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欧洲传统的基督教国家,德国的大多数节假日都与宗教相关。

拿出早期的基督教日历,就会发现“信对了教,纪念日每天都过”——这分明是按照圣徒纪念日编成的日历,天天都有要纪念的圣徒。在欧洲基督教漫长的历史中,宗教冲突和地域冲突不断,不同时期不同地方总有很多以身殉教的人。为了纪念他们,这些名字被写入日历,或以教堂的形式继续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后来随着欧洲的生活节奏加快,基督教的影响弱化,圣徒纪念日也失去了原本隆重的含义,而被筛选出来作为一些周日特别弥撒的主题。

如今,在德国最重要的基督教节日依然是圣诞节,而一年中最早庆祝的重大基督教节日则当属复活节。

复活节,顾名思义就是庆祝耶稣基督上十字架受难之后又复活的节日。当然,基督教的历史太古老,耶稣基督生活的年代历法又比较混乱,没人真的记得耶稣基督到底哪天复活的。于是,第一位皈依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说,这么重要的节日,耶稣复活,万物复苏,干脆就定在春分后第一个满月后的第一个周日吧!考虑到古人是数着星星月亮过日子的,这对他们来说应该不算难记……但可是苦了现代人,有雾霾的晚上哪还看得到星星月亮,所以现在复活节的日期在很多基督教国家没法统一。

16世纪德国宗教改革后,基督教派内天主教和新教分家,也分别在德意志的邦国内拥有众多信徒。为了以示与传统天主教的分别,新教徒大多选择过耶稣受难节(Karfreitag)。根据圣经里面记载,耶稣基督受难之后第三天复活,所以耶稣受难节要比复活节早个两三天。于是在今天德国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共处的联邦州,这两个节日都算作公共假期,中间再请两天年假,加上个周末,可以度个小长假了。

又根据圣经记载,耶稣基督复活后第50天差遣圣灵降临,门徒领受圣灵,开始布道。于是在复活节之后的第五十天,也就是德国第二个重要的宗教节日,即圣灵降临节(Pfingstfest,源自古希腊语Pentekoste,意为五十,因此圣灵降临节又称五旬节)。在圣灵降临节的前十日,是耶稣升天(Christi Himmelfahrt), 后十日则是基督圣体节(Fronleichnam),这三个节一般算作一组,市镇上会有一些集市和表演,教堂也会准备隆重的弥撒进行庆祝。圣灵降临节一般是在五月中旬,所以节日上总会有些夏日气氛。在中古世纪的欧洲,王公贵族,贵妇小姐们会从闷热的宫殿里走出来围观角斗士的厮杀表演,或是骑士的马上比武,算是夏日社交的一部分。不过由于这些节目太过血腥暴力,在16世纪之后被教会明令禁止。至于平民百姓就随意很多了,逛逛集市,会会朋友,在广阔的草地上溜溜牛赛赛马……直到现在,在圣灵降临节造访一些德语国家,仍能在街上遇到打扮得花花绿绿的牛。

圣灵降临节,汉诺威被打扮得起来的牛……

其实在圣灵降临节和复活节之间,德国人还要过一个重要的节日——和我们一样,在德国也要过五一国际劳动节。虽然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宗教节日,但考虑到五一节在欧洲的历史颇为久远,最早的起源确实和宗教相关,还是在这里顺带提一下好了。早期五一节的庆祝形式比较混乱,罗马人,爱尔兰人,法兰肯人都有不同的庆祝方式及理由,直到9世纪左右,查理曼大帝将五月节(Maifest)定为夏季重要的节日庆典之一,这个传统才渐渐延续下来。相传在每年五月一日,女巫会带着她们的扫帚和猫上山相聚,与魔鬼共饮共舞。在黑暗的中世纪,女巫被视为魔鬼的使者,不祥的象征,愚昧的民众认为审判女巫能够解救挣扎在黑死病和贫困中欧洲,于是大规模猎巫、火刑等惨案发生,不堪回首。在巫师与麻瓜共处的现代世界里,这个节日被当做一种民俗文化保留下来。人们依然会在小镇举行篝火大会,放烟火,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竖起恶名昭著的五月柱(以前是用来烧黑猫和女巫的),然后一把火点燃,将前半年的坏运气和不顺利统统烧掉,下半年又可以重新开始。

埃尔福特的女巫节
埃尔福特女巫节上堆起来的柴火

至于为什么女巫要在五月一日上山跳舞,我们不得而知。在德国读书的时候,朋友邀我去海德堡看烟花,并讲了五月节的由来。我们问了一些人,却仍不知道五月女巫聚会的传说究竟是何来源……有老奶奶打趣的说,你们可以晚上上山问问女巫。只是,那晚山上没有女巫跳舞,我们却见到了烟火辉映下,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美丽的海德堡。

仔细想来,其实亚洲也有在夏季驱魔散鬼的传统。中国五月初五端午节,我们会烧艾草剪彩纸,这本是来源于仲夏瘟疫流行,古人试图以驱魔驱鬼的形式求神灵保佑健康平安。日本京都著名的七月祇园祭也是由于想要请求神灵消除瘟疫,祈求洁净。想来欧洲可能也是如此——夏季高温,蝇虫滋生,瘟疫很容易流行。古时医疗水平有限,只能把这种大规模的非正常死亡认为是魔鬼作怪,于是无论亚洲或是欧洲,就都有了夏季驱魔驱鬼的传统吧。

到了十八世纪,国际无产阶级运动风生水起,于是五一劳动节也逐渐取代传统的女巫节成了德国另一个重要的民事节日。在德国,有一些城镇为了保留传统民俗,将女巫节提前了一天,所以在某些联邦州这个Maifest(五月节)其实是在四月的最后一天过的。

经过夏季的酷暑,秋季的丰收,漫长的冬季降临。与雪花一起降临的,还有充满希望的降临节(Advent,拉丁语意:来临)。降临节在德国也是非常重要的宗教节日之一,进入将临期,就意味着进入了倒数圣诞节的准备期。等待耶稣基督降临,于基督教而言,就是等待着救赎与光明。进入十二月,大大小小的圣诞集市也陆续热闹起来。烤香肠(Bratwurst),热红酒(Glühwein),肉桂面包(Zimtrolle),苹果卷(Apfelstudel), 罂粟花籽蛋糕(Mohnkuchen),心形姜饼(Lebkuchen)……寒夜冷风中抱着热腾腾的饮品和食物,胃里、心里都暖融融的。

降临节始于圣诞节的前四周的周日,也被称为第一主日。降临节的传统之一就是降临节花环(Adventskranz),一般会用松枝和花朵围绕四只蜡烛编制而成。每一个主日(圣诞节前的周日)点燃一只蜡烛,四大主日过完之后,圣诞节就来临了。这样的倒数方式被赋予了丰富的宗教内涵,比如第一主日主题为醒悟,第二主日悔改,第三主日喜乐,第四主日平安……但是对于小孩子来说,一周一周数着日子等圣诞节实在太难熬了,等不急第二天就有圣诞老人来送礼物。

教堂里的降临节花环,因为降临节的主色调是紫罗兰,而第三主日可用玫瑰色代替,所以教堂里的蜡烛主要由四色和粉色构成。(但在德国我看到家用的都是红色或者白色的……没这么讲究)

等待,是成长过程中极重要的一课。播下去的种子不会立刻发芽,孩子不会一天就长大。人因等待而成熟,文化也因历史沉淀而独具韵味。要想小孩子学会这一课,从降临节到圣诞节的等待就是很好的练习。在德国,父母为小孩子准备了一份降临节礼物,叫做降临节日历(Adventkalender)。这种日历一般都是由24个盒子或者口袋组成,每个盒子里有一块巧克力或者糖果,味道不同,大小也不相同,每天只许吃当日的那一块。如果放到阿甘正传里,这盒巧克力大约就是人生: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滋味。在等待和惊喜中,我们终要长大,圣诞也如期而至。

慕尼黑著名巧克力制造商Dallmayr出的 Adventkalender

庆祝圣诞节的重要环节之一就是装饰圣诞树。圣诞树的传统是从15世纪的阿尔萨斯一代开始流传的,是德意志地区的传统民俗,也是德国文化输出最成功的案例之一。早期德国的圣诞树上挂的都是土豆香肠一类的装饰物(参见歌德的日记……他们大概觉得很珍贵吧),想必美观程度肯定不如现在……到了19世纪早期,装饰圣诞树的传统流传到法国和英国,皇室还会在圣诞节期间在宫殿里为圣诞树留下特定的位置,供人们装饰,参观和摆放礼物,极大提升了圣诞树的颜值。商品化的世界总是这样,包装漂亮才卖得出去——19世纪晚期,美国和加拿大也开始学习法国和英国装饰圣诞树,并将之推广向全世界,于是在很多非基督教国家也会将圣诞树作为重要的象征符号来庆祝圣诞节。同样重要的圣诞象征物还有马厩——耶稣基督的出生地;绵羊——象征温顺和救赎;星光——象征希望;圣诞袜子——乖孩子才能得到礼物;以及圣诞老人尼古拉斯和他的红鼻子驯鹿鲁道夫。

现在德国家里装饰的圣诞树就好看多了……

圣诞节除了庆祝耶稣基督降生的宗教意义,在德国历史中还有特别的政治文化地位。在二战之后,东西德被分区占领,柏林墙隔断东西之后,邮件无法互通,往来受到限制。然而在德国这灰色的28年历史中,只有圣诞节是唯一的例外。在降临节之后,因政治原因而分居东西德的家庭可以互相寄送礼物和卡片,只要在信封上写上“礼品,非贸易用途”的字样,就可以递送到东德邮局,派往西德的亲戚朋友家里。同样,东德居民也可以收到来自西德亲友的礼物、贺卡和照片,抓住这唯一的机会再“团聚”一次。高墙沟壑也许能隔断国土,政治对立也许能拒绝沟通,但却永远无法阻隔亲人朋友之间的思念。

究竟还有多少人了解传统节日的由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能珍惜每一次和家人团聚的机会。翻阅历史,这些宗教节日设立之初,为的是建立人与神的纽带。而到了宗教色彩渐渐褪色的现代欧洲,这些节日乃是亲友共度的独家回忆,是一个人独面风浪后稍息片刻的港湾。不信基督教未见得不能过圣诞,身在异国他乡未见得不能过中秋,我们追溯传统不是为了回到过去,而是为了在多重文化影响下,更好的面对未来。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