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307年八月的一个夜晚,洛阳。

宫室大门早已封闭,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探视。沉重的帷幕背后,举鼎受伤的秦武王在病榻上痛苦呻吟着,那条经过太医处理的断腿仍不断渗出殷殷鲜血,浸透了包裹它的重重布帛。

剧烈的疼痛并未完全影响神智,秦武王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弥留之际,他必须完成力所能及的最后一件事,多少弥补白日里自己因轻率铸成的大错。

由于即位时还很年轻,秦武王并未来得及生下任何子嗣,“谁来继承王位”突然成了这位君王眼下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根据继承法则,他应当退而求其次,从自己的诸多同父异母弟弟中做出选择。

强忍剧痛一番思索后,他选择了公子稷,一位当时在偏远的燕国当质子,远离咸阳政治漩涡的,几乎被秦国遗忘的公子。做出这个决定后,秦武王如释重负,匆匆撒手人寰,前往另一个世界征服他的九鼎去了。

无从知晓秦武王传位公子稷的原因是什么,很可能公子稷的继承顺位相当靠前,因为秦武王从受伤到暴亡只经历了很短时间,他几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另一名位高权重的王族重臣——左丞相樗里疾也没表现出任何反对,还在新王即位后继续担任丞相。

当然,从公子稷后来的表现看,秦武王也做了一个颇为明智的选择。

这个决定无疑使朝野一片哗然,反应最激烈的应该是两个女人,秦武王最亲近的两个女人——他的母亲和正妻。

秦武王之母惠文后是魏国人,据《六国年表》记载,她是在秦惠文王四年时嫁入秦国的,之前被称为魏夫人;很可能是在她的主持下,另一位魏女成了秦武王的王后。此外,他最为倚重的右丞相甘茂同样与魏国关系紧密。这样看来,当时的秦国朝堂应该盘踞着一股来自魏国的外戚势力,常理讲,秦武王本该选一位亲近魏国的继承人,但他最终令这些外戚失望了。

矛盾就此种下。不难想象,在公子稷归秦前的这段时间内,秦国朝廷会有多少暗潮涌动,各自抱有野心的王族公子们跃跃欲试,试图趁新秦王尚未立足,攫取庙堂的最高权力;惠文后、武王后这对婆媳的紧迫感与危机感则只能加一个“更”字。毕竟她们可以预见到,随着新王的即位,另一股更强大的外戚势力将取代自己的位置。

这就是楚系外戚。

这股力量的轴心是公子稷的母亲芈八子。她是秦惠文王的一位后妃,来自楚国,没有证据表明此前她得到了老秦王的宠爱,因为她的品级“八子”,只在后妃的七个等级中处于地位尴尬的第四级。如今儿子成为秦王,她也成了太后,后世又称她为宣太后,在秦国接下来的数十年历史中,她将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楚系外戚的另一位重要人物是新秦王的舅舅魏冉,他是芈八子同母异父的弟弟,秦惠文王时期就踏上仕途,历经武王时期,如今已是三朝元老。《史记•穰侯列传》称,他在公子稷的即位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燕赵两国也对公子稷的归国之旅出力甚多。燕国是公子稷为质的国家,他的一位姐姐曾被秦惠文王嫁给燕国,是为易王后,两国关系不错;赵国君王则是著名的赵武灵王,他即将在次年实行胡服骑射变法,此时迫切需要交好秦国、换来稳定的外部局势,因此派遣代相赵固去迎接燕国公子稷,护送他回国。

公元前306年,公子稷即位为王,他在后世更令人熟悉的称呼是秦昭襄王。出于对魏冉的信任和投桃报李,他任命舅舅为将军,执掌兵权拱卫咸阳;与此恰成对照的是,右丞相甘茂与另一位大臣向寿产生了矛盾,擅自从秦国逃亡到了齐国,《秦本纪》则称是魏国。

甘茂与魏国关系密切,向寿是宣太后一党,两人的矛盾因此更像是两派外戚发生冲突的导火索。惠文后和武王后选择了支持另一位公子,庶长壮,来夺取王位,“庶长”这个官职很可能是二十级军功爵中的第十八级“大庶长”,他也被称为“季君”,《史记索隐》注解称,“僭立而号曰季君”。

在这位“季君”的策划下,关于叛乱的各项准备,开始有条不紊地实行起来。

秦昭襄王继位的第二年,一颗代表着灾异的彗星出现在夜空中,也给黑云压城的秦国局势再添一层浓重阴霾。庶长壮选择这一时机,联合支持自己的一批大臣、诸侯和公子发动兵变。史料没有记载叛乱的具体过程,从种种迹象来看,规模不会超出咸阳范围。魏冉再一次成为平乱的关键人物,凭借戍卫咸阳的军队,他扑灭了这次兵变。庶长壮和支持者们都被杀,武王后被驱逐回魏国,太史公用“威振秦国”这四个字来评价魏冉的胜利。

唯一的疑问是惠文后的结局。史料中有三个不同版本的说法,《穰侯列传》称,她在秦武王生前便已去世,这被许多人认为不可信;《秦本纪》称她和庶长壮一党“皆不得良死”;《史记索隐》则称,叛乱失败后她忧郁而死。联系起武王后的结局,后两种记载有可能是一回事:惠文后没有被处死,但她的政治生命已就此终结。

相对历史进程,这个细节终究无关紧要。平定“季君之乱”后,秦昭襄王在次年正式加冠,宣告王权得以巩固;他的母亲宣太后也成为秦国实际的统治者;魏冉凭借拥立之功,进一步走向权力的巅峰;其他几位楚系外戚同样得以封君。这个集团从此开始了对秦国长达数十年的统治,影响力甚至一直持续到秦始皇前期。

对秦国来说,在经历了横跨惠文王、武王、昭襄王三朝长达七年的动荡之后,大局终于重新开始安定下来。历史的轨迹尽管一度出现偏离,如今总算回归了正途,战国新时代开始了。

来源:穿越旅行社(chuanyuelvxingshe)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