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购茶实名制”又将喜茶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而当我们作为局外人观察喜茶这一品牌时,它仿佛明显身处“小吃宇宙”中两个相距浩瀚的观测站都能看到的坐标:

作为“网红”,它是青团、肉松面包、乳酪蛋糕一样的存在,用动辄数小时的排队耗时为网红圈增添新的谈资;作为“奶茶”,它又似日常咖啡、豆浆、脱脂牛奶,和每逢清明才会火爆的青团不一样,奶茶是很多年轻人生活中的刚需。

人民广场地铁站,来福士出口,坐满了鲍师傅和杏花楼的黄牛

网红奶茶好当吗?喜茶究竟好喝吗?它真的值得人们排队等候吗?

实际上,好喝与否对排队的影响力不言而喻,而队伍的长短也同样影响着你对这款饮品的印象:长长的队伍总会勾起人们的好奇心,等候产生的焦虑更将抬高你的期待值——当然,物极必反,“实名制”就让不少顾客产生了抵触情绪。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企鹅自去年开始关注喜茶,实地考察沪广两城,也采访到喜茶的创始人聂云宸。我们想和你认真聊聊这家奶茶店,不吹也不黑。

关于喜茶的历史,大部分媒体介绍时,难免会扔出一记“江门小城街边茶铺”的开头,接着谈谈山寨“皇茶”,改名“喜茶”的故事,最后装在一个成功逆袭的结局罐头里,如此励志,适合批量生产。在企鹅这儿,给你一个全新的视角:

看菜单:何以为喜茶?

搜天刮地,我们找来了喜茶从最初到现在的菜单。一家小小的街边茶铺想要成为行业神话,需要“换装”多少次?

图片来源:喜茶新浪官方微博

这是喜茶(当时叫“皇茶”)最初的菜单。

聂云宸告诉我们,创业初期人手匮乏,他一人要承担多重角色。就连菜单(比如这张),都需要他自己用PhotoShop做出来。

菜单上陈列着多达十三个品类,除奶茶外,咖啡、可可和甜点均有供应。这和现今任何一家街边奶茶店并无太大差别,它们都追求品类齐全,以尽可能多地覆盖受众的口味。然而这种“摊大饼”策略,似乎也暗含着不靠谱:

一家奶茶店,能同时做好咖啡和甜点吗?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

这是更名“喜茶”后的菜单。

和第一版菜单相比,最大的变化是去掉了一些品类:咖啡、港式奶茶和部分甜品。

而在最初菜单上两种口味的奶盖(芝士/奶盐)被合并,芝士的地位逐渐上升。

如果说肉松是传统点心走向网红的命门,那么掌握了芝士就仿佛打通了网红款的任督二脉。五年前,芝士就是喜茶的卖点,聂云宸押对了宝,首创与否无从考证,但业内有很多观察者都一致认为,是喜茶掀起了如今的这股芝士奶盖的风潮。

这是现今位于上海的一家喜茶店铺的最新菜单。

我们发现,除了两款甜品被保留,和之前的菜单相比,几乎全都改头换面。

从前,除了名声大噪的芝士奶盖之外,喜茶的特色是拼配茶底,比如前两张菜单上的樱花/桂花/桃香/荔枝等花果香的调味茶。如今,街头那些喜茶的各种仿冒者“皇茶们”等,还在原封不动地照搬这些茶底名。

然而,在喜茶最新版的菜单里,这些调味茶几乎全都消失了。奶盖增加了低脂的选项,而绿茶、红茶、乌龙茶和普洱被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还专门开辟了一个新的纯茶品类。

那么——

看门道:喜茶是一杯优秀的饮料吗?

在现今奶制品大同小异的环境下,喜茶最有竞争力的当属茶底和配方。

精品奶茶店大都放弃廉价的奶茶专用碎茶,寻找更优质的茶叶供应,比如我们之前提到的朴茶(创始人来自福建所谓“茶叶家族”)、茶阁里的猫眼石(团队来自台湾,和当地各大茶园有着密切联系)等。

上海来福士店

广州东方宝泰店

每家喜茶都有这样的装置,一则装点门面,二则表明原料优秀

喜茶也不例外,拿最出名的金凤举例,喜茶的品控严格到茶树的栽培、从品种就进行改良,聂云宸告诉我们,金凤从种植到面市整整花了两年时间。在喜茶的产品介绍里,你还能发现其他世界其他地方的茶叶,如印度、日本等。

最有趣的,还是配方上的小心思。茶底名并不能透露太多信息:除了常规的普洱、抹茶,更多是绿妍、金凤、青雾这些根本与传统茶不相符的命名。绿妍,其实是一款茉莉花茶;青雾的原料则是台湾高山乌龙茶;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金凤和四季春这两款茶,它们是由乌龙茶和绿茶拼配而来的。

喜茶的开放操作间,每个人分工明确,SOP极度细化

至于好喝与否,则完全是非常主观的个人体验。鹅君把喜茶几乎喝了个遍,各种甜度都试过,个人看法是:奶盖略齁,茶底很好,口味特别,几乎无雷区。总体来说,品控稳定,以一杯(不需要排队的)饮料作为衡量标准,喜茶无疑是合格,甚至是优秀的。

真心要一份点单指南?

那给你一张(不负责任的)个人专享订单:

满杯红柚

红柚和茉莉花茶的搭配很妙

青雾和四季春的纯茶

建议微甜,完全展示了店家的配方功力

芝士奶盖配青玫/普洱

很新奇的口味组合,入口比金凤和玉露有趣

看现象:到底谁在排队?

去年12月,我们策划了一个奶茶专题,走访过上海很多奶茶店铺。

“你听说过广东的喜茶吗?”

从连锁奶茶巨头的研发总监,到刚起步的餐饮创业者,不少人问我们这样的问题。当时,喜茶还未“北上伐沪”,其热度仅仅维持在珠三角。带着好奇心,当我们来到广州后,看到的则是这样一番景象:

广州的喜茶店铺已超过十家,最早的一家开业已逾一年,因此可以说喜茶并非处在开业初期的营销大热中,然而店铺却热闹得像刚开业一样。踩着饭点进了店,排队二十分钟不稀奇;倘不巧赶上商场打烊,喜茶却依旧门庭若市。

广州石牌桥店

在广州石牌桥店听到邻桌几位大叔模样的顾客讨论:“这么一杯奶茶值二三十块吗?是我绝对不买!”原来是一群研究奶茶行业的投资人。

喜茶到底好不好喝,从来就没能达成共识。喜茶进军上海,更是争议不断:排队8小时,每杯加价100元,专门为孕妇开辟的快速通道也被“黄牛孕妇”所挤占,甚至还有人假扮孕妇排队……市井奇事每天都在上演。

在上海来福士店门口坐一个小时观察顾客,照常理,奶茶的目标客户应以女性和年轻人居多,然而队伍中这类人的比例却不足三成:

拿着隔壁“网红”边排队边售卖,提着小板凳……

穿梭在队伍两侧,见人便“要号”的黄牛大概十步一见,其中不乏逗趣者,先是卖号未果,后便笑答,他在来福士上班,只是抽时间排个号,见到有孕妇或者老人,就免费把号给他们,“我这是为人民服务!”也有诚实的黄牛,坦然吐槽赚钱不容易:“一人只能买两杯,排四个小时队,四个小时就赚几十块钱。”

为了不影响商场正常营业,来福士的队伍被安排在商场外

除了形形色色的倒卖人群,来买这杯喜茶的理由则有很多,和排队者聊聊天,竟有览尽世间百态之感:

“拔草”被提及得最为频繁,社交网络遍布天下,无论自发还是营销,总是撩拨着一群最渴望尝鲜的年轻人;不差钱的土豪直接走到店门口,从黄牛手中接过七十块一杯的金凤茶王;有从武汉、厦门等地赶来的同行,在他们心中,喜茶就是行业神话;也有上了年纪的老太,为子女排队,“孩子要喝,他还没下班,我就过来帮他领号了。”

如今喜茶在上海的大众点评上,将近80%的差评和排队体验有关,更妄论“实名制”登记买茶引起的众怒——它甚至上了微博热搜。据说,喜茶今年在上海要开十家分店,开了十多家分店的喜茶店门口还能大排长龙吗?我们到时见分晓。

最后,唯一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不是营销,而是这口茶本身。

本文代表企鹅独立观点与立场,

与其他机构无任何利益关联

文 | blublu & 朗杰

图 | MIN,霈璇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