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harisees

近些天的新闻对浪客剑心的粉丝们来说可以说是好事连连:演员武井咲结婚的消息意外牵扯出了《浪客剑心》真人版新篇的消息,而漫画《浪客剑心•北海道篇》也正式开始连载——但是,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要谈论的不是作品本身,而是作者和月伸宏本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从和月伸宏开始,谈谈日本漫画家之间的师徒关系。

与港漫、美漫的流水线生产模式不同,日本漫画界的“漫画家—助手”关系更像是师傅与学徒的关系:助手在漫画家连载期间辅助其创作,而漫画家则将自己的经验与知识传授给助手。和月伸宏高中毕业时因为家庭原因放弃升学,开始担任漫画家助手的工作,先后在次原隆二(《东京犯罪物语》,小畑健也曾担任过他的助手)、高桥阳一(《足球小将》)、小畑健(《死亡笔记》)、梅泽春人(《BOY圣子到》)等多位知名漫画家手下工作过,但和月伸宏本人在采访中表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还是小畑健。

“自己在十六岁时准备投稿漫画出道,这时正好老师(小畑健)入围了手冢赏,还得到了评审团‘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这样的评价,我就决定既然真要走上漫画的道路,就要跟这种人走同样的路线……所以刚开始是把老师当做敌人。”(《剑心华传》)

心高气傲至此的和月伸宏,却在拜读了小畑健的作品《机器爷爷G》后大为倾倒,视之为自己心灵的老师,主动跑过去担任了《魔神冒险谭》与《相扑小巨人》两部作品的助手,小畑健的魅力可见一斑。

小畑健当时的笔名是土方茂

不过在漫画家的竞争层面上,和月伸宏反倒是后来居上的那个,他94年正式出道,初次连载的作品就是名作《浪客剑心》,让他一跃成为当红漫画家,而他的师傅小畑健虽然早早出道,但直到98年开始创作《棋魂》之后才名气大增。看来不是不可以邀请小畑健来回答一下“徒弟比自己先红是什么感受”这个问题。

小畑健在漫画创作上其实并不像手冢赏评审们说的那样,是一名天才型选手,剧本方面的弱点众所周知,而在作为强项的画功方面,其实也经历了漫长的磨练,且不说他早期的作品:

哪怕是名作《棋魂》,前后期的画面、人物、表现力也有着巨大的成长:

线条、阴影……成长的不只是小光,也是小畑健

小畑健的成长方向并非追求个人的风格化,而是更加追求平稳,在不断训练,增强人体、分镜、画面层次等基本功的基础上力求精细度与质量。这种一丝不苟的严谨创作态度对有些人来说是“没有特点”,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便于学习、模仿,而小畑健的助手中,也确实诞生出了好几位优秀漫画家:除了和月伸宏,矢吹健太朗大湿、以及时下大热作品《一拳超人》的作画村田雄介都出自其门下,而这几位虽然作品题材、风格各不相同,但都以扎实强大的画功著称,小畑健的教导可以说功不可没。

无他,唯认真尔

不过说起传道授业的能力,和月伸宏本人也不落后于小畑健,他的助手中同样诞生了不少人气漫画家,包括《海贼王》的作者尾田荣一郎、《通灵王》的作者武井宏之以及《强棒出击》的作者铃木信也等人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铃木信也回忆初次见到和月伸宏先生时的场面

和月伸宏的助手们质量之高令人咋舌,以至于被读者们统一冠以“和月组”之名,不过和月伸宏老师本人倒是很讨厌这种说法:比起“师傅”,他认为自己与助手们之间是一同钻研漫画技巧的“伙伴”关系。这种同志关系的最佳体现就是,和月和他的助手们常常一同参与同人志的创作。而在尾田等人的漫画中,也经常会提起和月伸宏老师的影响,关系之亲密可见一斑。

这本《DRILL 剑心》由和月伸宏、尾田荣一郎、武井宏之等人共同执笔,阵容相当豪华,而三人其后还一起创作了《DRILL GUNDUM》等同人志

漫画家与助手间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其实也并不少见,最著名的要属北条司与井上雄彦这对“最强师徒”了。

井上雄彦出道前,在北条司手下做了近十个月的助理,学习和磨练漫画创作的基础。而井上不仅成功继承了北条司人物写实、细节丰富等画面特点,在作为漫画家的志趣上两人也非常相似。一方面,两人都执着于对画功与技法的不断改进,在追求漫画技艺的道路上永不止步。

P.S.相比之下北条司的另一位徒弟,梅泽春人,在《BOY圣子到》之后就显得有些止步不前了,值得一提的是,梅泽春人的助手和月伸宏,以及和月伸宏的助手武井宏之都陷入了这种困境:巅峰作之后就一蹶不振,沦为“一作漫画家”(只有一部作品出名的漫画家),仿佛受到了诅咒一般。

另一方面,两人都不满足于创作单纯的商业漫画,而是将漫画当做表达自己对世界的思考的工具。北条司在《城市猎人》之后,并没有趁热继续在《少年Jump》上捞钱,反而跑去《青年Jump》,画起了性倒错题材的青漫《非常家庭》,而井上则是在《灌篮高手》之后,果断跑去画起了堪称艺术品的《浪客行》,以及探讨残疾人篮球的《Real》——同样“任性”至此的两人会成为亦师亦友的好伙伴也就不让人意外了。

两人的意气相投还体现在一则趣闻上:当时井上雄彦正烦恼于灌篮高手山王战之后剧情该如何发展,而有天他去北条司那儿做客(当苦力)时无意提起此时,北条司就轻描淡写地说:“使出全力战胜山王之后,后一场被杀个大败不是挺好的嘛”…… 于是,在主张“友情、努力、胜利”的Jump上,就出现了一部以主人公惨败结尾的作品。

在北条司入行三十周年之际,井上雄彦特意送上自己画的阿香,右下还写着这样一句话:“是您教会了我,在漫画第一线奋斗是怎样一回事。恭喜您,达成30周年的伟业。”师徒情深溢于言表。

当然,也不是所有漫画家师徒的关系都会如此和谐,《旋风管家》的作者畑健二郎就“不幸”摊上了一位毒舌导师——久米田康治。熟悉久米田的读者都知道,这个混乱邪恶立场、无所不喷的“大喷子”特别喜欢拿身边的人开涮,一个著名受害者就是“前田君”:

这个光头、戴眼镜的形象在《妄想改造人改藏》中被当成了色狼的代表,花费大量金钱在交友网站上,在风俗活动中有各种稀奇行动,甚至最终染上性病;在《再见!绝望先生》中前田君的头像还作为马赛克频繁出现在各种“少年梦想之地”,一时间被口诛笔伐,不可谓不凄惨。

艺名为MAEDAX的前田君

前田君的真实身份实际上是久米田的二代助手,而他的师兄,畑健二郎的境遇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除了同样经常以畑君的身份在久米田的作品中客串,畑健二郎更多地是在现实里被久米田呛声:在《改藏》剧情暴走被腰斩之后,接档的作品就是畑健二郎的《旋风管家》,看起来就像是抢了师傅的饭碗一样,久米田也对此“怀恨在心”,大加讽刺:

绝对不是畑君的某漫画家:当垫脚石的日子结束了——

而在《旋风管家》最终完结之后,久米田也发来了“亲切”的祝贺词:

“引退辛苦了!明明还很能干,真是可惜了。但是,不想晚节不保的生活也像是你的作风。今后会在你最喜欢的米科诺斯岛悠闲地度过退休的生活吧。顺带一提,连我都还是现役漫画家哟。”

……辛苦了!畑君!不过畑健二郎本人对于这些嘲讽似乎并不在意,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连载机会就是久米田“赐予”的——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已经用自己的方式报复过了:畑健二郎本人是个狂热的动漫宅,在《旋风管家》中也有大量neta;反倒是久米田康治在入行前对这方面并不了解,《改藏》的前期也没有多少宅梗,但中后期开始出现了大量动画角色恶搞与讽刺(赤松健老师中枪最多),不难想象这种宅男病毒的污染源头是谁——与其正面报复,不如把他变成动画废宅——干得漂亮,畑健二郎先生!

当然了,在这些花边之外,就漫画创作而言畑健二郎还是受到了久米田不小的影响。除了吐槽风格,久米田招牌的人物“跨格登场”的分镜技法在《旋风管家》前期就经常出现,而拿“前田君”当马赛克用的做法更可以说是师门传承了。

人物出场时固定占了四分之一页,要兼顾格子之间的关系和整体的美感,实际上是个十分高端的技巧

说到师门传承,在注重人情关系的日本漫画界,在有名的漫画家手下当助手,一大好处就是可以接触到不少业内关系,对于自己出道就业也是一大便利,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漫画家师徒往往都在同一杂志连载的原因;更有甚者,可以直接继承师傅留下来招牌:《火影忍者 博人传》的作者池本干雄就是岸本齐史的助手,佐藤雅史作为高桥和彦的助手,负责了《游戏王 5DS》的作画,“大树底下好乘凉”诚不欺我。不过,这种“传承”看起来似乎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商业味,相比之下,从三浦忠弘到佐伯俊再到きただりょうま这一条传承之路,更能体现漫画家们一以贯之的执着信仰:

三浦忠弘《汤摇庄的幽奈同学》
佐伯俊《食戟之灵》
きただりょうま:μ&i ~最後世代少女~

没错!美少女的肉体,才是吾等传承至今的信仰!(拖走)

在独特的助手制度之下,日本漫画家得以将自己的技术与理念一代代传承下去,开枝散叶,而最终成果可参见下面这张恐怖的《周刊少年Jump》漫画家助手系统图:

比起上面的详尽记录,本文只能算是匆匆一瞥,各位读者们还知道哪些有趣的师徒关系?欢迎留言与大家分享~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