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原因,看到了一幅《圆明园中路天地一家春立样图》(《读库1701》的“小册子”),顺着找了一些圆明园、天地一家春与慈禧太后的一些八卦,姑且罗列在这里。中国的事儿就是一件极小的东西也能考据出极多的篇章来。到此倒也能理解清朝时人皓首穷经埋首考据的心,有人说无用,碎片小知识。不过权且作一乐好了。就当又读了一遍《哀江南》,叹断壁残垣,放悲声唱到老。

· 懿贵人曾居于此 ·

自雍正起到咸丰年间,中国的政治中心除了紫禁城,还有一个圆明园。

据记载,清五帝(雍乾嘉道咸)一般每年正月上辛日南郊祈谷礼成后,自正月初十前后,个别年份自正月初四起,即前往圆明园。除外出巡游、坛庙祭祀及回宫庆典、经筵、斋居之外,基本长年在这里园居理政,直到冬至前后,方迁回紫禁城过冬过年。也因为圆明园这种宫苑结合、以苑代宫的特殊功能,清帝往往直接称其为“御园”。

圆明园专家张恩荫统计,从1707年到1860年,圆明园存在了153年,五位皇帝里,雍正、道光、咸丰每年园居200天以上,道光皇帝园居时间最短的一次是201天,最长的一次达354天。乾隆每年的园居时间大致四个多月,比他宫居的110多天略长,其余时间,这位“性喜巡游”的皇帝或北上避暑,或乘船下江南,“不肯一日留京,出入无常”。每年园居时间最短的皇帝大概是嘉庆,计算起来与其父乾隆大致相仿。

五位皇帝,雍正、道光于此地驾崩,嘉庆、咸丰生于斯,从政后,人生多半时光又都消耗在园子里。

圆明三园总平面图。贾珺 绘 转自《读库1701 品图读园》

圆明园各处都有皇帝安榻的地方,但是“规定”住所在九洲清晏。这是自康熙赐园雍正起就慢慢营造的一个地方,如图所示,以后湖为中心,沿湖簇拥着九个岛屿,寓意是九州一统。九洲清晏在前湖与后湖中间最大的岛上,分为中西东三路建筑区,布局严谨,疏密有致。这里是圆明园宫廷区中轴线的延续,也被称作圆明园中路。九洲清晏中路为圆明园殿、奉三无私殿、九洲清晏殿三进殿宇,西路的建筑自雍正至咸丰都有不同程度的整修调整,主要是皇帝的书房,到后期也有皇后的寝宫。

东路,便是妃嫔居所——天地一家春。

嘉庆于乾隆二十五年出生于天地一家春殿,他的母亲便是众人皆知的令妃(多半归功于《还珠格格》)。

翻拍自《圆明园百景图志》一书中《九洲清晏》一章

天地一家春有自己的宫门,房间也是按照中轴线左右排列,三进院东西两侧还有七八座套院,多为正房、南房各三间。西北部在乾隆中后期修建了皇后殿;道光中叶,皇后寝宫移至九洲清晏西路,该殿改建成东西两座小院;咸丰时期住的是他的嫔妃。

天地一家春的称谓始于雍正朝。据《活计档》记载,天地一家春殿原挂高其佩的画作一幅,后奉旨收贮。天地一家春殿也称“山容水泰”,该匾原挂天地一家春后檐前,乾隆四年(1739年)移至屋内,向北悬挂,据说殿内陈设有铜药王佛一尊。天地一家春后殿,也就是《圆明园中路天地一家春立样图》中的承恩堂位置,挂《多子图》一幅,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由徐扬画。天地一家春最北的十五间房则是“泉石自娱”。

天地一家春在今日仍被“广为传颂”,多半因为这里曾经住过一位太后——慈禧。

《圆明园百景图志》、《数字再现圆明园》等书,均根据国家图书馆藏咸丰五年(1855年)二月奉旨改准的一幅天地一家春寝宫院平面图,还原了当年各妃嫔的住所,其中天地一家春殿穿堂西侧三间是“懿嫔”住,也就是后来的慈禧太后。慈禧是咸丰四年二月由贵人晋为嫔的,咸丰六年三月在紫禁城储秀宫诞下皇子,即后来的同治帝,当年晋封为懿妃。咸丰七年,成为懿贵妃。随着地位越来越高,等她再回到圆明园时,肯定不会再屈居于天地一家春殿的左面三间。

寝宫区内,春季要搭秋千架,殿前当有花树。屋里装饰,地毡、帐幔、褥子外,冬季有火炕,夏季铺凉席,内部的摆设倒可以参看《胤禛美人图》等画作以及皇帝的居所。

英军步兵第九十队队长沃尔斯莱在后来的回忆录写道,当年进入到圆明园的九洲清晏殿——咸丰寝息的私室时,觉得那里仿佛一个巨大的古玩铺,不仅置有本国艺术和手工的精品,还有欧洲制造的各种光怪陆离的装饰物。咸丰的小帽绣有长寿字样,作为装饰放置在他的床榻上;烟斗和水烟袋在一张小桌上,邻近左右的房屋置有巨大的衣柜,盛满绸缎皮货。织金大衣、文彩华丽,镶着银鼠黑貂的朝服,上有五爪金龙花纹,显示它们为皇帝所用,都储藏在柜子里。椅子和靠榻上的垫褥,覆以最上等的黄缎,上绣蟠龙和花卉。有几间屋子里,置有大柜,装满玉石所制的杯盏、瓶、碟等。

咸丰的妃嫔屋子里,多多少少也应有不少赏赐的好东西。

不过这些好东西都没了。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打到天子脚下,对圆明园洗劫一空后,一把火把园子烧了。仅九洲清晏一景,六七百间殿轩廊榭只存下了西南慎德堂临湖“敬事房”南房十间。

: 慈禧太后的执念 :

咸丰十一年,皇帝死在了热河。慈禧太后联合慈安太后、恭亲王发动辛酉政变,诛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形成“二宫垂帘,亲王议政”的政局(关于肃顺为人,倒可以参看秋原《茶馆之殇》中的相关章节,会发现与平日里教科书很不一样)。太后带着儿子回紫禁城过日子。慈禧此时住在储秀宫,西六宫之一。待同治长大成人,她又移居长春宫。反正故宫就那么大地方。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慈禧是经历过圆明园繁华的人,就算知道满园风景终将赋予那断壁残垣,也不能抵挡回到过去的信念。

同治十二年(1873年),皇帝以向母后四十大寿进寿为由,试图重修圆明园,主使者自然是太后。当时的修复计划里,九洲清晏是重点,拟修殿宇游廊值房四百三十七间,到第二年七月因财力枯竭不得不停工时,此景的圆明园殿、新建七间殿、天地一家春宫殿(更名同顺堂)及其东西配殿、宫门、值房等六十余间都已基本修建成型。关于此时期的修建,可详见刘敦桢的《同治重修圆明园史料》,与天地一家春相关的主要是这几个点:

同治重修之初,拟移天地一家春于后殿,以其旧址为承恩堂,建后照殿七楹。第二年,废掉泉石自娱十五间房,移动天地一家春于万春园,易其地为承恩堂,前殿(也就是之前设想的承恩堂)为同顺堂。当时承恩堂、同顺堂等均已修造,泉石自娱台基重修后又拆去。

可以据此推定,梁思成收藏的此立样图大概是哪个年代,如贾珺老师文中所提,此应为同治重修期间的图样。承恩堂这个名字也是在此期间提出来的,但是与刘敦桢《同治重修圆明园史料》一文中提及的方案仍有不同处,可能是重修中大量设计过程的记录。贺艳在《数字再现圆明园》分析现存九洲清晏地区重建设计图纸中,曾提到还有一系列与上述内容不同的图纸(如美国国会图书馆藏图),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同治重修期间的比选方案,实际是光绪二十二年重修的设计图纸。

不过此时即使九洲清晏地区东路修好了,那也是同治与其嫔妃的乐园。慈禧的天地一家春要搬去万春园。刘敦桢曾提到,根据样式雷《旨意档》及《堂谕司谕档》,雷氏所呈屡有“奉旨机密烫样”之语。万春园诸图,均需慈禧亲自审批,天地一家春内檐装修,她甚至亲自操笔绘制图样、提意见。涉及的内容包括内部装修,比如碧纱橱、飞罩、瓶式罩、天然罩、宝座等项。提出的修改意见细微到瓶式如意上梅花要叠落散枝。

如同一个女主人一样事无巨细搞装修,最后这房子却没建起来。同治十三年五月,样式房制成洋布装修大样三十余份,交粤海关采办。到各项工程截止,(万春园)天地一家春只完成基础。

内檐装修喜鹊登梅式天然罩立样 15.5×12.6厘米 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

同治重修圆明园,其实从一开始便不得民心。同治年间局势并不稳定,虽说有所谓的“同治中兴”,但是太平天国、捻军,西北、西南回乱,仅平定这些叛乱已经够政府忙活一阵子。精忠报国的大臣维护着摇摇欲坠的大清国,皇帝却想着修园子。

园子的钱哪里来?表面上是恭王为首的捐输,可最后还是老百姓的负担。这个过程又爆出李光昭木植案,最后众御史、恭王、醇王等奏请停园工,这园子好歹算停了。但当时也给慈禧留了一个活口:待二十年后,国力昌盛时再给你修园子。

估计这也是慈禧努力活下去的动力。

··· 六十岁老太太的面子 ···

时间飞快地过去,慈禧的儿子同治死了,换做光绪帝,清政府刚刚与法国人打了败仗,其中马江战役以福建水师几乎全军覆没惨告结束,可这一切都不如几年后皇太后六十寿辰重要。

虽然离当年的“二十年之约”还有快十年,但若不抓紧时间,谁知道那园子到时能不能住得上。

关于慈禧如何搞钱这一段,《走向共和》写得最好,这是剧中户部尚书与慈禧的对话。

慈禧尖厉的声音从里面清晰地传出来,“文宗殡天,扔下我们孤儿寡母。肃顺一伙跋扈不臣,是谁收拾的他们,才保住了列祖列宗的江山免于糟蹋?平长毛、剿捻子,北边儿刚闹蝗虫,南边又是水灾,十几年里我何尝睡过囫囵觉,这才换得个‘同治中兴’!这不是为的江山社稷又是为的什么?就说这万寿庆典吧,知道的人说我该享享福了,不知道的骂我穷奢极欲!谁个又知道?我这也是为着江山社稷的一片苦心。”
所有的人都不由得一愣!
东暖阁内,慈禧依旧尤发雷霆,“寻常百姓家的老太太六十大寿,办得风光热闹,左邻右舍就会说这老太太好福气有面子,这户人家在那一带就做得起人!百姓如此,国家更是如此!如果连我的生日都办寒碜了,不但我的面子没地方搁,朝廷的面子也没地方搁!又怎么个体现我中国河清海晏、国泰民安?同治中兴以来的兴旺气象又跑到哪里去了?这样一来,不但洋人瞧不起,连老百姓也瞧不起!洋人瞧不起你他就欺负你,老百姓瞧不起你他就不服你,这样就会出事儿,祖宗的基业就会毁于一旦!这些道理你们是真不懂假不懂还是不想懂?我看你们是不想懂!也就是说你们做儿子的孝心做臣子的忠心都让野猫子叼去当作臭鱼干吃了!那好,今儿个我把话也撂在这里了,谁让我这个生日过得不舒服,我让他一辈子不舒服!”
天威雷霆!震得所有的人都俯伏在地,战栗不已。
慈禧:“怎么着?都哑巴了?”
光绪不敢再争,叩头道:“亲爸爸训饬得好,儿臣于颐和园工程一定加倍上心。”
看着阎敬铭在那里不吭声,慈禧放缓声音问他:“你怎么不说话?”
阎敬铭:“话好说,事不好做。”
慈禧:“这么说,你阎敬铭还是坚持要将修园子的工程停了?”
阎敬铭:“禀太后,不是阎敬铭要停,是银子要停!”

电视剧中,本想讨要海军军费的李鸿章,最后合力想了一个功利的方法:钱从海军银子里拿,但是得分点儿买军舰。1885年,海军衙门成立,大家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从各省海捐的经费里拿银子修颐和园。

这次慈禧没有再造一次天地一家春,可是她还是硬生生地将其植入进来。

今天去颐和园参观,会发现仁寿殿、排云殿、乐寿堂前有几口镀金的大缸和铜兽,成对的龙凤鹿上铸有天地一家春的印戳,并有光绪年制的字样。沈从文《春游颐和园》里也曾专门提到“中国瓷器中有一种黄绿釉绘墨彩花鸟,多用紫藤和秋葵作主题,横写天地一家春的款识”,这多半也是与慈禧有多少牵连,至今大家仍能在各种拍卖会上看到“天地一家春”的钤印。

这应该是慈禧行走江湖最著名的花名之一。

:: 都付与那断井颓垣 ::

我们拿建海军的钱修园子,日本在励精图治。1894年,慈禧六十大寿那一年,甲午战争中清政府惨败,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台湾,送银子。即便如此,在1896年,慈禧仍然试图再次重修圆明园,曾经下旨对九洲清晏东路设计进行改动,而东路就是天地一家春。

后来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城,园子再也修不了。外寇抢的、焚的,土匪占的、农民拿的,最后真真变成了断壁残垣。建国后许多从解放区迁京的单位看上这片风水宝地,想拿地,甚至规划局已经批准,但是周恩来阻止了。据时任都市计划委员会主任的梁思成后来向吴良镛转述,周恩来曾对他讲了如下意思的话:圆明园要保留,地不要拨出去,帝国主义把它烧毁,将来有条件时可以恢复。

郭黛姮教授曾说,如果没有周总理,如今圆明园或许只是海淀区一个小区的名字。

大清朝亡了。很多服务于宫廷的职业随之消失,人员需要另谋生路,样式雷这个家族也不例外。他们负责保管的数千件图样档案、烫样,在民国初年,因生计原因流卖到市面。

创建中国营造学社的朱启钤在书摊上发现后,发动同仁与机构收购图档与烫样,据《中国营造学社汇刊》二卷二期的“社事记要”记载,“样房雷旧存之宫殿苑囿陵墓各项图样,四处求售,有流出国外及零星散佚之虞。朱先生乃建议文华基金会,设法筹款,旋由北平图书馆购存”,其中北平书馆也就是如今的国家图书馆。刘敦桢言及当时之事,北平图书馆外,样式雷图档尚有部分归中法大学(有资料显示后被故宫博物院收购去),事前零星散失及被中外人士购去者,为数亦复不少。解放初期,样式雷家族将手中的图档与烫样捐给了老北京图书馆。

目前样式雷图档存世两万余件,主要集中在国家图书馆、故宫博物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清华大学等。流散到国外的样式雷图档,主要藏于法国巴黎集美东方艺术博物馆、美国康奈尔大学东方图书馆以及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等处。

梁思成先生收藏的这幅《圆明园中路天地一家春立样图》,应该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与朱启钤等同仁同时期收购的。

梳理天地一家春的历史,除了样式雷图档外,还应该与内务府奏销档、奏案、内务府活计档、相关簿册等一起参看。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对样式雷家族与整个样式房混为一谈的言论,在这一点上,赞同郭黛姮在《圆明园与样式雷》一文中提出的观点:“雷氏家族尽管在清代陵寝、府邸之类的建设中参与了更多,但不能以一概全,笼统的把所有皇家建筑设计全部归为雷氏,也不能把样式房等同于样式雷。”

但是也应感谢样式雷图档、烫样,与其他历史资料成为复原圆明园的“功臣”。如今逛园子,不仅可以大概了解各景点所在位置,还可以使用数字圆明园的成果,参看当年的复原。

这也算天地一家春一个不错的归宿吧。

此图翻拍自iPad“再现圆明园”App。利用此App可以看不同时期圆明园不同景点的变换。不过需要购买,略贵。。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