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想怎么喝,他们已经开始琢磨喝什么了

战斗民族惊人的酒量已经成为世界性共识,但从他们所喜爱的酒水种类来看,好像大家都仅仅被伏特加蒙蔽了双眼。事实上这个民族对酒精的爱好从沐浴露延续到了鞋油……

去年普京总统宣布严格控制俄罗斯酒精制品的销售,比如剃须液、山楂水、地板清洁剂等等。

事件的由来是这样的:几个俄罗斯小伙子买不起商店售卖的酒之后,偶然发现洗澡的时候总能闻到一股酒精味,一些勇敢的小伙子先是用手沾了尝尝,发现沐浴液不光闻起来和正常酒类有些类似,尝起来也差不多,还带股独特的清香。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开始买这种沐浴液当酒喝,结果导致在去年12月俄罗斯就有62个人因为喝这种沐浴液而死亡,30人严重受伤。因为这种沐浴液中含有致死的甲醛成分。调查人员在对该日化用品厂家进行调查以后,虽然发现在瓶子上确实写了“该产品不适合饮用”,但并没有注明含有有毒成分,所以仍旧对这家公司进行了重罚。

一位33岁的受害者这样说道:“我只喝了一点沐浴液,但是第二天起来就已经看不见了。”

由于日化用品的价格远远低于正规酒厂生产的酒,全俄罗斯大概有2000万人选择用酒精制成的日化品代替正规酒类,而他们选择代替品中有山楂露、蔷薇露、黄瓜润肤露和荨麻润肤液和医用酒精……为此俄罗斯还出台了政策,医用酒精拿处方才能够买到。

哪怕这样,俄罗斯民众仍然还在不屈不挠地从各类化工液体中寻找酒的替代品,而整个国家也层出不穷的出现由于公民乱喝酒精制品出现的健康和安全问题。

所以,无论俄罗斯人喝的是洗头膏还是卸妆水,只要喝出事了,那一律都当作假酒问题来处理。

俄罗斯政府看似荒诞的处理方式,其实并不是空穴来风,历史上能够如此分类的假酒问题其实出现过很多。比如美国人民一定会拍拍俄罗斯兄弟的肩膀说:“没事兄弟,你不是一个人!我们喝过鱼雷燃液!”

酒类作为战争中集消毒、娱乐、鼓舞士气功能为一体的重要配给,在近现代战争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然而由于军队供给能力有限,在战争时大多不能无限供应。这一点遗憾当然会让爱喝那么几小口的士兵兄弟们非常不开心了,战士们在前线保家卫国,连口酒都不给喝,道理上过不去啊!但是由于在战争时制造和运输酒类实在很困难,战士们想喝酒,就不得不自己想办法了。

美国大兵在二战中开启了和战斗民族一样的花式偷酒喝的能力,无法得到酒水共饮的海军们在给鱼雷加燃料的时候,发现总是能闻到一股酒精味。一些人先是用手沾起试了试,发现鱼雷燃料不光闻起来和正常酒水一模一样,连味道都差的八九不离十!

于是,美国海军们就开始了偷喝自家鱼雷燃料的历程。但是因为喝来喝去总是觉得头疼,所以这些小伙子们开启了第一次改进鱼雷燃料的实验——直接喝不行,就勾兑着喝,他们把橘子汁、菠萝汁和燃料混合起来,发现味道还挺好,后来这种勾兑的液体还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鱼雷果汁”。

结果这事儿被美国军方给发现了,为了避免士兵们再这么干,他们在燃料里加入了染色剂和甲醇,然后这些贪杯的小伙子们又开启了第二次改进鱼雷燃液的试验,他们发现用一大摞压过的面包过滤燃料可以去掉大部分的染色剂和甲醇,所以又可以继续偷喝自己国家的国防物资……

当然之后的历史学家也就纳了闷了,这鱼雷燃液怎么能说喝就喝呢,在展开调查之后发现,当时美军的能源供应中不少军备都是以谷物乙醇作为燃料的,所以美国大兵喝了那么多鱼雷燃液也没落到和俄罗斯人喝点沐浴液就死的悲惨境地里……

当然啦,对于花式找酒喝这种事,战斗民族怎么会输给美国人呢。

在戈尔巴乔夫时期由于国家粮食生产出现的问题,而且全民酗酒,为了保证粮食供应且控制国民饮酒量,当时的苏联颁布了禁酒令。

但是作为军人,要是连点酒都找不着,那当兵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于是相似的故事发生了,空军们发现给飞机加防冻液的时候总是问道一股酒精味,尝试之后发现无论是闻起来还是尝起来都和真的酒一模一样!想也知道,苏联的空军们开始了偷喝自家飞机防冻液的历程。但是毕竟里面有有害物质,所以喝来喝去总是觉得头疼,所以这些机智的小伙子们开始了改进偷喝飞机防冻液的方式——每喝一杯,就把腰带勒紧一个,一旦裤子勒得疼了,就说明量到了,不能再喝了。

因为偷喝防冻液的小伙子们大多开得是米格喷气式战斗机,所以这种战斗机不仅在保家卫国上成为了苏联人得骄傲,还赢得了“会飞的餐馆”的美名。

空军在禁酒令期间可以偷防冻液喝,那么民间怎么办呢?粮食本来就不够吃,更别说有酒喝了。

得!老百姓们看了看自己家也就剩鞋油没试过了,看看味道怎么样吧。

于是呢,类似的故事又出现了,老百姓们发现擦鞋的时候仿佛能闻到一股酒精味,一些威猛勇敢的苏联大爷用手沾了,但是发现鞋油闻起来、尝起来都和正常的酒水很不一样,唯一像的就是都能把人给毒醉了。所以俄罗斯大爷们开始尝试喝鞋油的生活,可是喝来喝去全身上下哪都疼怎么办,不喝?当然不是!他们改进了喝鞋油的方式——把鞋油涂在黑面包上,盖在一杯水上,等一阵子,如果酒瘾实在过不去就把鞋油和水给喝了……

叶利钦上台以后发现禁酒令实际上并没有让俄罗斯人健康起来,反而使更多穷困潦倒的人民倒在了酒精与各种有毒化学制剂之下,所以撤销了禁酒令。

至今为止,俄罗斯青壮年死因酗酒仍占到52%左右,每年由于车祸造成的死亡中,也有70%是由于酒驾引起的。在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数据显示俄罗斯30%的死亡率由酒精造成……

对于俄罗斯政府而言,对于酒精的疼痛记忆犹如中国政府对于鸦片的记忆一般。最近为了减少由酗酒问题引起的死亡,俄罗斯政府推出了新的政策——给酒厂政府补助,要求他们降低市场价格,以保证民众可以所喝的是真正酒水,用以降低各种有害酒精制品带来的死亡率。

怎么说呢,只希望类似的故事永远不要在人类的历史上再现。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