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造于明朝成化年间的一个价值2.8亿的酒杯,它天价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1. 2.8亿元的杯子

最见利益的地方,最见人性。

收藏热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了,相当长的时间里,伴随着电视上的各档鉴宝栏目,无数日夜暴富的神话刺激着不少人投身收藏市场。这么多年过去了,收藏市场渐趋稳定,人们终于不再相信潘家园琉璃厂可以随随便便淘到宝物了,尽管市场的稳定是伴随着收藏品成交量大幅增长和一件件天价的藏品不断刷新历史记录而来的。

2014年上海藏家刘益谦在香港苏富比拍得了一件大小仅容掌中把玩的酒杯,交货那天刘益谦往杯子里倒了些茶,兴奋的一饮而尽,一时之间竟成为了大新闻。人们或许并不清楚这杯子到底为何物,但是没人能轻易忽视和这个杯子对应的价码——2.8亿港币。

成化斗彩鸡缸杯

在那段狂热时间内,围绕古玩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来源于一个作家,他本来专职写作,听说了古玩行的种种趣事,打算创作一部收藏题材的电影剧本。为了体验生活,他来到了潘家园,很快认识了一帮朋友,每日聊天品鉴好不痛快。一次作家在潘家园闲逛,无意碰到了一个小贩,小贩神秘兮兮的向他展示了一个小酒杯,叫价10万,号称是成化年间的斗彩鸡缸杯。作家并不确定是否是真品,于是还价1000。小贩作势欲走,几番拉锯后作家加价到5000,最终这笔生意没有成交。小贩没走几步就被旁边一直围观的一个中年人拉住,作家眼见那人数了4万交给小贩,拿走了鸡缸杯。

本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天作家打开了电视,看到一档鉴宝节目中的一个嘉宾特别眼熟,仔细一看正是那个买走鸡缸杯的中年人。最终节目给出了他带去的那只成化斗彩鸡缸杯900万的保守估价。

从那以后,作家像着了魔一样,逢人就讲,你知道吗?我错过了一个价值900万的鸡缸杯。作家再也不写作了,他开始疯狂的收集各种“古董”,尤其是“成化鸡缸杯”。为了收藏,他卖尽家产,家里的空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古玩。直到自信满满的他把东西送去鉴定,才知道这些宝贝几乎无一真品。作家终于崩溃了,即便是这样,他仍然逢人就念叨,“我错过了900万的成化鸡缸杯”。


2. 皇帝的花边新闻

究竟是什么让这样一个小小的酒杯产生如此大的价值,并且即使时隔数百年仍然散发让人如痴如醉的魅力呢。让我们回到成化斗彩鸡缸杯产生的那个年代去看一看。

成化是明宪宗朱见深的年号,这个本性宽厚的皇帝并不是因为过多功绩被后世记住,人们对他的了解,更多的是来源于他的花边新闻。宪宗十七岁即位,即位后一直专宠大他十九岁的宫女出身的万贵妃。虽然他有了皇后和其他嫔妃,但是万贵妃在他心中的地位一直无人撼动,甚至凌驾在皇后之上。但是万贵妃并不是一个有着出众姿色的女子,史书记载,她相貌平平,但是在明宪宗的心中,这个女子能够令他安心,所以他并不在意她的相貌。明宪宗一直专宠万贵妃,因为万贵妃年龄偏大,生了一个孩子意外而亡,明宪宗一直也没有其他子嗣。直到后来另一名宫人纪氏意外怀上了皇帝的孩子,但是满宫的人因为忌惮万贵妃的权势,居然无人敢告诉皇帝。他们只有悄悄的把孩子抚养长大。直到孩子渐渐长大,太监张敏终于向忧虑无子的皇帝坦言早已有的皇子。明宪宗见到酷似自己的孩子后大喜,立为储君,但是抚养孩子长大的宫人纷纷自杀,连孩子的母亲纪氏也“意外”而亡。即便是这样,万贵妃的地位仍然稳固,直到成化二十三年,万贵妃暴病身亡,明宪宗因忧思过度,没过多久也去世了。

明宪宗元宵行乐图

鸡缸杯的创意正是来源于明宪宗朱见深,他即位那年正是鸡年,因此他认为鸡能带给他幸运。同时,他很喜欢宋朝流传下来的一幅古画《子母鸡图》,他对画家描绘的母鸡带小鸡觅食的温馨画面深深感动,所以在杯子上提写了一首诗,赞美母鸡对小鸡的爱护。而鸡缸杯的流行,却是因为万贵妃的喜爱,皇帝为了取悦她,于是令景德镇大量烧造鸡缸杯供她使用。

影视作品中的万贵妃形象

朱见深迷恋万贵妃和温馨的母鸡带小鸡图画,仔细追溯起来其实来源于他年幼时期的不安全感。父亲明英宗被蒙古俘虏,叔叔成为了明代宗,谁知道后来明英宗被释放回京,代宗只能尊称英宗为太上皇,实则是将他软禁了起来。后来英宗发动政变,重新夺取了皇位,成化皇帝才重新成为太子。在他幼年时期就被迫搬离皇宫,身边只有万宫女一直陪伴他,成化皇帝感动于她的照顾和陪伴,伴随着自小产生的依恋,一直到死都把她当做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3. 酒杯中的QUEEN

而成化斗彩鸡缸杯价值如此之高,也并非全然是来自于皇帝的花边新闻和现代的炒作。在明朝《神宗实录》中记载,仅仅成化年后一百年的明万历时期,成化斗彩鸡缸杯的价值已经达到十万一对。而最爱鸡缸杯的则是清朝的乾隆皇帝,他令人模仿明朝成化年间的款式制造了不少乾隆粉彩鸡缸杯。

乾隆粉彩鸡缸杯

制造鸡缸杯的工艺之复杂,在此就不赘述,当年为了烧造鸡缸杯,景德镇窑口的成品率极低,往往烧造数窑才能出一个精品。成化皇帝的审美也深刻影响了其他皇帝的审美,所以后世官窑器中也大量出现生活化的,恬淡朴素的场景,代表着皇帝对田园生活的向往。

只有在封建王朝高度的中央集权下,皇帝才能调动大量的人力物力,不惜成本的制造一件自己喜欢的酒器,以至于一直到了数百年后,王朝崩塌,帝王也已长眠地下,他们留下的珍宝还在人间搅动着人们的喜好和欲望。

在成化鸡缸杯被世人熟知的那几年间,每次走进古玩铺子,老板都会神神秘秘的拿出一个锦盒,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成化斗彩鸡缸杯”,指着上面呆板的斗鸡眼和贼光刺眼的釉面指天骂地的告诉你这可是老年间在没落贵族家收的好东西。直到后来,这个鸡缸杯突然有一天被人买走,老板喝着茶数着票子,就差唱首黄梅戏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另一户人家,也有一个作家的故事要上演。

鸡缸杯作为一个酒器,在历代帝王的生活中,只是生活的一隅。学者在上面看到了文物价值,商人看到了盈利属性,艺术家看到了美感,看客会觉得这个价格贵的离谱,而对于赌徒来说,这是承担了他全部生活的赌注。

苏富比拍卖会现场

与恶龙缠斗太久,自身也化身恶龙。既然决定和人生进行一场豪赌,那么没有买定离手,落子无悔的气度,还是不要轻易投身到深不可测的海洋。

与恶龙缠斗太久,自身也化身恶龙。既然决定和人生进行一场豪赌,那么没有买定离手,落子无悔的气度,还是不要轻易投身到深不可测的海洋。

而作为皇帝酒器的鸡缸杯,无论围绕它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在它最初,只是被握在一个被历史定义为悍妇的贵妃和一个宽厚但懦弱的皇帝手中。无论世人用怎样的笔法描绘他们,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一定还是有着默契和感动,他们早已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但是最安心的所在其实还是母鸡陪伴小鸡般的平淡生活。




接下来我们会不定时的推出皇帝的杯具系列,向大家介绍一下历代皇帝的审美趣味和他们的酒器。感兴趣的话给我们留言吧。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