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侠盗一号》上映后,粉丝们最常问的问题之一就是,塔金总督和年轻的莱娅公主究竟是怎么拍出来的?在工业光魔的工作室里,星战特效总监约翰·诺尔介绍了最新的CGI技术,实际操作可比看起来要难多了。

对悬疑爱好者来说,新出的小说《库布里克游戏》则会带你去见识另一个世界,从电影中追寻线索,还得提防紧随其后的秘密社团。

天文学家们最近也遇到了一个大新闻:首次观测到了一个自带“二环”的星系。据说有些房地产公司,已经开始考虑在星际环形高速旁搞开发的可能性了。

🎥

CGI 塔金总督和莱娅公主

对星战粉来说,《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值得被称赞的原因之一,就是能再次见到那些已经逝去的人。

当我在影院大银幕上看到塔金总督的面部特写时,几乎以为这就是在“老三部”中扮演塔金的已故英国演员彼特·库欣(Peter Cushing)本人,而当年轻的莱娅公主转过身来时,我差点要当场泪奔。这一切都得益于电影特效行业标杆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ILM)的真人演员+CGI面孔合成技术。在位于旧金山的ILM工作室里,星战系列特效总监约翰·诺尔(John Knoll)详细介绍了他们是如何把塔金总督“带回来”的。

▲ 如何还原一个完美的塔金总督。

相比于外星人,用CGI还原一张人脸要困难得多。我们每天都会看到许多张脸,所以在大银幕上,任何一点面部细节的偏差都会让人觉得违和。ILM特效人员,以及在《侠盗一号》中扮演塔金的盖·亨利(Guy Henry)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新希望》中塔金为数不多的出场画面反复看了无数遍,学习彼特·库欣的语气、表情、每一个动作,甚至连他下意识的“抿嘴角”这一细微习惯都揪出来了。

然后,盖·亨利戴着特制的摄像头,穿着戏服开始表演,计算机把画面转化成3D模型,然后再移到塔金的面部模型上。麻烦的是,最优秀的演员,也很难百分之百还原另一个人的面部表情,因此盖在拍摄过程中,经常需要一帧一帧抠画面,抿嘴角就是最难拍的。

▲ 总督谜一般的抿嘴角。

据说有观众看完电影后评论道,库欣看起来气色不错。然而,这位老戏骨在1994年就过世了。

相比之下,由Ingvild Deila饰演、同样CGI合成的莱娅公主的面孔,处理得就没有如此精细了。细看的话,她的面孔有些失真,更像是蜡像。但话说回来,能再见到年轻的公主,星战粉们就已经感动到不能自已了。

这一做法也受到了一些道德上的质疑,但诺尔表示,这不是在消费已故的演员,而是希望能通过电影延续他们的传奇,而且他们获得了凯莉·费雪本人的许可。在《原力觉醒》上映后,凯莉曾不经意地抱怨,自己的容貌不比几十年前,剧组突然就给她来了个面部大特写。但在看过《侠盗一号》的样片后,公主笑着竖了个拇指。

🎞

“库布里克密码”

继达·芬奇和但丁之后,库布里克也有了自己的专属“密码”小说,悬念、诗意、神转折,在Derek Taylor Kent的这本新作《库布里克游戏》(Kubrick’s Game)中一样不少。

小说的主角肖恩是电影专业的学生,有着一股书呆子气,他和朋友在库布里克的电影中发现了一系列谜题,追踪线索时又遭到了一个秘密社团的跟踪,不仅他们生活的洛杉矶要(又一次)倒霉了,整个世界都面临着危险。如果你是《达芬奇密码》或者《玩家一号》的爱好者,这本小说很可能就是你的菜。

▲ 听说你们发现了很不得了的东西。

与《玩家一号》在虚拟游戏世界中冒险略有不同,《库布里克游戏》的故事设定在现实世界里,看上去就像是个曾经发生过的真事,每一处转折的设置都让人觉得合情合理。而仅仅是对库布里克的电影,以及那些看似疯狂又似乎很有道理的联系的解读,就非常扣人心弦了。

但这样详细的解读也带来了一个担忧:除了库布里克的死忠粉丝和骨灰级影迷,普通读者对寻找《闪灵》中隐藏的阿波罗登月、终极答案42这些隐藏信息并没有那么深的执念,或者不太关心《星球大战》究竟是如何致敬《2001太空漫游》的,也不会像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在“韩·索罗和格里多究竟谁先开枪”这一问题上争论不休。这本书是不是太“核心”了?

▲ 好好好您先开的枪。

好在Kent并没有把小说变成一本教科书,在必要的分析背后,是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没有太多的潜台词,也不过分纠结于遣词造句,就像是一场可以边吃爆米花边享受的电影。

🔭

有“二环”的星系

在哈勃等天文望远镜拍摄的众多照片中,不同形状的星系总是能让人为之着迷。最近,明尼苏达大学德卢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nnesota Duluth)和北卡罗来纳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天文学家们发现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环状星系PGC 1000714,在椭圆形内核的外面,围绕着两个由恒星组成的圆环。

▲ PGC 1000714的内外环(来源:Ryan Beauchemin)

宇宙中的星系有各种各样的形状,除了椭圆、螺旋、棒旋等,还有些长相奇怪的家伙,环状星系就是其中之一。通常来说,环状星系有一个相对规则的椭圆内核,外面绕一圈恒星,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可见物质做连接。最出名的就是天文学家亚瑟·霍格(Arthur Hoag)在1950年发现的霍格天体(Hoag’s Object),这种天体极为少见,在目前观测到的星系中只占不到0.1%,因此每发现一个,都会引起天文学界的轰动。

▲ 霍格天体(来源:Hubble/NASA)

这次的新发现发表在顶级期刊《皇家天文学会月报》(Monthly Notices of the 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MNRAS)上。PGC 1000714距离我们大约有3.59亿光年,红色内核大约55亿岁,蓝色外环约1.3亿岁,之间较为模糊的红色内环年龄则介于二者之间。天文学家们目前还不清楚具体的成因,但这个星系很可能经历了两次不同的演化过程。

说起来,连星系现在都开始建设二环了,没准儿哪天星际超空间高速公路也将投入建设。希望到时候,地球不要像道格拉斯的小说中写的那样,刚好挡在了路中间。 

▲ 本地居民对房屋拆迁表示了担忧。

来源:http://mnras.oxfordjournals.org/content/466/1/355

📝 责编:高小山

📝 作者:Raeka,转码员,《不存在日报》记者,冷僻故事爱好者,兼容良好,在打字的间隙练习写字。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