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网易浪潮工作室

撰文 | 赵丹迪

中国有近一亿残疾人,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却却远远没有得到与其人数相匹配的关注度与帮助。

根据2006年的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中国在十年前就有超过8200万残疾人,如今的数量更多。但即使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有残疾人的存在,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却却远远没有得到与其人数相匹配的关注度与帮助。

残疾和贫穷相伴而生,低保家庭近35%有残疾家庭成员

残疾问题与贫穷问题往往是高度相关的,这是一种普世性现象,而中国绝无例外。比如,在低保家庭里,其中有近35%有残疾家庭成员的,而这个比例在非低保家庭中只有12%。

斯坦佛大学领头的REAP项目曾专门针对中国残疾人的生活和成本问题进行过研究,他们发现收入与残疾的关系在社会底层才是表现得最赤裸裸的。国内收入最低的10%人群中,残疾人有16%,而在经济条件稍好一点的10%群体里,残疾率就会非常明显地下降到了8%。

湖南常德,瓦砾碎片中行走的残疾人 /CFP

残疾人更容易遭受贫穷,这点在逻辑上并不难理解。因为生理功能受限,他们在就业竞争上明显处于劣势,能选择的往往局限于一些低端、低薪且无保障的工作。

而家中有残疾人在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不得不投入到对残疾家庭成员的照顾中。REAP项目的研究显示,这种额外的开销在生活最窘困的家庭里能达到总收入的43%。

他们还发现如果考虑到这种必须支出的成本,中国的贫困率就会进一步提高。如果用1美元1天的贫困线,也就是一年总收入不超过2300元人民币来计算,处于贫困中的人口会从12.5%增加到15.3%。假如把标准翻倍,贫困的人口比例则会从35.8%增加到37.8%。

陕西西安一位修鞋的残疾人 /CFP

贫穷不只是残疾的结果,也可能是残疾的原因

其实,贫穷本身也是和致残有着不可忽视的相关性。北大的He Chen等学者曾就车祸这一重要的致残原因进行研究发现,中国的交通事故估计造成了超过150万成年人残疾,其中更多的是低学历者、低技术岗位从业者、低收入者。

从数据上来看,他们之中有46%的人文化程度没有超过小学,家庭成员人均年收入不过4390元。虽然生活在城市里的有钱人相对穷人来说面临车祸的风险更大,但后者却在车祸中有着更高的致残率。

这种反差并不是令人难以理解的。因为穷人在马路上有可能是路人、骑自行车或者摩托车的人。同时,本身经济能力有限的他们在交通事故后也更不太可能会接受高质量的治疗和恢复训练,因此就很可能造成后续的永久性伤害。

2016年12月13日,张家口市2016年残疾人冰雪竞技活动在宣化仿真滑冰场进行冰上拔河项目比赛 /CFP

这就是一个贫穷与残疾的恶性循环。贫穷本身就会使人生活质量下降,从而带来对身体的损伤,而贫穷的生活环境和经济能力同时又使他们更可能致残。而一旦这些穷人成了残疾,就更难找到好的工作甚至还成为家里的负担,于是他就更穷了。

中国虽然有医保,有对残疾人的补助,也有像新农合一样专门针对农村人的补贴,但这些都实在是太少了,既不能帮助他们付完医药费、减轻债务负担,也不能弥补他们残疾带来的收入损失。

根据《2013年度中国残疾人状况及小康进程监测报告》,城镇未就业残疾人生活来源构成里靠其他家庭家庭成员供养的比例占到了41.6%,其次是领取基本生活费,有28.2%。而在农村,未就业残疾人生活来源68.5%都得靠家庭供养,其次就是靠政府补助的基本生活费,但那只能占到15.3%。

出行是残疾人最不方便的活动 /东方IC

残疾人贫穷却得不到足够的扶助,与正常社会绝缘

虽然中国能够在残奥会勇夺头筹,但稀缺的残障服务设施却让人很难骄傲地说,这个社会对残疾人是友好的。从全国平均水平看来,残疾人很少甚至从不参加社区文化、体育活动的占到了91.9%。

与此同时,在生理机能和生活水平都受限的情况下,残疾人要想尽可能回归正常生活还需要接受康复治疗。它的含义不仅限于生理机能的部分恢复,还包括心理治疗和提供社会性的支持。因为残疾人所受的伤害远不止是生理上的,还有很大程度上是社会排斥和自卑抑郁造成的心理问题。

但是中国残疾人有75%是生活在贫穷的农村地区,而这里本身就很缺乏医疗资源,更不用说还专门针对残疾人的康复治疗了。根据《2013年度中国残疾人状况及小康进程监测报告》,残疾人接受康复治疗服务的比例仅为58.3%,在农村这个比例只有56.1%。接受了心理疏导的残疾人比例只有13.9%。

残奥会上中国运动员成绩耀眼,但普通的中国残疾人并没有那么光芒四射 /CFP

安徽大学的Xia Luo等人研究发现,跟残疾人是否接受康复治疗最显著相关的因素分别是教育水平,高中及以上学历的残疾人接受康复治疗的可能性是文盲残疾人的2.7倍。

但根据《报告》,接受完义务教育的残疾儿童比例只有72.2%。就读普通中学的比例更是有24.7%,在特殊教育学校读书也不过8.9%。18岁以上还从未上过学的有36.3%,只读过小学的有38%。

中国的残疾儿童也常常被遗忘 /CFP

除此之外,对康复治疗服务的理解和家庭收入也显著影响到他们是否会去接受康复服务。在Xia Luo等人的访谈中,许多受访者指出康复治疗的花费很高,对他们家来说是一笔难以承受的巨大开支。同时,他们也很难理解到康复治疗的真正含义,以为只是在家吃吃药就可以了事。

即使另外有些残疾人有康复治疗的需求,但有囿于眼界与生活环境,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选择什么样的康复器材和康复服务。没有社会主动积极的帮助,无法逃避的贫穷问题让他们再次停在回归正常生活的道路上。

扫描图中二维码,或或搜索微信公众号 浪潮WelleStudio(微信号:WelleStudio163),查看更多。

阅读原文请点击:https://c.m.163.com/news/a/C96107KM00018ASD.html?spss=newsapp&spsw=1&winzoom=1

参考文献:
1、Chen, H., Du, W., Li, N., Chen, G., & Zheng, X. (2013). The socioeconomic inequality in traffic-related disability among Chinese adults: The application of concentration index. Accident Analysis & Prevention, 55, 101-106.
2、陈功, 吕庆喆, & 陈新民. (2014). 2013年度中国残疾人状况及小康进程分析. 残疾人研究, (2).
3、Loyalka, P., Liu, L., Chen, G., & Zheng, X. (2014). The cost of disability in china. Demography, 51(1), 97-118.
4、Luo, X., Wu, X., Liang, S., & Bu, P. (2015). The Determinants of the Rural Disabled Person’s Behavior of Receiving Rehabilitation. Open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s, 3(09), 232.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