青年“谈人生理想了。

    到这里你可能明白了,这是一个不好找工作的专业。所以正在读研、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我想在网上投个稿,赚点零花钱,又阴差阳错的看到这个模块。一时间,百感交集,回忆起了填志愿的那个高三暑假……

    当时的我,沉浸在某大学“中国最美大学“的宣传之中,所以先确定了大学。关于专业问题却没有深思,社会学披着华丽的大衣走进了我的视野,上书”以科学的方法认识社会、系统的研究社会行为与人类群体的行为。主要有科学主义的实证论的定量方法和人文主义的理解方法“多么洋气、多么有吸引力。作为一名理科生,当时的我满怀着要成为文武全才的志向,如此文理结合、有人文关怀又有科学精神的学科,如何不让人心生喜爱?于是我摇晃着满是海水的脑袋,填了我的志愿。

    时隔五年,如今的我已经能严肃的去回顾这几年的学习。首先,这真的是一个纯文科的专业,课程设置包括理论、方法和相关三个模块。理论包括古典西方社会学、现代西方社会学,没错,这是一个进口学科。方法如上所述包括定量方法和定性方法。相关涉及比较广,我学的包括心理学方面、社会工作方面、文化人类学基础、政治学和管理学基础、经济学基础等。其次,本科阶段和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完全不同。假设,每个经过高考来到社会学专业的人都是一张白纸,那么本科就是在上色阶段。你可以关注你感兴趣的任何内容,无所不包。以我个人为例,我本科的时候接触了自闭症群体、同性恋群体、精神病群体,参与过蒙古族的调查、闽南地区的调查,访谈过别人的婚恋观、发过几乎全市各个地区的问卷,学习过论语、吕不韦、福柯、哈贝马斯的思想。当然,所有这些汇集成了我最后一无所长的本科生涯。这就是这个专业的特殊之处,即使你和我一样不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也能够接触到这个千奇百怪的社会和形形色色的人。在本科阶段,几乎不会挂科,考前背一背,考试啥都会!当然,仅止于本科生涯。

    如果和我一样,继续读下去的话。那你会听到我导师经典的新生大会上的发言“有的同学毕业的时候跟我抱怨自己为什么要选社会学,那我就会跟他说,你晃一晃自己的脑袋,有没有听到海浪的声音?“虽然是句戏言,但是大家还是会借此调侃自己的专业。一边调侃,一边快乐的学习,把头像换成”沉迷读书,日渐消瘦“。读研开始,学习就进入了新天地,每周有各种德文、法文的英译文献(社会学理论家多出生于德法),我们会勤劳地看着一句话四行字的文献划句子结构,直到最后,迷失在逻辑的城堡里。这种读书活动从一周开始循环到一周结束。老师充满惊奇的问我们”你们难道每天不从早上六点读到晚上十二点么?那你们读研干什么?“”……嗯???!“至于为什么如此痛苦,大概是由于社会学脱胎于”社会哲学“。渐进毕业,我面临了一个耳熟的问题,”毕业往哪工作啊?“考公务员?我曾在公务员局实习过,仍记得那里的姐姐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考公务员,生活太平淡了。“而且,公务员哪是那么容易考的?

    在为自己的前途忧心忡忡的时候,我又回到了大三决定读研还是工作的那个假期。那个假期前辈们做了一个交流会。只有两点记忆犹新,一是工作的学长说“找工作是一个把情怀落地的过程。但是不管你做什么,你看到的世界和别人是不同的。“还有就是学姐说”社会学教会我们的,是情怀。“我觉得情怀在这个世界还是存在的,不然那些文化艺术生活圈怎么能圈到钱。

    我没有学到什么硬技能,的确,文武双全的梦想没有实现。可是我观看了这个世界:我看到了人与人的不同,智商、出生、性格、社会地位、市场地位和声望地位,主流群体和亚群体,原始部落和现代化的城市——他们的组织方式,他们的内在真相,和他们的发展历程。我看到了人与人的关系,不平等蔓延在种族、性别、贫富、精英阶层和平民、性取向和婚姻形式,关怀又渗透着着研究者和被研究者、过去和现在、环境与人类。我开始缄默,即使我反感某个人的行为,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原生家庭,不知道他的生命历程,不知道他动作背后的深意。我开始理解,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的多样性,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各种社会组织如同机器一般的推动这个社会。我开始反省,我为何偏好某个现象,我为何如此行为,我为何如此思考。我开始生活在人与人之中,生活在关系、规则、机器运转起来的被称为社会的环境之中。思及此处,我又会不确定自己是否要继续走在社会学的路上。就是这样一个学科,让人一边困顿它的艰深,一边又在它的路上前进。远方大概有灯塔,照亮社会学的路。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