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www.linkedin.com/in/mark-zhou-ab01b637


美剧《透明家庭》(Transparent,不是摩登家庭谢谢~) 最近更新了第四季。这一季最后,主角一家前往以色列寻根。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情景,当他们来到圣城耶路撒冷的时候,发现在哭墙旁边祈祷的人群不是混在一起的,而是男女分开,各自祈祷,中间用挡板拦上。这是犹太教延续至今的习惯。

剧中主角之一的 Ali ,是主角家庭最小的女儿。她在以色列认识了很多巴勒斯坦籍朋友,听他们谈到与以色列人的冲突,对于分裂对峙导致的痛苦甚是同情和愤慨。在前往耶路撒冷的大巴车上,她甚至和车上的以色列人争执这个话题。而呈现在 Ali 眼前所见,人为造成的男女分隔,把积郁在她心中数日的消极情绪激发了出来。她梳起不长的头发,穿着中性的休闲西装,戴上用于祈祷的圆形小帽,像每一个普通男人一样,走进了男性祈祷区域。对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我猜 Ali 可能也会想用这种方式去体会吧。

现在的“巴以问题”,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大量犹太人涌入中东地区就开始出现端倪了。那时候巴勒斯坦还没有建国,仍然是一个地区的称谓。世世代代住在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和涌入的犹太人产生了很多冲突。到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以色列建国,这件事接连引发了三次中东战争。这三次局部热战导致大量阿拉伯人流离失所成为难民。有人离开了他们世世代代居住生活的巴勒斯坦地区,而另一方面,在第三次中东战争结束之后,部分以色列人却进入了战后占领区域定居,在约旦河西岸建立定居点。对于这些定居点,联合国早已将其认定为非法,但以色列始终拒绝完全撤出。这之后,经过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斡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区的武装冲突在慢慢减弱;直到1988年巴勒斯坦建国,巴以之间的冲突又开始复燃了。

从80年代末到今天,以色列已经拆除了在约旦河西岸的部分定居点,但仍有不少以色列人定居在那个颇有争议的地区。以色列人认为,这是他们经过长久的努力和抗争,失而复得的土地,现在只是“回家”而已。他们并不要求这片土地上的其他定居者——也就是阿拉伯定居者——搬出这里,他们只是说,自己也得住在这儿。另外一方面,阿拉伯裔巴勒斯坦居民则认为这些外来的以色列人是入侵者,约旦河西岸并不是他们的土地,而是通过战争非法获得的。因此,巴勒斯坦人对于这些以色列人始终充满敌意。



今年夏天的时候,在张自忠路的摄影笔咖啡厅 (Camera Stylo) 看到一部有关巴以冲突的纪录片,名字叫做《Thank God, It's Friday》。这部短片由纪录片导演 Jan Beddegenoodts 拍摄。他在2012年的时候,参与了有关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冲突的游行活动,并且制作了一部名为《自由的味道》的纪录片。随后在2013年,Jan 完成了《Thank God, It's Friday》的制作。该片取材于约旦河西岸上两个对立的镇子:巴勒斯坦人的 Nabi Saleh,以及以色列定居点 Halamish。

两个小镇距离不远。出于对以色列人一直以来的敌视,在 Nabi Saleh 的巴勒斯坦居民不能以色列人进入他们的镇子附近的道路,而且出于安全等因素的考虑,以色列国防军还会常常在附近巡逻,这更引起了巴勒斯坦一方的情绪反弹。他们对以色列军人大喊大叫,要他们离开自己的村镇;以军的士兵则要求他们回到室内,理由是附近有人在扔石块。当然,扔石块的也是巴勒斯坦村民。这种使用所谓“冷兵器” (扔石块) 的示威方式,从三次中东战争开始,已经持续了半个多世纪。

纪录片里出现了很多暴力事件。其中最令人感到痛心的,一个巴勒斯坦村民在示威中被警方的烟雾弹近距离击中头部,不治身亡。然而就在这之前不久,导演专门采访过他 (下图)。一个人生前最后的影像,在这部纪录片中得到还原。事实上,没有人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然而在这样的共处却不能和平的环境下,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人类似乎一直都有一种以此为敌的天性。当两方处在不同立场,同时又在争夺同样的资源 (比如领地) ,就会付诸于武力,争得你死我活。在刘慈欣的《三体》中提到的“黑暗森林”法则,从一个有趣的角度解释了文明之间无法共存的理论依据:宇宙中任何一个文明要想生存下去,都必须尽全力消灭其他文明,因为你无法判断对方是否想要消灭你,因此唯有先下手为强。类似的逻辑还有著名的“囚徒困境”,既然不知道同伙会不会出卖自己,那就先出卖对方以求自保。将视角从宇宙转回地球,人类文明内部,各个族裔、国家、地区、宗教之间的争执,也都是同一副嘴脸。

不过,虽然人类冲突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出于生存本能而“壮大自己毁灭他人”;但冲突延续一段时期后,人们早已忘记最初冲突的理由。就像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的问题一样,这种对峙早已变成从小形成的文化习惯,变成了植根于骨髓里的基因。纪录片中,一个五六岁的巴勒斯坦小男孩对他的妈妈说,他们 (以色列军人) 抢走了我们的土地,不还给我们,我们就要一直向他们扔石头,直到他们把土地还回来。对于这个孩子而言,他还无法反思自己所坚持的——或者说他的母亲灌输给他的——抗争理论是否合理,他只知道要做一件事:为了拿回土地,我要向以色列军人扔石头。

“黑暗森林”法则尽管是可悲的,我们在一代又一代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身上所看到深入骨髓的对抗文化,或许更令人担忧。


-[ THE END ]-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

LinkedIn: www.linkedin.com/in/mark-zhou-ab01b637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