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捉鱼人

众所周知,动画制作人员的低收入是日本动画业界的老大难问题之一,特别是以成为原画师为目标的新人,入行之初基本只能从绘制原画之间过渡画面的“动画”职位开始做起,时间少则数月,多则几年,这个时期对于绝大多数新人而言都只能吃土喝风啃树皮,勒紧腰带过日子。

而就算升职加薪,成为了原画师,也并不意味着就走上了人生巅峰。想要脱贫致富,还需要自身实力过硬,在业内打响名气,再进一步晋升为作画监督、角色设计、分镜、演出,这时才算真正混出头。但在此之前,茫茫多靠爱发电的动画制作者在烧光对动画的热爱后,都选择了离开这个坑爹的行业。

最左边的就是动画师

在就连普通观众都知道“业界5年梗”的现在,业内的大佬们对上述的问题无疑一清二楚。然而,虽然这么多年来口号喊得震天响,实际操作却放空枪,自上而下的改变屈指可数。既然大佬不出力指望不上,那就只能由从业者身体力行,来改变新人的待遇和生活问题。下文中提到的柴田胜纪就是这样一位动画人。

不久之前,在众筹平台Campfile上出现了一项有点特别的众筹,虽然被划分在动画类,却并非动画企划众筹,而是为了捐助动画师存在的。发起这项众筹的柴田胜纪是位80后,很早就投身了动画事业,2003年在《乌龙派出所》和《我们这一家》中担任了动画一职。现在除了原画的工作外,有时也作为作画监督、分镜、角色设计出镜,在去年10月的《魔法少女什么的已经够了啦》中还有过一个人负责一整集的单刷表现。

由于他也是一路从新人摸爬滚打到现在,亲身体会过业界的弊病和底层动画制作者的痛苦,所以这项众筹捐助的对象就是动画师、原画师和第二原画(工期紧张时负责为原画师清稿的职位)。

比如《进击的巨人》第一季就找来了大量第二原画参与制作

而方式也相当简单直接,就是打钱。生活窘迫,需要援助的动画制作者向他提供真实姓名和目前所属的动画公司,经过确认之后即成为支援对象。众筹结束后,从中抽出三位比较欧的动画制作者,每人打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20元)。所以,加上平台Campfile收取的13%手续费,这项众筹最初的目标就是筹满11万日元。

事实上,这并非柴田胜纪第一次捐助动画制作者了。早在去年冬天,他就宣布自己会把在Comic Market上卖本子的收入援助低收入的动画制作者,并且最后抽了3个人一人打了3万日元。

卖的是以图中原画设计稿为主要内容的本子,可不是小黄本

至于为什么会用打钱这种看起来略俗的方式,而不是教授绘画技术或者介绍人脉,柴田胜纪在本次众筹的页面上做出了解释。根据业界团体在2009年发表的调查数据,动画师的平均年收入仅有10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4万元),原画师则为23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4万元),远远低于日本近年来400多万日元的人平均年收,就算每天睡个懒觉再去便利店打半天工赚得都比这个数字多出不少。

注意,这还是“996工作模式”下的平均收入,技术不足或者经验尚浅的新人肯定还拿不满这个工资。此外,动画公司又扎堆在高消费的东京,房租水电话费都是不小的开销,所以钱才是燃眉之急。此外,动画制作者普遍时间安排紧张,柴田也不想过多占用受捐助者的时间,给他们添麻烦,所以最后就决定直接打钱了。

由于是个人发起的众筹,相比送BD、活动门票、手办等的动画企划,本次众筹仅有3000日元和10000日元两档。捐助3000日元(约合人民币182元)可以获得感谢信和印刷的插画,而10000日元档(约合人民币600元)则是感谢信和可以指定图形绘制的色纸。虽然众筹的奖励并不算诱人,不过即便如此,仍然吸引了不少群众慷慨解囊。

截止目前,130多位参加者总共捐助了大约110万日元的资金,已经超过了原定目标11万日元的10倍,而且众筹还剩余十几天,无疑可以筹得更多的资金,可谓获得了意料之外的大成功。对此,柴田也表示将根据最终筹集到的资金数额,捐助更多的动画制作者。

众筹资金超过10倍后柴田胜纪绘制的插画

虽然现在靠着有钱为所欲为的海外视频网站,多数动画保个本不成问题,碟片或者周边商品卖得好还能大捞一笔,不过赚到的钱终归属于制作委员会,包工头、搬砖工性质的动画公司和动画制作者的现状仍然十分严峻。

柴田认为,因为不合理的雇佣制度,劳动强度和收入多少的对比几乎让人觉得是犯罪。如果支撑日本动画的人得不到应有的待遇,人才的流失会越来越严重,未来日本动画的品质和技术也难以得到提高。他希望这一众筹能作为契机,让动画业界的大环境走向合理。

虽然从现实角度来看,这项众筹只能解决动画制作者一时的困难,并不能根本上改变收入低的现实,但业界的多年顽疾,毕竟不是靠几个人的努力就可以去除的,即使看起来有点杯水车薪的意思,但也确实在改变的道路上踏出了一步。不知道那几家躺在地上赚钱的业界巨头什么时候能良心发现,愿意掏腰包提高业界的整体待遇呢?如果各位朋友对此有什么看法,欢迎写评论参与讨论。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