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电影彩蛋,一种值得赞美的东西。粉的越深,彩蛋就越令人着迷。

如果说对《星球大战》的爱是一条标尺的话,加里斯·爱德华斯(Gareth Edwards)一定是站在数值最高的一端冲你招手。他不仅拍了一部本质上就是粉丝电影的“星战外传”《侠盗一号》,还往里面塞了许多彩蛋和致敬桥段,从显而易见的到一闪而过的,数量之多范围之广简直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图多预警。

拍一部星战电影对加里斯来说,和卢克变成绝地武士一样:都是命运的选择。

七岁时他从邻居家偷来了《新希望》的录像带,但没看多久就被妈妈叫去吃饭,因此他说,自己第一个迷上的角色是开场部分一直在叨叨的C-3PO。长大后,加里斯意识到自己既不能加入义军同盟,也没法摧毁死星,更糟的是,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叫做“电影”的谎言。“那么,第二好的选择就是变成一个‘说谎者’,拍一部电影。”

所以他在《侠盗一号》里埋的那些彩蛋,没准儿是给另一条时间线上还是孩子的自己送上的一份新年礼物。

💬

喂,又是这句台词

每个星战迷都能张口说出一两句经典台词,“我是你爹”,或者“那不是卫星”,一句话就能把你的思绪带回熟悉的场景中。《侠盗一号》里自然也少不了对“老三部”台词的引用。

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在电影中,当你有不好的预感时,最好还是不要继续往前了,因为,相信我,多半会出事。在星战系列中,这几乎是与“愿原力与你同在”出现频率相当的台词,卢克、莱娅公主、韩·索罗、欧比旺、C-3PO都曾说过。

而当琴与卡西安准备潜入帝国基地时,K-2SO也有了这种预感,只不过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It’s a trap.

相比于预感,“陷阱”则时真时假。当阿卡巴上校在《绝地归来》的指挥舰上大喊“这是陷阱!”时,义军正在被帝国舰队圈住了猛打。但在《侠盗一号》中,义军激进派领导人索·格雷拉认为,帝国飞行员带着死星设计图叛逃是场诱捕,事实证明,这是个假警报——人家确实是叛变了。

Fire when ready.

作为一个说话不多但每句都很有分量的角色,塔金在《新希望》中就用一句Fire when ready,摧毁了莱娅公主的母星奥德兰。在《侠盗一号》中,塔金又说了这句话,这次摧毁的是斯卡里夫。

* 感谢邹波(面包啊)老师提供本条彩蛋。

关于生还概率——Shut up!

大概没有人愿意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几率会挂,但对机器人来说,这只是个简单的计算结果输出。在《帝国反击战中》,C-3PO的两次“好心”提醒都被韩·索罗的一句“闭嘴”堵了回去。

而K-2SO也遇上了同样的情况。唉,机器人助手也不好当啊,还是像R2-D2那样少说多做比较好。

🤖

对,就是那个(外星/机器)人

《侠盗一号》的故事发生在《西斯的复仇》与《新希望》之间,因此电影中出现了许多熟面孔也算是意料之中。除了戏份喜人的黑武士、真人演员+CGI面孔合成的塔金总督、一闪而过的“好基友”组合R2-D2和C-3PO、帝国基地里跑来跑去的小机器人mouse droid,还有些其他的“老朋友”。

▲ Guy Henry扮演的塔金总督。
▲ 跑来跑去的mouse droid

作为义军同盟的总指挥官,蒙·莫思马议员是一个出镜不多,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新希望》中,她曾告诉大家,为了获得死星设计图,许多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侠盗一号》则正好是关于这些人的故事。这次扮演莫思马的演员长得与老版中的确实特别像,她也曾在《西斯的复仇》中扮演过莫思马,只不过那个镜头最后被删减掉了。

至于许多中国观众关注的甄子丹,他扮演的“盲僧”奇鲁·英威可不是退休少林方丈那样的人物。奇鲁曾是“圣地”Jedha守卫者Whills的一员。这些古老而传奇般的守卫者与星战系列有着很深的渊源,事实上,卢卡斯在刚开始写《星球大战》时,曾打算用一个略显中二的标题:《威尔斯的日记第一部:星球大战之星际杀手卢克的探险》(The Adventures of Luke Starkiller as Taken from the Journal of the Whills:Saga I – Star Wars),当然,这个标题最后被老卢自己给毙了。

▲ 《星球大战》的原始剧本。

星战系列中还有许多长相各异的外星人,其中几位也出现在了外传中。还记得贾巴老巢中那个身段曼妙的绿色外星舞女奥拉吗?她伴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最后却因为惹恼了贾巴而命丧怪物之口。这一次,我们在索·格雷拉的基地里又见到了她。

两位到处挑事儿的小混混Ponda Baba和Cornelius Evazan也凑了过来,先是招惹了琴和她的伙伴,随后又在塔图因上招惹卢克。喂,你们不是在12个星系都被通缉吗?这么悠然自得地滋事也是心很大。

▲ 就是这俩家伙!

作为填补时间线空白的外传,《侠盗一号》还给《新希望》中的一些场景提供了解释。例如在前传《西斯的复仇》结尾,我们知道安纳金的一双儿女分别被两个家庭收养,卢克被送到了叔叔家里,而莱娅则由奥德兰星系总督贝尔·奥加纳领养。当《侠盗一号》中诸位义军将领面对死星计划不知所措时,奥加纳表示他将派一位“她”去找绝地大师寻求帮助。如果你熟悉星战剧情,就能猜出这里的“绝地大师”指的是欧比旺,而“她”便是莱娅公主。

如果你还记得《新希望》中达斯·维达、塔金总督,以及其他几位帝国高级将领开会商量死星工程进展的场面,或许会注意到,会议室中有一把没人坐的椅子。虽然没有官方解释,但这很可能是给克伦尼克预留的,毕竟人家是整个项目的主管,只不过跟随斯卡里夫以及其它机密文件一道被死星摧毁了,没法赶来参加会议。

就好像担心死星的光芒还不够逼出你的眼泪,正片的最后一个镜头,简直是一记暴击。当那个穿着白袍的背影揭下兜帽,年轻的莱娅公主出现在大屏幕上时,相信许多星战迷都会潸然泪下。虽然凯莉·费雪已经回归了原力,这只是CGI合成的面孔,但莱娅公主的音容笑貌将伴随着这个镜头,永远定格在星战迷的记忆中。

道具都不用换

流水的剧组铁打的道具,经典老物件总是让人心心念念,不然你以为官方为什么要出那么多周边,死忠粉们为什么省吃俭用也想收藏一个正版维达头盔?对加里斯(以及许多演员们)来说,拍《侠盗一号》的乐趣之一,就是可以摆弄那些小时候在银幕上看到的道具。

首先是达斯·维达的出浴,啊不,出场,你能想象黑武士泡在巴克塔治疗箱(Bacta Tank)里的画面吗?这个容器不仅对黑武士的日常保养非常重要,它还曾在《帝国反击战》中作为紧急医疗手段,救了被冻得半死的卢克的性命。

▲ 父子俩都泡过。

盖伦的研究对象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则堪称整个星战故事宇宙中最重要的物品,不仅包含了琴对父母的深厚感情,也是打造光剑剑刃的材料,同时还是死星的核心部件。可以说,这是贯穿了所有星战电影、动画、小说和漫画的道具,但在《侠盗一号》之前的七部真人电影中,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见过凯伯水晶的样子。

▲ 在帝国监狱里,琴唯一的个人物品就是这条项链。

与凯伯水晶有关的另一个彩蛋出现在斯卡里夫的数据库里,当琴和卡西安在寻找死星设计图时,其中一个项目的代码是“Blacksaber”,这很可能指的是一把名叫Darksaber的光剑,它曾作为达斯·摩尔的武器,出现在动画剧集中。

▲ 动画《克隆人战争》中达斯·摩尔的Darksaber。

星战中的各种载具也是粉丝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外传中不仅出现了我们熟悉的X翼、TIE战机、歼星舰等等,还有与AT-AT(全地形装甲步行机)神似的谜之“生物”AT-ACT(全地形装甲货运步行机)。不过由于AT-ACT本来就是用于运货,所以战斗力并不怎么样,在斯卡里夫海滩上折损了不少。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AT-AT,不也是轻易就被毛绒玩具一般的Ewok人给砸烂了么……

▲ 这玩意儿是运货的。

在空中,锤头级巡洋舰这一次又立功了,不过让两艘歼星舰对撞的点子并不算新鲜。在《原力觉醒》的概念设计分镜中,就出现了这一战略,只不过最后被导演放弃了,具体原因目前已不可考。

▲ 《原力觉醒》的概念设计稿。

电影中还有一些富有生活气息的彩蛋,比如在厄索一家生活的偏远星球拉穆,我们看到了塔图因上卢克家后院的奇怪仪器moisture evaporators:

班萨的奶(blue milk)也出现在了食谱上。楚巴卡所钟爱的虚拟棋盘游戏Dejarik仍广受欢迎,只不过使用的棋子是真实模型,而不是《新希望》或《原力觉醒》中的全息图。

在死星上,白兵们仍在讨论着新一代武器,从T-15,VT-16聊到T-17,看来他们平时真的没啥兴趣爱好。

🌀

似曾相识的场景

如果你把之前的电影看上几遍,就会发现《侠盗一号》中有好几个曾经用过的桥段。

帝国士兵的制服特别好偷

白兵心里苦啊:我就是个听号令干活的,但每次被偷袭被扒衣服的都是我……对此,帝国地勤表示不服。在《新希望》中,卢克和韩·索罗搭救莱娅公主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敲晕了两个风暴兵,换上他们的制服和头盔潜入监狱。《侠盗一号》中琴和卡西安也用了同样的技俩,但这次偷的是地勤和普通军官的衣服。

▲ 你们真的没发现这俩风暴兵不对劲吗?
▲ 这个地勤是不是有点太矮了?

帝国的放行系统令人担忧

当韩·索罗开着帝国运输机准备降落在恩多上时,他给控制中心提供了一个旧代码。虽然最后的放行是因为维达另有打算,但在他来之前,指挥官已经确认这个代码有效。

▲ 长官,他们的代码真的是有效的。

与此类似,当侠盗小队准备混进斯卡里夫时,闸口的工作人员表示没有接到通知,但驾驶员菩提·鲁克解释道,这是临时安排,加上前帝国安保机器人K-2SO输入的代码确认有效,于是这些“神秘来客”就被放行了。(摊手……)

“里面出了什么事?”“没事一切都好。”

这招韩·索罗用过,胡乱诌了个什么“武器故障”后还回问了一句“你好吗?”,接着一枪崩了对讲台。

K-2SO也打算这么干,问题是他忘了关上对讲机,卡西安对他的喊话一句不差地被白兵们听到了。

🎁

夹带的私货

作为导演,加里斯还挑选了自己喜欢的电影中的元素,作为彩蛋塞进了《侠盗一号》中。比如用机械臂取文件的灵感来自卢卡斯的第一部电影《THX 1138》,高级武器研究中心所在地伊杜的地貌模仿自《异形2》中的LV426,卡西安登场的地方看上去就像是《银翼杀手》中未来的洛杉矶。

▲ 老卢的第一部电影《THX 1138》
▲ 《异形》中的LV426

有时候还能利用职权之便,帮好朋友混进来。《星战8》的导演莱恩·约翰逊,就作为死星操作人员在《侠盗一号》中打了个酱油。作为交换,加里斯据称也会在《星战8》中客串。这功夫快赶上希区柯克、彼得·杰克逊和斯坦·李了。

▲ 就是这样的操作人员。

还有美术部门给导演的惊喜。在索·格雷拉“洞穴”居所的壁画中,有曾在加里斯之前作品《怪兽》和《哥斯拉》中登场的怪物。导演表示自己并不知情,某天拍戏到一半,突然感觉“这玩意儿咋看着这么眼熟”,然后才发现是剧组开的玩笑。 

▲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对加里斯来说,《侠盗一号》是他童年梦想的结晶,恨不得把所有对星战的爱都倾注在这一部电影上。但他同时也说,自己并不想加入过多的彩蛋,以至于观众觉得星战的宇宙就这么大;他想要展现的,是塔图因、科洛桑、斯卡里夫之外的更广阔的世界。

说实话,这已经是顿彩蛋大餐了。你看,是不是有了二刷、三刷甚至N刷的理由了?

* 本文参考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wgHsC1glu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5GTrTt2VrE&t=2s

彩蛋看不过瘾?想了解更多的幕后八卦?未来事务管理局经迪士尼授权,推出星战外传《侠盗一号》电影特典,内含大量官方设定、高清剧照和概念设计图、演员访谈等,良心印刷,质量喜人。

关键的是,目前已经有现货了!

扫这里购买:

🚢 题图:nexttonicx.com

关键词:#星球大战# #侠盗一号# #电影#

📝 责编:高小山

📝 作者:Raeka,转码员,《不存在日报》记者,冷僻故事爱好者,兼容良好,在打字的间隙练习写字。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