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马克周

关于我:www.linkedin.com/in/mark-zhou-ab01b637


本文书单
《人造人会梦到电子羊吗?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第一次听说《银翼杀手》(Blade Runner) 这个名字,是在大学的时候。2007年的互联网正处在 “下载时代”;电驴、BT、迅雷、哇嘎,各种软件各种下。耳熟能详的下载软件背后,是无数个不关机的日夜。大学那几年我总共保留了至少 3 TB 的资料,实际下载则远远不止:电影电视、课程视频、电子书、音乐、软件,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1982年版的《银翼杀手》是众多电影下载中的一部。不过,那个时候遇到了收集狂普遍存在的矛盾,虽然下载了,但是没看过。我也慕名而来,尝试打开片子,但由于影片中 “感人” 的特效水平,始终看不下去。直到前几周,才把它完整看了下来。看完没多久,我顺理成章地跑去影院看刚刚上映的《银翼杀手 2049》。

《银翼杀手》的剧本基于 1968 年的一部科幻小说,名字叫《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小说作者是美国科幻作家 菲利普·迪克 (Philip K. Dick)。尽管 82 年的电影并不是忠实的原著改编,但基本架构和主要元素与迪克的小说是一致的。

《银翼杀手》, 1982年

小说和电影都架构在一个 “后启示录” 时代:核战争爆发后的地球上。由于被大量高剂量辐射长期照射,地球上很多动物已经灭绝。不少人类移民太空寻找新的家园,还留在地球上的人类族裔则制造了很多人造人,用来做一些人类不愿做的苦役。随着这些人造人的成长,一些人造人开始反抗人类的指令,即所谓的叛徒。故事的主人公戴克 (Deckard),是一个被称为银翼杀手 (Blade Runner) 的赏金猎手:他的工作就是追捕这些叛逃的人造人。

今年的新版上映之后,在影迷心中迅速形成了两极分化的口碑。在我看来,造成这个结果最明显的原因,是两部电影在价值观高度上的距离。

82年《银翼杀手》最令人印象深刻之处也许就在于,通过长期斗争,以戴克为代表的人类最终承认,人造人也有自己的生命 ( "The electrical things have their lives too, paltry as those lives are". 这些机器人也有他们的生命,尽管显得微不足道) 。片中包括戴克在内的少数人类警察,最终选择放走叛逃的人造人。而反过来,在全篇最后一场战斗中,叛逃的人造人也没有杀死倒在地上的戴克,尽管他完全可以做到。两个物种在冥冥之中达成了一种默契:我们的所作所为,都想证明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自己是具有人性的。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做 “杀戮” 这件最磨灭人性的事呢?

在我看来,这便是 82版《银翼杀手》最有价值的地方。它释放出一种 “同情敌对物种” 的人性,不是面对同类,而是对于敌对的另一个物种,竟产生了怜悯心和同理心。尤其当一方完全有能力消灭另一方的时候,占据优势者最终选择放下屠刀,选择了那条通往人性的分岔路。不论是人造人在战斗中放过了奄奄一息的戴克;还是另一位警察,在最后关头放过了戴克的人造人女友瑞秋 (Rachel),都明显是对这种人性的诠释。



《银翼杀手 2049》, 2017年

再看《银翼杀手 2049》,片子基本没有把 “同情敌对物种” 放在主要位置。尽管有些细节提到了,比如身为人造人的男主角 K ,帮助已经步入老年的戴克找到他的亲生女儿,但驱使他的动机,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对追杀戴克者的愤怒,因为这些人同样想杀掉他自己。同上一部相比,新片在影音特效、对于未来科技尤其是全息投影技术的细节展示更为用心,但却失去了一些内核性的东西。

K 的上司乔茜 (Joshi) 在片中有一句台词 (大意): "You‘ve lived just fine without it, a soul.” (你也没有灵魂也活得挺好。) 

或许,这亦是一部缺失了灵魂的续集。



[ THE END ]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

LinkedIn: www.linkedin.com/in/mark-zhou-ab01b637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