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上的藏语元素周期表,粗略地过了一遍,总结了化学元素藏语名的一些特点:

一、气体元素

所有默认环境下单质是气体的元素,其藏语名全部都是一个音节加上 རླུང་།(rlung;「气」)组成双音节词。大部分气体元素藏语名的第一个音节都是固有词,少部分是音译的:

1,氢,H,ཡང་རླུང་།(yang-rlung),【轻】-【气】。

2,氦,He,ཧེ་རླུང་།(he-rlung),【音译自汉语「氦」】-【气】。

7,氮,N,ཟེ་རླུང་།(ze-rlung),【碱(缩写)】-【气】。准确说来,ཟེ་ཚྭ།(ze-tshwa),天然碱;nitrogen 的词根之一 nitrum 也是指碱。

8,氧,O,འཚོ་རླུང་།('tsho-rlung),【生命】-【气】。

或 གསོ་རླུང་།(gso-rlung),【养】-【气】。

9,氟,F,བཞུར་རླུང་།(bzhur-rlung),【用力拉;溶化】-【气】。「用力拉」似乎是这个词更常见的意思,不知道会不会是指拉走电子的能力。

10,氖,Ne,གསར་རླུང་།(gsar-rlung),【新的】-【气】。neon 的词源是希腊语 νέον,νέος(新的)的中性形式。

17,氯,Cl,ཚྭ་རླུང་།(tshwa-rlung),【盐】-【气】。第一个音节用「盐」大概是因为氯化钠。

18,氩,Ar,གཉུག་རླུང་།(gnyug-rlung),【稳定的】-【气】。

36,氪,Kr,སྦས་རླུང་།(spas-rlung),【藏着的(缩写)】-【气】。སྦས་དངོས།(spas-dngos),藏着的东西。krypton 的词源是希腊语 κρυπτός(藏着的东西)。

54,氙,Xe,ཛེན་རླུང་།(dzen-rlung)【音译自英语「xenon」第一个音节】-【气】。

86,氡,Rn,དབ་རླུང་།(dab-rlung),【含义不明】-【气】。图上的表里,第一个音节其实是写成ངབ།(ngab)的,我在另一个地方查到 dab 的写法;但这两个词我都查不到,也明显不是音译。

二、固有词的非气体元素

气体以外的其他元素,只有很少的几个元素是固有词,甚至两三个固有词组成新词作为元素名的情况都很少。

其实这两个情况我也不能完全区分。所以就合在一起说了。

元素名称是真•固有词的,或者是多个固有词组成的有:

3,锂,Li,རྡོ་རྫས།(rdo-rdzas),【石头】-【化学的;火药】。

5,硼,B,ཚ་ནག།(tsha-nag),【含义不明】-【黑色】。第一个音节可能是 ཚ་པོ།(tsha-po)的简称,热的,可能是指「焊剂」之类的意思;也可能是 ཚྭ།(tshwa)的另一种写法,指「盐」。

6,碳,C,སོལ་རྫས།(sol-rdzas),【煤炭】-【化学的;火药】。སོལ། 应该是个藏语固有词,比如藏语里还有:སོལ་གཏེར།(sol-gter),煤矿;སོལ་ཐལ།(sol-thal),煤灰;等等之类的词。

11,钠,Na,བུལ་རྫས།(bul-rdzas),【苏打】-【化学的;火药】。

12,镁,Mg,དཀར་གཡའ།(dkar-gya'),【白色】-【瑕疵;无光泽的】。本义似乎是指铜器表面的锡。

13,铝,Al,ཧ་ཡང་།(ha-yang),【含义不明】-【轻】。整个词可能是一个固有词。

15,磷,P,འོད་མ།('od-ma),【发光的】。

16,硫,S,མུ་ཟི།(mu-zi),【硫磺;火柴】。

19,钾,K,དུག་སེལ།(dug-sel),【毒】-【去除】。可能来源于某种含钾的消毒剂,如高锰酸钾之类。

20,钙,Ca,དཀར་ཤམ།(dkar-sham),【发白的颜色】。

24,铬,Cr,ཚོན་ལྕགས།(tshon-lcags),【有颜色的】-【金属;铁】。chromium 的词源是希腊语 χρῶμα(颜色)。这是图上的表里的名字。

或 ཀོ་ལྕགས།(ko-lcags),【音译自汉语「铬」】-【金属;铁】。

26,铁,Fe,ལྕགས།(lcags),【金属;铁】。

28,镍,Ni,གཤའ་དཀར།(gsha'-dkar),【本义似乎是锡或铝】。

29,铜,Cu,ཟངས།(zangs),【铜】。

30,锌,Zn,ཏི་ཚ།(ti-tsha),【锌;锡】。

33,砷,As,བ་བླ།(ba-bla),【砷】。

47,银,Ag,དངུལ།(dngul),【银】。

49,铟,In,མཐིང་ལྕགས།(mthing-lcags),【淡蓝;蔚蓝】-【金属;铁】。

50,锡,Sn,ཀྲིན།(krin),【含义不明】。可能是藏语固有词,猜测也可能是英语 tin 的音译。这是图上的表里的名字。

或 ཤ་དཀར།(sha-dkar),【肉】-【白色】。本义是羊肉,也指锡。

51,锑,Sb,མིག་སྨན།(mig-sman),【含义不明】。字面意思是「眼药」,不知道和「锑」有什么联系。这个藏语名实在是太奇怪了,简直像一个错误;我也在 wordreference 发帖求助了,但目前还没有回答;在没有更多证据的情况下,也无法下定论。

53,碘,I,ལྦ་ཚྭ།(lba-tshwa),【甲状腺肿(缩写)】-【盐】。「甲状腺肿」:ལྦ་བ།(lba-ba)或 ལྦ་ནད།(lba-nad)。

79,金,Au,གསེར།(gser),【金】。

82,铅,Pb,ཞ་ཉེ།(zha-nye),【铅】。

三、音译的非气体元素名的一些特点

除了上面列出的元素以外,其他元素的名字都是音译的其英语名。对比这些名字和对应的英语名,我们可以发现藏语音译英语的一些特点。

一、元音前的辅音

一、对非辅音群里的发清齿擦音的 th 的转写

虽然刚刚说了是「音译」,不过也不完全准确。

有的元素的英语名里有发 /θ/ 的字母组合 th ——比如 90 号元素钍,英语名为 thorium,发音为 /ˈθɔəriəm/,其藏语名为 ཐོ་རིམ།(tho-rim)。

藏语拉萨话音系里没有 /θ/ 音;字母 ཐ 的威利转写为 th,本义是指真正的 t 加 h——即 /tʰ/,也就是汉语拼音的 t。

并且字母 ཐ 在现代拉萨话里也表示这个音。所以仅仅就这一点上来说,并不是音译,而是让其威利转写和英语原拼写一致。

二、对非辅音群里的清、浊齿龈塞音的转写

这一条其实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音译——但也不是像上一条那样的「让其威利转写和英语原拼写一致」的转写。我个人的理解,这可能是一个标志,在没有上下文的时候也可以让大家知道,这是一个音译词,而非固有词。

藏语字母,或者说是九、十世纪的藏语,对于双唇塞音、齿龈塞音和软腭塞音是三分的——以齿龈塞音为例,藏语字母区分不送气浊齿龈塞音、不送气清齿龈塞音,以及送气清齿龈塞音;这三个音用音标写出来是 /d/,/t/ 和 /tʰ/,对应的藏语字母分别是 ད、ཏ 和 ཐ(对,这第三个字母就是上一条里用来转写 th 的字母);汉语拼音里没有浊音,只有后两个音,分别是 d 和 t。

但是藏语字母有个很特别的地方:它有五个反字(把藏语字母反写得到的新字母)和六个不会在固有词里出现的基字下加字组合(这六个组合里也有一些是前面五个反字里的字母),共十一个字母,专门用来记录梵语里有而藏语里没有的辅音。ད、ཏ 和 ཐ 这三个字母正好都有对应反字,ཌ、ཊ 和 ཋ,分别表示对应的卷舌音,即 /ɖ/、/ʈ/ 和 /ʈʰ/。

在音译的化学元素藏语名里,前两个反字,却被用来对应英语字母里的 d 和 t。例如 45 号元素铑,英语名 rhodium,藏语名 རོ་ཌིམ།(ro-ḍim),其第二个音节的 onset 就是卷舌的 d。英语里当然没有卷舌的 d,所以我认为,用作音译词的标志,是一个合理的理由。

三、对非辅音群里的其他辅音的转写

总的说来,这一情况有点混乱。这也许是不同人的翻译造成的。

我们既可以看到诸如铍的藏语名 བེ་རི་ལིམ།(be-ri-lim)(英语名 beryllium)这样完全「正常」的藏语词,也可以看到诸如钴的藏语名 ཀོ་བཱལ།(ko-b'al)(英语名 cobalt)第二个音节那样「不正常」的藏语拼写。既可以看到诸如铈的藏语名 སེ་རིམ།(se-rim)(英语名 cerium)这样完全「正常」的藏语词,也可以看到诸如铯的藏语名 སཱེ་སིམ།(s'e-sim)(英语名 caesium)第一个音节那样「不正常」的藏语拼写。

当然,也有稍微统一一点的。

比如英语里表示 /g/ 的 g,藏语里都写成了 གྷ(gh)。这个字母是我上面提到过的、用来记录梵语里有而藏语里没有的辅音的、六个不会在固有词里出现的基字下加字组合之一。它出现在诸如 64 号元素钆,英语名 gadolinium,藏语名 གྷེ་ཌོ་ལི་ནིམ།(ghe-ḍo-li-nim)。

不过我有点困惑的是,既然可以用反字来转写英语里的 d 和 t,为什么不把其他一些反字利用起来呢,尤其是 ན(n)的反字 ཎ(ṇ),毕竟有的元素是以 -nium 之类带 n 的拼写结尾的,把 ཎ 用上也能起到标识音译词的作用嘛。

四、辅音群

藏语的正字法是存古的,反映的是九、十世纪的藏语发音。当时的藏语是有真正的音节首辅音群的。

而如今,这些音节首辅音群拼写没变,但在现代拉萨话里,有一部分的发音却有点奇怪。

这里举几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ཀྲ།(kra)、པྲ།(pra)、ཏྲ།(tra),现代拉萨话里的发音差不多是普通话的「札」。

གྲ།(gra)、བྲ།(bra)、དྲ།(dra),现代拉萨话里的发音差不多是普通话的「岔」。

པྱ།(pya),现代拉萨话里的发音差不多是普通话的「夹」。

བྱ།(bya),现代拉萨话里的发音差不多是普通话的「恰」。

ཟླ།(zla),现代拉萨话里的发音差不多是普通话的「大」。

另外,还有一些字母,在某些情况下,无论有没有它们,音节首辅音(群)的发音都不会发生变化。

这里也举几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ཞ།(zha) 和 ཞྭ།(zhwa),现代拉萨话里的发音差不多同为普通话的「夏」。实际上,作为下加字的 ཝ(w)永远都不会改变音节首辅音群的发音。

ཟ།(za)གཟ།(gza)བཟ།(bza),现代拉萨话里的发音差不多同为普通话的「萨」。

所以,虽然藏语看起来似乎是有音节首辅音群的,但在遇到英语里的音节首辅音群时,宁可像汉语音译英语一样,多两个音节,也绝对不能直接转写,否则发音会严重跑偏。

例如 78 号元素铂,英语名 platinum,藏语名 བེ་ལེ་ཊི་ནམ།(be-le-ṭi-nam);66 号元素镝,英语名 dysprosium,藏语名 ཌའི་སི་པོར་སིམ།(ḍa'i-si-por-sim)。需要注意的是,藏语用来音译 spr- 的第二个音节是 por。虽然把 r 从元音前移到了元音后,但对于藏语拉萨话来说,这反而更贴近于原来的发音。

说到这个 por,我们就来讲讲元音后的辅音。

二、元音后的辅音

相比汉语普通话,藏语的音节尾辅音要稍微丰富一点,主要有以下几个:

ར(r)、ལ(l)、ད(d)、ས(s)、ན(n)、ག(g)、གས(gs)、བ(b)、བས(bs)、ང(ng)、ངས(ngs)、མ(m)、མས(ms)。

和音节首辅音群类似,这些音节尾辅音的发音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但相对而言,变化不大。

粗略地说说这些音节尾辅音在现代拉萨话里的实际发音:

r 主要是把元音变长;

l 在把元音变长的同时也会稍微改变 a、u 和 o 三个元音的音值;

d 和 s 会把 a、u 和 o 三个元音的音值变为和 l 的情况一样,但不会把元音变长,也就是说 d 和 s 在 i 和 e 后时没有发音上的体现; 

n 会使元音鼻化,同时把 a、u 和 o 三个元音的音值变为和 l 的情况一样;

g 和 gs 发音相同,都是会厌塞音 /ʡ/;

b 和 bs 发音相同,都是一个很弱的 /p/;

ng 和 ngs 发音相同,都是给元音加一个 /ŋ/ 韵尾;

m 和 ms 发音相同,都是给元音加一个 /m/ 韵尾。

英语里音节尾的 l、r 等,藏语都直接转写。比如 40 号元素锆,英语名 zirconium,藏语名 ཛིར་ཀོ་ནིམ།(dzir-ko-nim);42 号元素钼,英语名 molybdenum,藏语名 མོ་ལིབ་ཌེ་ནིམ།(mo-lib-ḍe-nim);67 号元素钬,英语名 holmium,藏语名 ཧོལ་མིམ།(hol-mim);89 号元素锕,英语名 actinium,藏语名 ཨེག་ཊི་ནིམ།(eg-ṭi-nim)。

而其他一些没有对应转写的,藏语则用近似音去音译。比如 43 号元素锝,英语名 technetium,藏语名 ཊེག་ནི་ཤིམ།(ṭeg-ni-shim);72 号元素铪,英语名 hafnium,藏语名 ཧབ་ནིམ།(hab-nim)。

但 d 和 s 这两个音——是阻碍音,而不是像 r、l 之类的响音——完全丢失了,就不能用来表示类似的元音后的辅音。这种情况就需要另外使用音节来音译了。例如 76 号元素锇,英语名 osmium,藏语名 ཨོ་སི་མིམ།(o-si-mim);74 号元素钨,英语名 tungsten,藏语名 ཊང་སི་ཊན།(ṭang-si-ṭan)。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