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子曰少怀(首发于:八卦历史课)

自从岳飞被“拉下”民族英雄的神坛后,似乎有种进一步黑化的趋势。好几次看到文章和讨论,说岳飞该不该死?该死。岳飞可不可恶?可恶。为什么呢?喏,是这样的…

“岳飞该死”“岳飞可恶”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岳飞情商低。这也是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高育良书记教导侯亮平时采用的观点(问题是侯局长情商也不低啊)。岳飞情商低的表现,是高宗明明不想迎回在靖康之变中被金国虏去的徽、钦二帝,他们回来了高宗自己怎么办?但是你岳飞偏偏要迎,不但口口声声喊,还要真刀实枪干!武力值还这么猛,打了那么多胜仗,没准真被你搞成功!麻蛋,愣头青!摁死你!

第二个原因是岳飞干预立储。高宗自己的孩子在三岁时就夭折了,没有子嗣。这事是高宗的逆鳞,谁都不能提。然而你岳飞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个武将,偏偏说什么早立储君以安社稷的话。怎么地?这么早就想巴结下一代了?太可恶!

第三个原因是岳飞洁身自好,肯定居心叵测。中兴三大将中,岳飞是最年轻、升官最快的一个,但是却不嫖不赌不贪,太完美,是不是另有所图?嗯,就算你岳飞不这么想,高宗也会这么想的。

其他的原因还有类似功高震主、岳家军独立性太强等等,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么?

高宗议和的真正目的

高宗为什么要议和?是真的怕了金国吗?还是害怕迎回二帝?都不是。事实上,当时南宋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全面击败金国,高宗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当时的南宋,刚刚在动乱中站起来,诚然有岳飞、韩世忠、吴玠、吴麟、张俊等优秀的军事将领,但论综合实力还不及金国,擅长进攻的也仅有岳飞、韩世忠少数几人而已。而且关键性战略资源不足,比如缺少战马,就难以在进攻中取得优势,这也是宋朝长期处于一种“攻则不足,守则有余”状态的原因。、

岳飞说要直捣黄龙,意思是要打到金国的老巢。但事实上,别说远在吉林省的黄龙府,能打到幽州城下恐怕就已经是宋军的极限了。那里自从被石敬瑭献出去后,就再也没被收回过,周世宗做不到,赵匡胤做不到,宋太宗更做不到,几代人的倾尽全力,都无法收回幽云十六州,一个南宋半壁江山的实力,又怎么能收回呢?就是真到了那里,劳师远袭,失败的风险也是很大的。而一旦失败,结果就是南宋再一次面临亡国危机,这个风险,高宗担不起。

另一方面,南宋内部经过一系列的军事斗争,许多军队已经像“岳家军”一样有了明显的“私人化”风格。出于安全考虑,高宗急于收回军权,最好的办法就是议和。那么高宗做到了吗?他做到了。1141年,绍兴和议前半年,岳飞、韩世忠、张俊三人都进入枢密院,实权被架空。

岳飞本来可以不死

三人军权被架空后,他们的命运也开始了急速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发展。张俊投了秦桧继续荣华富贵,韩世忠得以善终,岳飞却被冤杀。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并不是岳飞“情商低”。

相反,岳飞情商很高。且不说迎回二帝是高宗自己提出来的,当时大家都在喊,并不是岳飞一个人。而且岳飞对于这个问题的处理很巧妙,他早就改口不再说迎回“二帝”,而是迎回“二圣”,一字之差,就表明了岳飞对高宗个人的衷心。因此,光凭这一点,是不足以让高宗杀他的。

岳飞能打,但也很注意分寸。高宗的命令,他很少抗拒,而且还会给高宗留面子。建议立储,他是悄悄跟高宗说的。之后高宗立了太子,他又高兴的跟人说中兴有望了,及时表明了自己的拥护立场。

他也懂得避嫌,拒绝了许多封赏,不让自己荣耀太过而遭人忌恨(虽然还是遭了忌恨,没办法,军功和个人能力太耀眼)。

后人基于自己的揣测,或者说同理心,站在高宗的立场上,认为“岳飞该死”“岳飞可恶”。但问题是,历史上高宗从来没有表示过要杀岳飞,他只是在收兵权(这点他早就做到了),而且宋朝有不杀士大夫的“祖宗家法”,杀岳飞是要开恶例的,这锅高宗不见得愿意背。

一心要置岳飞于死地的,一直就是秦桧代表的议和派,因为岳飞耿直,阻拦了他揽权和保富贵的道路。但为什么和岳飞境况差不多的韩世忠,却没有被杀呢?要知道一开始,秦桧想先除掉的是韩世忠,因为岳飞全力维护,韩世忠又当面对高宗表忠心,才得以不死。然而,轮到岳飞被整的时候,却没有人为他发出“有力的声音”了。

岳飞有缺点,岳飞的缺点是任性使气,执拗冲动,小固执,硬骨头。这样的性格和寇准有点相似,和范仲淹有点相似,和李纲有点相似,他们没有一个被杀的,最多只是赋闲而已。

岳飞之死,是在特定的时期发生的惨剧,他有错,错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人命在国家利益面前微不足道,错在他不该挡了秦桧的道路,错在他没有像韩世忠那样去向高宗表以衷心消除猜忌(也可能是没机会),错在他脾气硬,不服软,但问题是:不服软就该死吗?就可恶吗?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推崇这种狗腿子价值观了呢?

岳飞不该死,也不可恶,在我心里他依然是那个倒霉的悲剧英雄。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