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麟@白鹅纪

如果你坐在空调房里用着iPhone,一边在QQ群里哭诉氪了多少单就是没有想要的手游角色,一边在微博显摆自己又忍不住Steam喜+1,同时还刷着论坛与人争论PS4还是XBOX ONE更牛逼。恭喜你,从世界范围来看,你已经是少数富有的精英玩家了。

那么世界上大多数的游戏玩家,他们在什么地方?全世界人口7成的人口,位于世界经济的底端。这些被称为BOP阶层(Base of pyramid 金字塔底端)的人口,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年收入在3000美元以下(约合2万人民币),人口总数超过40亿。

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是“穷人”

这些人与高速无线网络、时髦新款手机无缘。他们的游戏大多来自自由市场的某个角落,也就是中国玩家曾经很熟悉的,那些便宜到可疑的游戏光盘。

正在卖盗版碟的印度商家,是不是有些从前国内游戏店的既视感?

这些发展中国家的盗版游戏产业,经常与黑帮沾上关系,甚至成为恐怖分子的资金来源。但另一方面,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市场,也是许多底层民众赖以为生的手段。

日本有位叫做佐藤翔的研究者,就在关注这个“大多数人”的游戏市场。他前往摩洛哥、南非、乌克兰、中国等国家与地区,亲身调查了这个规模将近5万亿美元的“低端灰色游戏市场”形态。前一阵,这位研究者接受网络媒体“电Fami”的采访。接下来让笔者总结他的发言,看看这个位于金字塔底端,却也在快速增长的灰色市场是怎么一回事吧。

1.卖白粉不如卖盗版游戏

人口上占“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底层玩家,既没有多少钱,当地也缺少正规游戏服务。那要他们怎么玩游戏呢?如你所想,他们获取游戏的手段,主要就是各种盗版光盘。

在中南美洲,有许多这种灰色市场,在那里盗版光盘生意成了黑帮甚至恐怖组织的重要资金来源。在比较富裕的国家,随着网络下载兴起,连盗版碟都不好卖了。但在基础设施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这几年盗版游戏生意反而越发兴盛。

南非露天市场“DVD Highway”,南非治安最乱的地方,走200米有150%的概率被抢劫

为了防止警察取缔之后失去生活来源,做地下生意的商户,经常售卖多种物品。由于警察不会去认真取缔,卖盗版光盘风险很低,是“比卖白粉要安全得多”的好生意。

除了盗版光盘外,这些市场还在贩卖书籍甚至日本零食

虽然黑帮控制市场,但做生意的小贩,却基本不会与黑帮有直接从属关系。这是为了防止小贩被逮捕后,牵连到组织。于是这些黑帮,一般雇佣穷困的边缘人士售货。比如在阿根廷,邻国玻利维亚的难民就经常被雇佣卖盗版游戏。

售卖盗版游戏利润丰厚,幕后黑帮甚至可以发展到很大规模。巴拉圭的盗版商“Galeria Page”就超牛逼,曾经贿赂本国的国家知识产权局,买下索尼PlayStation商标,用来打击其他做盗版的商业对手。

上图就是当年的“Galeria Page”的户外招牌。虽然这家盗版商嚣张一时,不过还是比不上传统的世界流氓。2006年,这家盗版商因涉嫌向恐怖组织提供资金,被美国发出的一张总统令干掉了。

在南美洲国家巴拉圭,那里的盗版组织还会假装成普通游客,向邻国巴西走私盗版游戏。由于巴西进口关税很高,正规游戏、游戏机都贵的吓人。于是游戏走私利润巨大,再加上巴西国境线很松,很少搜身检查,蒙混过关其实很容易。

上图是巴西国境附近的埃斯特城,经常有人在边境线偷偷走私。埃斯特城内有许多游戏店铺,售卖着大量商品。从零散的露天游戏摊,到大型批发店应有尽有。接下来这些盗版游戏,将经由圣保罗运向巴西全国各地。

那么,是不是所有非法组织都想要做这门生意呢?事有例外,英国的地区分裂组织爱尔兰共和军,也会利用边境地区的物价差异搞走私活动。不过共和军Boss头目不喜欢盗版这种违法手段,禁止参与盗版生意。但底层团队成员为了赚钱,还是会去偷偷卖盗版碟。

2.作为社会支柱的灰色市场

这种地下市场贩卖盗版游戏显然违法,为何当地政府不下狠手取缔呢?这是因为在发展中国家,这些地下市场是给穷人提供就业的社会生命线。

比如说巴西的邻国巴拉圭,本国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突出产业。许多人只能靠盗版吃饭,政府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国际压力大的时候捉几个人、做一下样子。

同时,这些盗版商家也形成了盘根错节的社会网络。在北非的摩洛哥,这种地下游戏市场经营多年。佐藤翔实地探访的时候,还碰到父子两代人接班卖盗版游戏的例子。

摩洛哥的游戏摊

把卖盗版游戏做成长年产业的地方,也不止北非一个。毒品、黑帮泛滥,以治安条件糟糕闻名的墨西哥城,盗版商人还组成了“合法市民商业联合”。这些商家的规模大到影响选票与政权,街上警察看着都不管。

墨西哥南部的电子商品城

当年苏联的领地,东欧的乌克兰就有个名为7KM的综合市场,那里也在卖盗版游戏。这个综合市场规模巨大、可以在屋顶上画图,在谷歌地图上打广告。

谷歌地图上的“7KM”

“7KM”自己有消防队,只要不出事,警察基本不会进来。然后整个市场全部由同一位老板控制,税收由老板交,做生意的人只需交租金,地区几乎自治。

乌克兰市场里面除了游戏与百货商店,还有卖日式零食、欧派鼠标垫的宅店。

3.底层市场的形态与意义

虽然佐藤调查的这些商户,一般会被发达国家的人叫做地下市场,但是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不管日常百货、盗版游戏都在一起卖,合法、不合法的商品混杂在一起,很难划线区分地下市场与正规市场。

在当地,就算看起来正规的大型商场,也会销售明摆着侵权假阿迪达斯运动鞋、仿冒名牌的中国山寨手机。同时也有地下市场逐渐正规化的例子。盗版游戏光盘,只是这些市场售卖物品的一部分。这些游戏店铺竞争激烈、有兴有衰,店开着开着就不见了的情况也不少。

泰国曼谷的游戏铺,现已停业

研究这些快速变动中的盗版市场,需要仔细寻找与把握。佐藤在寻找这些店铺的过程中,总结出了一些经验,可以凭直觉找到这种店在哪里。

印度地铁的地下商场,这种商店多集中在交通方便的人流中心

在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东南亚的地下市场里面,还有着日本人难以想象的“APP下载店”,一层楼里挤着近30家同类商店,为顾客提供“手机ROOT、拷歌、装游戏一条龙”服务。当然,替人下载的手机游戏也基本是盗版。

菲律宾马尼拉Greenhill,这里还有贩卖假驾驶证、毕业证的“办证服务”

这种“APP下载店”兴盛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这些穷国网络条件差,而且用户也比较穷,付不起手机流量费。由于这些条件限制,当地用户主要安装与游玩离线游戏,在线氪金游戏没人玩。

菲律宾,在垃圾场工作的人们

在菲律宾,最有代表性的底层民众就是这些捡垃圾的人了。他们在捡完垃圾之后,会到名为“比索Net”的地方上网。那些菲律宾小孩,会拿着一比索(约等于人民币一毛钱)去网吧玩游戏。

菲律宾低端网吧“比索Net”

那么这些玩家在玩什么游戏呢?佐藤发现这些穷困的玩家主要玩PC游戏,像是山寨版《英雄联盟》,盗版《我的世界》、《NBA LIVE》等等。

4.果然是它在制造全世界

那么,这些市场里的游戏是由哪里提供呢?部分观众应该已经猜到了答案。给这些国家提供游戏商品的,果然也是世界工厂——中国。

不管在拉丁美洲、非洲或者中东,当佐藤问老板“货从哪里进”时,基本会听到两种回答,其中一个是“义乌”,另一个是“深圳”。不过国内只是售卖空白光盘,至于是哪些人在国外进行游戏刻录,这就请大家自行想象了。

在深圳或义乌的各类市场中,有许多商铺都写着英语与阿拉伯语,许多外国人就在这里进货。

深圳街头一景,据佐藤说,国际眼镜城下的阿拉伯文语法很奇怪

然后义乌这个城市,一直就有许多阿拉伯人到访。因为911的影响,阿拉伯人去美国变得困难,就转到中国进行采购。有些做国际生意的中国老板,在国外也建立了物流中心,下图的“东方商城”就由国内老板在南非开办,雇佣多个国家的店员。

同时许多华侨也在国外接应,人际网络强大。亚马逊二手交易市场那些廉价的商品,或日本街头百元商店里卖的小东西,也都大多都出自义乌。

最终这些来自深圳或义乌的商品,不管是玩具或者是影碟,都会被出口到包括亚洲、非洲、南美洲、中东在内的世界各地。发展中国家的日常消费、文化生活,都与中国的制造体系紧密相关。

深圳忙碌的“通天地通讯市场”

那么这位日本人,为什么研究这些发展中国家市场呢?佐藤说,高大上的游戏商店、正规的APP商店,这些正规渠道,只是发达国家有钱人看到的世界的一小部分。他们玩游戏形式完全不同,了解其中情况,就必须亲自深入调查。

与人口衰减、不断萎缩的发达国家市场相反,新兴的游戏市场与当地经济同步增长,还成为政府招商引资的对象。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虽然目前市场都被盗版占领,但每个国家的商业形态,与本地人的生活方式息息相关。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些国家的人未来也可能变成日本游戏企业的顾客。

佐藤还对尼日利亚的“电脑诈骗生意”产生兴趣,并计划去调查——那里的诈骗团伙,已经危险到警察都不敢碰的程度了

本次报道就先到这里。对中国的观众而言,这个地下市场,有种即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呢。佐藤翔说自己会继续在南美、南亚、非洲调查。这个研究底层游戏市场的栏目也会继续连载。白鹅纪将继续关注相关消息。对这个多数人的底层游戏市场,大家有什么想说的话,欢迎在文章下面写评论留言。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