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年的秋风像刀一样割过法王查理八世的脸,面对着身体上满是脓包红泡的军队,查理八世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发出了从那不勒斯撤兵的命令。

一个士兵瘸着腿从查理八世面前走过,一股黄澄澄的脓水从他的透了气的鼻孔里流了出来。他身后的无数士兵也有着相同的症状:梅花一样的红疮,流淌的黄色脓水,水肿的下肢……

导致查理八世被迫撤军的最重要原因只有一个——梅毒

1500年前后的历史绝不光是技术的发展史,不光是西欧的扩张史,更不光是民族君主的崛起史。在历史舞台的前前后后,活跃的不只是留下光辉荣耀的英雄和臭名昭著的小人,在舞台的光影下漂浮的尘埃中,有着万千我们未曾发现的阴暗尘埃,梅毒,这一原本微小到只能用显微镜看到的微小生物,却恒久停留在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哲人伊拉莫斯(Desiderius Erasmus)笔下:“简直就是一种最不像话的疹子!”

当查理八世还诧异于战争莫名其妙的失败时,梅毒已在欧洲四散开来,16世纪的大幕拉开时,梅毒成为了永远活跃在历史舞台的一个角色,伴随人类发展至今。(一位只在街头巷尾的宣传纸上出现的人物此时微笑了一下,幽幽的喊道:“老军医,一针包好!”)关于它的出现,人们都确信无疑的指向15世纪后十年,“就在1493年左右之际”,人文主义者胡腾(Ulrich von Hutten)写道:“这个最污秽、悲惨的恶疾,开始在众人中散播了。”中国也在明朝之际有了对于梅毒的明确记载,中国明代医学家汪机的《石山医案》中写道:“湿胜者宜先导湿;表实者宜行解表;里实者,宜先疏理;表里若俱实,解表攻里;表虚者,补气;里虚者,补血;表里俱虚者,补气血”提出了相对靠谱的治疗方法。

梅毒几乎是15世纪一下飞进了历史舞台,人们恐慌的望着身体上逐渐浮现出的脓包和红疹。

可它究竟是什么?

意大利人把它叫做法国佬病;法国人叫它那不勒斯症;英国人叫它法国佬病,波尔多病或西班牙病;波兰人叫它日耳曼症;俄罗斯人叫它波兰佬病。中东人叫它欧洲脓疱;印度人人叫它法兰克病;中国人叫它广州溃疡;日本人叫它唐疮或者葡萄牙佬病。

杜勒画作:《梅毒患者》(1496)


直到16世纪,意大利的医生弗拉卡斯特罗在1520年写下了新的字眼“syphilis”,终于让它成了世界通用的名词——梅毒。

梅毒螺旋体是梅毒的病原体,因其透明,不易着色,故又称苍白螺旋体。

从医学角度来说,梅毒(syphilis)是由苍白梅毒螺旋体引起的慢性、系统性性传播疾病。 梅毒病原体梅毒螺旋体(Treponemiapallidum.TP), 因其透明不易染色,亦称苍白螺旋体。 从传播的途径来讲,梅毒分为先天梅毒和后天性梅毒。后天梅毒主要通过性传播获得,先天梅毒主要通过母婴传播所以又称为胎传梅毒。在临床上,梅毒可表现为一期梅毒、二期梅毒和三期梅毒。一期梅毒标志性症状是硬下疳。 二期梅毒是以二期梅毒疹为特征,有全身症状,硬下疳消退后发生或重叠发生。三期梅毒的症状为皮肤粘膜损害,近关节结节,心血管梅毒 即梅毒性心脏病,以及神经梅毒。一期梅毒和二期梅毒称为早期梅毒,三期梅毒为晚期梅毒。在青霉素发明之前,梅毒是一种无法治愈的致命疾病。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梅毒一期男性症状(下疳)


梅毒二期典型症状(梅花疹)
三期梅毒疹(鞍鼻)


(下次419时,望诸君三思而后行,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想象一下,世界仍然在你眼前,春天还回来,花朵依旧会在第一缕来自太阳的温度下静好的绽放,你却满身脓包,那些脓包一点点蔓延开,逐渐进入你的脂肪、肌肉、神经、骨骼,一个个脓包犹若黄色花朵一样,绽放在皮肉至上,那些脓包让你曾经美丽的脸庞狰狞,让原本光滑的皮肤溃烂。

你心生疑问,为什么成了这样子?这该死的脓包到底来自何处?

从法国佬病、那不勒斯病、波兰佬病这一系列名字来说,最初的患病者都认为来自外邦,除了我天朝勤劳勇敢,厚实本分的子民才将梅毒称为“广州病”,没有把梅毒万恶的来源指向他处。但这不表示这疾病史原发于广州,作为中西接触的主要港埠,基本可以肯定这病来自鬼子。旧世界16世纪所有书写过梅毒一事的人基本都确定无疑的指出这是一种新疾病。

可它究竟来自何方?

1493年一艘艘帆船从彼岸归来,带着旧世界人们对财富和土地的向往,而世界终究是没有辜负这些从世界另一端远道而来的探险者,在遥远的海的另一边,上帝画出了另一块富饶而坚实的土地。而一个名字必将承载着旧世界的赞美与新大陆的仇恨,永远的被记录在人类历史当中,哥伦布。

19世纪美国历史画家爱马纽埃尔·洛伊茨1843年《哥伦布陈情女王》


就在25年之后,一本威尼斯刊印的书最早提到有一种“西班牙病”由美洲或者西印度群岛带来。1539年西班牙医生伊拉斯莫发表了描述“西印度病”的出版物,还宣称自己给一个哥伦布的船员看过病。他认为1493年是梅毒元年,并表示“此病的原生地是那座现在成为伊斯帕尼奥拉的岛屿(今天的海地和多米尼亚)。”哥伦布把它带了回来。

所以关于梅毒的发源地,这里有了两种说法。一种认为它来自西印度群岛,另一种则认为它来自美洲大陆。但是总的来说是来自新大陆。一些极端的观点甚至认为哥伦布就是第一位梅毒患者。第一个提出这种观点的是“塔斯克基梅毒研究”发起人之一托马斯·帕伦(Thomas Parran),他觉得:哥伦布“胸部以下全身水肿,像是心脏瓣膜受损所引起,四肢瘫痪,脑部受到影响,这些都是梅毒末期的症状。1506年5月20日,哥伦布死于西班牙的巴利多利。”哥伦布的病例与他本人的日记所表现出来的哥伦布的症状,都很符合梅毒的特征。这位开拓世界另一方大门的英雄,很可能就是倒在梅毒的戕害之下。这就像是一个恶意的报复,哥伦布在从旧大陆带去天花等传染病后,新大陆报之以李的复仇。

哥伦布是否是第一个梅毒患者还是需要进一步考证的,可这种猜测无疑给我们提供了梅毒来自美洲的重要证据。

另外考古学家布鲁斯·罗斯柴尔德和同时在哥伦布与船员扎营的伊斯帕尼奥拉岛,发现了显然感染梅毒的人骨,而哥伦布时代之前的欧洲发现唯一受到梅毒侵害的骨骸,可能根本不是梅毒所致,很可能是另一种螺旋体疾病雅司(yaws)所致。

克罗比斯在《哥伦布大交换》中也说道:“这个法国佬病于1500年左右突如其来光临旧世界,关于此事最有力的证据,莫过于具体的古人骸骨。哥伦布年代之前的旧大陆尸骨。从未有一具展现出无可置疑的梅毒侵害痕迹。有名的古生物学者史密斯告诉我们:‘在检查了时间涵盖过去6000年、地理遍及全埃及,数目高达3万具左右的古埃及人与努比亚人(Nubians)骸骨之后,可以肯定地指出,不曾发现在近代埃及之前,有过任何骨头或牙齿曾遭梅毒损害的直接痕迹,甚至连可能的迹象都没有。’如果说,哥伦布年代之前的埃及确实有过梅毒,同样地,如果1493年之前,从事远距离商贸的任何旧世界高文明地区内,也确曾有过梅毒,那么史密斯检查的骸骨之中,至少,必须有一具显示出梅毒侵蚀过的痕迹。这个推论几乎百分百地确定。”

三期梅毒患者死后的遗骸,骨骼已经遭到梅毒侵蚀。

所有可以收到的证据都表示在哥伦布之前旧世界不存在梅毒这一疾病,梅毒,无疑是在哥伦布远航归来后被传播到世界各地的。如果这就是最终的答案,那么无数的梅毒患者就有了可控诉的对象,最起码在患病感到不适之时,可以咒骂这个驼峰鼻的西班牙佬。

可就是这样,历史总不会给一个确定无疑的答案,在朦胧的轻纱背后,还存在着一个个另外的揣测。有人认为梅毒病在哥伦布到来之前就已经存在于欧洲大陆,他们拿出的证据是2000年在英格兰发现了大量可能受到梅毒侵害的黑衣修士,而这些骨骸的年代在1300到1400之间,有很多人就因此认为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就存在梅毒。反对者们认为这些骨骸是受到雅司症所致。不管他们到底是患的什么病,可以确定的一点事他们生前对于上帝,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梅毒起源于非洲,是随着奴隶进口被带进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但这种致病菌现在看来也依旧是雅司病。

关于梅毒的起源有着三种不同的说法,让患病者们在诅咒时有了不同选择,可以诅咒哥伦布,也可以诅咒上帝的使者那些黑衣修士,亦或是诅咒贩卖奴隶的人贩子。总而言之,关于梅毒的起源,应该不外乎这三个地方。

它究竟对这世界做了什么?

“我得了梅毒!终于!真的是梅毒!不是不屑一顾的淋病、菜花之类的,是梅毒,弗朗西斯一世就是死于梅毒。雄伟的梅毒,纯粹简单;优美的梅毒……我得了梅毒……我觉得骄傲,去他的布尔乔亚。”

这是莫泊桑刚刚患病时用他写下的句子,他神经病程度逾越了当代人的想象。19世纪末期,这已是梅毒滥行于欧洲的第4个百年,梅毒除了让当莫泊桑如此兴奋的写下自己的得后感(得病后的感想),还悄悄地影响着欧亚大陆历史前进的轨迹。

俄罗斯第一位沙皇伊凡是16世纪前半叶对俄罗斯历史有着重大影响的君王,他统治的前期被看做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开明的时期之一。伊凡制定了法典,驱逐了霸道的贵族,改革了教会,创办了很多学校,从异教徒鞑靼人手中取得了喀山,把他的帝国从伏尔加河扩张到了阿斯特拉罕,对战条顿骑士团,把领土扩展到了与普鲁士交界的里加。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君主可能在婚前与妇女调情后得了梅毒,之后他的皇后为他生下了三个儿子,头一个儿子六个月时死去,学者推测即死于先天性梅毒。第三个儿子长大以后,也出现了先天性梅毒的种种症状。

直到1564年,伊凡在梅毒的摧残下出现了麻痹性痴呆,从那之后的行为越来越离谱。后期的他的统治就是关于折磨,鞭刑,火焚和水煮及各种可怕的死亡方式的故事。因为一次证据不足的谋反,他将几千人鞭打致死,放在火上烤或是丢在冰块下。1570年7月25日他将一位亲王吊在架子上,用刀割下一片片肉后致死,之后强奸了亲王的夫人,而他儿子强奸了亲王的女儿。

可这还不是伊凡疯狂的极点,1581年11月19日,他用权杖把儿子刺死。

伊凡雷帝前半生的丰功伟绩,后半生的劣迹斑斑,造成这一切的就是不远万里,远渡重洋来到欧洲的梅毒。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85年《 1581年11月16日恐怖的伊凡和他的儿子》


那么历史进程是否受到了梅毒的影响?这个问题我们所能进行的就只是揣测,假如伊凡继续他的开明统治,假如伊凡没有进行冷酷专制,假如伊凡没有做那些离谱的事,假如梅毒没有断送伊凡的继承人。

那么俄罗斯的历史又会如何书写?欧洲的呢?

这只是从千万梅毒患者中选取的一个例子,这份患病名单上还有其他一些人,他们的名字几乎等同于历史本身。

他们是

贝多芬、舒伯特、舒曼、波德莱尔、林肯、林肯妻子、福楼拜、莫泊桑、梵高、尼采、王尔德、凯伦·布里森、英国亨利八世、乔伊斯、希特勒……

(名单依据卡特赖特《疾病改变历史》与德博拉·海登《天才、狂人的梅毒之谜》)



同治皇帝挠了挠身上新长出的哪个红疱,

“嘣”的一声,脓包裂开了,

那些年,洋务正在运动,天国正在太平,海陆正在练兵……





1、【美】艾尔弗雷德 W·克罗斯比.《哥伦布大交换》.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2、【英】卡特赖特.《疾病改变历史》.东方画报出版社.

3、【美】德博拉·海登.《天才、狂人的梅毒之谜》.上海人民出版社.

4、【法】Claude Quetel.《梅毒史》

5、Thomas Paran.Shadow on the Land:Syphilis,New York:Renal&Hitchcock,1937.

6、Jon Arrizabalaga,John Henderson,Roger French.The Great Pox:The French Disease in Renaissance Europe,Yale University Press,1997.

7、《西方梅毒史综述》.张田生.中国社会历史评论.第十四卷.2013年 第416—422页

8、帮助你了解梅毒的历史,脱离恐惧.详情参见:http://daxianggonghui.baijia.baidu.com/article/11460

9、《梅毒防治的历史》.王志斌,蓝丽娜.中国热带医学2011年第11卷第6期.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