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子曰少怀(首发于:八卦历史课)

王朝选定一个地方作为都城,考虑的其实不仅仅是经济因素,还有政治因素、地理因素和历史因素等等。事实上,因为漕运的发达,经济因素已经退居到了次要的位置,就算都城不在南方,也完全不影响将南方物资运送到北京以供消费。

元明清三朝中,元朝定都北京,一方面是继承了前朝辽和金的遗产,因为北京一直就是辽五京之一(辽朝时称为南京析津府,五代石敬瑭所献,在五京中规模最大,也最繁华),金朝灭辽后,继承了辽五京,后来更是直接将都城迁到了北京(金朝时称为中都大兴府),可以说,北京经过辽金两朝的经营,已经初具了都城的资格。

蒙古的都城原本在和林,当年蒙哥汗死于钓鱼城南宋官兵的炮火之下,忽必烈匆匆赶回参与汗位之争,最后凭借强悍的军事实力取胜,但蒙古也因此分裂。忽必烈改国号为元,定都北京(当时称大都),是蒙古四大汗国中最大的汗国。虽然元朝是名义上的宗主国,他实际上四大汗国各行其政。

忽必烈定都北京时,南宋还没有灭亡。南宋灭亡后,繁华如烟的临安也明显不适宜作为都城。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北京都是元朝的最佳选择,即有前朝奠定的规模基础,交通便利,而且位置在蒙元帝国的最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作为都城,现实意义和象征意义都符合。

明朝一开始的都城是在南京,燕王朱棣从北京开始,一路打到了南京,篡夺了侄子建文帝的帝位,是为明成祖。

这时候,南京在朱棣眼中是残留反对势力的大本营,显然已经不适合再继续作为都城了。最好的选择就是迁都,返回他原来的王府治所北京。在那里另起炉灶,好过在南京跟那些看不见的势力斗,也更容易让人淡忘他那得位不正的黑历史。

另外,明朝边患在北方,定都北京也有“天子守国门”的政治寓意,确实比南京更合适。

清朝,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后金和明朝整整打了近三十年,最后灭亡明朝,又以继承者的姿态入主中原,那么都城最好的选择自然也是北京。

如果清朝以南方为都城,比如南京、杭州等地,王朝正统性可能被质疑不说,最重要的还是他们所谓“龙兴之地”的东北,那里是绝对不能丢失的,所以在地理位置较近的北京坐镇是最好的选择。

三朝往事如烟霞,北京作为都城的地位,却能稳如磐石,屹立不倒,和王朝的分合历史其实也有着关联。

回顾曾经被毁的那些都城,汉唐的长安,经过两次大分裂时期的摧残(魏晋南北朝和五代十国),特别是唐末时候,大明宫屡次被焚,长安城被破坏殆尽,再加上水路堵塞,西安已渐渐失去了作为都城的资本。最后一次,宋太祖赵匡胤尝试迁都洛阳再到长安失败后,西安就彻底失去了都城的备选位置。

大明宫遗址

洛阳则大多数时候处于尴尬的陪都地位。平王东迁,洛阳成为东周的都城,然而很快春秋战国时代来了,都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东周的洛阳城,可能还不如当时齐国的临淄来得繁华。而且洛阳城地处平原,一马平川,无险可守。所以无论如何,洛阳都很难作为统一王朝的都城所在,它不够安全,不够繁华,也不够有政治号召力。

南京和洛阳差不多,总是作为陪都而存在。除了朱元璋短暂的定都和几个割据势力以外,就没有长期的统一王朝定都历史。而北宋的都城汴梁(开封),南宋的都城临安(杭州),这些都只是繁华一时,而且多多少少是迫于无奈才被定为都城的。

南宋皇城卷轴

唯有北京,坐北朝南,地理位置优越,北有长城,南有运河,水陆通行,无往不利。且历史悠久,正统性越来越高,即使王朝交替,城市被毁也不严重,渐渐的也就成为了王朝南面天下的不二选择了。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