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www.linkedin.com/in/mark-zhou-ab01b637

本文书单

《信息乌托邦 Infotopia》
《网络共和国 Republic.com》




前两天看到魏武挥一篇关于信息茧房的文章 (链接见文末)。文章提到了一个现在常常被媒体热炒的观点,那就是类似于今日头条这样通过技术手段为用户推送“私人订制”内容的平台,往往会导致“信息茧房”的消极后果出现。信息茧房概念是由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奥巴马总统的法律顾问凯斯·桑斯坦在他的《网络共和国 Republic.com》一书中提出的。后来,他又在2006年的著作《信息乌托邦 Infotopia》里详细的阐述了这个概念。

一句话总结,信息茧房就是人们在互联网时代以主观视角获取信息和知识,有意或者无意地屏蔽了其他多元化的视角,因而一步步把自己禁锢在无形的“信息茧房”之中而不自知。

魏武挥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他是 TMT 和自媒体领域非常活跃的观察者和投资人。很明显他并不认为现在的互联网内容平台和信息获取渠道能够形成“信息茧房”。

在文章中,他将每个人可以被互联网平台贴上的标签分为两种:一是社会属性,二是观念属性。社会属性也就是兴趣——我喜欢篮球,你喜欢棒球;我喜欢政治,看美国大选,你喜欢娱乐,看美剧英剧。观念属性,则是一个人的态度,关注美国大选可能是我的社会属性,而更进一步,支持川普还是希拉里,则是我的观念属性。魏武挥分析,平台的技术手段并不能为人们推送涉及观念属性的内容:一个热爱音乐却对嘻哈无感的人,也很可能会收到有关MC天佑或者PG ONE的推送。这些平台的技术水平还没有强大到了解每个人的观念的地步。

与此同时,在另一篇发表在哈佛大学校报 Crimson 上的文章中 (链接见文末),现在就职于路透社的专栏作者 J. Gram Slattery 则指出,有美国研究人员发现,在社交网站如 Twitter 上面,人们的推文,常常有非常明确的观念导向,比如,对于偏右翼的 Twitter 用户而言,他们的推文中93%内容都是偏右的观点。反之亦然。

换句话说,信息茧房的产生来源于观点的呈现:只有当观念属性被呈现甚至放大出来之后,我们才能观察到“信息茧房”的存在。说得通俗一点,单纯的内容平台未必会产生“茧房”的效果,一方面,精准定位并且推送与读者观念吻合的内容,这些平台还达不到这个水平;另一方面,内容平台提供给读者的发声渠道很有限(大多只是跟帖评论而已,有些平台还只会公开部分评论),因此当一个读者看到一篇文章后,纵使有无数人此时和他有相同的感触,但却无法影响到他——因为他们彼此信息隔绝。

在社交平台上,情况就不一样了。 J. Gram Slattery 在文中已经提到了人们在发推时的主观倾向有多明显。除此以外,基于社交平台的推荐机制,人们往往会得到更多有相同社会属性甚至观念属性的账号推荐。

下面是一个基于 Twitter 平台的应用开发者的描述 (链接见文末):

We looked at who your friends follow, who they talk to, who they RT (retweet) as gauges of your interest.
我们会观察你的好友关注了谁,他们跟谁聊天,他们转发了谁的推文,以此作为衡量你的兴趣点的标准。

根据他的描述,Twitter 的好友建议策略也是类似的。其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你的好友跟谁聊天,以及他们转发了谁的推文。

为什么这点值得拿出来说?因为在类似 Twitter 这样的社交平台上,大部分账号主体是个人,而个人账号的观念属性是很强的:这个不难理解,发在 Twitter、微博这些平台的信息通常很个人,很主观。我看了场球,夸两句或者骂两句;听了个讲座,评价一下主讲人,等等。

虽然这些平台的推荐,并不是根据推文的内容做出的——直接监控用户自生产内容(UGC)是很敏感的隐私问题,也有平台因为这个问题吃过官司。所以推荐的重点仍然是账号。

可是在社交平台,账号即个人,个人即观念。

一个用户愿意和另一个用户多交流,愿意转发他的推文,往往就意味着,这个用户认同另一个人的观念——毕竟,他转发的就是另一个人观念产物——推文。所以,即使平台仅仅推荐了你或者你的好友曾经交流过的账户,可能已经涉及到观念属性推荐了。

把上面的推论总结一下,我们可以假象这样的情景:某天你打开一个社交平台比如微博,看了看自己最近直发或转发的内容,因为其中93%都符合你的观念,所以看后很欣慰:“痛快!都是我想说的。”然后你切换到好友页面,发现不少人在发的内容你也有兴趣,看到一些评论性质的微博,跟你想说的差不太多。 接下来你发现微博推荐了几个新好友,这些推荐是基于你现有的好友和交流过的非好友推荐的。加了其中几个,点开他们的页面,呼!又发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又是美好的一天。

我首先承认,这是一个比较主观的假想图,你可以说它有些极端,因为这并不是唯一的可能性。

但重点在于,由于社交平台竞争越发激烈,而“用户对于自己认同的事情更感兴趣”这个结论始终未变,所以,平台会推荐更多“志同道合”的账户给你,所以上面所描绘的这种可能性所占的比率,会越来越大。



不过,换一个角度想,如果我们把这种问题全都赖在社交平台身上,也有失公允。因为,实现一个更多元的社会并非社交平台能够独立完成的。

对于社交平台而言,它是作为每个人的发声工具而存在的:在互联网时代,让更多人更快速地了解到你的想法。它的出发点并非改变人们观念,帮助社会产生更加多元化的认同的功能(也许长远愿景是这样,就像 Facebook 那样)。但是就算能够做到这一点,也不是社交平台的一己之力所及。毕竟,改变一个人的观念,是很难的事情。

社交平台不应该被过分诟病,还有一个原因:信息茧房的出现或许是必然结果。

当人们可以放大自己的声音,并且被包裹在爆炸式的信息旋涡之中时,他们必然会强化自己所认同的观点,这是一种自保。这种情况下,人们不会想着客观,不会想着平衡各方观点,因为每个人都有一种危机意识:如果我的声音不发出来,可能就被淹没在这信息旋涡之中了。“信息茧房”的问题,也许还不严重,但会是信息爆炸时代的必然产物。

那么,如何才能弱化“信息茧房”的趋势呢?在《信息乌托邦》一书最后,凯斯·桑斯坦总结了两种可以弱化“信息茧房”的情景。

第一种是市场化。为了追逐经济利益,价值投资者会逼迫自己去客观地看待和分析问题,比如在金融市场里,炒股炒基金期货投资数字货币,为了能够获得更大利益,一定会随时提醒自己客观地看待市场情况、看待价格波动、看待行业信息。并且,价值投资者会刻意吸收多方面多角度的信息,来避免陷入固步自封的境地。(注意:这里所提到的仅仅是价值投资者,因为他们是成熟的市场参与者。投机者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另一种是开源共建机制,其实就是民主化。比如维基百科,比如区块链。像维基百科这类非盈利开源平台,人们的认知盈余得到充分发挥,共同创建内容。参与者来自五湖四海,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观点或者角度,因此在创建内容的时候,会从多立场出发完善同一个话题。这种开源共建机制,其实就是一种民主机制,以此避免陷入一言堂的境地;因此,类似于区块链这样的去中心化的技术,也必然能够在未来得到很好的发展。



说好的链接在这儿↓

到底有没有信息茧房?(魏武挥)
http://mp.weixin.qq.com/s/ymcGq8sGzk84Ltnoc2eznw
The Information Cocoon (信息茧房) (J. Gram Slattery)
http://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14/3/5/harvard-information-cocoon/
关于 Twitter 的好友推荐策略 (Quora上的回答)
https://www.quora.com/How-does-Twitters-follow-suggestion-algorithm-work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