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麟@白鹅纪

前段时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披露了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的电脑文件后,曾经的基地组织首领,瞬间成了宅圈刷屏最多的外国人。人们发现,这个重名昭著的恐怖组织头目不仅像一般人一样看《死神》、《火影忍者》、《名侦探柯南》,还玩过很多知名游戏。从那些披露文件中,人们发现本·拉登电脑不但装了《侠盗猎车手》,还曾用模拟器玩DS游戏……

连恐怖分子都喜欢《超级马里奥兄弟》

本·拉登的硬盘让围观群众大跌眼镜,许多人也会产生这样一个疑问吧——好好的恐怖分子,怎么就被忽悠成宅了呢?

不过笔者发现,作为一个在“沙特阿拉伯”(以下简称沙特)出生的富商之子,本·拉登很可能不是后来变成宅,而是本来就在看动画、玩游戏。

前段时间,专门研究世界游戏市场的日本研究者佐藤翔,就在网络媒体“电Fami”上做过一篇访谈,专门介绍了本拉登老家——沙特阿拉伯的娱乐状态。这些有钱大佬们,在重重清规戒律之下,居然背后在广泛地看动画与玩游戏。接下来就让笔者为大家介绍一下,中东人出人意料的宅文化生活吧。

佐藤翔展示中东动漫杂志,白鹅纪曾介绍过他关于第三世界盗版市场的文章

1.中东大佬为何钟情游戏

沙特的宗教势力强大,即便在伊斯兰教逊尼派里面,沙特遵从的也是最极端的那一支。所以当地对传统娱乐的限制非常严格,餐厅不让喝酒,自然也没有吧台,一到晚上餐厅要全部关门,赌博也是严厉禁止。

就连大多国家都很平常的普通男女交流,在这里也是禁忌。因为不允许男女聚在同一密闭空间,沙特还禁止设立电影院。这种对人身自由的隔离与限制,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阿拉伯游戏开发大会“Battle Of Games”,照片右上部,可以看到分开男女的隔离墙(佐藤翔原文如此,图中女性身份不明)

宗教规定如此严厉,甚至到现在都不允许女性开车的沙特,真的有许多人在看动画、玩游戏么?佐藤翔的回答是“他们在玩,而且玩得很High”。

重重禁忌下,沙特年轻人的娱乐现在主要剩下三种。第一是开车——在Youtube搜索“saudi drift”,就能发现大量飙车视频。

毕竟沙特道路宽广,然后年轻人有钱、有时间,飙车就成了一大爱好。玩得太狠,玩脱死掉的家伙也非常多。年轻人疯狂飙车,已经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第二种娱乐就是在家里看片了。与飙车相比,这个要安全很多。除了全世界都热门的好莱坞大片,动画与漫画也是很多人的选择。迪士尼外,许多老日本动画也非常有人气。

中东发售的迪士尼漫画
《足球小将》(阿拉伯地区译名Captain Majed)

80~90年代,日本动画曾在中东地区的电视台大量播放。最有名的作品,大概就是《足球小将》与《一休和尚》了。佐藤翔说,最近一些年可能是受叙利亚战乱影响,叙利亚动画配音、引进公司停摆,中东电视台变得很少放日本动画,只有少数核心粉关注动画了。

阿拉伯动漫杂志的《文豪野犬》特集

说到动漫的另一大分支“漫画”,中东读者就比较少了。由于当地纸张需要从欧洲进口,所以书籍昂贵、很难推广。但在北非的伊斯兰国家摩洛哥,却受法国的影响,进口了许多漫画。

这些进口漫画里面,也包括品酒漫画《神之水滴》——话说他们不是禁酒的吗?

第三种娱乐,就是本文的重点——游戏了。佐藤翔说,2010年有人做过调查(此时本·拉登还活着),当地家用机普及率已经超过了6成。本·拉登作为一位沙特出身的有钱大佬,习惯看动画、玩游戏一点也不奇怪。

在这里,还有专门用来打实况足球的网吧。

但是为什么本·拉登如此有钱,还会玩不花钱的模拟器呢?佐藤介绍,在这些新兴国家,游戏普及过程经常与盗版相伴。虽然当地有很多家用机,但那也大多是PS2,比较新的PS3、PS4普及率很低。除了家用机普及发生在很多年之前,时代因素导致PS2多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PS3之后不好刻盗版碟……

比如说上图这家游戏店,招牌就直接写着“海盗(盗版)游戏”。当然,现在这家店已经转型正版游戏销售了。

中东这些国家,具体什么游戏热门受欧洲很大影响。基本是欧洲人玩什么,中东的玩家就跟着玩。所以FPS与战略模拟游戏兴盛。《潜龙谍影》系列也很受欢迎,小岛秀夫来迪拜的时候,海湾各国玩家都跑过来见他面。

小岛秀夫访问中东

有这么多人玩游戏,那么会不会有很多游戏触犯禁忌,不让玩家玩呢?这里可以参照这张佐藤亲自在沙特市场确认过的“合规游戏”与“违禁游戏”列表。沙特确有游戏被禁,但同时许多游戏也畅行无阻,甚至包括很多限制级很高的游戏。

如上图,《战地系列》、《Call of Duty/使命召唤》(以下简称《COD》)这些阿拉伯人经常作为反派被一枪爆头的游戏,也能进入白名单在市场上随便卖。

任天堂这些年发力中东,建了很多直营店。

2.封闭社会的减压孔

出人意料的是,《COD》系列也非常受阿拉伯女性欢迎。这款游戏在女性玩家里火到什么程度?不但佐藤翔本人就认识一个专精《COD》的当地女性玩家。几年前举办过女性游戏展时,到场的1600名女性观众,也毫不关心会场内的音乐、解密游戏,全聚在一块看《COD》淘汰赛……实际上不只是FPS射击游戏,玩赛车游戏的女性占比也是异常地多。

虽然在阿拉伯地区,FPS游戏也很受男性欢迎。但为何会有如此之多的女性硬核玩家呢?佐藤翔介绍,因为宗教原因,面向女性的传统娱乐项目极其稀少,新兴的电子游戏就顺势成了代替品。

为什么女性都不能和男人在一个屋子里,却可以尽情玩游戏?这是因为伊斯兰教形成的时代,根本就没有电子游戏这个东西。经书上没规定,就很难找理由禁止。哪怕游戏的内容里西方角色在突突阿拉伯人……

以中东为舞台的枪战游戏《战地1》,可以直接在户外公开打广告

沙特网络普及,社交媒体兴盛。正因为周围都是沙漠、人口居住非常集中,所以网络建设成本反而很低,缺点就是房子也非常贵。智能手机的普及,也让女性用户又多了一个玩游戏的渠道。

沙特氪金游戏盛行,平均一个游戏用户每月要花30美金(大约200人民币)在氪金游戏上。最狠的约旦,根据当地游戏开发者Hussam Hammo公布的数据,那里的玩家平均一个月要氪掉270美元(大约1800人民币)。佐藤在采访过程中发现,某几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在一个月里甚至要花9000美元(约合6万人民币)玩氪金游戏。

《部落冲突》这款游戏,全世界前5名的部落,有3个隶属阿拉伯地区

事实上也很多游戏企业注意到这些商机,并开发了不少游戏作品。其中的佼佼者,实际上来自中国。佐藤翔感叹,日本企业行动太慢,别说比不过中国,也落在了欧美企业的后头。

那么对于游戏,中东人就只是玩玩而已么?不,其实也有人在这里制作游戏,在约旦就有公司专门制作相关3D素材,然后在Unity的素材商店销售。这些准确的中东服饰与建筑物,也会被用到游戏当中。这些中东人士不只在玩游戏,有一部分人还亲自参与了游戏制作。

3.求变的年轻一代

海湾地区这些国家,人口一共大约5000万,其中阿拉伯人大约有3000万。因为石油收入丰厚,许多国家很富裕。比如说沙特,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算,几乎与日本在同一水平。哪怕是人口占比为3%、最穷的“扎卡特”阶层,不但基本不必缴税,还能收到国家给予的补助。

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总部

许多沙特家庭,只要男性家主到国有石油公司任职,就能养活一家人。然后上学不用交钱,留学费也是国家出……

附带一提,就算如此有钱,沙特还是没有消灭穷人。在这里还有一大批印度、菲律宾、巴基斯坦的移民在做开出租车等底层社会服务。这些移民在聚居区的生活,也与其他穷国无异。

当然,沙特管理层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多亏了石油,所以一直在筹划未来的出路,像是发展石油精加工,发展金融业,甚至还在沙漠上尝试过发展农业……

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到这些沙漠圆形农场,可以说是“明知会大把赔钱也要试一试”

一贯以封闭著名的沙特,现在也开始发生改变了。因为戒律过于严格,国民对政府越来越不满。娱乐产品在地下流通,暗地里有多少东西在流通,已经谁也不知道了。

Snapchat这款支持“阅后即焚”的软件,在中东发展得很快

这些变化的另一个原因,还来自国家的最高领导层。包括沙特现任王储在内,许多年轻人思想开放,亲近动漫与娱乐。新任领导也说过要给沙特松绑,变成“温和、开明的国家”。之后作出的实际行动,就包括在2018年允许女性驾车。

沙特阿拉伯王储与安倍

新领导参政的沙特,带领王国脱离石油依赖的新手段,是发展文化娱乐与IT产业。这些娱乐产业中当然也包括游戏、动漫。加上数十万的海外留学生在海外见识到各种花花世界,这些人回国后也在推动当地开放。

诸多因素影响下,沙特还设立了“娱乐厅”,每月都进行各种文化娱乐活动,还时隔25年,再次举行了爵士乐音乐会

娱乐厅活动告示,包括动漫在内,许多娱乐产品重新进入沙特

其实阿拉伯人一直都在积极地发展商业活动,也对高新科技非常感兴趣。LINE在海外发展时,最先打开的就是中东市场。在游戏领域的开放,除了经书上没约束,也和他们求变的态度有关系。在世界发展的大潮当中,沙特人的生活也并非一成不变呢。

本期沙特游戏现状介绍就到这里。如佐藤翔所说,虽然大家对这些阿拉伯国家都有模糊的认识,但那些刻板印象中也存在很多偏见。当地玩家的实际形态,有不少意外的细节,值得了解与观察呢。对这个话题,大家有什么想说的话也欢迎写评论留言喔。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