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老灶爷是蒙古人的传说,是给满清统治者的“私人订制”。


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其生命周期有多长呢?今天,就讲一个在豫北广为流传的老灶爷的民间传说。

灶君谁都知道,民间俗名老灶爷。他家家有牌位,受尽人间香火。之所以灶王爷在民间享有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只因他掌管天下众口。汉人讲“民以食为天”,吃饭是头等大事,灶王爷管的就是每家每户的锅碗瓢盆,每年腊月二十三,他回上天汇报各家情况。以期来年美好,所以家家过小年祭灶。

因此,作为一家之主的灶神的起源,跟汉族人以农业社会为主,期许来年粮食丰收,家境安康的美好愿望有关。

这个以农为本的神祀,到蒙元入主中原时,性质发生了变化。

蒙古是以奴隶社会的落后形态异军突起的。一统华夏之后,天下分四等臣民:一是蒙古人,二是色目和西域人,三是黄河流域的汉人,四是长江以南的汉人。

以异族人的身份统治广大汉人,汉人会有不满的情绪,蒙古人也在思索统治良策。

怎么办呢?以往的统治是皇权不下县,就是说国家除了征税和劳役,其他一应事宜,都有地方上自行管理运作。蒙古人改变了这种方式,他们要中央集权。

每一个汉人村落,都派驻有蒙古人进行管理。他们除了负责征税,更主要的任务是监控村民。每家每户的铁器要统一管理,哪怕是做饭用的菜刀,也都收缴了。村民做饭、种地,都要向蒙古人请示。蒙古人定期会对村民的情况上报,如此一来,大家不但不敢违拗他们,甚至还得极力讨好。这些“驻村干部”,掌握着生杀大权,俨然成了土皇帝。

汉人们越发感觉,“驻村干部”超越了灶君,成了每家每户的老灶爷,成了一家之主。老灶爷是神,“驻村干部”是神更是人,神只要祭祀就可以,而人却需要供养。

供养粮食,供养钱物,还得供养女人。

村里每有新娶的媳妇,不但要宴请这位人间的“老灶爷”,新媳妇的第一夜供他睡,由他来开苞。这有点类似欧洲领主们的初夜权。村民唯一能做的,第一胎不管是男是女,都要弄死。如此一来,这些人间的“老灶爷”,越发被人嫉恨。

及至到元末,天下大乱。朱元璋为了能尽快瓦解蒙古人的统治,军师刘伯温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多做月饼,在中秋节前广为散布,月饼馅中包上“八月十五杀鞑子”的纸条。这样,就能激起民变,进而让蒙古人的基层统治土崩瓦解。


刘伯温的主意凑效了,百姓早苦蒙古人久矣,听说有了带头起事人,大家就都敢干了。于是,八月十五月圆中天的夜晚,各个村子里的“老灶爷”,都被汉人杀了。

汉人后来又夺回了天下,传说到此戛然而止。

元朝到如今,六百多年的时长,口头民间传说能保留这么长?我是持怀疑态度的。所以,传说里的一些事情,比如初夜权,杜撰的成份就大了。

这个传说以北方为主,南方没有此一说。这似乎能看出,蒙古人的统治,也逃脱不了“天高皇帝远”的客观因素。北方地区紧挨元朝首都,中央集权程度高一些很正常;越往南走,远离中央,而且南方多崇山峻岭,汉人隐居其间,生活安乐,蒙古人的集权触及不到。

地域因素限制了元朝中央对各地施加的影响,有高压统治,自然也就存在统治薄弱的地方。统治薄弱的地方,受到的戕害小甚至没有,如今自然也就不存在类似的民间传说。

比如圐(ku lve)圙一词,就是一个典型的蒙古语音译词。这个词存在于河南、山东、山西等北方方言里。在蒙古语里,这词是栅栏围起来的草场,到了汉语方言的语境里,指代的是“圆圈”和“范围”。这个词仅存在于北方方言里,从侧面证实了统治强弱程度的不同。

在很长一段时间,汉人是内部人统治的国家。当外族进来,尤其当外族在统治末期变得腐朽残暴的时候,底层民众除了有推翻腐朽统治者的诉求以外,还多了一份内外有别的仇恨。站在汉民族主义的立场上,推翻元朝统治最好的办法,就是激起汉族人对蒙古人巨大的仇恨。那么,宣传蒙古人施行集权统治和初夜权,就是最好的追讨檄文。

当他们被赶跑的时候,曾经的宣战檄文,在历史长河里起伏沉淀,就演变成现在的民间传说。

然而,一个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很难清晰的保留几百年。之所以这个传说脉络如此清晰,有一种可能是,这传说兴起于元末,而到清朝末年的时候,同样出于赶跑异族统治者的需要,又被添油加醋强化了一番!

中间差了几百年的时间,是不是有点大跌眼镜的感觉呢。不妨细细琢磨一下。

首先,在时间上说得通,清末距今一个世纪,任何民间口头传说都还不会被遗忘,而且细枝末节都能记得很清晰。

其次,清朝和元朝一样,都是外族入主中原。在民族感情上,汉人对这两者的仇恨是同等的。

但区别在于,元朝统治太过生硬和苛刻;而满族人入主中原后,除了剃发易服这一项,其他方面更多的是向汉族人的习俗靠拢。而且,清朝初年近乎疯狂的文字狱阉割后,使得汉人逐渐习惯了他们。甚至清末民国后,还出现了很多遗老遗少,坚决不剃辫子,比如张勋之类。这些人似乎忘了自己是汉人,而只记得自己是满清的臣民。

这样一来,清末各地改称民国的时候,很多百姓不适应甚至抵触,此时就又需要矮化异族统治者的宣传攻势了。


身着满人服饰的灶君

搬出元末明初的老梗,加工润色一番,再添加一些水分,就能成为插进满清统治者胸膛的利刃。

毕竟蒙元和满清都是外族,把他们并列在一起宣传丑化,同时强化汉族人的民族意识,让他们明白内外有别。当民族主义被煽动起来的时候,其威力势不可挡,民国推翻清朝的口号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所以有理由相信,这个丑化外族统治者残暴,拉仇恨的传说,绝对是给满清统治者的“私人订制”。

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种推测。但不可否认的是,民族主义情结,给这个传说提供了良好的传播土壤。否则,明末的时候,怎么不会有明朝统治者的残暴传说呢?

历史百科显示,八月十五杀鞑子的故事的雏形见于清朝光绪年间首次刊行的元初徐大焯《烬余录》,该故事是描绘蒙古兵进入苏州吴县后对当地的残虐。后来有人摘采《元史》及蒙古族相传元朝虐政的记载加以改编,再把刘伯温当作策划月饼传讯的主谋,合成完整的“八月十五杀鞑子”的传奇故事。此故事结合刘伯温《烧饼歌》谶言预测满清灭亡的传说,以蒙古影射满清,配合“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汉民族革命的宣传,于清末至民国的反清排满浪潮中迅速传播。变为家传户诵的中秋民间传说。

如今民间一些灶王爷画像,有的服侍是元朝官员的服饰,有的是清朝官员的。这更能证明,随着统治者的不断易主,一家之主的老灶爷也在跟着换衣裳。至于传说中水分有多大,就永远沉淀在历史长河里了。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