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43岁老设计师,就是打算做一辈子。

去年在东京看一个吉卜力的作品展,最后到出口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了宫崎骏的这张书桌(帖这张图不是那张照片)。原照书桌上放着草稿纸,一个烟盒,一只烟灰缸,一个咖啡杯。我不是要说什么匠人精神或者淡泊之类的鸡汤话题。而是想说,设计师或者其他创作者需要的素材和对外境的要求很简单,在创作的世界里,创作者基本是自给自足的。

——————————————————

首先我们说一下设计这种职业有没有可能做一辈子。

你可以说商业设计并不是艺术,或者说有套路就够了,或者这只是一个谋生手段,是青春饭。但是你可以看看世界上有造诣的大设计师,无一不是活到老干到老。虽然说真正的大师是极少数,但是看一个行业,起码要看顶级的标准是什么样的,才不会有偏见。

一个作家,一个画家,一个演员,一个诗人,一个音乐家或者建筑师,能想象他们过了中年就不创作了吗?创作型工作是可以干一辈子的。如果这些工作都是青春饭,可以想象我们的精神世界会很幼稚的。

这个世界有些东西是不变的,比如人性和人的感知能力。从人类有社会结构和主观意识产生,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做创作型工作,主要是针对这些不变的东西,做得越久,越有经验。这并不是熬年份和资历,而是年纪越大的人,人生阅历越丰富,越有洞察他人心理的耐心。

我们觉得设计师是青春职业,是我们的社会对创作理解的太肤浅。

——————————————————

其次,设计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思维习惯。

荣格说人类存在一种东西叫“集体无意识”。这种东西导致原始人图腾,以及各种文化中的符号都惊人相似;导致不同文化的神话传说中有相同的故事结构和象征物;也导致人类有相同的情绪、动机和审美意识。

这是一种人类的暗示语言,通行人类社会。这种语言,是无需逻辑解释的,是全人类的沟通基础。荣格对天赋的说法很极端,他的意思是集体无意识选择并控制了这些搞创作的人,并让他们掌握了集体无意识的沟通基础。正因为有了这种沟通基础,宗教、文学、音乐、乃至设计、广告和我们使用的 Apple 手机,得以传播和销售。

设计,就是这种暗示性语言的一种形式。拥有这种能力需要长时间的锻炼,和形成一种形象思维的方式。形象传播的特点是需要瞬间传达。不像文学,音乐,或者科学逻辑,可以通过时间线来传递递进关系。也就是必须要瞬间看懂,不能设埋伏。一个瞬间看懂的东西如何能有趣味和审美价值?

一般使用的手段是一种现象组合:把熟悉的东西通过组合赋予不同的意味。让人瞬间有感悟,或者留下深刻印象。

设计大师的关键词:“游戏本能”--保罗兰德 - 知乎专栏

这种思维习惯和其他思维方式很不同。虽然设计师与其他创作人一样,很多从小就是敏感并且观察细微的人,但是设计师会把这种能力转化成一种瞬间传达能力。他们更善于用最简单的信息最快速的传递复杂概念。形象的逻辑并不是推导型的,所以很多设计师语言表达上会有些弱。

形象思维的人不做设计也会做创作型工作,做别的其实是可惜的。我选择做一辈子设计师,一是我觉得我做不了别的;二是只有做这个能把我的优势发挥出来。

——————————————————

最后,如何让设计的生涯保持常青?

一个自以为理性至上的时代,人们往往会忽视“感觉到”而重视“讲道理”。所以和甲方打交道的时候,设计师有一种推理上的尴尬。

审美并没有推理上的逻辑。所以就美本身讲出道理来,其实是很牵强的事。如果设计师专注于美本身,就注定只能用作品说话,而作品之外的表达其实都无意义,也很难与大众沟通。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靠标志释义去说服甲方并不符合大众传播规律。因为消费者是听不到,也没有义务听你这一大套说辞的。

常见的方法是设计师与营销理论的结合。这是设计师自贬身价,用与自己无关的东西建立自己的合理性。任何营销理论都导不出创意和审美,甲方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不过是个双方都心知肚明的走过场。

那设计师该怎么做呢?

我的经验是,从创意中找合理性。保罗兰德说过,一个设计师如果只会玩弄视觉技巧,说明他是一个缺乏创意的人。

然后再回头说一下营销,设计的思维虽然不是从营销中来的,但是设计思维可以引导营销。另外设计师有必要学习一些营销理论,毕竟这是甲方最熟悉的沟通语言。

营销是一种由商业规律探讨认知学科的理论,而设计思维本身就是一种认知学科,设计师马卡高贝在《感动70亿人的设计》一书中提到,“未来的营销,会从理性思维和办公室数据中解脱出来,由作家、诗人、画家、导演、音乐家来主导。因为这些人,最懂得如何进入人心”。

感性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即使理性如爱因斯坦,也呼吁我们要认识到,理性只是感性的仆人而已,这个世界对于感性和直觉的价值是严重低估了的。

米开朗基罗的第一个成名作是《哀悼基督》,他用裙子的褶皱把圣母的形象撑起来,不让少女一样的圣母和成年耶稣的身体比例失调。
有意思的是,作品发表后,并没有人知道作者是谁,米开朗基罗夜里潜入教堂,翻过围栏,把自己名字刻在了圣母胸前的带子上。

这就是创作人,对俗世无兴趣,但是对自尊又极敏感。你说他们还能干别的工作么?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