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生想 (sx_rawthought) ]

(拉玛七世帕恰迪波)

泰国用军事政变来夺权当政的传统,需要追溯到君主立宪制建立之初。1932年,由军人和群众组成的民党(Khana Ratsadon, People's Party )在泰国发起了一场不流血的“光荣革命”建立了君主立宪制,拉玛七世帕恰迪波(Prajadhipok)成为首个立宪君主,披耶·玛奴巴功(Phraya Manopakorn Nititada)出任第一任总理。

(从左到右:1933-1938年第二任总理披耶·帕凤,1938-1944年和1948-1957年第三任总理銮披汶·颂堪,1941-1945年摄政王比里·帕侬荣)

革命成功之后,民党内部就国家未来的发展模式和意识形态意见不合,大致分为三股势力:指挥高级军官的披耶·帕凤(Phraya Phahon),领导初级军官和海军的銮披汶·颂堪(Phibun Songkhram),以及代表文官的比里·帕侬荣(Pridi Banomyong)

(左翼亲共的比里·帕侬荣在法国巴黎政治学院修读法律和政治经济学,1934年创立泰国国政法立大学)

1933年4月,民党开始拟定宪法时,左翼亲共的比里·帕侬荣提出了激进的经济计划,要求将所有的土地和生产国有化,带有推翻封建的共产主义色彩,遭到了总理披耶·玛奴巴功以及许多人的反对,总理将他逐出内阁,取消了人民议会,并开始打击国内的共产主义活动。

(“四个火枪手/四大虎将”:左二是披耶·帕凤)

这个举动引起了不少支持比里的民党成员的不满,包括将军披耶·帕凤。随后,他和另外三位高级将领以身体抱恙为由退出内阁,在6月发起了第一次和平的军事政变,推翻了宪制政府,披耶·帕凤自立为第二任总理,比里·帕侬荣被赦免回国担任内政部长,前总理披耶·玛奴巴功则流亡到马来西亚。国王帕恰迪波对此默许的态度,开启了军事政变夺权和总理流亡海外的先河。

(左:建国之初领导初级军官和海军的銮披汶·颂堪,右翼反共亲日;右:代表文官的比里·帕侬荣,左翼亲共反日)

1935年,没有子嗣的国王帕恰迪波主动退位,经过政府内部的激烈争论,他9岁的侄子阿南塔(Ananda Mahidol)被选为拉玛八世,彼时还在瑞士读书。拉玛八世在位时恰逢二战时期,推崇极右法西斯主义的前国防部长銮披汶·颂堪在1938年成为第三任总理,任职时间最长(1938-1944年和1948-1957年)。与总理銮披汶·颂堪采取的亲日反共政策截然不同,摄政王比里·帕侬坚持反日亲共的立场。在1941年底日本入侵泰国后,他反对銮披汶·颂堪向英美宣战,开始暗中组织抗日的“解放泰国运动(Seri Thai, Free Thai Movement)”。

(左:13岁的拉玛八世阿南塔;右:11岁的拉玛九世普密蓬)

随着二战渐进尾声日本成为战败国,亲日的銮披汶·颂堪于1944年被迫下台,1944年到1946年间文官政府接管国家,比里·帕侬荣作为摄政王对总理和内阁影响极大。1945年12月,拉玛八世回到泰国。短短6个月之后,他被发现头部中枪,死在自己床上,年仅21岁,死因未明。随后,他19岁的弟弟普密蓬成为了新泰国国王拉玛九世。有说法称,比里·帕侬荣为了废除君主立宪制建立共和体制,暗中指使刺杀拉玛八世。1947年,陆军元帅屏春哈旺(Phin Choonhavan)以此为由发起政变问责政府,銮披汶·颂堪在1948年借机重任总理,比里·帕侬荣则流亡海外,不再回国。后来还有几次支持比里·帕侬荣的政变,不过都以失败告终,其代表的文官政治也步入衰微。

(国王普密蓬时期的17名枢密院成员,坐在正中间的是主席炳·廷素拉暖)

1947年军事政变的结果打下了泰国军人而非文人主政的基调,同时,军队和皇室贵族的权力也得到进一步巩固。曾在1932年被人民党废除的枢密院在1947年普密蓬当政后重新建立,命名为国家最高委员会,两年后改名为泰国枢密院(Privy Council of Thailand)。泰国枢密院是泰国国王任命的顾问团,由退休的泰国总理和退役的军方统领组成。枢密院成员不能在众议院、议会、宪政法庭和国家反腐败委员会等机构任职,也不能有党派倾向,必须宣誓效忠皇室。

(左:拉玛十世玛哈·哇集拉隆功;右:1980-1988年总理炳·廷素拉暖)

去年12月,新国王拉玛十世玛哈·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先后任命了13名枢密院成员,其中7人是军人,主席是上将炳·廷素拉暖(Prem Tinsulalonda)。炳上将曾在1980到1988年担任泰国总理,此间为了防止未来军事政变的威胁,他逐渐将权力转移到议会,内阁中有了越来越多的民选议员。不过,内阁彼时还是军人和皇室贵族的天下。

(节选自《泰国特色民主:军事政变-王室仲裁-民选政府》一文,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生想”)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