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唐希

插图 | 各种玛丽苏剧照

动图 | James kerr's instagram

编辑 | 太喜

连续播放了近两个月的大型火爆玛丽苏剧《楚乔传》落下帷幕,很多朋友开始剧荒。别着急,由杨幂公司旗下的当红小花旦迪丽热巴和当红小生张彬彬主演的另一部玛丽苏剧《秦时丽人明月心》(原名《丽姬传》)马上要接档播出了。可谓一部玛丽苏倒了,另一部又站了起来,让你永远沉浸于霸道总裁的温柔乡中。

《楚乔传》

玛丽苏剧在全球到底有多受欢迎呢?根据2016年电视剧收视率排行榜,职场玛丽苏剧《亲爱的翻译官》凭借2.048的超高收视率占据榜首;2017年上半年虽然非玛丽苏剧《人民的民义》占据榜首,但是收视率排名前十的电视剧中有五部都是玛丽苏剧,可以看出玛丽苏剧在中国难以撼动的霸主地位。

2017年上半年省级卫视电视剧收视TOP25

玛丽苏也席卷了国外的众多电视剧,首先是韩国,作为玛丽苏“专业生产大国”,根据其历年电视剧排行版,排在前十的基本全是玛丽苏剧。而日本,美国,英国也不乏收视率超高的玛丽苏剧。

比如日本热播的《朝五晚九》、《恶作剧之吻》、《东京爱情故事》,英国的经典影视剧《傲慢与偏见》,好莱坞爆款电影《五十度灰》、《饥饿游戏》、《暮光之城》等都“苏”力满满。由此看来,玛丽苏是全球通吃的影视题材。

玛丽苏:作者自恋的产物

玛丽苏,最早是美国作家葆拉·史密斯(Paula Smith)在写《星际迷航》同人文时虚构的一个人物,作品名为《A Trekkie's Tale》,发表在1974年的科幻同人志Menagerie第2期。其中的女主角MarySue上尉,拥有绝世美貌和超级本领,最后拯救了全人类,征服了众多优秀男士的心。

同人文:即同人之名以为文(Thename of other's colleagues think that the text),把某部甚至某些原创作品里的人物放在新环境里,加入作者自己的想法从而展现作者对于原作不同的观念。

此后,玛丽苏开始风靡大众文化圈,成为现代人所制造的大众神话体系中的一个分支。值得一提的是,男版的“玛丽苏”被中国网友戏称为“汤姆苏”或者“杰克苏”,《琅琊榜》里的梅长苏,以及金庸的经典小说里的众多主角都是“杰克苏”的代表。

国内互联网文学网站上玛丽苏亦指同人文作者的自恋心态现象和原创文作者的自恋心态现象。是作者为了满足自我欲望(通常是恋爱欲、财富欲、权利欲、强烈的自我表现欲)和虚荣心而创造的自我替代品。

人的自恋情结,是由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弗洛伊德提出的。他在精神病治疗实践中发现:许多精神病患者十分关注自己、爱恋自己,对外部世界或他人不感兴趣。于是弗洛伊德认为,这是“从外部世界撤回的力比多(libido)转向了自我,并产生了可以称之为自恋的态度。”

《朝5晚9:爱上我的帅和尚》

作家作为文学创作的主体,是有鲜明的主体意识的,越是富有创造性的作家越富有鲜明的主体意识。他们一般尽可能在作品文本中凸现自我,使作品文本成为作家自我的生命符号。

无论作家自我在其作品文本中是内隐的还是外显的,都无时无处不体现作家自我的生命情态。如雨果所说:“真正的诗人像上帝一样,在他自己的作品中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玛丽苏”的创作者们喜欢以自我为中心,认为自己才是生活中的主角。在创作文本时,这些有自恋情节的创作者们往往表现出对主角的偏爱与抬高,并尽可能地美化这类主人公使他们成为理想人物。主角一般是神话的中心,情爱的中心与道德的中心的设定。

如《楚乔传》里的楚乔,她拥有着母亲传授的神力与宇文玥教授的武功,在后期可以说是拥有了神话般的战斗力,一路披荆斩棘,杀掉了自己的仇人。此外,楚乔也占据了情爱的中心,她不费吹灰之力便迷倒了剧里的众多男子,剧里其他人的情爱都得围绕着她发展。

当然,楚乔也是此剧的道德中心,剧里其他人都因楚乔而分出了善与恶、美与丑、真与假。楚乔便是真善美的化身,拥护和热爱楚乔的在剧里便是善,反对和仇视她的便是恶。

这些创作者笔下的主角们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拥有无数的追求者,有着“无坚不摧”的神力。所有一切美好的品质都在这些“玛丽苏”身上得到了体现,而这些完美的“玛丽苏”恰恰便是作者虚拟出的自恋的化身。

三种“玛丽苏”套路中国观众

玛丽苏剧虽然是作者自恋的产物,但是这些神剧也遵循着“吃定观众”的套路,毕竟只有吸引了受众,作者才能得到回报。哪几种套路才最得受众之心?

佛蒙特大学的研究者们利用计算机,自然语言处理以及文本数字化等手段,用大数据的方法分析了1737本故事,总结出了六种主要的情绪轨迹。符合这六种套路的故事,知名度和下载量都极其可观。这六种套路如下:

由穷变富(Rags toriches, rise);
由富变穷(Riches torags or tragedy, fall);
陷入绝境然后成长(Man in a hole, fall-rise);
伊卡洛斯式(Icarus, rise-fall);
辛迪瑞拉式(Cinderella, rise-fall-rise);
俄狄浦斯式(Oedipus, fall-rise-fall)
《亲爱的翻译官》

目前在我国,由穷变富(Ragsto riches,rise)、陷入绝境然后成长(Man ina hole,fall-rise)、辛迪瑞拉式(Cinderella,rise-fall-rise)这三种剧情套路最深入人心。观众都更偏好完美的结局,有自恋情结的作者也不愿意自己的“化身”走入不完美的ending。

《狐狸的夏天》

《武媚娘传奇》、《楚乔传》可以说属于典型的“灰姑娘”式玛丽苏,而一苏到底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影视剧如《微微一笑很倾城》、《杉杉来了》等剧就属于由穷变富(Rags to riches,rise)的套路。而“励志型”玛丽苏剧如《甄嬛传》、《倾世皇妃》就更偏向陷入绝境然后成长(Man in a hole,fall-rise)型。

传统玛丽苏的励志转型

纵观玛丽苏剧近几年的发展趋势,“一苏到底”的玛丽苏剧逐渐减少,而“励志型”玛丽苏剧正在不断上升,这些剧的产生其实也反映了受众的需求。每一种文化形象的塑造,都有其特定的历史条件和历史关系基础,表达着特定群体的生存理解和内心诉求。

即便是幻梦型人物形象的塑造,要想获得成功,其想象虚构也须与对时代的理性分析保持平衡,在“想象的经验”中表现出与“普遍的现实经验”的联结。楚乔,甄嬛等女性形象,也部分地反映了作者创作这些女性形象时社会的历史条件和意识形态状况。

玛丽苏剧鼻祖琼瑶的小说中女主的形象普遍是柔弱、需要被拯救的灰姑娘形象。此时的男权思想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还比较根深蒂固,女性渴望的不是自我的强大与独立,而是一个伟岸完美的的男性突然降临来拯救自己,此时的“玛丽苏”可以说是以德报怨,手无缚鸡之力,毫无城府的“圣母白莲花”。

隔着屏幕都闻到了尴尬

随着时代的发展与女性地位的提高,一味愚蠢地相信别人,懦弱无能胆小怕事和一味奉献,不计较收获的无能“圣母白莲花”受到越来越多受众的质疑。

越来越多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渴望与男性平等,并且希望自己能变成与男性并肩站立的角色,因此,大批的“励志型”玛丽苏剧应运而生,此时的“玛丽苏”有勇有谋,能够一步步还击陷害自己的人,并且在成长过程中不断散发的智慧与胆魄赢得众多男性的欣赏,而不一味凭借自己的好容貌来吸引异性,此时的“玛丽苏”剧虽然仍脱不了自恋的本体,但是起码人物个性有了较大的转变。

女性视角吃稳市场

虽然“玛丽苏”的角色定位在逐渐转变,但是太过完美的“玛丽苏”仍然不断遭人诟病。甚至有很多人还成立了“反苏”联盟,但是玛丽苏电视剧仍然在一片争议中占据着不可小觑的收视率份额。

我们回顾一下这几年的收视率火爆的玛丽苏剧,从《甄嬛传》、《花千骨》、《锦绣未央》到《楚乔传》,没有一部不是由火爆网络的“玛丽苏”小说改编的。这些影视剧拥有着大量的原著粉丝,并且拥有着不错的口碑,改编这些小说一方面符合大众现阶段的审美,一方面又有无数的原著粉来贡献收视率。

此外,玛丽苏剧有着巨大的受众市场。玛丽苏剧的目标受众多为女性,玛丽苏剧的主角设定都是站在女性的视角上,掌握了这些女性的影视偏好就掌握了收视率,毕竟电视剧的遥控器往往掌握在女性手中。

玛丽苏剧中的男主角都是出身富贵、魅力非凡的美男子,这满足了女性受众对异性的所有美好幻想。女主角多为平凡的少女,符合一般女性受众在社会中的地位,使女性观众的“代入性”增强。

经典玛丽苏《流星花园》

平凡的女性幻想自己有灰姑娘一样的好运气,遇到拯救自己的王子,再加上玛丽苏的剧情符合最受受众欢迎的“六种套路”。因此,越苏越容易抓住受众,获得高收视。

如此对照,你被玛丽苏剧套路了吗?


[1]拓璐,. 玛丽苏、白莲花与“总攻”人设——网络言情IP改编召唤的新大众想象[J]. 创作与评论,2017,(2).

[2]管雪莲,. 玛丽苏神话的历史理据、叙事范式和审美趣味[J]. 文学评论,2016,(4).

[3]王蒙,. 论当下网文改编剧中的“玛丽苏”式IP盛行现象[J]. 视听,2017,(1).

[4]孙颖睿,史萌,. 当代中国少女文本“玛丽苏”现象的意识形态剖析[J]. 文化学刊,2016,(1).

[5]李言,.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玛丽苏[J]. 课外语文,2017,(8).

[6]瘦不鸟,. 玛丽苏 每个主角都是虚构的自己[J].课堂内外(高中版),2015,(5).

[7]Reagan, A. J., Mitchell, L., Kiley, D., Danforth, C. M., & Dodds, P. S. (2016).The emotional arcs of stories are dominated by six basic shapes.《Epj Data Science》 ,2016 , 5 (1) :31

[8]郭昭第. 自恋情结与文学创作[J]. 沈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6).

[9]程维.女性白日梦的书写—论网络文学中灰姑娘原型叙事 [J]. 宜宾学院学报 ,2015(07).

[10][奥] 弗洛伊德: 《梦的解析》,周艳红、胡惠君译,第290 页,上海三联书店 2008 年版。


展开全文
推荐